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靠抽卡征服修真界 > 第1章 開局一張限定SR
  中洲,天道院。

  “哎,那是不是聞玄真君的弟子?”

  “你小點聲……蘇師妹確實是聞玄真君門下的,據說是聞玄真君在外給帶回來的。”

  “聽聞這位蘇師妹身子骨不太好,曾有弟子見過她說著說著話就突然吐血了……”

  “竟有其事?”

  “不過這位蘇師妹看上去的確柔弱了些,本來入了聞玄真君門下得其庇護,倒是一樁美事,唉,可惜……”

  “慎言!即便聞玄真君如今……那也不是你我二人可以妄加非議的。”

  “……”

  蘇長情的眉尖抽動了幾下,一雙盈盈春水眼仿佛氤氳著無盡霧氣。

  她面無表情地聽著這些弟子說著一些以為只有他們自己能聽見,實際上稍微有點修為都能聽到的悄悄話。

  心中無奈,腳步卻并未有絲毫停留的往赤煉峰的方向而去。

  唉,這些弟子還是太年輕了。

  不懂【眼下越是落魄,日后越是風光】的男主守恒定律。

  聞玄真君,陸斐然。

  ——她的師尊。

  ——也是《最強召喚師》的男主。

  沒錯,她是穿書的。

  若非原著男主,也就是她的師尊前不久因為意外導致經脈寸斷,道基傾頹,修為倒退,也不會讓她意識到……

  原來自己并不是因為窮搜到買不起一碗孟婆湯,而是穿書了。

  《最強召喚師》講的是男主陸斐然雖是個沒有什么背景的孤兒,但天生根骨極佳,在幼童之齡便被天道院在外云游的某位長老看中后帶回院門,而后拜師,以劍證道。

  一路勢如破竹的突破到元嬰后期。

  但好景不長,本該是前途光明的年輕真君,結果一次意外強行越級突破卻反倒被力量反噬,又被高階妖獸所傷。

  最后靈脈寸斷,淪為廢人。

  多熟悉的劇情啊。

  妥妥嗶點廢物打臉流。

  昔日天之驕子一朝從云端跌落,先是零落成泥,后是崛起反擊。

  果不其然…

  在原著中,陸斐然淪為廢物后消沉了一段時間便再度振作了起來。

  并且很快覺醒了召喚師的天賦,將昔日在其落魄時欺他辱他,落井下石的人踩在腳下,奪回了所有地位和榮耀,重登頂峰。

  而她的身份呢……

  日頭漸漸升高,驅散了蘇長情身旁的冷意,卻曬不干她悲傷逆流成河的脆弱心靈。

  眾所周知,師尊是個高危職業。

  主要體現以下幾點:

  ——1.一不小心就會被徒弟愛上;

  ——2.一不小心就會被欺師滅祖;

  ——3.一不下心就會收病嬌為徒;

  ——4.一不小心就會被徒弟囚禁;

  ——5.一不小心就會跟徒弟虐戀;

  對,沒錯。

  她……

  就是那個……

  一不小心就愛上師尊的……

  徒弟!

  還是那種為他哭,為他笑,為他徹夜難眠的把瘋狂的愛意壓抑在心底的絕世好徒。

  若是用簡單的一句話來概括,那就是——

  好一出《怨種師尊和他的舔狗徒弟》。

  原著中,在陸斐然還是少年真君時,她蘇長情便對他心生愛慕之意;而他跌落泥潭時,她又對他不離不棄,極具舔狗修養的一舔到底。

  按照正常的后宮收美套路,像這種角色怎么著也能拿個后宮的號碼牌吧?

  但《最強召喚師》這個作者他就不,他給她發了一份“愛的盒飯”。

  就不說她前期舔得虔誠,舔得敬業,像極是彰顯男主魅力的炮灰工具人,沒想到在原著中的唯一高光時刻……

  還是為男主擋住雷劫的致命一擊,并且在快咽氣之際才情深似海地表明心跡,想要一個來世再許君的承諾。

  好家伙,堪稱地表最舔!

  而且這種死法會不會太草率了點?!

