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靠抽卡征服修真界 > 第4章 有孝心,但不多
  蘇長情有些不明所以的與他對視。

  這般看著她是啥意思?

  是說不用知會他的意思嗎?

  陸斐然只是沉默地看了蘇長情一會,沒有過多詢問她為何要參加大比,也沒有問她有幾分把握,只是輕輕頷首:“嗯。”

  蘇長情:“......”

  單音節,謝謝你,涼爽了整個夏季。

  蘇長情也陷入了沉默,主要是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真要論起來,他們二人雖為師徒,實則關系也稱不上多熟悉。

  兩人靜默無言了一會。

  這時的天色已漸漸暗了下來,將歇未歇的殘陽正慢慢隱沒了下去,周遭山峰的影子也逐漸拉長,崖邊吹來的風挾裹著涼意更甚了。

  蘇長情緊了緊衣襟,看了眼清泠如遠山冰雪的青年。

  看樣子,他還得繼續在這里耗著。

  這種行為實在不妥。

  大不妥。

  本就有傷,如今撐著這副折損的身軀,還在這里吹涼風,著實令人頭痛。

  蘇長情揉了揉眉心,為了讓自己不那么頭痛,于是她發動了眼不見為凈的技能——

  先行開溜。

  蘇長情,一個“有孝心,但不多”的女人。

  蘇長情抬眸看向陸斐然,蒼白的面頰上帶著一絲病弱的淺粉色澤,精致的眉峰蹙起:

  “師尊,這天色不早了,您還有傷,還是莫吹這般久的風。”

  頓了頓,又道,“弟子就先行告退了,便不多擾您休息了。”

  陸斐然低聲應了句:“嗯。”

  蘇長情:“……”

  蘇長情對他行了一禮,便轉身準備抬步離去,剛踏出一步,最終還是難逃良心的譴責,在臨走前又添了句:

  “師尊,莫要煩憂。您會好起來的,雖弟子如今力量微薄,但弟子會努力找出重塑您識海與經脈的辦法。”

  話落,少女便直接抬步離開,不過轉瞬即逝的功夫便不見蹤影。

  薄霧冥冥,白衣青年獨自立于崖邊,濃長的眼睫顫了顫,蒼白的指節也下意識蜷縮了下,靜靜地看著少女遠去的纖弱背影,沉默了一瞬,他動了動僵直的指尖,再次試圖運轉體內的星辰之力。

  而蘇長情順著來時的青石梯往回走,眼睫微垂,思緒有些飄忽。

  其實她方才的話也不是純然是安慰陸斐然的,神級召喚系統既然可以召喚洪荒時期的人物,那若是她努力完成任務……

  就能得到更多的抽卡機會!

  那便有機會可以抽到伏羲、神農、黃帝這種神級奶媽卡。

  就有希望可以提前修復好陸斐然破損潰敗的識海與經脈。

  他雖后期會覺醒召喚師天賦,但也是吃了好幾年的苦頭,即便后面修補經脈后,還是留下了身體羸弱,大夏天還得多披件厚重毛領披風的后遺癥。

  嗯,一峰兩師徒都是病弱之軀,誰人看了不稱贊一句堅強之峰?

  為了他們赤煉峰能拎出一個健康強壯的門面,還是得要努力啊。

  蘇長情瞬間感到一種莫大的壓力,連走起來的步伐都沉重了些。

  下山的腳程總是要比登梯要快些。

  不過轉眼,蘇長情就已經走到了山腳下,而她所棲居的洞府就不遠處,她正想往自己的住處而去,視線卻忽然瞥到幾個狗狗祟祟的影子。

  “?”

  少女那雙盈盈春水眸仿佛籠著一層薄霧,此刻薄霧破開,露出驚疑之色,心中也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這三個不知道哪一峰的·找茬的·工具人·弟子怎么還停留在山腳下徘徊?

  沒錯,這幾個狗狗祟祟的影子正是方才在崖頂找她師尊茬的弟子。

  蘇長情微蹙了蹙眉,她下意識地放輕呼吸,將自己的身影隱在某塊嶙峋的亂石后,觀察著這三個弟子,心中也同時思索著他們的目的。

  只見那三名弟子臉色沉重地在看了下青石梯一眼,緊皺著的眉頭令他們看起來像是在思考著“生還是死,這是個問題”的這種深奧的生命哲學。

  為首的那個弟子背著手腳步有些遲疑的在原地來回打轉。

  其中的一名弟子開口道,“隨師兄,不如我們還是先回去吧,院長還等著我們呢。”

  蘇長情聞言,有些錯愕的眨眨眼睛。

  ——院長還等著他們?

  這話含的信息量可不是一般的多啊。

  蘇長情眉目微斂,視線在三人的面貌上掃過,難怪她之前覺得這幾人看著眼熟,先前她拜入陸斐然門下,行拜師禮之時,就曾見過那個為首的弟子一面。

  天道院的院長所棲居的主峰上并不像他們赤煉峰這般冷清。

  主峰光是內門弟子就有數十人,畢竟這位院長酷愛從外頭撿人回來。

  她的師尊陸斐然自然也是這位愛撿人的院長給扒拉回來的。

  不過當時的院長還只是個長老,而陸斐然又因天賦實在出眾,反倒拜入了太上長老的門下,成為院長的師弟。

  而陸斐然雖是心性淡漠,但對于撿自己回來的院長還是心懷一份知遇之情,二人的關系也稱得上不錯的。

  所以這幾個弟子的話,究竟是何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