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64章 保持距離
  沐沁漪伸手給他解開扣子。

  她明明很緊張,卻故作淡然,一口氣將所有扣子都解開后,還附贈了脫衣服務,她告訴自己,越坦然,越能證明她放下了。

  可當襯衫脫下,宋寧遠線條分明的肌肉展現自己的眼前,沐沁漪還是不爭氣地紅了臉,她眼神四處閃爍,往哪里看都覺得不妥。

  “你去洗吧。”她對宋寧遠說,“注意傷口別碰水。”

  宋寧遠看著她:“褲子還沒有脫。”

  沐沁漪蹙眉,這人明顯已經游走在得寸進尺的邊緣了。

  “大哥,你只是一個手受傷了而已,又不是失去了雙手,襯衫是比較難脫,但褲子你一個手脫不下來嗎?”她翻了個白眼。

  “脫不下來。”他理直氣壯。

  “你別太過分,我……”

  沐沁漪話還沒說完,直接被宋寧遠抓住了手,他用力一扯,就將她的手按在了他的褲腰上。

  “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快點,我剛才疼出一身的汗,黏在身上難受。”

  他一個“疼”字,又精準地打擊到了她的心。

  是啊,他剛才手上劃開那么長一道口子,流了那么多血,一聲都沒吭,還一直安慰她沒事,可他說了沒事不代表不疼,他只是比一般人能忍而已。

  算了。

  也不差一條褲子了。

  沐沁漪心一橫,直接伸手解開了他的皮帶和西褲上的扣子。

  “好了。”沐沁漪頭往邊上一轉,目不斜視道:“我覺得我該幫的忙都已經幫完了,我先回去了。”

  “等下。”

  “還要干什么?”

  “你就在這里別走。”

  “不是,我的房間在對面,我留在這里干什么?”

  “洗完澡你還要幫忙。”

  “幫什么忙?”

  “擦背。”

  “宋總,你會不會有點過分了。”

  “我的手受傷了,擦不到背。”他看著她,“你是打算讓我的后背自然風干,還是直接濕著穿衣服?”

  “……”

  “不管是自然風干還是濕著穿衣服,都會感冒,醫生說,讓我注意別受涼,否則的話,我的手臂會發炎。”

  真的,都是他的道理。

  沐沁漪甩甩手:“去吧,您大爺去洗吧,我在這里等著您,行了嘛?”

  宋寧遠笑了一下,走進浴室。

  沐沁漪在外等了十來分鐘左右,就聽到宋寧遠在里面喊她。

  “沐沁漪。”

  “怎么了?”

  “沒怎么,確認一下你還在不在。”

  沐沁漪:“……”

  宋大總裁這么沒有安全感嗎?

  又過了幾分鐘,宋寧遠裸著上半身從浴室出來,手里拿著一塊浴巾,他看到沐沁漪,徑直就把浴巾扔給了她。

  沐沁漪險險抓住了浴巾,走到宋寧遠身后。宋寧遠的背肌練得很結實,沐沁漪看著一顆顆晶瑩的小水珠沿著他肌肉的線條慢慢滑下,不由地口干舌燥。

  她趕緊挪開了目光,拿著浴巾胡亂給他擦干。

  “好了,快穿衣服吧。”

  “謝謝。”

  “那我先走可以回去了吧?”

  “隨便。”宋寧遠說。

  太好了,終于可以走了!

  沐沁漪趁著他放人,趕緊跑回自己的房間。

  *

  沐沁漪回到房間沒有半小時,手機再一次響起來。

  又是宋寧遠。

  “又怎么了?”沐沁漪接起電話,有種難以掩飾的不耐煩。

  “你好像很不耐煩。”宋寧遠說,“就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

  沐沁漪感覺自己的七寸已經被他拿捏住了,她沉了一口氣,換上歡欣雀躍的語氣:“宋總,我怎么會不耐煩呢!我非常樂意給你幫忙,請問你有什么需要嗎?”

  “餓了。”他說。

  “餓了的話,這邊推薦你外賣哦,或者,酒店的送餐服務也可以安排一下。”她完全是某寶客服的語氣。

  “酒店已經送上來了,但是我一個手吃不了。”

  所以……

  該不會要她去喂飯吧!

  “你來喂我。”

  沐沁漪一個激靈,還真叫她猜對了。

  “宋總,你真的不覺得自己過分嗎?”

