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60章 大boss
  沐沁漪抬頭,看到了宋寧遠。

  宋寧遠今天在這里有個飯局,剛才飯局結束,穿過走廊時,忽然聽到有個女人在叫喊,而那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是沐沁漪。

  于是,他折回幾步,踹門而入。

  “誰啊你,多管閑事是吧?”姓陳的瞪著宋寧遠。

  宋寧遠歪了下頭,門外沖進兩個穿黑色制服的保鏢,直接一左一右將這位陳經理制服。

  “誒誒誒,你們干什么?知道我是誰嗎?”陳經理一邊掙扎一邊指著宋寧遠,“你有本事報上名來,老子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宋寧遠壓根不看這人一眼,他的目光落在沐沁漪身上,問她:“需要報警嗎?”

  沐沁漪搖頭,她不想把事情鬧大,而且,她還沒有受到實質傷害,就算警察來了,只要姓陳的抵死不認,也是有口說不清,何必浪費這個時間。

  “行,那走吧。”宋寧遠伸手將她拉到身側,讓她走在前頭。

  姓陳的被桎梏在原地,沖著沐沁漪大喊:“你敢走,天禾的項目不要了是吧?”

  沐沁漪頭也不回,她想要天禾的項目,但還不至于為此獻身。

  兩人一路走出酒店。

  “今天謝謝你。”沐沁漪對宋寧遠道謝。

  宋寧遠沒回,只是問她:“去哪兒?”

  沐沁漪以為他要送她,便說:“我自己開車了。”

  宋寧遠看她一眼:“我沒開車,又喝了點酒,你送我。”

  沐沁漪一愣,明顯有點排斥。

  “怎么?剛救了你,送我一下都不行?”他眼里閃過一絲玩味兒,“你就這么謝人?”

  “行,我也沒說不行啊。”沐沁漪指了指露天停車場,“宋總稍等,我去把車開過來。”

  沐沁漪說著就往露天停車場的方向走,宋寧遠并沒有原地等著,而是亦步亦趨地跟上來了。

  她忍不住笑了下:“怎么?宋總還怕我跑了不成?”

  “跑了也很正常,你又不是沒跑過。”他一副“你有前科,我不相信你”的表情。

  沐沁漪心頭一動,忽然想到那個彌亂瘋狂的夜,臉不受控的紅了起來。

  “想起來了?”宋寧遠問她。

  “我不知道宋總在說什么。”

  她假裝忘了,快步走到車邊。

  沐沁漪的車是輛紅色的法拉利,她先拉門上車,宋寧遠緊隨其后坐上來,也許是他身高腿長,一下顯得車廂有點逼仄。

  “你去哪兒?”沐沁漪問。

  宋寧遠似乎不急著走,靠在副駕駛座上與她閑聊:“改行了?”

  “什么?”

  “不拍戲了準備去公司上班了?”

  “沒有,暫時的。”沐沁漪不知道該怎么和他解釋自己家里那亂糟糟的狀況,她也不想說,總覺得難以啟齒。

  “很想要天禾的項目嗎?”宋寧遠又問。

  “你有辦法幫我得到?”沐沁漪來勁兒了。

  “看你表現。”宋寧遠淡淡道。

  “什么意思?”

  “陪我吃個飯。”

  “今天沒心情了。”沐沁漪拒絕。

  “不一定要今天,明天、后天,無論哪一天,都可以,只要你不急,我都可以等。”

  沐沁漪不說話,她不知道宋寧遠想干什么,明明都分手了,明明他現在也有女朋友,為什么還要和前任拉扯不清。

  “你可以考慮一下,想好了給我打電話。”他說完,補一句:“我的號碼一直沒變。”

  “我的號碼已經換過好幾輪了,抱歉,我已經沒有宋總的聯系方式了。”沐沁漪還是決定和他劃清界限。

  她痛恨小三,不想自己也成為破壞別人感情的第三者。

  “存一下。”宋寧遠說。

  “不用了,這個項目我不要了,后面應該也沒有什么其他事需要聯系宋總的。”沐沁漪沖宋寧遠嫣然一笑,“宋總還是告訴我你打算去哪里吧。我這就送你過去,以感謝你今天的相救。”

  宋寧遠眸色晦暗,這女人要和他劃清界限的態度太過明顯,倒顯得他硬貼上去有些掉價。

  “百里亭。”

  “好。”

  *

  沐沁漪把宋寧遠送去百里亭,然后直接去了公司。

  徐晶瑩見她回來,立刻起身迎過來。

  “怎么樣?沐小姐出手,一定旗開得勝吧?”

