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13章 雙向奔赴
  這個短視頻徹底將姚雪煙推上了風口浪尖,而視頻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熱度,因為這個視頻里包含了太多吃瓜群眾感興趣的點:明星與豪門的恩怨、兇案、鬼怪……

  “姚雪煙是不是傻啊,我隨便一瞅就知道這法師裝神弄鬼,她怎么看不出來?”

  “樓上的,聽沒聽過一個詞叫當局者迷啊。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她害死了人家老太太,實在心虛得很,所以連這種雕蟲小技都能嚇尿她。”

  “我原本還挺喜歡她的,沒想到會以這樣的形式翻車,這都已經是法制咖的程度了,大跌眼鏡!”

  “心疼《雙喜》劇組,這電影都快殺青了吧?現在也不用上映了,可以直接埋了。”

  “……”

  網友們繼續深挖姚雪煙和靳家的恩怨糾葛,展開了熱烈地討論。

  “姚雪煙這是愛靳仲廷愛的得有多深?竟然可以愛他愛到去殺人?真是戀愛腦啊,糊涂啊!否則她自己好好奮斗也可以成為豪門。”

  “怎么還有人心疼起姚雪煙來了呢,難道該心疼的不是當年的沈千顏嗎?最美好的年華,那么漂亮又有才華,玉膳樓經營得風生水起,和靳仲廷也是兩情相悅,如果不是姚雪煙橫插這一覺,她現在得活得多好,也許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

  “就是,沈千顏當年的美貌實在鯊我!只可惜,紅顏薄命,最后火場喪命,連尸體都燒沒了。”

  “天吶,沈千顏的死會不會也和姚雪煙有關啊,細思極恐,細思極恐啊!”

  “想想姚雪煙也是真的可怕,這得多強的心理素質啊,害死了靳仲廷的奶奶還想著要嫁給他,還每年雷打不動地跟著靳家人去祭拜老太太,在媒體面前面不改色地說出和老太太感情很好這種話來,真是恐怖。”

  “沒有扒一扒靳家的那個大兒媳徐靜禾嗎?感覺這女人也有很多故事。”

  “肯定很多故事,丈夫去世,兒子入獄后,竟然還能花枝招展地活躍在靳氏,沒點本事沒點心理素質都不可能做到的。”

  “聽說靳老爺子很喜歡這個大兒媳,有不可說的不倫戀。”

  “樓上的不展開說說?”

  “應該不至于,靳老爺子不是前段時間剛娶了新老婆嘛,他都多少歲了,還能有這么好的精力腳踏兩條船?”

  “看看這熱度,豪門恩怨要是可以拍成連續劇,那得多少人追啊!內娛的編劇們可以看過來了,別整天薅網絡小說翻拍了,這種現成的故事不香嗎?”

  “不過話說回來,拍下這個視頻的也是個勇士。”

  “據說是姚雪煙的助理,常年被姚雪煙霸凌,對姚雪煙積怨已久,所以決心揭發她。”

  “這種人竟然還配被稱為明星,嚴查嚴懲,等警方通報!”

  視頻在網上發酵之后,姚雪煙就被警方帶走了,警方原本是想把視頻中提到的徐靜禾一并抓捕歸案的,可是,徐靜禾在刷到網上的視頻后,快警方一步收拾錢財跑路了,靳家上下,沒有一個人察覺,等警察找上門來,才發現家里很多值錢的東西都被她帶走了。

  *

  姚雪煙被捕后,宋妤也去了一趟警局,將自己這些年搜集到的零碎的證據提交給了警方。畢竟,六年前的案子,要警察從頭去查,也很難查到什么了,這些證據雖然不能直接給姚雪煙定罪,但是嚇一嚇姚雪煙足矣。

  果然,姚雪煙本來還想嘴硬網上的視頻是被人設計,但警方拿著這些證據,像餌一樣一點點拋出去,她很快就認慫,什么都招了,不過,她還是把犯罪的大頭都推給了徐靜禾,聲稱自己只是派人去買了砒霜,最終的犯罪動作是徐靜禾實施的。

