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58章 單獨吃個飯
  沐沁漪原本以為中午至少可以和魏秋明一起吃個午飯,所以讓司機先回去了,可誰知不過短短半個多小時就結束了。

  她走出律所的時候戴上了帽子和口罩,正準備打車,忽然聽到有人高喊一聲:“那不是沐沁漪嗎?”

  天,這都能被認出來?這些人是長了火眼金睛嗎?

  沐沁漪疾步快走,想要快點打到車離開這里,可不曾想,那一聲高呼立刻吸引了無數路人朝她圍過來。

  她還是第一次知道,魏秋明的律師是開在鬧市。

  此時此刻,她滿腦子都是周迅的表情包,好多人啊。

  “沐沁漪,我好喜歡你啊,給我簽個名吧!”

  “我也好喜歡你啊,和我合個影吧!”

  “沐沁漪,我媽好喜歡你啊,今天是我媽生日能不能麻煩你用我的手機給我媽說個生日祝福啊,不用說太多,生日快樂這四個字也足夠了。”

  “……”

  沐沁漪被圍住了,沒辦法,只能化身街頭錦鯉,一個個滿足這些人的愿望。

  影后當街發福利,這個消息很快在附近傳開,于是人越來越多了。

  沐沁漪都快愁死了,在這么下去,她今天一下午都要困在這里了,就在這時,馬路邊傳來“嘀嘀”兩聲車喇叭的聲音。

  她自人群里一抬頭,看到魏秋明的車停在路邊。

  沐沁漪瞬間就像是看到了救星,用手擋了擋懟著她臉湊過來的手機,保持微笑道:“抱歉,我朋友來接我了,我還有事,今天先到這里,謝謝大家支持。”

  她說完,用盡力氣從人群里殺出重圍,快步走到魏秋明的車邊,拉門上車。

  車里還坐在一個人,宋寧遠。

  沐沁漪想到了他可能會在車里,但沒想到他竟然坐在后座,正常情況下,兩個朋友去吃飯,不是應該一個駕駛座一個副駕駛座嗎?坐后座多少有點不禮貌吧?好像朋友是他的司機似的。

  她腦海里各種念頭閃過,一時忘了上車。

  宋寧遠微挑著眼,往她身后看了看,提醒她:“那些人追過來了。”

  沐沁漪立刻回神,坐上了車。

  宋寧遠整理了下西裝門襟,往邊上挪了挪,給她讓出更寬闊的位置。

  “你怎么回事啊?”魏秋明往后看了她一眼,“走了這么久還在門口。”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帽子口罩齊上陣,還是被認出來了。”

  “太火,沒辦法。”魏秋明開玩笑。

  沐沁漪笑了笑,和魏秋明說話的時候,瞥見他的副駕駛座上放了很厚的一個文件夾,想來,這大概是宋寧遠為什么坐后座的原因。

  也是,他一直都是個有禮貌情商高的男人,她都想得到的事,他不可能想不到。

  “你準備去哪兒?”魏秋明問。

  “回工作室。”

  “繞到你那工作室起碼一個小時,這都到飯點了,要不你和我們一起吃個飯吧。”魏秋明說著,往后視鏡里看了宋寧遠一眼,“寧遠,你不介意沁漪和我們一起吃飯吧?”

  “不介意。”

  宋寧遠的聲音淡淡的,聽著沒什么情緒起伏,應該是真的不介意。

  也是,他們都分開那么久了,再見面和陌生人無異。

  “沁漪你看怎么樣?”

  沐沁漪已經餓了,既然宋寧遠都不介意,她為什么要介意?

  “好啊。”

  *

  魏秋明和宋寧遠約飯的地方是個環境很清幽的莊園。

  看得出來,他們都是喜靜的人,剛才街頭發生在沐沁漪身上的那一幕,對他們來說,應該是災難級別的。

  魏秋明訂了一個包廂,不大不小,里面布置得古色古香。

  點菜時,宋寧遠很順手地把菜單遞到沐沁漪的面前。

  沐沁漪也不客氣,按照自己的喜好點了兩個菜,魏秋明又補了幾個,一桌子的菜,個個都有特色,看得人食指大動。

  魏秋明和宋寧遠明顯是奔著談事來的,兩人似在說什么項目,沒有刻意避著沐沁漪,但沐沁漪也聽不懂,她只顧悶頭吃菜。

  這家的菜雖然有特色又好吃,但是量實在太小了,一份脆皮乳鴿,巨大的白盤子,但里面也就一人食的量。

  脆皮乳鴿上桌后,沐沁漪沒一會兒就干完了,明顯有點意猶未盡。

  宋寧遠明明在和魏秋明熱聊,卻在沐沁漪吃完脆皮乳鴿的第一時間朝服務員招了下手。

  服務員過來。

  “這個再上一份。”宋寧遠指著脆皮乳鴿的空盤子道。

  “好的,稍等。”

