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68章 我要看本人
  靳巧心看著老公沐梟氣急敗壞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起來。這種笑是壓抑了多年的釋放,天道有輪回,任何一個作惡的人,都會得到自己的報應,或早或晚。

  據說那天沐梟直接沖到徐晶瑩那里,大鬧了一場,把徐晶瑩趕出了現在居住的豪宅。

  去母留子的第二天,沐梟又拿著兒子的頭發去做了親子鑒定,結果發現孩子也不是自己的,他白白給別人養了這么久的孩子,最最氣人的是,孩子也知道他不是親生爸爸,直接在鑒定中心哭著要找爸爸媽媽。

  沐梟氣得差點心梗發作。

  而就在小三那邊亂成一鍋粥的時候,靳巧心拿著沐梟出軌的證據起訴了離婚。

  沐梟受不了兩頭家庭破裂的打擊,每天都回家里求饒,希望靳巧心看在多年的夫妻情分上不要離開他,再給他一個機會。

  靳巧心這次是徹底覺醒了,任渣老公怎么求情,都不再心軟。

  父母雖然鬧到了離婚分家的地步,但沐沁漪并沒有受影響,甚至可以說,父親的苦果和母親的覺醒都是她最希望看到的。

  只是她好幾天都沒有看到宋寧遠了。

  自那日她拒絕了宋寧遠的約會之后,他就去國外出差了,要一周之后才回國。

  兩人剛剛破鏡重圓,就要遭受離別之苦,這對兩人來說都有點難熬,所以雖然隔著時差,但他們每天晚上都要視頻。

  “我今天去天禾那邊了,louis說你還有三天就回來了,是嗎?”

  “對。”

  “從來沒有覺得三天這么長久。”沐沁漪感慨。

  宋寧遠笑起來:“想我了?”

  沐沁漪還沒有回答,就聽到宋寧遠那邊傳來了敲門聲。

  “稍等。”宋寧遠起身,拿著手機去開門。

  他沒有關掉視頻,沐沁漪透過鏡頭,隱隱約約看到是個穿著性感的金發女郎來敲門,金發女郎嘰里咕嚕冒出一長串英文后,忽然伸手,想要去勾宋寧遠的脖子。

  這樣具有暗示性的親昵行為。

  宋寧遠立刻退后了一步。

  “我有女朋友,我很愛她。”宋寧遠用英文對那位金發女郎說。

  金發女郎看了眼宋寧遠手里的手機,沐沁漪的臉都快懟到屏幕上了,她頓時就明白了什么,說了聲“sorry”就轉身走了。

  宋寧遠關上了房門。

  “這人是誰啊?”沐沁漪問。

  “這次國外項目負責人的助理。”這個助理白天開會的時候,的確頻頻以眼神向宋寧遠示好。

  不過,宋寧遠都假裝沒看到,完全不去理會她。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她竟然會如此大膽,不知從哪里打聽到了他的酒店,穿成這樣來找他。

  “他想來找你一夜情?”沐沁漪有點吃醋,雖然看著宋寧遠拒絕了她,但心里還是覺得不舒服。

  “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總不會是來找你聊人生吧。”

  “你放心,不管她來干什么,我都不會讓她進門。”

  “是嗎?”

  “嗯。”

  “我沒有和你在視頻的話,你也不會讓她進門嗎?”

  “沐沁漪,你要是對我連這點信任都沒有的話,我們還需要在一起嗎?”宋寧遠問,“我是什么男人,你不清楚?”

  沐沁漪暗暗一笑,宋寧遠是個專注事業,三觀很正,又能吃苦的男人,他和父親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身上半點沒有富二代的紈绔,她當然清楚他是絕對不會亂搞的,只是話都說到了這里,她就想趁勢要問問清楚:“宋寧遠,我們分開的這幾年,你和多少女人在一起過?”

  “沒有。”宋寧遠回道,“一個都沒有。”

  “一個都沒有?那你有了生理需求,怎么解決?”

  “一定要知道嗎?”宋寧遠有點無奈。

  “是的,我非常想知道。”沐沁漪很好奇。

  “想著你,自己解決。”

  “想著我?”