  “過分嗎?”他竟然還淡淡地反問了。

  沐沁漪腦海里忽然閃過一句話,人不要臉,則無敵。

  “宋總……”

  “醫生說我要均衡飲食,多補充營養,才能更快地恢復,沐經理總不希望因為我的傷而耽誤天禾這個項目的推進吧?”

  現在又開始拿項目威脅她了!

  她忍,她忍,她忍忍忍!

  “好的,宋總,我這就過來。”

  沐沁漪原地深呼吸,平復好心情,才去隔壁敲門。

  宋寧遠很快應門,就好像是站在門口等著她一樣的。

  “宋總。”

  “進來吧。”

  屋內一股飯菜的香氣,沐沁漪不爭氣地也餓了。

  今天從醫院回來之后,她只吃過一盤沙拉,根本不頂飽。

  “好香啊。”她沒骨氣地說。

  “坐吧。”宋寧遠指了指他對面的位置,那位置上也擺著一副碗筷,“給你也點了。”

  沐沁漪掃了一眼桌上的菜,都是她喜歡吃的,是巧合嗎?應該不是巧合,巧合的話,怎么可能每道菜都那么巧。

  她的心里忽然泛起漣漪,有種難以言說的感動。

  這么多年過去了,他竟然還記得她喜歡吃什么菜。

  “謝謝。”

  宋寧遠沒說話,坐下吃飯。

  沐沁漪雖然正在減肥,但實在架不住這么多美食的誘惑。

  “那我就不客氣了。”

  兩人沉默地吃了一會兒菜,沐沁漪忽然意識到他把自己叫來是干什么的。可宋寧遠一個手吃飯完全沒有問題,他根本不需要她喂。

  “你不是一個手不能吃飯嗎?”

  “你來了就行了。”

  沐沁漪悶頭吃菜,這話怎么聽都有一種她很特別的溫情的味道,和之前讓她幫這忙幫那忙的語氣完全不一樣。

  如果是正常情侶說這話沒關系,可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宋總,我覺得我們也分手這么久了,應該適當保持距離,這對對方都好。”

  宋寧遠目光一冷。

  “保持距離對你我的名聲都好。我畢竟是混娛樂圈的,如果有什么丑聞傳出來,鐵定鬧得沸沸揚揚,這樣的話,你和天禾這個項目都會被我影響,我不想影響你們。”

  “你可真是善解人意。”宋寧遠冷哼了聲,握著筷子的手微微克制,“行,那就聽你的,保持距離。”

  *

  一直到出差結束,宋寧遠都沒有再找過沐沁漪。

  沐沁漪樂得清靜,但也有一點隱隱地失落。

  回到錦城后,兩人除了工作上地往來,沒有私下再見面。

  天禾的項目穩步推進,沐沁漪也逐漸得心應手,在楊一圍的幫助下,她已經可以獨立完成項目報表了。

  沐梟原本以為沐沁漪是來玩票的,沒想到她這么認真努力,不由對她刮目相看,好幾次早會上,都毫不避諱地夸獎沐沁漪有他當年的風范。

  自戀的男人就是這樣,夸人都要帶上自己。

  沐沁漪聽了這樣的夸獎內心毫無波瀾,但徐晶瑩卻暗自著急起來,她真怕沐沁漪在公司學到什么本事,站穩腳跟后,真的就退圈來繼承公司了。

  徐晶瑩和沐梟鬧過幾回,每回沐梟都安慰她:“別擔心,以后公司絕對是光兒的。”

  男人的嘴,騙人地鬼。

  更何況是出軌的男人呢。

  徐晶瑩知道沐梟未必能兌現承諾,所以,她不能坐以待斃。

  周三早上,早會剛結束,徐晶瑩就端了一杯咖啡走進沐沁漪的辦公室。

  “沐經理,最近你跟天禾的項目,辛苦了,來,喝杯咖啡吧。”

  沐沁漪看了徐晶瑩一眼,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給我泡咖啡?下毒了?”