  服務員撤了空盤下去了。

  宋寧遠若無其事地繼續和魏秋明談工作。

  沐沁漪的心神卻有點被擾亂了,她轉頭看向宋寧遠。

  進屋之后,他就把外套脫了,白色的襯衫黑色的西褲,他只端坐著,就有種光風霽月的清雅氣質。

  她收回目光,心里默念,誰要他多管閑事,她不會自己點嗎?

  魏秋明和宋寧遠聊著聊著不知怎么聊到了宋妤和靳仲廷的婚事。

  “只可惜我昨天在外出差,沒來得及參加,聽說是錦城百年難遇的豪奢婚禮,靳總親力親為策劃的。”

  宋寧遠點點頭。

  昨天那場婚禮,靳仲廷的確是下了血本也花了心思的,作為宋妤的娘家人,宋寧遠很滿意。

  “你這妹妹,兜兜轉轉,也算是苦盡甘來了。靳總真的是個非常不錯的男人,之前有幸合作過,我以為他早就不記得了,竟然還能周到地派人將請帖送來律所。”

  “他向來如此。”宋寧遠說。

  魏秋明低頭吃了一口菜,忽然想起什么,看向沐沁漪:“沁漪,說起來,靳總是你的哥哥對吧,什么哥來著?”

  “表哥。”沐沁漪說。

  “哦哦對,他是你表哥,那昨天的婚禮你一定也去參加了吧。”魏秋明看看沐沁漪又看看宋寧遠,“你倆昨天都在現場,沒遇到嗎?”

  宋寧遠看著沐沁漪,似乎是想把這個問題交給她來回答。

  沐沁漪想到宋寧遠在婚禮上和那濃顏系美女卿卿我我的樣子,心里就覺得不舒服極了。

  “昨天只顧看新郎新娘了,沒注意其他人。”沐沁漪回答。

  “這樣啊。”魏秋明訕訕,抬眸看宋寧遠一眼。

  宋寧遠神情淡淡,低頭只顧喝湯,對沐沁漪這個回答表現得絲毫不在意的模樣。

  魏秋明心想,這倆可真是一個比一個能裝。

  *

  沐沁漪很快吃飽。

  魏秋明和宋寧遠還在聊她聽不懂的話題,她覺得沒意思,借著去洗手間的借口,到外面補了個妝,又在莊園里逛了逛。

  莊園的東邊是個茶室,很多人在里面,沐沁漪原本想過去望一眼,又怕被人認出來,引起剛才在街上那樣的騷動。

  她在外消磨了會兒,轉身往回包廂走,穿過走廊拐角的時候,忽然撞上了迎面而來的人。

  鼻尖一股熟悉的味道,似雨后的竹林,曠遠幽靜。

  沐沁漪都不用抬頭,就知道是宋寧遠。

  她以為自己早已經整理好對他的感情,卻沒想到,單是他身上的味道,就能把她記憶最深處的那些香艷畫面喚醒。

  這么多年了,他怎么還用著她送他的那款古龍水?他是怎么長情的人嗎?

  “抱歉。”沐沁漪換上笑臉,裝作不在意的樣子。

  “這次也是沒注意?”

  宋寧遠看著她,明明眸色平靜,但她卻莫名看出了一股風雨欲來的氣勢。

  沐沁漪往邊上挪了一步,心想真是小氣,不就是說了句在婚禮上沒注意到他么,還想私下找她算賬不成。

  “是啊宋先生,抱歉,這次也是沒注意,下次一定注意。”

  沐沁漪說完就想走,卻被宋寧遠一把抓住了胳膊。

  他的掌心溫熱干燥,觸到她時,能感受到他掌心里薄薄的繭。

  “宋總,你干什么?”沐沁漪沒想到他能直接對她上手,這可和印象中那個清冷自持的宋寧遠不大一樣。

  宋寧遠大概也意識到了不妥,立刻松開了手。

  “這次在國內待多久?”他問。

  沐沁漪前段時間,一直在國外拍戲,起因是經紀人突發奇想,覺得她已經拿了影后桂冠,可以試著去闖蕩一下好萊塢,所以給她聯系了好萊塢的資源。

  可宋寧遠怎么知道她一直在國外拍戲?

