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69章 人間最好的光景
  “你到現場了?”沐沁漪提高了聲調,不過這次不是故意的,而是發自內心的驚喜。

  姜憶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立刻朝助理使了個眼色。

  助理會意,趕緊給在外面的保鏢打電話,確認宋寧遠是否來到了現場,只是保鏢的電話還沒有接通,沐沁漪已經開心地跑了出去。

  現場的人都面面相覷。

  “憶詩,你別聽她瞎吹牛,這人一看就是在外面聽到了我們說她,故意假裝打電話進來耀武揚威,誰知道她的電話接通沒有,誰知道電話的那頭是誰在陪她演戲。”

  “就是,人家可以影后,演什么像什么。”

  “對啊憶詩,別中計了,你難受她就得逞了。”

  姜憶詩抿著唇不說話,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沐沁漪并不像是演戲,尤其是最后跑出去時的欣喜,完完全全就是發自內心的。

  果然,保鏢接了電話,并且確認宋寧遠已經到達現場。

  姜憶詩聽到消息的瞬間,就把休息室的果盤全都砸爛了。

  她輸了,她徹底輸給了沐沁漪!

  姜憶詩一直都知道,宋寧遠心里有他念念不忘的白月光,這個白月光就是沐沁漪,只是沒想到,這么多年,他們真的能保持默契,對彼此都念念不忘。

  “啊!!”

  “憶詩……”

  “滾啊!都滾出去!”

  姜憶詩一起來的幾個姐妹大概知道了她為什么發瘋,大氣不敢喘,一個個都溜出了休息室。

  會場外面,宋寧遠一身黑色的定制西裝,站在閃光燈下,比男明星還耀眼。

  沐沁漪遠遠地看著他,一時不敢過去。

  經紀人鄭姐正在給沐沁漪打電話,到處找她。

  沐沁漪接起電話,對鄭姐說:“姐,我如果今天公布戀情的話,你覺得怎么樣?”

  “什么?”鄭姐以為自己聽錯。

  “我說,我今天要公布戀情了。”

  “哪家的男明星?”

  “不是男明星。”

  “那是誰?”

  “宋氏的宋寧遠。”

  鄭姐驚呼一聲:“你什么時候勾搭上了宋寧遠?”

  “拜托,什么叫勾搭?注意你的措辭好嗎?”

  “我就是激動啊,早知道你有這路子,當初我給你爭取角色也不至于跑斷腿。”

  “我現在也值你當初為我跑斷腿吧。”

  “那是當然。”

  “那我公布戀情了?”

  “行,反正你是個女演員,并不是女愛豆。”鄭姐開明得很,“恭喜你找到自己的幸福啊,漪漪。”

  “謝謝!”

  沐沁漪掛了電話,直接提著裙擺朝宋寧遠飛奔過去。

  宋寧遠遠遠見她過來,也是張開了雙臂,等她入懷。

  兩人相擁的那一刻,現場的媒體記者都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這是蹲到大瓜了?

  影后自爆戀情!!

  等所有記者反應過來的剎那,都開始瘋狂地拍照記錄這一刻。

  沐沁漪和宋寧遠也是絲毫不扭捏,大大方方地讓大家拍照。

  “沁漪,宋總,請問你們是什么時候開始交往的?”記者都很好奇。

  “很多年前。”沐沁漪回答。

  “很多年前?”

  “是的。”記者紛紛感慨他們實在太謹慎了,這么多年竟然從來沒有讓人拍到過。

  “今天為什么突然想要公布戀情?”

  沐沁漪看了宋寧遠一眼,宋寧遠笑了笑回答:“因為等了很多年,所以不想再等了。”

  現場想起一片恭喜聲。

  忽然,有人陰陽怪氣地說了聲:“恭喜沁漪覓得宋總這樣的良人。”

  沐沁漪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旁的宋寧遠立刻接話:“應該是恭喜我成為影后的男人。”

  影后的男人。

  沐沁漪微微一笑,挽緊了宋寧遠的胳膊。

  這些年分開,她一心撲在事業上,所有努力都沒有白費,至少這一刻,她和他肩并肩站在一起時,毫不遜色。

  他很強,她也不差,這就是勢均力敵的愛情。

  分開是為了更好的重逢,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

  *

  晚會一結束,宋寧遠和沐沁漪就離開了會場。

  “去哪兒?你那里?還是我那里?”一上車,沐沁漪就俯身勾住了宋寧遠的脖子。

  “去我那里。”

