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靠抽卡征服修真界 > 第6章 師叔誠可貴,但……
  思及此,三名弟子的情緒瞬息萎靡了下來,當時怎么就信了院長的話呢?!

  斜陽此刻已完全隱沒了下去,天邊悄然掛上了明月,從碧瓦斜斜照下,點亮地面的玉磚,地上的幾道影子也被拉長。

  主峰入口處,頂著院長的深淵凝視,那被稱作老七和老八的兩個弟子紛紛將飽含“全村希望”的眼神投向老六這位師兄。

  被寄予厚望的老六:“......”

  老六悵然嘆氣,正想開口跟院長據理力爭,為自己和師弟們爭取應得的報酬時,院長就已經將留影石給看完了。

  他先是緩緩的收起了留影石,隨即冷肅著一張臉看向三名弟子。

  這種莫名的如同“窗口突然浮現出教導主任嚴肅的面孔”的壓迫感,不由的讓老六、老七、老八他們三個菊花一緊。

  這種突然緊張起來的境況,讓連同在聽墻角的蘇長情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她一手虛握成拳,捂在自己的胸口處,另一只手心則攥著一方手帕,臉色在月色的映照下,尤顯蒼白。

  快了。

  氣氛都到這了,這找茬的內情再不抖出來,那可就說不過去了。

  蘇長情神色沉冷,微斂著眉,稍鎮了鎮心緒,耐心地等待著。

  和蘇長情同樣心情的還有老六,老七,老八這三個師兄弟。

  他們嚴陣以待地與院長對視著,兩兩相望,就在他們以為即將要上演極限拉扯,循環博弈的情況時——

  院長冷肅的表情一變,他咧嘴一笑,嘴角都快笑歪了。

  然后伸手拍了拍幾個弟子的肩:

  “你們幾個干得不錯啊!”

  “老六的面相雖比不上老七那張好像殺了十個人的相貌這般兇惡,但你在面對聞玄的時候表現出來的……”

  “嗯……就是那種鼻孔朝天、目中無人的找抽表情,還有略帶嘲諷的語氣都拿捏的十分到位,值得表揚。”

  老六:“……”

  聽著語氣好像是夸獎的話,但怎么就是莫名讓人火大的?

  院長緊接著又重重拍了下老七和老八,目光充斥著難以盡述的贊賞:

  “老七和老八也做得非常好。老七就不用說了,自小長著一張殺人犯的面相,看著就讓人心生爆打之意,特別是你在面對聞玄表現出來的那種趾高氣揚……”

  “更加讓人想一劍砍死你了。”

  老七又氣又委屈:“……”

  自己天生長著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能怪他嘛,他也不想的啊!

  院長的話雖然對老七的業務能力給予了最大程度的肯定,但卻深深地戳傷了老七脆弱的小心靈。

  “而老八呢。”院長轉頭看向老八,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老八裝模作樣的天賦雖比不上老六,兇神惡煞也夠不著老七,甚至連找茬說得話都平平無奇,不過……”

  “不過這說明老八你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的,而且你最后看向聞玄那種惋惜同情的眼神,這一點做得很好。”

  “要知道強者從不需要他人同情,特別是聞玄這種自尊心更強的人來說,這種眼神比任何言語辱罵來得更加刺眼。”

  說道最后,院長最后感慨了一句作為總結,“人生如棋,聞玄又是性情剛烈,寧折不彎之人,今日你等如此欺他辱他,但凡有點血性的,定然會重新振作起來……”

  “……更莫論是聞玄了,待來日他必定會給你們好看。”

  這話一說出來,老六、老七、老八三人頓時崩不住了,急眼了。

  特別是老八,顯得尤為激動:

  “院長,明明是您讓弟子和兩位師兄這般做的,弟子是真的打從心里就敬佩聞玄師叔的,也真的為他覺得惋惜。”

  按照輩分,他們理應是稱聞玄真君為一句師叔的。

  “弟子對聞玄師叔說了那般過分的話本就心存愧疚,院長您還說這樣的話。”

  老八說著說著都快把自己氣哭了。

  老六與老七也點頭贊同道,“就是,老八說得對,弟子和師弟本就不愿意做這樣的事,若不是院長您說……”

  “總而言之,院長您真的太讓弟子們失望和傷心了。”

  答應的報酬沒給也就算了,居然還想著聞玄師叔以后報復他們。

  他們的心是真的受傷了。

  院長被自己的弟子當頭就是霹靂吧啦的一頓控訴,表情有一瞬懵逼,然后無語,最后無奈地道:

  “為師又沒說過之前答應過你們的事情不做數,年輕人,心態要穩。”

  這話一出,老六和老七馬上伸出手,面帶微笑地看著院長。

  就連老八也不氣了,連眼淚都一瞬間給收了回去,同樣對院長伸出了手。

  院長:“……”

  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男人的臉,說變就變。

  院長一邊感慨萬分,一邊斂容正色道:

  “為師答應過你們的事,自當是會信守承諾的,不過……”

  不過……?!

  一聽到這個轉折詞,老六、老七、老八三個表情一滯,瞬間笑不出來了。

  院長看著自己面前的這三個弟子正以一副“您要不要臉”、“您是不是想反悔”的表情注視著他,只好不情不愿地咽下了那句——

  有事弟子服其勞,身為弟子對待師尊交代的任務應當責無旁貸。

  隨后才滿臉不舍的從儲物袋中拿出幾塊靈石,肉痛地將靈石分給了三個弟子。

  靈石到手,老六、老七、老八頓時喜逐顏開,尤其是老八。

  氣也散了,眼淚也沒了。

  他眉開眼笑地捏了捏靈石,開心地像個要過年的一百歲孩子。

  師叔誠可貴,靈石價更高,若為加價故,院長皆可刀。

  他在心里對陸斐然道歉,聞玄師叔對不起,都怪院長給得太多了。

  “院長,下次這種事情還找弟子們啊,我等定能完成得漂漂亮亮的。”

  “院長,老七我天生就適合干這種找茬的活兒,下次有活還找老七啊。”

  院長并不想有下次。

  他默默地瞥開視線,不想再看這些連自己師尊的養老錢都拿的不孝徒一眼。

  “對了,院長是如何想到這……讓弟子們去找聞玄師叔的茬,這種方法的?”

  “這樣真的有用嗎?”

  “真的能讓聞玄師叔振作起來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