  宋寧遠點點頭,別看他年紀比沐沁漪大幾歲,但其實,在沐沁漪之前,他也沒有交往過女朋友,所以沐沁漪就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他們分手的那一晚,沐沁漪極盡所能的勾引他,和他一起體驗了魚水之歡的各個版本,從此之后,他的每一次生理反應,都可以想象著她提供的版本去解決。

  這個答案讓沐沁漪聽了非常滿意。

  她忽然心生一計,想著要去逗逗他。

  “宋寧遠,對了,我明天要去參加個晚會,品牌方那里送來了幾套禮服,我有選擇困難癥,挑了很久都沒有選出合適的,你幫我選一下吧。”

  “好。”

  宋寧遠不疑有詐,很爽快地就答應了,然后,他就看到沐沁漪從更衣室里把禮服都拎到了鏡頭前,當著他的面,開始換衣服。

  她卸掉長裙,玲瓏有致的身材就徹底展現在了宋寧遠的眼前。

  那一晚的記憶撲面而來。

  他太清楚了,哪里是柔軟,哪里有馥郁的香,哪里是她的敏感點……這女人,明知道他現在吃不到,竟然用這樣的方式“折磨”他。

  “沐沁漪!”宋寧遠的嗓音有些啞了,“你別太過分。”

  沐沁漪微微一笑:“我哪里過分了。”

  然后,就聽到她那里不知道什么東西“噗”的一聲掉在地上,鏡頭里,沐沁漪彎下腰去撿,那一俯身的動作,看得宋寧遠直接血脈噴張。

  “我掛了。”宋寧遠說。

  “別啊,你還沒有幫我選好禮服呢。”

  “你穿什么都好看。”他說,當然,他最喜歡的是她什么都不穿的樣子。

  “這個答案好敷衍,你還是得幫我選一件。”

  “黑色的那條。”宋寧遠說。

  “我都還沒有試一下,你就幫我選好了?可我……”

  沐沁漪話還未說完,屏幕上顯示視頻通話已經結束。

  她以為是網不好,再打過去,但宋寧遠一直沒有接,大約十五分鐘后,宋寧遠將視頻電話撥回來。

  “你剛才去哪里了?”沐沁漪問。

  “沖澡。”他一字一句道:“沖涼水澡。”

  沐沁漪假裝太不懂:“為什么要沖涼水澡啊,你那里很熱嗎?”

  宋寧遠冷笑了聲:“沐沁漪,你給我等著。”

  “好啊,我等著。”

  *

  沐沁漪讓宋寧遠選禮服是假,但要參加晚會是真的。

  經紀人鄭姐前兩天給她打電話,說她要是再不參加圈里的活動,那就干脆直接退圈得了,話里話外,都是不滿。

  沐沁漪哄了她好久,才勉強將人哄開心。另外這場jy的品牌晚會,她也只能答應了下來。

  禮服鄭姐早就給她選好了,就是宋寧遠選中的那一條赫本風的小黑裙。不得不說,宋寧遠還是有點眼光在的。

  晚會開始前的半小時,沐沁漪坐上了鄭姐給她安排的車,到達現場。

  jy品牌方今天邀請了很多明星和名媛,沐沁漪一下車,就看到了楊天樂。

  楊天樂穿得是品牌最新款的中國風抹胸長裙,青花瓷的圖案屬于私人訂制,很搶眼,她一看到沐沁漪,就朝她招了招手。

  “漪漪姐。”

  “樂樂。”

  沐沁漪和楊天樂是通過宋妤認識的,兩人同在娛樂圈,所以關系一直都不錯。

  “今天這一身也太美了吧。”沐沁漪很喜歡楊天樂身上的這身青花瓷長裙,古色古香,風情款款。

  “你也很好看,你身上的這件禮服我之前想借沒借到,原來是被你搶先了,果然,還得是鄭姐的手腕。”

  兩人先彼此淺淺商業互捧了一會兒。

  楊天樂忽然湊過來說:“漪漪姐,聽說你和宋總在一起了?”

  “是的呢,你怎么知道?”