  宋寧遠想都不想就說,他可不想再出現上次那種情況,做到一半忽然接受丈母娘的死亡凝視。

  沐沁漪笑了笑,她的腦海里閃過的又何嘗不是那一段的畫面呢。

  兩人開車來到宋寧遠的住處。

  這是他去年剛買的別墅,現代的裝修風格,簡約大氣。

  “要不要喝點什么?”雖然急不可耐,但是,宋寧遠還是沒有忘記待客之道。

  “我不要喝東西,但我需要先洗個澡。”沐沁漪說著,湊到宋寧遠面前,“我夠不到禮服的拉鏈,你幫我一下吧。”

  她轉了個身,將白皙光潔的背亮到他的眼前。

  宋寧遠喉頭一滾。

  他提前結束了國外的行程,就是因為昨晚在視頻時她忽然脫掉裙子,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勾得他一晚上都沒有睡著。

  而此時此刻,她就在眼前。

  “怎么了?”沐沁漪見他不動,轉身摟住了他的脖子,附到他耳邊輕聲說,“你知道的,裙子里面有什么。”

  宋寧遠頓時理智爆炸,他抬手,扣住了她的后腦勺,傾身低頭,吻住了她的唇。

  沐沁漪早就預判了他的吻,她的雙臂勾緊了他的脖頸,微啟紅唇,熱烈地去回應著他,禮服裙子卡在兩人的中間。

  宋寧遠的手沿著她的后背一路向上,摸到隱藏的拉鏈扣,“嘶啦”一聲,拉鏈到底,沐沁漪被宋寧遠從裙子里拉出來,直接一把打橫抱起,一路抱上了樓。

  兩人一起進入了浴室。

  之后的一切,就變得如浴室的熱氣霧靄一樣模糊。

  沐沁漪完全不記得自己是怎么樣從浴缸里被他抱出來,又怎么樣回到床上,她只記得他的吻摩挲過她的身體,像魔法一樣在她身上留下印記和顫栗。

  他占有她的那一刻,她疼得如同初夜,但緊隨其后的便是上天入地般的快感。

  最后,沐沁漪覺得自己像是掉進了大海,她緊抱著宋寧遠,像懷抱著可以救她于生的浮木。

  “還疼不疼?”他在她耳邊低聲關切,溫柔地讓人心醉。

  “不疼了。”

  “舒服嗎?”他輕聲蠱惑。

  沐沁漪紅著臉不肯說。

  “看來是不滿意。”他抱緊了她,“那讓我再為你服務一次?”

  “滿意滿意滿意了。”沐沁漪忙說。

  “那你告訴我,舒服不舒服?”男人的某種勝負欲徹底被激發了出來。

  “舒服。”

  “那讓我再來一次,嗯?”

  左右,就是他食髓知味,欲求不滿,想要再來唄。

  沐沁漪點點頭:“就只能再來一次。”

  “好。”

  當然,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到了床上,平時再有信用的男人,也變得不可信了。

  那一夜,沐沁漪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次墮入他的溫柔深淵,直到最后,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顆融化了的棉花糖,宋寧遠才放過她。

  而她知道,今夜只是一個開始,他們將有無數個來日方長。

  *

  宋寧遠和沐沁漪感情穩定下來后,宋寧遠就去拜訪了靳巧心。

  那一天恰逢沐梟又回家來求饒,他看到兜兜轉轉,宋寧遠真的成了沐家的女婿,他更是后悔當初為什么放著好好的家庭不要在外面亂搞。

  沐梟轉頭又開始纏著宋寧遠,希望他能幫著在靳巧心和沐沁漪面前求求情。

  宋寧遠直接拒絕了他,因為在宋寧遠看來,一個男人在出軌的剎那,就已經割裂了自己和家人的感情,傷害妻女,沒有責任感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原諒。

  沐沁漪看著父親那死乞白賴的樣子,私底下悄悄問過宋寧遠。

  “我父親這樣,你會不會覺得和我在一起很丟人?”

  宋寧遠搖頭:“你是你,你父親是你父親,你們不是同一個個體,而且我交往的人是你,不是他。”

  “那你覺得,是不是男人都會喜新厭舊?”