  徐晶瑩愣了一下,沒想到沐沁漪說話這么直。

  “沐經理,你說什么呢,怎么可能呢,我是真的體恤你辛苦。”

  “那你可真是貼心啊,難怪這么招老男人喜歡。”

  “沐經理……”

  “啊,抱歉,你看我這個人,就是心直口快。”

  徐晶瑩的臉色有點難看。

  “放著吧。”沐沁漪說,“我等下會喝的。”

  “好。”

  徐晶瑩把咖啡放到沐沁漪的手邊,忽然,腳下一絆,“哎喲”一聲,就連人帶咖啡地撲了過來。

  “嘩”的一下,整杯咖啡都倒在沐沁漪的裙子上。

  “你干什么!”沐沁漪慌忙起身,抖落了裙擺上的咖啡,咖啡還是燙的,幸虧她抖落得及時,才沒有滲進去。

  好家伙,她就說,這人無事獻殷勤能安什么好心,原來是在這里等著呢。

  “啊,抱歉抱歉,實在對不起啊沐經理。”

  “走開。”沐沁漪不耐煩地將人推開,起身去了洗手間。

  幸好,她車里有一套備用的行頭,否則的話,她還得回家去換。

  沐沁漪換好裙子上樓,徐晶瑩還在她辦公室里等著,她已經把沐沁漪辦公室地上的咖啡都處理干凈了。

  “實在抱歉啊,沐經理,你沒事吧。”

  “沒事,你出去吧。”沐沁漪懶得和她計較。

  當然,計較也計較不出什么東西,若沐沁漪真的罵她,估計她就得哭哭啼啼去找沐梟訴苦了。

  “要不我再給你泡一杯咖啡怎么樣?”

  “不用了,我沒這個福氣讓你伺候。”沐沁漪不耐煩地揮揮手,示意她出去。

  徐晶瑩撇了撇嘴,出去了。

  沐沁漪打開電腦,繼續她未完成的工作。

  *

  沐沁漪在辦公室忙了一天,臨下班,手機里“叮叮咚咚”地響個不停。

  她打開看了眼,周科翊拉了個群,把他們平時玩得好的朋友都拉進了群,并在群里艾特她,問她生日怎么過,沐沁漪才猛然想起來,今天是她的生日。

  “我都忘了。”沐沁漪回。

  “你忘了,但老周記得。”有人艾特周科翊,“老周你真是有心了。”

  群里一排起哄的表情包。

  周科翊跳出來:“你們別瞎起哄啊,我可不敢和影后傳緋聞,我一糊咖不配。”

  “你還糊咖呢,沒看到網上的女粉絲都稱你為頂流啊。”

  “頂流和影后,想想都帶感。”

  “……”

  沐沁漪在群里發了個無語的表情包:“你們這是給我過生日的態度嗎?”

  周科翊:“所以你想怎么過?你說出來,我們立刻給你安排。”

  沐沁漪還沒來得及回復,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請進。”

  楊一圍從門外進來:“漪漪,出事了。”

  “怎么了?”

  “天禾那邊打電話過來,說你今天發過去的郵件,數據有誤,現在因為這些錯誤的數據,那邊都亂套了。”

  “怎么可能?”

  沐沁漪下意識地去看徐晶瑩。

  隔著辦公室的落地玻璃,她看到徐晶瑩正在自己的工位上打電話,也不知道對方說了什么,她笑得花枝亂顫的,然后,隔空朝沐沁漪這個方向看來,一臉得意洋洋的表情。

  沐沁漪立馬檢查自己的電腦。

  上午,徐晶瑩無緣無故來潑她一身咖啡后,沐沁漪就覺得不對勁,她懷疑徐晶瑩動了她的電腦,所以她重新檢查了一遍表格里的所有數據。她發現,徐晶瑩果然是改了表格里兩處數據,所以,她又不動聲色地改回來了。

  怎么還是錯的?

  “我看看。”楊一圍也湊過來看了一眼。

  “數據沒有錯,但下面的格式被人改了。”沐沁漪蹙眉。

  她還以為自己已經足夠謹慎了,可沒想到,表格里明顯的兩處錯誤是徐晶瑩的障眼法,其實真正的陷阱,是格式。

  這個女人,心機也太深沉了,而且,她比沐沁漪想象得聰明多了,并不是胸大無腦的花瓶,也難怪,父親沐梟會被這個女人吃得死死的。

  這次,是她輕敵,掉以輕心,落入了徐晶瑩的陷阱。

  “楊叔,對不起,是我弄錯了。”沐沁漪道歉。

  “現在不是自己公司的問題,是天禾那邊,他們根據我們的數據做了衍生,結果數據是錯的,也沒人好好審核,就送到了宋總手里,宋總氣得發了大火,直接退了回來。項目組的員工今天一天的工作全都白費了不說,還挨了一頓批評,那邊怨聲載道。louis那么好脾氣的人,打電話來都生氣了。”

  “那現在怎么解決?”

  “宋總發話了,讓我們這邊重新更改數據,然后讓那邊項目組加班重做。”

  沐沁漪更加內疚。

  “晚上我過去一趟,道個歉,然后和他們一起加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