  警方很快出了警情通報,至此,沈千顏當年的冤屈徹底被洗清。

  宋妤看著網上的通報,心上一塊壓了她多年的巨石,終于落了地。

  她走到屋外,抬頭微閉起眼,讓陽光肆意地落在她的臉上,等她再睜眼時,她的眼淚已經布滿面龐。

  終于,當年的自己又可以光明正大地去面對這個世界,不必藏于“死者”的棺木之下,不用和自己的親人保持距離。

  宋妤化了個妝,心情美美的出門。

  她先去花店買了兩束花,直奔墓園。

  當年靳老太太意外被害,她作為嫌疑人被捕,一次都沒有去祭拜過奶奶,這也是她心頭的遺憾,如今,她終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去看望奶奶了。

  宋妤站在老太太的墓碑前,看著遺照里老人家溫和親善的笑臉,想起當年她對自己的愛護與疼惜,那種失去親人的痛感再一次席卷而來。

  “奶奶,抱歉,讓你等了六年,才能來告訴你,我沒有害你。害你的惡人一定會被抓到的,一定會接受法律的審判和懲罰,你安息吧。”

  宋妤將花放在墓碑前,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轉身離開,去了另一個公墓。

  那個公墓里,埋葬著當年的沈千顏。

  宋妤也去給她送了一束花,六年最好的年華,沈千顏死了,但宋妤還活著,以后,她也會帶著沈千顏那一份,活得好好的。

  從墓園出來,宋妤的心情更輕松了些。

  她去超市逛了一圈之后,打算回家給兩個孩子做好吃的慶祝一下,結果剛到家,就發現靳仲廷的車停在庭院里。

  她站在門口,還沒有進門就聽到里面傳來孩子們的笑聲。

  今天聽到這些笑聲,感覺和往日聽到又不一樣了。

  這六年,她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她收獲了兩個最愛的寶貝。

  宋妤推門,看到靳仲廷正趴在地上,兩個孩子肆無忌憚地騎在他的身上,小屁股一震一震的,壓得靳仲廷只能匍匐前進。

  “駕!駕!駕!”

  兩個孩子玩得不亦樂乎,轉頭看到宋妤回來,立馬從靳仲廷的背上跳下來,飛快朝她奔過來。

  “媽媽!”

  “媽媽!”

  宋妤蹲下來,一左一右地抱起孩子。

  靳仲廷跟著過來,看她力氣這么大,笑道:“看來沒白練。”

  “你怎么又來了?”宋妤問。

  這人之前還是早上來一下,現在基本上早中晚都在這里了,蹭飯也得有點底線吧?

  “想找你聊聊。”靳仲廷說。

  宋妤大概猜到他要說什么,放下兩個孩子,把買的菜交給阿姨,說:“去書房吧。”

  “好。”

  *

  宋妤的書房很大,各類書都有,靳仲廷掃了一圈,有很多書甚至和當年孤月山莊書架上的書重疊。

  “別誤會,那些重疊的書單純只是因為我當年沒有看完,所以買來讀讀完,而不是什么緬懷過去。”宋妤說。

  靳仲廷聽她急著和過去撇清關系,略顯不悅。

  “你就一點都沒有懷念過去?”

  “沒有。”宋妤回答得干脆利落,“在姚雪煙落網之前,在我洗刷冤屈之前,我根本不敢回憶過去,因為過去對我而言,除了痛苦,沒有別的。”

  “我很抱歉,在當年的案子上沒有幫上什么忙。”

  “我沒有怪你,當年我是逼不得已才選擇詐死,你也不知情,這六年,你一直以為我死了,這也正是我想要看到的。”

  “那你介意什么?當年退婚的事情,我已經解釋過了。”

  “這件事情,我也已經釋懷了。”

  “那你覺得還有什么是我沒有做好的,你都說出來,我可以解釋,可以改。”

  宋妤淡淡地看了靳仲廷一眼:“你沒必要解釋也沒必要改。”

  “你是不是還介意之前我和姚雪煙的緋聞?”靳仲廷問。

  宋妤沉默,心想,這人是會讀心術么,怎么她在想什么,他都知道呢。

  “宋妤,我和姚雪煙真的沒什么,這么多年,我要是想和她在一起,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既然你不喜歡她,為什么和她糾纏不清?”宋妤脫口而出。

  “你還真是在介意她?”

  “我……”

  靳仲廷見她語塞,想笑又忍了回去,他揉了揉太陽穴,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傻瓜,我不是早就已經澄清和她的緋聞了嗎?”