  “別的男人我不知道,但我永遠不會。”他牽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我將永遠只忠于你一個人。”

  宋寧遠見過靳巧心,得到靳巧心地認可后,又立刻安排了沐沁漪和自己的家人見面,他擔心沐沁漪面對父親宋長德會緊張,所以特地把靳仲廷和宋妤他們一家也叫來一起吃飯。

  靳仲廷和宋妤結婚后沒多久就帶著兩個孩子去了國外度蜜月,這一圈跑下來,一家四口除了宋妤,靳仲廷和兩個孩子都曬黑了不少,不過,他們臉上都洋溢著肉眼可見的幸福。

  “你們去哪里了把兩個孩子曬成這樣?”

  “這次去的地方比較多,曬成這樣是因為我們的最后一站定在了撒哈拉,帶著兩個孩子去了沙漠。”

  宋妤和靳仲廷帶著孩子去沙漠玩了一圈兒之后,又領著他們去了非洲幾個比較貧窮的地方,讓他們看看,這個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希望以此教導孩子們學會珍惜和節約。

  兩個孩子對于這趟出游,都感觸很深,回來之后,宋妤能感覺到他們成長了很多。

  “我也好久沒有去旅游了。”沐沁漪說。

  這些年沐沁漪去國外拍了很多戲,但是,她一直都是拼命三娘的狀態,全年泡在劇組,很少有自己的時間去好好玩一玩。

  “哥,聽到沒有,馬上安排起來。”宋妤拍了拍宋寧遠的胳膊。

  “聽到了,等我忙完手上的工作,立刻安排。”宋寧遠是個事事有回應的男朋友,他這句話說完,已經開始通知助理將后面的行程空出來。

  “我哥真是行動派,漪漪以后會很幸福的。”宋妤說。

  “我哥也不賴,你以后也一定會很幸福的。”沐沁漪也說。

  兩個人說著,都笑起來。

  “媽媽,媽媽,如果是小姑和舅舅在一起了的話,那我們以后是應該叫小姑舅媽呢,還是叫舅舅小姑父呢?”成成陷入了非常巨大的困惑之中。

  這個“稱呼”問題也曾經困擾著宋妤和沐沁漪,她們后面商量過,誰也不做誰的嫂子,就彼此都叫彼此的名字,兩個男人則誰的年紀更大就誰做哥。

  因為宋寧遠比靳仲廷長兩歲,所以靳仲廷喊宋寧遠哥。

  大人的問題解決了,現在又輪到孩子們開始搞不清楚了。

  “叫舅媽吧,感覺舅媽比較親。”宋妤說。

  “好的。”

  兩個孩子飛奔到沐沁漪的身邊,正式通知她:“小姑,以后我們就不叫你小姑了,以后我們都喊你舅媽!”

  “好好好,你們喜歡怎么喊就怎么喊。”

  反正無論怎么樣,都是親上加親。

  “吃飯了!”

  宋長德在餐廳里招呼。

  “好。”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走進餐廳,宋長德見家里這么熱鬧,非常的高興。

  “仲廷和小妤結婚后,我就一直擔心寧遠的終身大事,現在好了,寧遠也終于定下來,我已經沒有什么遺憾了。現在,就盼著寧遠和漪漪的婚禮,盼著寧遠和漪漪有自己的孩子。”

  “爸,你別催太緊了。”宋寧遠立刻幫自己的媳婦說話,“孩子的事情,漪漪說了算,以后結了婚,她若是想去拼自己的事業那就讓她繼續拼自己的事業,如果她想生孩子了,那就立刻生孩子,我都聽她的。”

  “當然是要聽漪漪的,我就隨便提一嘴。”宋長德笑,他真的只是隨便提一嘴,反正他已經有了成成和甜甜兩個乖外孫陪著,一點都不孤單,至于兒子和兒媳想什么時候生就什么時候生,哪怕不生,他都無所謂,他開明得很。

  一家人吃完飯,就去了院子里消食。

  宋長德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前,看著女兒女婿,兒子兒媳兩對璧人,相親相愛的樣子,忍不住讓傭人拿來手機,拍下了這一幕留作紀念。

  他想,家人閑坐,燈火可親,這便是人間最好的光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