  “是的,宋妤姐說的,宋妤姐說,你和宋總復合的第一天,他就忙不迭地在家庭群里公布了好消息。”

  沐沁漪笑了笑,她倒是不知道宋寧遠這么積極。

  “恭喜你們啦,有情人終成眷屬。”楊天樂說。

  “我也恭喜你啊,聽說你家那位最近勢頭超級猛。”

  凌風入駐楊氏之后,替楊晨一連拿下好幾個大項目,原本楊晨還打算讓他從基層做起,現在直接就讓他坐上了部門經理的位置,估計接下來,很快就能再往上升,董事之位,也是指日可待。

  楊天樂笑了笑:“是啊,我們同喜同喜。”

  父親楊晨之前還讓沐沁漪三年之內不許結婚,但最近已經頻繁地開始催婚了,用他自己的話說,得趕緊把婚事訂下來,不然這樣的寶藏女婿,要是被別人搶走可就不好了。

  兩人聊了一會兒天,沐沁漪就被鄭姐叫走了。

  鄭姐帶她去認識了幾家雜志社的主編,希望后續能有合作。

  沐沁漪果然是好久沒有出來參加圈里的活動了,就這樣應酬了一圈,她都已經覺得很累了。

  “鄭姐,我去休息室坐五分鐘,等晚會開始了你叫我?”

  “怎么了?這么快就累了?”

  “高跟鞋不太跟腳,好痛。”

  “去吧去吧,等下給你發信息,注意關注手機。”

  “好。”

  沐沁漪轉道去了后場的休息室,剛走到休息室的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冷嘲熱諷的聊天聲。

  “聽說她爸在外面養小三,那小三都生兒子了,他爸還把小三帶到了公司去,天吶,這種家庭,真是夠毀三觀的。”一道諂媚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憶詩,這種家庭生的女兒,怎么可能比得過你。”

  “就是啊,我覺得宋總才不會看上她呢。”

  “可是我派人查了,他們交往過。”姜憶詩想到宋寧遠對自己冷冰冰的態度,就覺得難受,“如果是輸給別的女人,我心里還好受一點,但是沐沁漪不過是個戲子,家里的公司也不成什么氣候,她那父親更是三觀不正,輸給這個家庭出來的女人,我不服氣。”

  “那個沐氏的確沒什么花頭,不過沐沁漪的表哥有點厲害的。”

  “誰?”姜憶詩問。

  “你不知道嗎?沐沁漪的表哥是靳仲廷啊,她的表嫂就是宋總的妹妹。”

  姜憶詩想了想,難怪呢,婚禮那一天,沐沁漪也去了現場。

  “表哥厲害又怎么樣?表哥又不是親哥。”有人寬慰姜憶詩。

  姜憶詩沉默。

  “憶詩,你別想了,宋總也從來沒說過自己正在和沐沁漪交往,現在一切都是你的捕風捉影,你別自己給自己添堵了,沒準,他們就是普通的前任而已呢。”

  “可是,之前在醫院的時候,宋寧遠為了救她受傷了。”

  “宋總以前在部隊待過,救人是本能,就算當天在工地上的不是沐沁漪,是張三李四,宋總肯定也會救的!”

  “是啊,宋總人好,不代表他們在交往。”

  “說實話,我剛才在現場看到那個沐沁漪了,什么影后啊,完全沒有我們憶詩有氣質,如果我是宋總,閉著眼睛也知道要選擇憶詩啊。”

  姜憶詩在朋友們的安慰下,終于是笑出了聲。

  “聽你們這么說,我頓時就有了信心。”姜憶詩調整了一下情緒,說:“我聽說寧遠哥最近在國外出差,等他出差回來,我就再去找他,我還就不信了,我會輸給那個沐沁漪。”

  沐沁漪在門外聽她們說自己,正猶豫要不要進去正面杠,結果,手機響了。

  她以為是經紀人鄭姐,一低頭,看到是宋寧遠打來的。

  這不是送上門來的打臉機會嗎?

  沐沁漪毫不猶豫地按下了接聽鍵,一邊接通電話,一邊推門走進休息室。

  休息室里的那群名媛千金,看到沐沁漪進來,都愣住了,怎么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呢。

  “喂?你那里不應該是半夜嗎?怎么大半夜的還不睡?”沐沁漪故意把話說得很響。

  姜憶詩一行人不由自主地豎起耳朵聽她打電話。

  誰那里是半夜?

  半夜的話,說明打電話來的這個人在國外和他們有時差,剛才姜憶詩還在說宋寧遠在國外出差,難道,打電話來的人是宋寧遠嗎?

  宋寧遠沒答,只是問她:“在晚會現場了?”

  “對啊,怎么?想看我穿沒穿你給我選的裙子?”

  姜憶詩臉色已經變了,如果電話那頭真的是宋寧遠的話,那他們這樣的對話也太曖昧太引人遐想。

  “是的。”

  “等下你看新聞圖就可以看到我穿了什么。”

  “我不要看新聞圖,我要看本人。”宋寧遠沉聲道,“我到現場了,出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