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65章 跪榴蓮
  周科翊還在群里問她生日到底想怎么過。

  沐沁漪撈起手機,回到:“別折騰了,我要加班。”

  周科翊發來一長串心碎的表情。

  沐沁漪沒有再回。

  她去天禾的路上,先讓跑腿小哥幫忙送了咖啡、奶茶、水果和小點心去公司,畢竟是因為她的錯誤,導致了大家加班。

  等她到了公司,這些飲料點心剛好也到了。

  louis看到她帶了這么多東西過來,直接對她比了個殺頭的動作。

  沐沁漪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見宋寧遠從會議室方向走了過來。

  “宋總。”沐沁漪打招呼。

  宋寧遠瞥了眼桌上的奶茶水果和點心:“你是來夜宵的?”

  “不是,只是想著這次都是因為我的疏忽才造成大家加班,所以……”

  宋寧遠不說話,冷冷地看著她。

  “抱歉,宋總。”

  “說抱歉是這個世界上最沒有效率的事情。”

  沐沁漪有點無地自容的感覺,但也明白,是她錯了,她沒法辯解。

  “好了好了,沐經理也是一番好意。”louis在一旁招呼同事,“大家謝謝沐經理,等下忙完了一起填填肚子正好。”

  “謝謝沐經理。”

  “不客氣不客氣,都是我疏忽讓大家受累了,我來和大家一起加班。”沐沁漪說完,不看宋寧遠,拿著電腦跑到辦公區,擇了個空位坐下開始和所有人一起加班。

  宋寧遠轉身去辦公室。

  louis跟上老板。

  “宋總,其實也不是什么大問題,我后來又檢查過了,沐經理郵件里的表格格式被破壞過,估計,她也是受害者。”

  “從她郵箱出來,她就得負責。”宋寧遠一臉嚴肅:“有問題就是有問題,沒所謂大問題還是小問題。”

  louis怯怯地看了宋寧遠一眼,前幾天還在為某人奮不顧身,今天就直接公事公辦了,老板真不愧是老板,也不知道是不是這里訓完人,轉頭就要回家去跪榴蓮。

  宋寧遠回到辦公室,原本想安靜下來處理郵件,但視線就是忍不住往外瞟,沐沁漪坐在電腦前,盯著電腦屏幕一瞬不瞬的,偶爾有人過去和她說話,她都像個做錯事的小學生,笑得一臉歉然。

  他莫名有點于心不忍。

  剛才不該用這樣重的語氣和她說話。

  宋寧遠完全沒有心思處理工作了,他拿起手機,想和她道個歉,轉念,又覺得沒必要,就在他思想掙扎之際,沐沁漪忽然站了起來。

  好像是她的手機響了,她去接電話。

  宋寧遠連忙站起來,跟出去。

  沐沁漪手機里的電話是母親靳巧心打來的,怕打擾別人工作,她特意走到了樓道口去接。

  “媽。怎么了?”

  “寶貝,今天生日怎么過啊?”靳巧心問。

  “沒過生日,我在加班呢。”沐沁漪說。

  “今天還加班?”

  “出了點事。”沐沁漪把徐晶瑩潑她咖啡在電腦上搗鬼的事情告訴了母親。

  “這個小賤蹄子,背后搞這些小動作,你看看她安得什么心,就你爸蠢,把她請進公司,她會希望公司好嗎?她就希望公司是她自己的才好。”

  “好了,媽,先不說這些了,你早點休息,我還有一點工作,處理完就可以回去了。”

  “好,我的寶貝辛苦了,祝你生日快樂。”

  “嗯,謝謝媽。”

  沐沁漪掛了電話,一轉身,看到宋寧遠正站在走廊里。

  “宋總。”沐沁漪沖他點了下頭,但并不看他,她正準備和他擦肩而過,他一側身,將她擋在了身前。

  “生日快樂。”宋寧遠今天忙暈了,忘了這件事情,現在聽她打電話,才想起來。

  “謝謝宋總。”

  “這邊結束一起慶祝生日。”

  “不了,累得慌,我只想回家睡覺。”沐沁漪拒絕之后,抬頭看他一眼,“可以讓開了嗎?”

  “剛才是我不對。”

  “什么?”

