暢讀小説 > 我靠抽卡征服修真界 > 第8章 離開的女人,流去的水
  聽到從身后傳來的聲音。

  蘇長情眨了眨眼,隨即回過頭,便見兩男一女的站在自己身后。

  喊她的那位男修長著一張清俊雋秀的好相貌,此刻正眉目含笑的向她招手。

  而在他身邊的另一位冷峻男修則有些神游太空,女修眉目張揚,氣質卻冷若冰霜,兩人在看到蘇長情后,都沖她點了點頭。

  “劉師兄,林師姐,周師兄。”

  蘇長情含笑的與來人打招呼,這三人正是逐月峰的師兄師姐們。

  逐月峰是離赤煉峰最近的一個山頭,因而她偶爾會過去串門。

  要說她與逐月峰怎么結緣,概括起來就是一宗《獨居少女為何頻頻失竊?驚!犯罪嫌疑人竟是一只胖頭鵝?!》的社會新聞。

  她剛入宗那會還未辟谷,嘴饞了便會去后山獵點食材,但每次當她架火烤好后,只清洗個手的功夫,她香噴噴熱騰騰的食物就都不見了!

  由滿面春風到心如死灰,不過也就是洗一個手的距離罷了。

  一次兩次都是如此,第三次她直接虛晃一招,假裝去洗手,實則暗設陷阱,然后——

  那個小賊就被她逮住了!

  可誰能想到那小賊居然是一只……胖頭鵝?!

  還是逐月峰養的胖頭鵝。

  別問她為什么知道,問,就是這只偷吃鵝的脖子上掛著一個小木牌——

  發生任何事均屬這只鵝的個人行為,與逐月峰立場無關。

  所以她當即直接拎著那只小賊殺到了逐月峰的門口。

  而逐月峰的長老雖是認為胖頭鵝的行為不能上升到逐月峰集體,但大抵還是覺得養了只會偷吃的鵝有點失了體面。

  多少會影響到逐月峰的形象,硬是給她補償了不少東西。

  此后,她便算是認識了逐月峰的師兄師姐了,也是通過他們,她才知道天道院竟是設有食堂的!

  陸斐然這位高冷寡欲的真君帶她回宗后,也只是丟了幾瓶辟谷丹給她。

  辟谷丹哪有烤肉好吃!

  欸,回想起來都是淚。

  “蘇師妹是來接任務的嗎?”

  問話的是眉目含笑的劉師兄,劉京墨。

  蘇長情點了點頭,“確實如此,想看看最近有沒有新增什么門外任務。”

  功善閣的任務分為門內和門外,門內的任務大抵都是一些比較簡單而路途又短的,比如給靈獸園的靈獸喂食;

  而門外的任務大多數更多是長老或者實力較為強勁的弟子發布的,比如獵取四階妖獸的內丹等任務。這兩種任務,無論哪一種都有報酬可拿,只分高低而已。

  聽到蘇長情想接門外任務,劉京墨有些吃驚,“蘇師妹是想接門外任務?這可是有些難度啊。”

  倒也不是說所有的門外任務都難,主要是這位蘇師妹的身體……

  還不等蘇長情回答,倒是旁邊站著的氣質高冷的女修打量了她幾眼:

  “你這是準備要突破了?”

  蘇長情像是意外了一下,隨即彎了彎眉眼:“并未,只是稍稍摸到了些壁障,這才想著接個門外任務,看看能不能趁此機會突破罷了。”

  女修略為贊同的點了點頭:“那你確實是該去外面歷練一番。”

  那位劉京墨師兄聽著她們二人的對話,不禁扶了扶額,這個林師妹向來只一心想著修煉,也曾為了提升實力而多次接過門外任務。

  摸到突破的壁壘就想著出去外面歷練一番,對她來說倒也平常。

  可蘇師妹卻向來體弱,此前也未曾聽過她接門外任務,若是沒個熟人領隊,貿貿然就接門外任務,這可稱不上妙啊。

  思及此,便開口建議道:“蘇師妹若是想接門外任務,不若考慮下與我們一道?”

