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67章 綠帽子
  “他們又怎么了?”

  “私家偵探已經拍到了你爸和那個狐貍精親密的同框照,我現在,隨時都可以起訴離婚了。”

  “那很好啊,趕緊離了,你也可以開始新生活。”沐沁漪很心疼母親這些年在父親身邊,受盡委屈。

  “還有一件事,才是最勁爆的。”靳巧心說起來,臉上都有一種隱隱的興奮。

  “什么事?”

  “私家偵探還發現了,有個男人經常出入那狐貍精的家。”

  沐沁漪怔了怔,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媽,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徐晶瑩除了我爸,還有其他男人?”

  “肯定的啊。你爸一個糟老頭子,人家可是年輕姑娘,你爸怎么可能滿足她?她不得從別的地方找點樂子嗎?”

  沐沁漪感覺自己的三觀更稀碎了。果然,能插足別人的感情的小三,就別再奢求她有底線了。

  “我爸知道的話,估計得吐血。”誰能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呢。

  “可不得讓他吐血么。”靳巧心有種大仇得報的快感,“而且漪漪,更絕的是,小三的野男人,是公司的保安隊長。”

  “啊?駱大明?”沐沁漪記得那駱大明看起來威武雄壯,但人卻十分憨實,沒想到,憨實不過只是他的偽裝而已,骨子里也是個奸猾之人。

  “對,就是那個駱大明,也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勾搭上的?是在進公司前還是進公司后,如果是進公司之前,那么,孩子都不一定是你爸的。”

  “……”

  今天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沐沁漪一時難以消化。

  “不過,現在就差一點證據,還沒有拍到駱大明和徐晶瑩同框,要是能拍到他們同框就好了,那我就可以好好去惡心一下你爸這個臭渣男,讓他知道天道有輪回。”

  沐沁漪想了想:“我有辦法。”

  隔天是沐梟出差的日子。

  沐沁漪一進公司,就開始張羅著要查昨天報表數據被篡改的事情。

  “昨天我電腦里的數據被篡改,天禾那邊的負責人震怒,我們差點失去這個項目。”沐沁漪故意把事情往嚴重了說,“到底是誰在做有損公司利益的事情,我今天一定要揪出來,絕對不輕饒。”

  銷售部所有同事都面面相覷。

  “是誰啊?這么惡劣!”

  “就是啊,這個項目這么大,做成我們都有業績提成,沒有人會希望它出現問題吧?”

  “這可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一定要把它揪出來。”

  “……”

  徐晶瑩神情自若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修剪著指甲,在她看來,沐沁漪不過是虛張聲勢,她怎么可能找得出證據。

  畢竟,昨天她在沐沁漪辦公室修改那些報表的數據時,沐沁漪不在場,其他也沒有任何人看到。

  “你要怎么查啊?沐經理?”徐晶瑩笑著問,“其實呢,承認是自己做錯了表格也沒有什么丟人的,你也不必非要甩鍋給別人,大家都是兢兢業業打工人,誰接了你的鍋都不公平啊。”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沐沁漪要給自己找替死鬼。

  “如果是我的錯,我當然會承認!如果不是我的錯,我也不會任人騎到我頭上來,用我的電腦做損害公司利益的事情!”

  “那你查吧,我還挺期待你快點找到真相的。”徐晶瑩笑著說,“畢竟,這種人放在我們部門,只會壞事,只會損害同事的利益,破壞我們的團結。”

  這女人真是坦然到讓人作嘔。

  *

  沐沁漪招手找來楊一圍。

  “楊叔,麻煩調一下我辦公室的監控。”

  楊一圍還沒有說話,徐晶瑩已經先笑了起來。

  “沐經理新來的,可能不知道,我們這里的辦公室,都是沒有監控的。”

  徐晶瑩進公司之前,沐梟未雨綢繆,為了等她進公司后方便和她偷情,以保護員工隱私為由,將辦公室內部的監控都撤掉了,只保留了每個辦公室門口的監控和公共辦公區域的監控。

  “你們的辦公室有沒有監控我不清楚,但我的辦公室是有監控的,我進公司的第一天,就讓人給我裝了。”

  徐晶瑩一愣,沐沁漪的辦公室有監控?那她動沐沁漪電腦的事情,豈不是全都被拍下來了?

