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如此類的彈幕非常多,但他們哪里知道,這只不過有錢人奢侈生活的冰山一角罷了。
“開始吧!”何娜拍了拍手,大家都開始行動起來,圍著一件件晚禮服觀察打量,思索著該如何動手改造。
今天的任務比前兩天的都難,更加考驗專業能力。
幾位嘉賓中,除了安昭和陸云默,其余幾人都是一頭霧水,不知該從何下手。
沈含霜招了招手:“云默,昭昭,你們來幫我改造下這條裙子。”
她想給表弟創造機會,特意把兩個人都喊了過來。
沈母眸光微閃,和女兒對視一眼,明白了她的意思。
只見她拉著一條裙子,對著安筱夢幾人道:“那你們幫我改造下這條吧,你們交流溝通一下,看看有什么好的點子。”
沈家母女的意圖實在太好猜了,稍微想一下就能猜到。
安昭有些難為情,尷尬地看了陸云默一眼。
清雋的青年露出溫柔的笑容,指著沈含霜的這條晚禮服,問她:“你有什么想法?”
說到正事,安昭很快拋去尷尬,跟陸云默交流起來。
兩個專業人士,站在一起溝通,攝影機無論從正面、側面,還是后面拍過去都顯得格外和諧。
“真的很登對......”沈母不禁低聲呢喃。
離她最近的安筱夢聞言,眼珠子轉了幾圈,似是不經意地小聲感慨:“可惜昭昭已經有了結婚的對象。”
“什么?”沈母一怔,立刻就想追問。
安筱夢瞄了眼攝影機,故意吊她的胃口,壓低聲音:“現在不好說,我們還在錄制節目呢,被錄進去就不好了。”
沈母只好收起心里的疑惑,目光流轉,又落在安昭臉上。
她似是說了什么好的點子,和陸云默相視一笑,笑容燦爛絢麗,杏眸明亮多姿,實在是漂亮極了。
陸云默注視著她,目光十分溫柔。
沈母看見看見這幕本該高興,但是想起安筱夢剛才說的話,心里卻打了個突。
安昭還不知道安筱夢又在背后敗壞自己的名譽,她跟陸云默正說到一個好的改造方法,興致勃勃地從包里拿出工具來。
這邊一邊討論一邊行動,一看就是專業的。
而安筱夢這邊,幾人面面相覷。
何娜干巴巴地笑了聲:“要不,我們還是等著小昭妹妹他們來改造吧。這么好看的裙子,可別被我們給搞廢了。”
她的話得到幾人的贊同,韓清璽和周磊都和她是一樣的想法,而安筱夢,是壓根就對這個活動不感興趣。
她現在,只想讓沈母對安昭的印象變差。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就到了下午五點。
夕陽西下,安昭和陸云默已經改造成功了三條裙子。
安昭看著煥然一新的晚禮服,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完成了!”
與此同時,安筱夢借口去洗手間,離開了攝影機的鏡頭范圍內。
走之前,還意味深長地看了眼沈母。
沈母思索了幾秒,也跟著離開。
安昭剛好將這幕看在眼里,不由產生疑惑,是錯覺嗎,怎么感覺沈阿姨是跟著安筱夢離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