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66章 衣衫不整
  沐沁漪說著要往外走。

  宋寧遠再次把她拉住,他往她手心里塞了一個錦盒,然后在她耳邊輕聲說:“生日快樂。”

  “謝謝。”

  “去吧,晚點再說。”

  宋寧遠得知她沒有男朋友,心頭的大石就卸了,剩下的話,晚點再說也沒有關系。

  “好。”

  沐沁漪回到包間。

  周科翊還在給她打電話,見她推門進來,連忙起身:“你去哪兒了?”

  “在外面碰到個朋友,聊了幾句。”沐沁漪說。

  “那我找了一圈怎么沒看到你呢?”

  沐沁漪還沒回答,身側的同門小師妹忽然看到了她手里的錦盒。

  “漪漪姐,這是你朋友送你的禮物嗎?”

  “是的。”

  “看起來好高級啊,是什么東西?”

  “打開看看吧。”

  大家都有了興致,沐沁漪也不好推拒,直接當著大家的面打開了錦盒。

  錦盒里是一條紅寶石項鏈,細細閃閃的天然鉆石搭配著絕美的紅寶石,燈光下讓人一眼驚艷。

  “這不是‘遠方紅日’嗎?”

  “什么遠方紅日?”

  “前段時間倫敦拍賣會上的壓軸,好多富商都想拍下它以彰顯自己的財力,但最后據說是被神秘人給拍走了,漪漪姐,這項鏈價值連城,是誰送給你的啊?”

  沐沁漪一愣,宋寧遠那么隨意地塞到她手心里,她還以為是個普通的生日禮物,沒想到這么貴重。

  “這個應該是高仿的吧。”沐沁漪不想太張揚。

  尤其,今天到場這么多人,雖然大部分是好友,但娛樂圈就是名利場,這一秒好友,也許下一秒就拿著你的隱私到處去售賣。

  “高仿的看起來也好漂亮啊。”

  “就是啊,這家高仿做的好貴氣啊,讓你朋友推薦一下這家店,我下次也要去看看。”

  “我也要我也要。”

  “好啊。”沐沁漪干笑。

  周科翊走過來,對沐沁漪說:“可以給我看看嗎?”

  “怎么?你也有興趣啊?要買來哄女孩子開心嗎?”沐沁漪把項鏈遞給他。

  周科翊看了一眼,沉默不語。

  那場拍賣會周科翊跟著他的老板一起去了,當時他就在現場,親眼目睹過“遠方紅日”的風采。

  沐沁漪的這份生日禮物根本不是什么高仿,它就是真的。

  一出手就是這么貴重的項鏈,想來,沐沁漪的朋友也不是什么普通朋友。

  也不知道沐沁漪是真不知道這項鏈貨真價實,還是故意裝不知道。

  周科翊的心里隱隱不舒服。

  他一直喜歡沐沁漪,沐沁漪剛入行的時候就和他合作過,那時他就覺得這姑娘性格開朗,和他很有話題,但后來很快聽說她談了戀愛,他就沒有進一步的行動。

  這些年,他看她分手痛苦,看她化悲傷為動力,專注事業,一路攀上影后的寶座,好幾次,他都想表白,但又覺得時機不成熟,可現在,他發現等著等著,或許他就要徹底錯過時機了。

  *

  生日聚會到后半夜一點多才散。

  聚會結束的時候,周科翊說送沐沁漪回去。

  沐沁漪來時就坐了他的車,也沒有多想,就點頭同意了。

  兩人一路去停車場,平時很怕被拍的周科翊,今天一路都和沐沁漪并肩。

  “今天怎么不怕被拍了?”沐沁漪看著周科翊,“萬一你的女友粉看到你和我走在一起,會不會脫粉攻擊你?”

  周科翊長得很帥,又是創作型的才子,在樂壇打拼多年,積累了很多的死忠粉,這些粉絲對他的占有欲很強,所以周科翊的經紀人反復強調,讓他千萬不要和女生單獨同框,他很聽經紀人的話,今天算是破戒了。

  “無所謂,我有話對你說。”

  “怎么了?”

  “漪漪,你有男朋友了嗎?”

  “沒有。”

  沒有?

  周科翊眼里閃過一絲竊喜,沒有的話,就說明他還有希望。

  “漪漪,那你覺得我怎么樣?”

  “什么意思?”

  “做你男朋友怎么樣?”

  “周科翊你喝高了吧?是不是瘋了?”