  思及此,蘇長情一時氣血上涌。

  然后忍不住掏出一塊手帕掩唇,輕咳了幾聲,手帕瞬間染上了點點紅梅,她擦了擦唇角,隨即熟練又淡定地收拾手帕,步履不停的繼續前往赤煉峰。

  可心中卻是在痛罵那個天殺的狗作者。

  可以不愛,請別傷害。

  從胎穿到這個世界,她本本分分,勤勞樸素,一直到拜入師門,更是勤勤懇懇修煉數載,對上她尊敬師長,對下她友愛同門,除了給逐月峰的那只胖頭鵝剃過毛……

  從未惹過任何人!

  這個狗比作者真有必要做到這樣嗎?

  有本事讓她穿進【老公心有白月光,從來不回家,徒留她抱著億萬家產獨守空房和一千平米的大床,以及108個保姆陪伴】的總裁文里面啊!

  她蘇長情可以用道心發誓,她對自己的師尊真的沒有一絲一毫地覬覦之心!

  況且,男主再怎么落魄,最終不還是成為牛逼轟轟的召喚師么?

  有舔他那個時間,還不如多擔心擔心自己,以她如今吐血buff拉滿的孱弱身軀,能不能結丹怕都是個問題。

  哎,弱雞就是個修仙硬傷啊,她也想跟男主一樣開個掛啊!

  這個念頭剛起,一道高亢壯奇的聲音就在她腦海中響起!

  【叮!】

  【檢測到目標!神級召喚系統,正在綁定宿主!】

  【卡牌模塊加載完畢......】

  【召喚模塊加載完畢......】

  【神級召喚系統正在激活中……】

  蘇長情眨了眨眼,美麗卻毫無攻擊性的面孔帶著些許錯愕,一句“臥槽”差點脫口而出,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瞬息就掩下了洶涌的情緒。

  好歹在上輩子在網上沖浪多年,經歷過各類系統文的洗禮,她瞬間就悟了,這是給她送金手指來了。

  有些小激動呢。

  【叮!神級召喚系統已成功激活,現在正式啟動!】

  這道高亢激昂的聲音剛落下,一個類似平板的透明操作面板浮現在蘇長情的面前,上面的頁面標記著各種數據。

  蘇長情第一個反應就是下意識的看向四周,不過這條通往赤煉峰的路并沒什么來往的弟子,即便有一兩個也是直接匆匆而過,并未注意到她。

  就算是有弟子注意到她,臉上的神色也只是在奇怪這個師妹怎么突然像是呆住一樣站在原地不動。

  看來這個操作面板是只有她自己能看得見。

  【已綁定宿主:蘇長情

  性別:女

  種族:人類

  體質:體弱沒病(經檢測:時刻在吐血,從未被超越,但就是命比王八長。)

  資質:地階九品(這個修煉天賦只能用略菜,又還沒菜到家來形容。)

  職業:召喚師(天賦100%)

  卡牌數目:0(注:卡牌為召喚牌,注入星辰之力即可從洪荒時期召喚到眾神魔降臨。)

  目前境界:筑基中期

  抽卡機會:1(鑒于宿主與本系統首次綁定,因此提供一次(有且僅有)免費抽卡的機會,請盡快領取。】

  蘇長情:“……”

  這個系統好像有點禮貌,但不多。

  瞧瞧什么叫做命比王八長!

  蘇長情無語,蘇長情很煩。

  蘇長情拿出了條新手帕,按住唇邊,將方才由于心緒起伏過大而導致的喉間氣血上涌的感覺壓了下去。

  不過好歹這系統的綁定信息沒有什么智力、魅力、體力、攻擊值之類的信息。

  不然她會覺得自己像是游戲里的建模人物。

  隨即蘇長情的視線落在【資質】上面,這個世界的修煉天賦根基并不是以靈根來區分,也不以天地靈氣修煉升級,而是吸納星宿中的星辰之力入體修煉。

  其中又以天地玄黃四個大等級劃分,分別為天階、地階、玄階、黃階;每個大等級又有九品之分。

  品級越高,修煉天賦越好,能吸納入體的星辰之力就越多。

  雖然自己的體質是弱雞了些,但資質好歹也是地階九品啊,怎么看也算是一個小天才好吧,竟然用菜又沒菜到家來形容她的天賦。

  可惡!有被傷害到!

