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14章 想連孩子媽一塊兒搶
  宋長德始終忘不了當年宋妤身陷囹圄,靳仲廷派人來宋家退婚的場景,這種就是典型的落井下石。

  他雖是生意人,但也是情義放在利益之前的生意人,他最看不上的就是靳仲廷這樣的,還沒結婚,遇到點事兒,就開始大難臨頭各自飛了。

  “聽到沒有啊,爸爸不會害你,爸爸以過來人的經驗勸你,家長不讓你嫁的男人,千萬要慎重。”宋長德見宋妤不說話,又補了一句。

  宋妤點點頭,但沒有開口。

  她并不想把一件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否定地那么絕對。

  “外公,你為什么不喜歡靳叔叔啊?”甜甜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么事情,還有點意外,外公竟然會不喜歡像靳叔叔這樣優秀的男人。

  “外公現在很難給你解釋,等你長大了你就知道了。”宋長德說,“等你長大了,要找對象了,如果外公還在,外公也得替你把把關,有些無情無義的男人,外公是絕對不允許你嫁的。”

  “爸。”宋妤輕推了一下父親的胳膊,“她還這么小,你和她說這個未免也太早了。”

  “我就是給她敲個警鐘,讓她從小就有這么個意識,男人長得好看只是加分項,但絕對不是擇偶的決定因素。”宋長德說著,把甜甜抱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膝頭,“甜甜,外公和你說的,都記住了吧。”

  “記住了。”甜甜說。

  “記住什么了?”

  宋寧遠正好回來,聽到祖孫兩的對話。

  “舅舅!”

  甜甜飛奔過去,宋寧遠蹲下來,把外甥女抱起來舉過頭頂,原地旋轉一圈,甜甜順勢就掛在了宋寧遠的身上。

  “外公教你什么了?”宋寧遠問。

  “外公說,像你們這種長得好看的男人靠不住。”甜甜一本正經地回答。

  宋寧遠震驚臉:“是嘛?你確定外公這么說的?”

  “我可沒有這么說。”宋長德大笑,“甜甜,你這是完全沒有理解外公的意思啊。”

  “我就說現在對她說這個太早了。”宋妤也笑。

  幾個人進屋,成成正看動畫片起勁,看到舅舅回來,也只是很敷衍地打了個招呼,他越是這樣,宋寧遠越是要過去鬧他。

  他把成成抱起來擒進懷里,用手撓著他癢癢。

  “成成,看到舅舅這么不熱情,是不是不愛舅舅了?”

  成成怕癢在宋寧遠的懷里扭成一團,眼睛還盯著電視:“愛愛愛。”

  “說愛的時候都這么敷衍,是不是不想要變形金剛玩具了?”

  “靳叔叔已經給我買了。”

  宋寧遠聽到“靳叔叔”,臉上的神色雖然沒有宋長德那么夸張,但還是輕微地凝了一下,他看向宋妤,問:“靳仲廷知道了?”

  他沒明說,但宋妤一下自己就聽懂了哥哥說的是什么。

  “嗯。”

  “他什么反應?”

  “一開始想搶,后來,好像打消這個念頭了。”

  “打消這個念頭了?”宋寧遠明顯不相信,“我看孩子們都和他很熟,他是經常來家里嗎?”

  宋妤無法對哥哥撒謊,點了點頭。

  宋寧遠沉了一口氣,同是男人,他一眼就能看穿靳仲廷的心機。

  這是不想搶孩子了嗎?這分明就是緩兵之計,想連孩子媽一塊兒搶!

  *

  管家喊吃飯。

  宋妤關了電視機,拉著兩個孩子洗手去餐廳。

  今天滿滿一桌,都是兩個小朋友和宋妤愛吃的。

  “吃飯吧。”宋長德說著,先給兩小的一人夾了一個雞腿,“多吃點,你們最近好像都沒長肉。”

  “謝謝外公。”

  “你也多吃點。”宋長德往宋妤碗里夾了一塊紅燒肉,“我看你最近也瘦了好多。”

  宋妤還沒說話,就聽到一旁的成成說:“外公,媽媽瘦了是因為她最近都跟著靳叔叔在鍛煉。”

  又是靳叔叔。

  宋妤頭都大了,宋長德和宋寧遠明顯不待見靳仲廷,可這兩個小家伙卻張口閉口都是靳仲廷,真是尷尬。

  宋長德看了眼宋妤,有點介懷,但也沒有明說,只是問:“牧新已經回英國了是吧?”