  “那你還帶著她一起去祭拜奶奶?是她害死了奶奶,奶奶在天有靈,都要被你氣死!”宋妤沒好氣地說。

  “我沒帶她,是她主動去靳家,要求要和大家一起去祭拜奶奶的。”

  奶奶去世的頭兩年,每逢忌日,姚雪煙就主動跑去靳家哭一場,讓靳家人都很感動。

  后面幾年,姚雪煙仍然表現得很有心,快到老太太的忌日,她就提前空出行程,準時準點地出現在靳家,試問,在不知道姚雪煙就是害死奶奶的兇手之前,哪個靳家人會拒絕這樣一個思念著奶奶的晚輩呢?

  “在知道她是害死奶奶的兇手后,我比你更介懷,為什么每次奶奶忌日沒有拒絕她去墓園一起祭拜,惡心了天上的奶奶。”

  宋妤聽得出來,靳仲廷說這些話的時候很真誠。

  也是,姚雪煙裝得那么孝順,在不知道她害死了奶奶之前,估計所有人都被她的演技蒙騙了。

  “你相信我。”靳仲廷上前一步,看著宋妤,“我們好好在一起,好嗎?”

  他眼眸深情,語氣懇切,有一瞬間,宋妤簡直要當場淪陷,不過好在,她很快清醒過來。

  “誰要和你在一起?”

  靳仲廷感覺被當頭一棒:“你不是讓我在姚雪煙和你之間做選擇?我選擇你了。”

  “對哦,你選擇我了沒錯,可我沒選擇你誒。”宋妤笑了笑,“靳總,感情這種東西,講究雙向奔赴對吧,光你選擇我,沒什么用。”

  靳仲廷:“……”

  這女人,六年不見,小伎倆是越來越多了,故意考驗他是吧?好,那就慢慢磨,她早晚都是他的人。

  *

  宋長德得知女兒身上的冤屈終于洗刷之后,立刻打電話過來要宋妤回家一起吃飯。

  這些年,因為怕宋妤被懷疑身份,宋長德和宋寧遠都盡量和她保持距離,她在國外的時候,他們都很謹慎地不敢飛去看她。如今,她終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入宋家,和他們團圓。

  宋妤也很高興,一大早就給兩個孩子換上新衣服,去了外公家里。

  “外公!”

  “外公!”

  “誒,我的兩個小寶貝!”宋長德見到兩個孩子,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外公給你們買了好東西,快來看看,是什么。”

  “是什么啊?”

  “自己來看看。”

  宋長德領著兩個孩子去花園里。

  “哇,是小兔子!”

  花園的小籠子里,養了兩只雪白的小兔子。

  宋長德前兩年身體不太好,已經處于半隱退的狀態了,不去公司的時候就在家里種種花逗逗鳥養養小動物,這些小兔子,他已經養了一段時間了,就想著什么時候見到兩個小外孫,可以送給他們。

  “喜不喜歡小兔子?”

  “喜歡!”

  “那等下讓你們媽媽給帶回去,以后,這兩個小兔子就給你們養了。”宋長德說。

  “哇!謝謝外公!”

  “怎么謝的?”宋長德蹲下來,指了指自己的臉頰說,“來來來,快親親外公。”

  “好。”

  兩個小家伙摟住宋長德的脖子,一左一右在他的臉頰上落下一個吻。

  “誒唷,甜死我了。”

  宋長德被兩個小家伙的吻萌化了硬漢的心,他真想把這兩個小家伙留下來自己帶兩天。

  “舅舅呢?”甜甜問。

  “對啊,怎么沒看見舅舅?”

  “你舅舅本來今天休息一天陪你們,但是剛剛公司忽然有急事,他回去處理了,等下會回來陪你們吃中飯。”

  “好吧。”

  暫時見不到舅舅,兩個小家伙有點失望,尤其是甜甜,她真的太想她這個帥舅舅了。

  “你們先去看會兒動畫片,等下舅舅就回來了。”

  “好。”

  兩小的去沙發上看動畫片,宋妤陪著父親在外曬太陽聊天。

  忽然,甜甜跑出來。

  “媽媽!媽媽!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

  “靳叔叔知道我們來外公家了嗎?等下如果他來家里找我們,我們不在家,他會不會很難過啊?”

  “靳叔叔?”宋長德眉頭一皺,“哪個靳叔叔?”

  “就是靳仲廷叔叔啊。”甜甜說。

  宋長德眉頭頓時皺得更緊了,他看向宋妤:“小妤,我可警告你啊,不許再犯六年前的錯誤,靳仲廷這個人,爸爸不同意你和他繼續來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