  “不該兇你。”宋寧遠認錯。

  她畢業就進娛樂圈了,從沒有在公司上過班,他指定要她負責這個項目的時候,其實就想到了會有今天的麻煩。

  沐沁漪倒不覺得他責怪她有什么問題,畢竟,她的確有疏忽之責。

  “沒事,我本來就不對。宋總,說完了嗎?說完了我去忙了。”

  宋寧遠往邊上讓了一步。

  沐沁漪快步折回辦公區。

  宋寧遠看著她的背影,掏出手機給助理打電話:“訂個蛋糕訂束花,再準備一個禮物,就前幾天拍下的項鏈。”

  *

  沐沁漪和天禾項目組的員工處理完報表已經十點多了,大家齊齊伸了個懶腰,發出一聲歡呼:“終于搞完了。”

  “來來來,忙完了吃點東西。”沐沁漪開始挨個給大家分發奶茶水果糕點和小食。

  “謝謝沐經理。”

  “謝謝。”

  “……”

  “誒,今天宋總怎么還沒走啊?”有人忽然發現宋寧遠的辦公室還亮著燈。

  宋寧遠一般都在宋氏總部辦公,很少來這邊,每次過來也不會留很久,今天怎么都半夜了還沒有走?

  “估計是要監督我們搞完吧。”

  “應該是的。”

  “要不要去給宋總也送點吃的?”有人問著,看了沐沁漪一眼。

  “我可不敢。”沐沁漪說。

  “我也不敢,宋總今天看起來心情不怎么樣。”

  “算了算了,我們還是趕緊吃完下班得了。”

  一行人吃完東西走出公司,已經將近十一點鐘。

  沐沁漪剛準備去地下車庫開車,就聽到“嘀”的一聲車鳴,一輛黑色的路虎停在她車子的對面。

  她一時沒認出來這是誰的車,便站著沒動。

  路虎又發出了“嘀”的一聲,緊接著,沐沁漪的手機震了一下,她打開手機,看到周科翊剛給她發了信息。

  “是我,上車。”

  原來是周科翊,難怪這么謹慎。

  她走到路虎邊上,周科翊降下了車窗:“surprise!生日快樂大美女!”

  “你不會是特地來接我的吧?”

  “當然了,除了你還有誰能讓我費這功夫。”周科翊指了指車廂里的鮮花,“快上車吧,別在這里站著了,萬一被拍,就不好了。”

  “我自己開了車。”

  “先上我的車,你的車晚點我讓代駕開回去。快點,大家都在等你了。”

  沐沁漪也不想拂了朋友們的好意,直接拉門上了車。

  她沒看到,地下車庫的另一邊,宋寧遠正坐在一輛庫里南中,遠遠看著她和周科翊離去。

  宋寧遠車里,也是鮮花和蛋糕。

  *

  沐沁漪跟著周科翊來到一家高檔酒吧。

  這家酒吧是會員制的,私密性比較好,很多明星都會在這里聚會。

  朋友們都在包間里等著了,今天到場的朋友,大多都是沐沁漪的圈內好友,在這些人中,沐沁漪咖位最大,但是她從來不會因為自己拿了影后就擺譜耍大牌,相反,她經常會把自己的一些資源介紹給適合的朋友,所以她在圈內的人緣非常好。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沐沁漪一進門,朋友們就點起蛋糕上的蠟燭,給她唱起了生日歌。

  “謝謝!謝謝大家!”

  “來來來!寶貝,快來許愿吹蠟燭!”

  沐沁漪被拉到蛋糕前,她雙手合十,許了“健康平安快樂”的愿望,就吹滅了蠟燭。

  “謝謝大家,這么晚了還給我過生日。”沐沁漪切了蛋糕,給大家分。

  “是啊,你也知道晚了吧!再晚一個小時,你的生日都過了。”周科翊說,“沐沁漪,你怎么回事啊?不會真的打算退圈去從商了吧?”

  “暫時負責個項目,后面應該還會接戲。”沐沁漪沒說自己去公司其實是為了壓制父親的小三,這種家丑,她簡直難以啟齒。

  “那就好,要是你真的退圈,那就浪費你的演技了。”

  幾人聊著天,說著沐沁漪不接戲這段時間圈子里的趣聞,沐沁漪跟著聽了一會兒,忽然周科翊就擠到了她身邊。

  “喝一杯吧。”

  “不喝了。”沐沁漪擺擺手,“我剛忙完,頭還很痛,再喝明天不用上班了。”

  “好吧。”周科翊也沒有勉強。

  “老周,你湊這么近,是不是有什么話要對沁漪說啊。”有人忽然朝周科翊喊話。

  周科翊的眼底閃過一次害羞:“閉嘴,別瞎說。”

  沐沁漪知道這些人又要起哄她和周科翊的緋聞,趕緊起身,戰術性上洗手間:“你們先聊著,我去上個洗手間。”

  “好。”

  沐沁漪走出了包廂。

  剛想喘口氣,忽然看到走廊盡頭,宋寧遠跌跌撞撞地走了過來。

  他面色潮紅,明顯是喝了不少酒。

  “宋總?”沐沁漪趕緊過去,“這么巧?這里都能遇到?”