  “你怎么知道我在國外拍戲。”

  “沐小姐不知道自己很紅?”

  “我知道啊,但我不知道宋總是有閑情逸致看八卦新聞的人。”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

  “是嘛。”

  “這次在國內待多久?”他又問了一遍。

  “看情況。”

  其實國外的戲都已經拍完了,她短時間內不會再去了,除非是去宣傳。而且最近這段時間,她暫時也不想接戲,她得先把父母的事情處理好,把家業守住,好好和那狐貍精小三斗斗法。

  “改天一起吃個飯。”宋寧遠說。

  他看似是在詢問她的意見,可用的卻是陳述句。

  “今天不是吃過了嗎?”沐沁漪說。

  “單獨吃個飯。”

  “單獨?”沐沁漪看著宋寧遠,不知道他意欲何為,但是她一想到他一邊和那美女卿卿我我調情,一邊又來約她就覺得倍感不適。

  怎么呢?是想吃著碗里的還念著之前吃過的?

  “算了吧,我很紅的,到處都有記者在盯著我,我可不想和宋總傳緋聞。”

  沐沁漪直接拒絕,說完,也不管宋寧遠什么反應,直接走開了。

  *

  飯局結束,沐沁漪直接讓司機來莊園接她,因為實在不想和宋寧遠繼續共處一個車廂。

  “走了,魏律師,改天見。”沐沁漪和魏秋明告了別,直接上了車,沒有去看宋寧遠。

  魏秋明看著沐沁漪的車遠去,忍不住笑起來,拍拍宋寧遠的肩膀:“任重道遠啊寧遠。”

  宋寧遠瞥了魏秋明一眼:“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別和哥們裝了,你那點小心思,全寫在臉上。”

  宋寧遠不語,他的心思寫在臉上有什么用?

  這女人壓根就不在意了。

  沐沁漪原本打算直接回家,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再去一趟醫院陪陪母親,她實在怕母親胡思亂想,精神出現問題。

  她剛到醫院,正好母親靳巧心給她打來電話。

  “漪漪,你在哪兒呢?”

  “來醫院了,剛到樓下。”

  “你快上來,媽有事和你說。”

  “好。”

  沐沁漪趕緊上樓。

  母親正在病房里摔東西生氣,保姆怎么哄都哄不好,見沐沁漪來了,趕緊沖她是個眼色,退出房間去。

  “媽,怎么了?又發生什么事情了?”沐沁漪趕緊過去制止母親又要扔水杯的手。

  “你爸,你爸簡直太過分了!”靳巧心氣得眼淚在眼眶里打轉,“今天你楊叔叔給我打電話,說你爸把那狐貍精帶到公司去了,要給她在公司安排個職位,這算什么,這算什么啊?是要讓我丟人丟到公司去是吧!”

  沐沁漪無語。

  “你爸真的已經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他就是仗著你外公年紀大了護不了我,還有你兩個舅舅接二連三的出事,他就覺得我的娘家已經失勢,覺得他們都不足為懼了。”靳巧心哭出來,“想當年他創業,全靠你外公他們支持,要錢給錢,要人脈給人脈,如今他起來了,早就忘了當初有多難,難的時候又是誰在身邊支持他!他真的把‘沒良心’這三個字演繹到了極致。”

  “媽,既然你已經決定離婚了,就不要再對我爸有任何念想了。”

  男人還不就是那樣,靳仲廷那樣的本就是稀缺物種,因為稀缺才珍貴。

  “我對他已經沒有念想了,只是一想到二十幾年的夫妻感情,竟然情比紙薄,就覺得有點難過,他到最后都還在想著要踩到我頭上讓所有人看我笑話,這哪里是夫妻,這分明是仇人。”

  “我已經找好律師了,這段時間就開始搜集證據,幫你起訴離婚。他和小三越是猖狂,搜集證據就越是容易,你放心,他們不會有好下場的。”

  “那公司怎么辦?我現在很擔心那小狐貍精在公司里作什么妖,這公司可不止是你爸的公司,也有我一半心血,臭男人給她也便給她了,但我的事業絕對不允許她去糟蹋。”

  “明天我去公司看看,正好會一會這個女人,看看到底是什么級別的狐貍精。”

  “能把你爸騙的這樣團團轉,她不簡單的。”

  “我也不簡單的,媽,你放心,我不會輸給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