  “對。”

  “他走得時候來看過我,我還挺喜歡牧新的,只可惜,你不喜歡。”宋長德說起尹牧新,表情略顯惋惜,“不過,你一個女人,身邊帶著兩個孩子,總得有人照顧你才好,爸還是希望你能找個靠譜點的對象,也不需要多有錢,錢咱家有,主要是真心真意對你好,人生路漫漫啊,以后也不知道會遇到什么坎,爸希望你對象得重情重義。”

  宋長德句句不提靳仲廷,卻是句句都在嫌棄靳仲廷。

  “我現在這樣挺好的,有兩個娃,有自己的事業,我不想談戀愛。”宋妤沉吟了一下,道,“還有,當年的事情,也還沒有完全結束。”

  “那個徐靜禾,還沒有被抓住?”宋長德問。

  “沒有。”

  徐靜禾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錦城警方出動那么多警力,靳仲廷也派了很多手下在找,可就是沒有徐靜禾的消息。

  這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實在奇怪。

  “當年的事情真相水落石出,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轉機,你也要適當放下仇恨,去享受生活了。”宋長德勸,“爸爸也知道你現在過得不錯,那如果有段甜蜜的戀愛,豈不是錦上添花更好?”

  宋妤萬萬沒想到,今天過來,父親會催她找對象,也不知道是蓄謀已久,還是因為聽到兩個小孩頻繁提起靳仲廷后的臨時起意。

  “爸,你別催我了,你還是先管管哥吧,哥也單著,他年紀比我大,而且,我至少還有兩個小孩,哥光禿禿的就他一個人。”

  “你哥最近有在談戀愛了。”

  “真的嗎?”宋妤轉頭去看宋寧遠。

  宋寧遠悶頭喝湯,不聲不響,看不出真假。

  “所以啊,現在就剩你最讓人操心了。”宋長德語重心長,“爸這兩年身體也開始變差了,公司有你哥,爸很放心,我現在唯一不放心的,是你們兄妹二人都單著,什么時候你們兄妹兩個人能找到各自的愛人,組建各自的家庭,我就放心了。”

  *

  那天,宋長德一直都在圍繞這個話題催促宋妤找對象,嚇得宋妤晚飯吃完,趕緊開溜。

  宋寧遠送他們出去,他對宋妤說:“爸可能是真的年紀大了,最近就好這口,你聽聽就算了。”

  “那哥你真的有女朋友了嗎?”宋妤問。

  “沒有。”

  宋妤又想到了宋寧遠和沐沁漪那一段,但是她又不敢主動提起,生怕宋寧遠心里還介懷著。

  兄妹兩各自沉默,宋寧遠替她拉開車門,把兩個小的抱上車,說:“回去吧,路上小心。”

  “好。”

  回去的路上,甜甜實在憋不住了。

  “媽媽,外公是不喜歡靳叔叔嗎?他為什么不讓你和靳叔叔談戀愛啊?”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問太多哦。”宋妤對女兒說。

  “那外公是不是在催你談戀愛嘛,我都聽出來了。”甜甜不太高興,如果媽媽談戀愛,她只接受靳叔叔,可外公好像非常不喜歡靳叔叔。

  “小傻瓜,別擔心,外公就是說說而已的。”

  宋妤真的以為父親宋長德要她找個對象是說說而已的,可沒想到,宋長德很認真,且已經在開始給她物色相親對象。

  大概過了一個禮拜左右,宋長德打電話給她,問她周末有沒有空。

  “周末甜甜要去學跳舞,我要接送,怎么了爸?”

  “跳舞你讓保姆送一下,或者我安排司機送,都行,你把行程空出來,去見個人。”

  “什么人啊?”

  “你去了就知道了。”

  宋妤敏感地察覺出父親的意圖:“爸,你不會是給我安排了相親吧?”

  宋長德在電話那頭“嘿嘿”地笑:“也別說的那么正式,就是你們兩個先見一面,相互熟悉熟悉,了解了解,看看合不合適,合適的話繼續發展發展。”

  “我不去!”宋妤一口拒絕,“我不想相親。”

  “閨女,爸都說了這不是相親!那是爸一個老朋友的兒子,和你哥一樣,苦孩子出生,自己白手起家,吃得了苦,而且他自己經歷過坎坷,更能與別人共情,這樣的人很適合生活,那就去見一見,別駁了你爸的面子,聽話!”