  沐沁漪不理她,直奔父親沐梟的辦公室。

  沐梟正在簽署文件,見她門也不敲闖進來,抬眸淡淡看她一眼:“怎么呢?公司是你家嗎?進出敲門這種基本禮貌沒有,你媽就是這么教你的?”

  “我媽?怎么,我是我媽一個人的女兒嗎?養不教,父之過沒聽說過嗎?”

  “是,你變成這樣我也有責任,但我不是超人,不可能工作家庭兩邊都做得很好,難免會有疏漏。”

  沐沁漪冷笑,看,渣男語錄又更新一條。

  他沒有時間工作和家庭兩手抓,但是,他就有有時間去包養小三。

  “我沒要求你做個好父親,但請你至少做個父親做個人吧。”沐沁漪瞪著沐梟,“你明知道那個姓陳的是什么貨色,你就敢讓我單獨去見他!在你心里,我還是你女兒嗎?”

  “是你一定要去談,我也攔著你了,不是沒攔下嗎?”

  “明知是火坑,就這么淺淺地攔一下?我要是今天真的出點什么事情,你會內疚嗎?”

  “你出事了嗎?”沐梟上下打量了沐沁漪一眼,“這不好好的嗎?你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這么多年,不可能沒遇到過這種事吧,爸爸是相信你可以處理好,所以才讓你去的。”

  “是嘛?”

  沐梟嘆一口氣:“你碰一下釘子,就知道公司的事情不簡單。這個項目談不成爸爸也不怪你,你沒必要回來和我置氣,總之,你乖乖回家去,好好拍戲,公司的事情暫時有爸爸,還沒有到需要你來扛大旗的時候。”

  沐沁漪正要說話,就聽門口傳來敲門聲。

  徐晶瑩握著手機,臉色難看地站在門口。

  “怎么了?”沐梟問。

  “沐董,天禾那邊來電話,說項目成了,有幾件事情要和你單獨溝通一下,讓您有空的時候回個電話。”

  項目成了?

  沐梟以為聽錯。

  “你剛才說什么?”

  “天禾的項目成了。”徐晶瑩克制著重復一遍,心想你是耳朵聾了嗎,還要我再重復一遍漲這小賤人的氣焰。

  沐梟看向沐沁漪:“你……你談成了?”

  沐沁漪一頭霧水,一時也反應不過來,她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對沐梟說:“人家不是要你回個電話嗎?你可以自己去問。”

  畢竟是公司的大項目,沐梟不敢怠慢,立刻對徐晶瑩說:“幫我把電話回過去。”

  徐晶瑩按照剛才的來電,將電話回過去。

  那頭很快有人接起來。

  沐梟畢恭畢敬地詢問了一下項目相關的事宜,對方不知說了什么,就聽沐梟一直在回“好的好的”,最后,他掛電話的時候,有點激動地感謝對方:“謝謝天禾相信我們,我們一定會把這個項目做好。”

  沐沁漪聽著沐梟的話,就知道這項目是真的成了,可是為什么呢?她和那姓陳的,明明鬧得不歡而散啊。

  “漪漪,還是你厲害。”沐梟一掛上電話,就對沐沁漪豎起了大拇指,“真不愧是我沐梟的女兒,一出手就搞定這么大一個項目。”

  沐沁漪暗暗翻了個白眼,指責她沒禮貌的時候就是媽沒教好,她做出成績了就是他沐梟基因好,見過不要臉的,也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對方怎么說?”

  “對方說你談判技術很出色,能力超群啊。”

  沐沁漪莫名有種心虛之感,她總覺得父親說的和她經歷的不是同一件事情。

  “沐小姐好厲害啊,也不知道沐小姐是怎么說服那位陳經理的呢?”徐晶瑩在旁陰陽怪氣地開口,“之前我們部門那么多人輪番去攻,都沒有把陳經理攻下來,沐小姐一出手就搞定了,長得漂亮就是好啊。”

  沐沁漪看了徐晶瑩一眼,這個徐晶瑩明顯是在內涵她用了不正當手段。

  “那個姓陳的已經不負責這個項目了。”沐梟說,“這個姓陳的太過好色,已經被公司的同事舉報了,以后,會有新同事和漪漪對接。”

  “和我對接?”沐沁漪詫異,她以為只要把項目談下來,接下來就交給其他部門負責就可以了,怎么還要和她對接呢?

