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昭嘆氣:“他讓你這么做的?”
唐糖恨不得打自己嘴一巴掌,讓她嘴瓢說得快。
“其實吧,小夫人你知道的,男人都愛面子,特別是三爺這種矜貴的男人,傲得很,更加愛面子,他拉不下這個臉。”
唐糖很快把謝硯辭賣了個干凈,就在今天早上,謝硯辭借著莫康的嘴,又給唐糖下達了一個命令。
他讓唐糖來試探一下,對于上次的爭執,安昭的態度如何,是不是還是很生氣?
雖然每晚也能碰面,但是安昭冷著一張臉,看上去并不想理會他,即便謝硯辭擅于揣摩人心,但對方換成安昭,他心里就沒太大的底氣。
這樣的改變在不知不覺中產生,也許謝硯辭已經發現,但卻下意識忽略掉了。
“小夫人,你就跟我交個底,如果想重新討你歡心,三爺得怎么做?”
安昭沒吭聲。
如果讓他低頭,他肯定做不到吧!
腦海里莫名浮現出以前的記憶,安昭還記得最開始的時候,那一晚,她說的話惹怒了謝硯辭。
他把司機停車,把她獨自扔在路邊。
但是后來,謝硯辭還是讓司機倒車回來了,他不僅把她抱上車,還輕言細語哄著她,道歉的話張口就來。
那時候,她和他還沒有領證。
難道就像網上說的,男人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心情突然就不好了,安昭咬了咬唇,擰著秀氣的眉。
一開始的矛盾,經過這兩次的爭執,再度升級,雖然已經過去了好幾天,安昭表面上看似平靜無波,但發生的事就是發生了,不能當它不存在,只是將其壓在了心底。
她的聲音聽不出喜怒:“你別管了,我現在不想提他。”
唐糖心里暗嘆一聲,三爺,可不是她不幫忙,她也無能為力呀!
只能今晚見了面,再見縫穿針地聊聊吧!
“小夫人,你下午有沒有什么事呀,晚上幾點有空?”
“我現在在車上,要去一趟安家,辦完事就回來,還要處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我們約在七點左右吧,地點你定,到時候微信發定位給我。”
唐糖聽見她要回安家,反應和蔣齡星一模一樣:“你和安家人不是有矛盾嗎?回去干什么呀?”
安昭回答:“過去拿點東西。”
唐糖“哦”了聲,知道安昭在開車,為了不分散她的注意力,所以也沒多問:“那行吧,晚上再聯系,開車注意安全。”
兩人結束通話。
安昭開了大概有四十分鐘,三點左右,到達安家的別墅旁。
安家的傭人就站在門口:“二小姐,您回來了,先生夫人,還有大小姐都在后院坐著。”
客廳里沒人,這個傭人是安晉陽專門打發過來,讓她給安昭領路的。
等到了后院,目光環視一周,安昭發現除了安家這三個人,還有一個陌生男人。
在酒店里,那個有過一面之緣的陌生男人。
三十過半的年紀,眼角有幾絲細紋,不像毛頭小子那邊青澀,多了幾分成熟男人的魅力,長得還算英俊,生了一張微笑唇,笑容看著卻有點邪氣,目光浪蕩而放肆。
他穿了身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裝,瞧著人模人樣,雖然只見過兩面,連話都沒說一句,但安昭莫名有些討厭這個人。
這個人是誰?為什么會在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