  這話一出,女修好似也想起了這個赤煉峰的師妹身體算不得好,就連神游的那位周師兄都回過神來。

  兩人的視線在蘇長情纖弱的眉目停留了瞬,也沉默的點了點頭。

  門外任務是可以組隊一起完成的,所得的報酬按勞分配便可。

  但蘇長情除了想提升境界外,更多是想測試一下卡牌的召喚,心中更偏向自己單獨接任務,不過她能感受到三位師兄姐的好意,因而并沒有直接開口拒絕。

  她笑得很溫和:“師妹先謝過師兄師姐們的好意,不過這個還得看最近有什么門外任務,或許師妹的任務會與師兄師姐們的有所出入也不一定。”

  聞言,大抵知道蘇長情確實心有成算,因而劉京墨并沒有繼續勸說。

  四人同時踏進功善閣的大廳。

  抬頭便能看到一塊很大的水晶板,上面顯示著一些任務。

  蘇長情視線在任務板上轉了一圈。

  最終落在了【門外任務(筑基可接):取妖獸山脈的靈植玄菇兩朵;】這個任務上。

  而她身旁的劉京墨三人明顯將注意力更多放在了【門外任務(筑基可接):取不周山的玄鐵礦一塊】的任務上。

  害,看來注定要分開了。

  不周山是盛產礦脈之地,而礦脈越是豐富的地方,所能被人感知到的星辰之力就越多。

  吸納更多的星辰之力入體,也恰好是劉漓他們眼下最為需要的,他們三人的修為都在筑基后期,想要一舉突破到金丹,確實也得在體內存儲到能突破那個閾值的量的星辰之力。

  妖獸山脈,顧名思義就是妖獸聚集地,就是妖獸們的地盤,而她目前所欠缺是實戰的經驗,實戰的積累,所以總的來看,也唯有這個任務最合適自己。

  況且相對其他任務來說,妖獸山脈距離天道院也算是稍近些的任務地點了。

  兩個月往返足夠了。

  想到這,蘇長情倏地抬起頭,看著劉京墨三人,深沉又不舍地開口:

  “劉師兄,林師姐,周師兄,離開的女人流去的水,莫要試圖去追!”

  劉京墨三人:“……”

  不組隊就不組隊,倒也不必如此傷感。

  蘇師妹突如其來的發言堪比舔狗終究醒悟的最后宣言,當真可怕至極。

  修真,修的是披荊斬棘,一往無前;即便身處險境也會竭盡所能去克服。

  因此劉京墨三人雖還是有些擔心蘇長情獨自一人前往任務地遇到厲害的妖獸會應付不來,卻也選擇尊重她的意愿。

  同時也每人給她勻了點丹藥。

  蘇長情很感動,然后情緒一激動,吐了口血表示敬意。

  劉京墨三人:“……”

  蘇師妹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蘇長情與劉京墨三人分別向功善閣守值的弟子登記了任務后,便分開前往各自的目的地了。

  蘇長情不急不慢地站在一根棍上獨自一人御棍前往妖獸山脈了。

  對,你沒聽錯,是御棍!

  誰讓她是個棍修呢!

  御棍飛行不僅沒有御劍這般氣勢如虹,還讓她看起來就像是在練習杠杠平衡。

  蘇長情竭力地微笑著保持住風度。

  正所謂——

  一棍掃六合,一棍破八荒;

  棍身能打人,棍頭能打神。

  所以,棍棍有什么錯呢?

  錯的都是瞧不起燒火棍的人!

  蘇長情穩當地踏著自己的那根通體玄黑,其中一端綁著布條的燒火棍上,不緊不慢地御棍前行。

  四周云海翻滾蒸騰,霞氣氤氳,徒然一陣冷風襲來,速度便加快了稍許,目光所及之處便是的景色在飛速向后倒退。

  妖獸山脈是距離天道院五十里之外的一座巨大山脈,路程著實稱不上遠,不過里面的妖獸出沒頻繁,各種階級的妖獸都有。

  但風險往往伴隨著機緣,因而即便不是為了完成任務,也會有不少弟子會選擇進山脈外圍歷練,順便磨煉武技。

  由于中途蘇長情速度又加快了些許,故而大約兩個時辰后,就已到了妖獸山脈的山腳下。

  她微瞇了瞇眼,然后減緩御棍的沖勢,接著在俯沖而來的時候,躍身跳了下來,在落地的同時也將燒火棍給收了起來。

  蘇長情在山腳處站定,視線在身周轉了一圈,還是決定先在外圍探探情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