  沐沁漪一直把周科翊當成是好朋友,兩個人相互調侃打趣從來不嘴軟,雖然周圍的人也會經常起哄讓他們在一起什么的,但是她真的從來沒有對周科翊有過朋友以外的任何想法。

  “我沒喝酒,你說不喝我就也沒喝。”周科翊說,“我也沒瘋,我一直都喜歡你,是你不知道而已。”

  沐沁漪一時難以消化。

  “周科翊,我對你一直沒有超越友誼的想法,如果是我有什么讓你誤會了的話,實在抱歉。”

  這話就是明確地拒絕了。

  周科翊有點不能接受,他一想到如果今天自己不努力爭取一下,也許轉頭沐沁漪就要被別人追走了,他的心里就痛如刀絞。

  “漪漪。”周科翊一把握住了沐沁漪的手腕,“我們認識這么多年,也算知根知底,我希望你能考慮一下我,給我一個機會,或許我們能實現從朋友到戀人地完美轉變呢,我求你了,給我一個機會吧?嗯?”

  “抱歉,周科翊,你別這樣了,愛情怎么可能是試出來的呢。”沐沁漪甩開了他的手,“你清醒一點,我希望話說開了就好,你不要再強求。”

  “漪漪……”

  “不瞞你說,這么多年,我的心里就一直沒有放下過宋寧遠。”沐沁漪見周科翊還要糾纏,直截了當地說。

  之前她不敢承認自己的心,是因為她以為宋寧遠有女朋友,她怕自己的感情會對他造成什么困擾,但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他沒有女朋友,那她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了。

  “你果然還是喜歡他。”周科翊頓時泄氣,他記得當初沐沁漪失戀之后有多痛苦,也知道她和宋寧遠分手并非不愛,而是他們兩個家庭之間出了一些事情,讓他們不得不分,越是愛而不得,越是難以釋懷。

  “是的,所以,你別再強求了,今天的話,我就當做自己從來沒有聽過。”

  “項鏈是他送給你的嗎?”

  “對。”

  “果然。”

  周科翊笑了笑,分手那么多年的兩個人還是放不下彼此,那就說明,他真的已經徹底沒有機會了。

  “那我可以抱一下你嗎?”周科翊問。

  “你真的瘋了吧,萬一被人拍到,對你影響更大。”沐沁漪說,畢竟,周科翊的公司對他非常嚴苛。

  “我就想抱一下你,我不想留遺憾。”他語氣有點可憐。

  沐沁漪左右看了眼,后半夜的停車場,格外安靜,應該不會有狗仔偷拍。

  “好吧。”

  沐沁漪張開雙臂,給了周科翊一個擁抱,可他們才剛抱在一起,就聽到“嘀”的一聲車鳴。

  兩人嚇了一跳,趕緊分開。

  就在這時,不遠處一輛庫里南亮起車燈。

  沐沁漪認出是宋寧遠的車,她忽然意識到,原來宋寧遠還在等她,并且看到了他們擁抱的場景。

  “周科翊,你回去吧。”沐沁漪對周科翊說。

  周科翊知道剛才的聲音是宋寧遠發出來的,他點點頭,直接轉身上車離開。

  沐沁漪走到庫里南的車邊。

  宋寧遠坐在駕駛座上,她敲了敲車窗玻璃,宋寧遠降下了車窗。

  “宋總,我記得你喝了酒,喝酒是不可以酒駕的。”沐沁漪說。

  “我只是坐在車上,我并沒有開車。”

  “那你打算怎么回去?”

  “你送我。”

  沐沁漪笑了笑:“行,那你下來。”

  宋寧遠下車,坐到了副駕駛座的位置,沐沁漪開車,帶他駛出車庫。

  “宋總,報一下地址。”

  “先把你送回去。”宋寧遠說。

  “那你呢?”

  “我再說。”

  “再說是什么意思?”

  宋寧遠不說話了。

  他不報地址,沐沁漪也送不了他,只能往自己住的公寓開。

  沐沁漪在香江那邊有一套自己的公寓,因為離公司近,所以她最近都住在那里。

  她把車開到家門口,轉頭去看宋寧遠。

  “宋總,你怎么辦?給你叫個代駕?”

  他沒回,只是問:“剛才那個男的,為什么抱你?”

  “朋友之間的告別擁抱,沒什么深意。”

  “告別需要擁抱?”

  “你別誤會,我們沒有你想象中的關系,這只是一種體面地分別。”

  “和他這么體面,那我呢?”

  沐沁漪一愣,有預感他似乎是要翻舊賬。

  “宋寧遠……”

  “六年前為什么睡了我就跑?”