  “你……你辦公室真的有監控?這不符合規矩。”

  “我給自己裝監控,就是為了讓大家更好的監督,免得大家覺得我是太子女,整天躲在辦公室里不務正業。”

  “我們都沒有這樣想啊。沐經理到公司之后,勤奮又努力,我們都看在眼里。不像有些人,仗著一些見不得人的關系,就把自己當成是公司的女主人,每天趾高氣昂的,就知道拿別人的勞動果實往自己臉上貼金。”有人說。

  徐晶瑩立馬就不樂意了:“你指桑罵槐地說誰呢?”

  “說誰誰自己心里清楚。這不就過來對號入座了嗎?”

  “你……”徐晶瑩一忍再忍,才忍下了脾氣。

  她告訴自己,不能亂了陣腳,輕易被別人的言語影響的女人,做不了女王,而她,以后遲早都會是沐氏的女王,到時候,再收拾這些人也不遲。

  “先別吵,看了監控再說。”沐沁漪道。

  楊一圍把昨天沐沁漪辦公室的監控調了出來,投屏播放。

  徐晶瑩見真有監控為證,心里知道大事不妙,立刻悄悄給沐梟發信息,主動承認錯誤,并且讓他快救自己。

  可沐梟應該是在忙,沒有看到。

  徐晶瑩想著得趕緊打電話給他才好,就悄悄站起來,想去洗手間給沐梟打電話,卻被楊一圍攔住了。

  “你想跑?”

  “什么叫我想跑?監控還沒調出來呢?你怎么就斷定是我干的?楊一圍,我知道你看不慣我,但是現在就把屎盆子扣到我的頭上,是不是為時過早了?我告訴你,有保潔可以為我作證,沐經理離開辦公室后,我什么都沒有做,根本沒有去碰她的電腦。”

  “那你就睜大眼睛看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楊一圍早就看過監控了,他直接將監控快進到徐靜禾潑沐沁漪咖啡那一幕。

  昨天,沐沁漪被潑到咖啡后,就立刻去了洗手間,徐晶瑩在沐沁漪離開辦公室之后,立刻起身挪動鼠標。

  因為沐沁漪剛走開,電腦還沒有到自動鎖屏的時間,所以她輕易就點開了沐沁漪正在制作的表格。

  徐晶瑩動作很快,前后不過十秒的時間,她就篡改了表格里的兩個數字,破壞了公式,然后,她假惺惺地跑出去叫保潔進來,打掃衛生。

  “果然是你!”同事們都看向徐晶瑩。

  也是,除了她,所有人都很在意這個項目的業績,怎么可能會有人去動自己的奶酪呢。但徐晶瑩不一樣,她在公司,干不干活都有錢拿,她無所謂項目好或者壞,比起公司的利益,她更在意的是個人利益,她更在意的是從沐沁漪手上搶回自己的經理寶座。

  “不是,沐經理,你聽我解釋……”

  “還解釋什么?你現在立刻給我收拾東西走人,否則的話,我就要追究你的法律責任。”

  徐晶瑩瘋狂搖頭:“我不走,是沐董把我招進來的,只有他能把我開除,你不能!”

  “你做出了違反公司制度的事情,誰來都救不了你!”沐沁漪沖楊一圍使了個眼色,楊一圍立刻拿來一個紙盒子,沐沁漪直接走到徐晶瑩的辦公桌前,將她桌上的筆記本都扔到了紙盒子里。

  “你不能這樣!你不能!你就是故意趁著沐董今天不在來趕我!等他回來一定會來找你算賬的。”

  “那就讓他來!”

  “我不走!我就是不走!”徐晶瑩賴在地上撒潑打滾,她一心想著這個公司以后就是兒子的,她是來給兒子占江山的,她怎么可以走!

  “既然你賴著不肯走,那我就不客氣了。”沐沁漪直接那座機打通保安大隊的電話,“駱隊長,麻煩你上來幫我請一位被辭退的員工離開辦公室。”

  “是!”

  駱大明并不知道被辭退的員工是徐晶瑩,在電話里答應得底氣十足,等他上來,一看到坐在地上耍無賴的人是徐晶瑩,頓時就傻了眼了。

  “沐經理……這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沒有誤會,現在請你把這個女人給我帶出去。”

  “可是沐經理,徐經理是沐董的人?”