  “對,對方指定這個項目要你全權負責。”

  “……”

  沐沁漪有點慌亂,到底怎么回事,這個天禾怎么這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徐晶瑩捕捉到沐沁漪的情緒,笑起來:“沐董,這是不是有點為難沐小姐了,這么大的項目,她一點經驗都沒有,怎么負責?”

  “先不管我怎么負責這個項目。”沐沁漪走到徐晶瑩面前,一把抓住她脖子里的工作證,“我已經把項目談下來了,你這個銷售經理的位置,是不是也該讓出來了?”

  沐沁漪話落,一把攥下了徐晶瑩脖子里的工作證。

  徐晶瑩猝不及防,后脖子被勒出了一條紅痕,她痛得直叫喚。

  “沐董……”徐晶瑩看向沐梟,希望他幫自己做主。

  可沐梟這個時候也不敢得罪沐沁漪,投遞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示意她忍一忍。

  “既然是之前說好的,那行,以后銷售經理的位置,就由漪漪來,小徐你就降一級,給漪漪打打下手,先協助她完成這個項目再說。”

  “沐董……”

  “好了好了,今天就先這樣,你們出去吧。”

  *

  沐沁漪一直到離開公司,都還沒有想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只能想到一種可能,那就是宋寧遠出手了,除此之外,事情不可能出現這樣戲劇性地反轉。

  這個人情,不管她想不想,都算是欠下了。

  想到剛才沐梟和徐晶瑩那吃癟的表情,她忽然想打個電話謝謝他。

  是的,其實這些年,她的通訊錄里一直有他的號碼,即使她已經換了無數個手機號碼,但是,他的號碼她一直單獨保留著。

  可思來想去之后,最終還是作罷。

  萬一不是他呢,她打過去豈不是尷尬?算了,她就當自己猜不到是他幫的忙吧。

  靳巧心知道沐沁漪拿下了天禾的項目,開心得不得了,整個人都有精神了。

  “可是媽,對方要我全權負責,我之前只是臨時抱佛腳做了一點功課,懂了點皮毛而已,我要怎么負責呢。”

  “這個你別著急,媽會安排的,到時候就讓你楊叔全程跟著你輔助你,你就算什么都不懂,也沒關系。”

  這個楊叔以前是母親靳巧心的部下,公司元老,他也是苦沐梟不作為久矣,這次沐梟硬生生把小三安插進公司,更是踩在他的雷點上,他多次提過,想讓靳巧心重回公司,掣肘沐梟,可靳巧心實在力不從心,身體跟不上了。

  如果沐沁漪可以代替靳巧心制止沐梟和小三胡作非為,肯定能獲得支持。

  “我等下就聯系你楊叔,他會教你的,接下來做什么。”

  “好。”

  正如母親靳巧心所言,楊叔很快就和沐沁漪取得聯系,作為公司的老員工,楊叔對這樣的項目很有經驗。

  “漪漪,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跟著我,我會幫你處理問題,審核文件。”

  “謝謝楊叔。”

  雖然楊叔說可以幫沐沁漪解決一切,但沐沁漪也不是不作為,甘當花瓶的性子,反正她閑著也是閑著,她還是自己學習了項目的資料。

  一周后,天禾項目部傳來消息,需要沐沁漪他們去楚城出差,與負責天禾這個項目的領導開會和實地考察。

  沐沁漪立刻收拾東西,帶著手下的員工動身前往楚城。

  他們入住的是莫高酒店,沐沁漪一走進酒店,就看到了宋寧遠。

  宋寧遠一身暗色西裝,身高腿長,正坐在酒店大廳里,氣定神閑地和天禾的項目負責人louis聊天。

  louis看到沐沁漪,立刻朝她招手。

  “沐經理,這邊。”

  “hello!”

  沐沁漪的目光故作鎮定地掠過宋寧遠,看向louis和另一位工作人員。

  “哈嘍,來,給你介紹一下,天禾這個項目的大boss,我們宋總。”

  沐沁漪兩眼一黑。

  她就知道,當初她能拿下這個項目,果然是宋寧遠助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