  宋寧遠沒說話,才不是巧,他就是跟著那輛路虎來的。

  “宋總!”louis從包間里探出頭來,原本是想把那喝高了的醉鬼抓回的,一看沐沁漪在這里,頓時了然,難怪宋寧遠大半夜還要打電話約他來喝酒,原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louis,你也在,你們下班了來喝酒?這么好興致?”

  “對,宋總興致好,我來作陪的。”louis笑了笑,“你們先聊,我繼續喝。”

  louis說完,退回了包廂里。

  “你要不要緊?醉了就趕緊回去休息吧。”沐沁漪對宋寧遠說。

  宋寧遠沒答話,只是醉眼迷離地盯著她,忽然,他一揚手,就把她拉進了隔壁無人的包廂里。

  包廂黑暗,沒有開燈。

  宋寧遠“嘭”的一聲合上門,就將沐沁漪抵在了門上。

  “宋總,你干什么?”

  黑暗中,只有兩人的眼眸明亮,閃爍如星。

  “剛才那個男人是誰?”宋寧遠的聲音沙啞。

  “哪個男人?”沐沁漪用力推她,腦海里一片混亂和空白,“你先放開我,好好說話。”

  “黑色路虎,把你帶來這里的男人,是誰?”

  “關你什么事兒?”沐沁漪瞪著宋寧遠,“你以為你是誰?我和你只是合作關系,你沒有權利干涉我的私生活,快放開。”

  宋寧遠抵著她,就是不愿放。

  “是你男朋友嗎?”

  “我不需要和你匯報!”沐沁漪氣急,“你管好你的女朋友就行了,不必來管我!”

  “我女朋友?”宋寧遠一愣。

  “宋總醉得這么離譜嗎?連自己有女朋友這件事情都忘了?”

  “我真的不記得了,麻煩你幫我回憶一下,我什么時候有過女朋友?”宋寧遠和沐沁漪分手后,這些年都沒有交往過任何人,一來是因為太忙,二來也的確是因為放不下她。

  “姜憶詩姜小姐,你的女朋友!”沐沁漪于黑暗中直視他的眼睛,“如果姜小姐知道你在這里對我動手動腳,你覺得她會是什么心情?男人一旦談戀愛或者結婚,就應該忠于自己的另一半,而不是像你現在這樣,借著喝醉酒就去撩別的女人。”

  “說完了?”

  “說完了!”

  “誰告訴你姜憶詩是我女朋友?”

  “姜憶詩自己說的,就是我們在醫院遇到的那天。”

  “她說了你就信?”宋寧遠忽然意識到,沐沁漪之前為什么幾次三番地想要和他劃清界限,原來問題出在這里。

  “我不該信?她不可信?”

  “想知道我有沒有女朋友,為什么不直接來問我?”

  沐沁漪一怔,宋寧遠這話什么意思,難道姜憶詩對她說謊了。

  “宋總,那你有沒有女朋友?”她昂起頭,看著他問。

  “沒有。”

  “真的沒有?”

  “嗯。”他看著她,耐心地解釋,“姜憶詩是我父親給我介紹的相親對象,我們只在長輩同桌的時候一起吃過飯,她對可能對我和她的關系有什么誤解,但我和她真的從來沒有交往過。”

  沐沁漪莫名一陣竊喜閃過。

  原來宋寧遠是單身。

  “我解釋得夠清楚了嗎?”宋寧遠問。

  沐沁漪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聽到走廊外傳來了周科翊和一個朋友的說話聲。

  “沐沁漪去哪兒了?上個洗手間上得不見人影了。”

  “不會出什么事情吧?”

  “打個電話試試。”

  沐沁漪屏住了呼吸,趕緊從兜里掏出手機,按了靜音。

  “走吧,去那邊再找找。”

  周科翊他們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沐沁漪微松了一口氣。

  宋寧遠看著她:“真是男朋友?”

  “什么?”

  “剛才外面的男人。”

  “不是,我也沒有男朋友。”沐沁漪趕緊否認,“但我得先出去了,我朋友們都在等我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