  “你說什么?”沐沁漪瞪著駱大明,雖然大家都對徐晶瑩和沐梟的關系心知肚明,但是,從來沒有人敢真正拿到明面上來說的,駱大明是第一個。

  駱大明意識到自己說錯話,連忙閉了嘴。

  “對不起沐經理,是我說錯了,只是我覺得,開除員工是不是應該沐董說了算?”

  “怎么?連你都要忤逆我嗎?信不信我可以連你一起開除?”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駱大明慌了,他走過去,一把拉起地上的徐晶瑩,“走吧,你已經沐經理開除了,繼續賴在這里對你沒有好處。”

  徐晶瑩看了駱大明一眼,心想要是真的影響了駱大明的工作就不好了,他們兩個至少要保住一個留在沐氏,后面只要她把沐梟哄好了,一樣可以再回來。

  “快走!”駱大明故作兇狠。

  “我不走!”徐晶瑩裝著喊了幾聲,“我不走!”

  “快走!”

  駱大明直接上手把她拖了出去。

  辦公室的人正看得大快人心的時候,沐沁漪又對楊一圍使了個眼色,楊一圍點點頭,他安排的人早就已經等在樓道里。

  果然。

  駱大明一把徐晶瑩拖到樓道里,就趕緊松了手。

  “寶貝,沒有弄疼你吧?”

  “你瘋了嗎?這么大的力氣,做戲不會啊。”徐晶瑩憤憤地看著駱大明。

  “我這不是想怕那小賤人起疑,所以演的逼真一點嘛,要是連我都被趕出公司,那以后誰替你盯著沐梟?”

  道理徐晶瑩都懂,可她還是掩不住地委屈。

  駱大明見狀,趕緊上前一步抱住她,吻了吻她的嘴巴安慰她:“你別著急,等老頭回來你好好哄哄,到時候再回來就行了。”

  “嗯,我一定不會讓老頭放過那個小賤蹄子的!”

  沐梟還沒結束出差的行程,就被徐晶瑩硬生生地給叫了回來。

  她威脅沐梟,要是再不回來,她就要帶著兒子出國去了。

  沐梟沒有辦法,只能提前結束了行程趕回來替她撐腰。

  沐沁漪猜到父親一定會來和她對峙,所以,當天晚上她把和宋寧遠的約會都推了,直接去了母親靳巧心那里。

  不出所料,沐梟一下飛機就怒氣沖沖地趕來。

  “沐沁漪,你怎么回事?我剛出差你就給我搞出幺蛾子來?”

  “爸,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是給你除掉了公司的害蟲,怎么倒成了我給你搞破壞了?”

  “你知道小徐工作能力有多強嗎?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她挖到我們公司,你倒好,轉頭就把她開除了!”

  “呵,工作能力強?”靳巧心發出一聲冷哼,“到底是工作能力強,還是床上功夫強,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你你……又來了,一天到晚捕風捉影,我一把老骨頭了,人家小姑娘,怎么可能跟我?還有我是你老公,你怎么會把我想的這么不堪?”沐梟裝起委屈來,真是一把好手。

  “你還不承認,這些年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求安穩,你就真把我當傻子是不是?”靳巧心生氣,“我已經起訴離婚了,到時候開庭你按時出現就可以了。”

  “行行行,你要離就離,記住,是你自己要離婚的,我可沒逼你。”沐梟這些年想離不敢離,如今他靳家那幾個大舅子都失勢了,新的話事人靳仲廷和靳巧心這個姑媽又沒什么交集,完全不親,根本不會來管他們的家事,所以,他已經不需要再懼怕妻子的娘家了。

  靳巧心提離婚,他求之不得。

  “媽,你真的要和爸離婚嗎?其實我相信爸沒有出軌,那個徐晶瑩這么年輕,肯定不會找爸這么年紀大的男人,而且,她有男朋友,我都看到好幾次了,她和我們公司的保安隊長駱大明卿卿我我。”沐沁漪和母親一唱一和的,說完,將一沓照片扔在茶幾上。

  “你說什么?徐晶瑩和駱大明?”沐梟完全不敢相信徐晶瑩會給自己戴綠帽子,當他看到茶幾上徐晶瑩和駱大明的親吻照時,瞬間不淡定了,“艸!!!”

  沐梟捏緊了照片,顧不得妻女,又殺去徐晶瑩那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