  沐沁漪臉一紅,那晚瘋狂的記憶再次席卷她。

  “那晚……我醉了。”

  “醉了?”他顯然不滿意這個回答。

  沐沁漪知道騙不了他,那一晚,她只是想讓自己變成他的人,想給他們這段感情畫一個圓滿的句號,她不想留什么遺憾。

  “你現在才來和我秋后算賬,是不是太晚了?”

  “不晚。”宋寧遠靠過去,將沐沁漪的下巴掰過來,讓她看著自己,“這六年來,每一次見到你,我都想和你算賬,但是,我不能,也沒資格,但現在,一切都已經水落石出,宋妤和靳仲廷都已經結婚了,我和你,更不應該被當年的事情牽絆,對不對?”

  沐沁漪點點頭,“對”字還沒有說出口,就被他吻住了唇。

  他喝了酒,應該是葡萄酒,唇齒間都還是酒香,沐沁漪微一啟唇,就被他長驅直入,瞬間攻占了城池。

  車廂里的氣氛隨之升溫。

  沐沁漪感覺氣氛不對勁兒,立刻捧著宋寧遠的雙頰說:“去屋里。”

  “留我?”他笑。

  “你不想留的話,現在就走。”

  他抵著她的額頭,輕咬她倔強的嘴:“就不能對我服軟?”

  沐沁漪笑了一下,摟住他的脖子,在他耳邊柔聲說:“我留你,我做夢都想你陪在我身板。”

  宋寧遠頓時理智爆炸。

  *

  沐沁漪都不記得兩人是怎么進屋的,等她反應過來時,她已經被宋寧遠按在客廳的沙發上親吻了。

  兩人都禁欲太久,這一次就像是在荒草原上丟了個火把,火勢瞬間就變得不可控制。

  客廳里沒開燈,兩人一邊吻著彼此一邊伸手在探索著對方的輪廓,吻到動情處,也不知道是誰抬腳,“嘭”的一聲踢翻了茶幾上的花瓶。

  兩人愣了愣,但沒有停。

  就在這時,客廳的燈突然“嘩”的亮了起來。

  家里有人?

  沐沁漪立刻推開了宋寧遠。

  兩人從沙發上坐起來,雖然還不至于到某種不堪入目的畫面,但兩個人多少有點衣衫不整。

  “媽?”沐沁漪看到母親靳巧心站在樓道口,“你怎么來了?你什么時候來的?”

  “我……我晚上和你打完電話就過來了。”

  “那你怎么不和我說一聲呢。”

  靳巧心無語,心想誰知道你會把男人帶回家來啊,要是知道,她才不會過來打擾呢。

  沐沁漪和宋寧遠趕緊把衣服整理好,站起來。

  “阿姨,你好,又見面了。”宋寧遠打招呼。

  “你好。”

  “抱歉,今天我喝了點酒,有點失格,讓你受驚了。”宋寧遠道歉,并且把所有一切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

  靳巧心看了沐沁漪一眼,“你們現在,算是復合了?”

  “是。”

  沐沁漪還沒有說話,宋寧遠已經搶在前頭回答了。

  靳巧心聽到了宋寧遠肯定的回答,才算放心。

  “行,那你改天來家里吃個飯,今天先回去吧。”靳巧心對宋寧遠說。

  “好的阿姨,改天我再正式來拜訪你。”

  宋寧遠說完,看了沐沁漪一眼。

  沐沁漪用口型和他說:“叫代駕,別自己開車。”

  宋寧遠點了點頭。

  靳巧心把兩人的互動看在眼里,等宋寧遠離開后,她立刻把沐沁漪拉過來:“怎么回事?你不是說宋寧遠有女朋友嗎?”

  “那不是他女朋友,是我誤會了,現在誤會解釋清楚了,所以,我們就又在一起了。”

  “太好了!”靳巧心開心,“這真是太好了!”

  沐沁漪笑了一下,她也很開心,終于,算是破鏡重圓了。

  “媽,你怎么突然過來了?”

  “今天,不,應該是昨天了,昨天不是你的生日嗎,我怕你一個人又要加班又孤獨,所以過來陪陪你。”靳巧心拉著沐沁漪,問她,“累不累,累的話,趕緊去洗洗睡覺。”

  “不累。”沐沁漪身體上的興奮勁兒還沒過去,一點都不想睡覺。

  “不累的話,媽還有點事情和你說。”

  “什么?”

  “關于你爸和那個狐貍精的,你絕對想不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