  不過自己的召喚天賦居然是100%,蘇長情瞬間有種想原地來一段托馬斯回旋360°螺旋氏平地升天加單腿旋風小芭蕾。

  如今武、道、佛、各種修仙之術百舸爭流,召喚師便是作為其中一種,但與其他職業比起來,召喚師卻相對比較罕見,非召喚天賦者并不能修習,而御獸也只是算是召喚師的分支罷了。

  召喚師主要是看個人資質來決定召喚的數量,能召喚多強大的召喚獸及武器跟實力是成正比的,實力強的甚至可以召喚一個召喚獸兵團。

  這種技能簡直把“遇到修為比自己高的敵人,打不過怎么辦?那就群毆耗死他!”這一點給體現的淋漓盡致。

  嘻嘻,果斷五星好評!

  這個技能簡直為她這種弱雞小修士量身訂造的。

  蘇長情的嘴角已經控制不住瘋狂上揚了,等她準備繼續看面板上的數據時,系統的聲音再度從她腦海中響了起來。

  【宿主擁有一次抽卡機會,是否立即抽取?】

  蘇長情眼睛微眨,在心里說了句,“是,抽取。”

  話音落下——

  原本浮現在她眼前的操作面板消失,隨即一團淺淡金色的霧氣旋轉著出現、凝聚,最后變成一道漩渦。

  下一秒,漩渦中飛出來了十張泛著足以亮瞎人眼的金色光芒的卡牌。

  【請宿主選擇一張卡牌!】

  蘇長情柔和無害的盈盈雙眸盯著虛空中的卡牌,先是將手帕給塞進袖子里,隨后緩緩伸出手虛虛劃過十張卡牌,最終停留在第六張卡牌的位置上,手碰了上去。

  下一瞬。

  淺金色的光芒消失,蘇長情的手心正懸著一張金色卡牌。

  【恭喜宿主抽中限定SR(稀有)召喚卡——孔宣】

  【本次抽卡獎勵已發放完畢√】

  祖鳳之子孔宣?

  聽到系統的聲音,蘇長情神色微斂,垂眼仔細研究起手里的卡牌。

  卡牌的金色光澤變淡了些,讓人能清楚的看到卡面上的人物,那是一個單腿盤起靠坐在一片七彩大尾羽的男人。

  男人俊美妖異,右臉刻畫著一道神秘的紋路,長發高束在腦后,垂落至腰身,眼角至眉角暈了抹碧青色,淺灰色的瞳孔像密林里的迷霧,充滿著未知的危險,菱形的唇似抿微翹。

  卡面底下有幾行簡短的介紹——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

  姓名:孔宣

  身份:古神鳥

  法寶:無

  神通:五色神光

  人物來歷:身似黃金映火,一籠盔甲鮮明。大刀紅馬勢崢嶸,五道光華色見。曾見開天辟地,又見出日月星辰。——《封神演義》

  蘇長情手指摩挲了下手里的卡牌,蒼白的臉色露出一絲笑意。

  果真是孔宣啊。

  孔宣,祖鳳之子,妖族一哥。

  天地間第一只孔雀。

  商朝三山關總兵。

  而其本命技能“五色神光”號稱——

  五行之內,無物不刷,無物不破。

  這個技能等同于法師放大招,一放倒一片。

  孔宣曾用這個技能收走過姜子牙的打神鞭、李靖的玲瓏寶塔等眾多闡教至寶。

  甚至還有多次收人的戰績,就像是以黃飛虎為首的五岳、哪吒、雷震子等西周將領,也在與孔宣交戰的過程中被五色神光收走。

  即便燃燈、陸壓、羽翼仙這幾個準圣,在面對孔宣的五色神光時都討不著好。

  可以說,圣人不出,孔宣無敵。

  蘇長情眨眨眼睛,眼里綻開了灼灼光芒,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明顯。

  欸,慚愧慚愧,她只是個平平無奇的抽卡歐皇罷遼。

  不過......

  蘇長情突然想到,既然她手里的這張召喚卡是屬于限定SR……

  那其他卡又是怎么分類的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