  宋長德說完就掛了電話,完全不給宋妤再拒絕的機會,然后,他就把對方的聯系方式和見面的地址發了過來。

  “媽媽,你要去相親?”甜甜聽到這個電話,臉都垮了,“外公真的要給你介紹對象對不對?”

  “外公只是給媽媽介紹個朋友,不是相親。”宋妤說。

  “我剛才都聽到了。”

  “寶貝……”

  “哼,我不喜歡外公了!媽媽你要是去相親,我也喜歡你了!”甜甜生氣又傷心地手叉腰,跑進了成成的房間,一把將門關嚴實了。

  成成正在研究圍棋,看到妹妹雙眼含淚地跑進來,問:“怎么了?”

  “外公給媽媽安排了相親,也許我們馬上就要有新爸爸了。”

  成成一聽,頓時和甜甜一樣難受起來。

  “我們把這件事告訴靳叔叔吧。”成成提議,“他不是喜歡媽媽,讓他去破壞媽媽相親怎么樣呢?”

  “好主意!”甜甜破涕為笑,“哥,關鍵時刻,你腦子還挺好使的!”

  *

  宋妤見甜甜如此排斥自己相親,她又把電話打回去,打算和宋長德再溝通一下。

  宋長德得知因為自己給女兒安排相親,外孫女都氣哭了,心里也不是滋味。

  “這樣吧,你就去見一面,然后找個理由把人家拒絕了,不去不太好,畢竟爸都和人家說好了。”

  “好吧。”

  宋妤沒辦法,還是得去赴約。

  周六,宋妤按照原計劃先把甜甜送去跳舞,然后再趕到約定的地點去相親。

  相親對象名叫葛東昂,是東昂科技的創始人。

  “你好,宋小姐。”葛東昂眉目溫和,文質彬彬,氣質這一塊和尹牧新非常像。

  看來,宋長德還是喜歡這一款。

  “你好。”

  “其實我們見過。”葛東昂說。

  “是嘛?什么時候?”

  “六年前,那時候你剛回到宋家,宋伯父給你舉辦了派對,那個派對我也參加了。”

  宋妤頓時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她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抱歉,我有點記不清了。”

  “沒關系,畢竟已經六年了。”葛東昂好脾氣地笑,“不過讓我驚訝的是,宋小姐竟然一點都沒有變,似乎還更年輕了。”

  “謝謝。”

  “聽說你最近又打算開店?”

  “是的,在選址了,不過還沒選好。”

  “你意向在哪兒?”

  宋妤說了幾個意向地址,葛東昂給她挨個分析了一番,讓宋妤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葛東昂很博學,知識面特別廣,聊天過程比宋妤想象得更和諧愉快,宋妤覺得如果這一次出來能交到一個葛東昂這樣的朋友,也算是不小的收獲。

  兩人聊得正嗨,身后忽然有一道影子落下來。

  宋妤抬頭,看到靳仲廷正站在她的身后。

  “好巧。我還以為看錯了,沒想到真的是你。”靳仲廷對宋妤笑了一下,然后看向她對面的葛東昂,“你朋友?好像有點眼熟。”

  “靳總,你好,我是葛東昂。”葛東昂立刻站起來,和靳仲廷握手,“我們之前在f.a.峰會上見過。”

  “不好意思,不太有印象了。”靳仲廷說。

  “沒事沒事,我的確長了一張大眾臉,不太好記。”葛東昂自嘲。

  “臉長什么樣無所謂,現在都講靈魂有趣最重要。”宋妤為葛東昂解圍,“我覺得葛先生的靈魂很有趣,很有魅力。”

  “謝謝。”

  葛東昂其實六年前第一次見到宋妤,就對她頗有好感,所以才和宋長德促成了今天的相親,他本以為宋妤對他一定沒意思,突然被夸,他的臉都紅了。

  靳仲廷見宋妤似乎對這個相親對象還挺滿意,醋意頓時就起來了。

  “甜甜今天是跳舞課,對吧?”他故意問。

  “對。”宋妤并不避諱自己有孩子,她想葛東昂一定是接受她有孩子這一點,才會答應來和她相親的。

  “幾點下課?”

  “你問這個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覺得你挺忙,估計趕不上接孩子,我去接孩子下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