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里是一對俊男美女,兩人站在車邊,郎才女貌,看著般配極了。
“滴滴......”
蔣齡星又發了張照片過來,這一張,女人抬腳正在上車,男人站在車旁,指間夾著一根香煙,煙霧裊裊,朦朧了他的容顏,但依稀可見那雙狹長的鳳眼。
蔣齡星在發了照片過來后,又很快打了電話過來。
“昭昭,我發給你的照片你看了嗎?”
“看了。”
那邊沉默了幾秒,安昭也沒有說話,只有電流聲在彼此耳中傳遞。
蔣齡星嘆氣:“我也是無意間看見的,剛剛我在外面逛街,恰巧在個高檔餐廳外面看見這一幕,我就偷偷拍了照片給你,具體是什么情況,我也不知道,你也別先忙著下定論,說不定有原因的,別誤會就好。”
安昭應了聲:“我明白,謝謝你齡星。”
“我們之間還用得著說謝謝嗎,我就是湊巧看見了,覺得應該跟你說一聲,你心底就成。”
結束通話后,安昭把手機扔到一旁,盯著天花板發愣。
她得想想,她現在應該怎么做。
是該直接打電話過去質問?還是假裝不知道?
在感情方面,安昭一直都有這個毛病,她做不到直接干脆,常常會優柔寡斷。
另一邊,縱橫交錯的道路上,車輛來來往往,其中一輛黑色賓利無疑是最靚麗的風景線。
寬敞的車廂里,韓靜初看著對面俊美的男人,笑容絢麗地道:“剛才我看背影就知道是你,硯辭,你說我們是不是很有緣,沒有約好都能三番兩次地遇見。”
謝硯辭沒什么交談的欲望,隨口應了聲,興致缺缺。
他這副冷淡模樣韓靜初早已經習慣,當初兩人在談戀愛期間,他同樣也是這樣。
就是不知道,他和安昭在一起的時候是什么模樣。
想必同樣會很冷淡,韓靜初在心里默默這樣告訴自己。
一路上,她都尋找著話題,想要和謝硯辭多聊幾句,不過基本都是她在說,謝硯辭只是偶爾應付一兩句。
要不是韓靜初有耐心,恐怕早就被他這個態度給搞冒火了。
但是對方是謝硯辭的話,他有這個資格高冷,所以韓靜初并不覺得這是問題。
她只覺得時間過得太快,司機開車太快,沒一會兒就到她的住址了。
“硯辭,要不是下來喝杯茶再走?”韓靜初主動邀約,期盼地望著男人,今天沒有礙眼的人在,她真的很想跟心愛的男人單獨相處一會兒。
但是很可惜,謝硯辭拒絕了她:“你早點休息。”
隨后,便干脆利落地關上了車門,司機在示意下掉頭離開。
韓靜初不甘心地抿緊唇,腦海里思索著還如何創造接下來的見面機會,安昭這幾天在外地錄制綜藝,她必須要把握機會。
賓利車上,謝硯辭垂眸看著手機屏幕,薄唇微勾,向來凌厲的鳳眼中噙著幾許溫柔,和方才面對韓靜初時的冷淡判若兩人。
手機正播放著網友們放在網上的錄屏片段,視頻中,長相清麗的女孩正垂眸切著菜,一舉一動都寫滿了“專心”兩個字。
她向來如此,無論做什么事都很認真。
安昭最后還是沒有打電話質問謝硯辭,但是她也不打算假裝無事發生,等兩天,這期節目錄制結束后,她回去當面問他。
夜漸漸深了,家家戶戶的燈都已經熄滅,村民們沉浸在美妙的夢鄉里......
新的一天,很快來臨。
安昭設置了七點半的鬧鈴,洗漱出來后,已經早上八點。
村里人大多起來得早,這個時間,幾乎都起來了,連早飯都給我做好了。
村長老兩口正準備出門,看見安昭后,告訴她:“昭昭,鍋里熬了稀飯,昭昭丫頭,你自個去盛,壇子里有泡蘿卜和泡姜可以下飯。”
安昭點頭應了聲,謝過他們后,去廚房盛飯。
剛把自己那碗端出來,便看見鄭鵬打著哈欠下樓。
“小昭姐姐早上好。”
“鵬鵬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