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57章 離婚官司
  婚禮內場太吵鬧,沐沁漪走到了外面接電話。

  電話是家里的阿姨打來的,一接通那邊就在急呼:“漪漪,你在哪兒啊,方便回來一趟嗎?你媽暈倒被送去醫院了!”

  “什么?”沐沁漪一驚,“什么時候的事情?”

  “就剛才。”

  “哪家醫院?我現在就去!”

  阿姨報了醫院的名字。

  “好,我馬上過來。”

  沐沁漪回到內場拿包,新娘子已經把捧花丟了出來,搶到捧花的是剛才靠在宋寧遠身邊的那個大美人,她拿到捧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頭朝宋寧遠的方向亮了亮。

  宋寧遠身旁那一桌朋友像是秒懂了什么,全都在起哄,倒是宋寧遠淡定地坐著,表情沒什么太大起伏。

  琪琪失望地回到位置。

  沐沁漪拿起包:“琪琪,走了。”

  “走了?這么快?后面還有很多好玩的環節呢。”

  “我媽住院了。”

  “啊?”

  琪琪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趕緊起身。

  沐沁漪原本想和外公靳蹇說一聲,但外公和宋寧遠一起坐在主桌,她遲疑了一下,終究沒過去,還是先去醫院看了母親的具體情況再說,也免得外公擔心。

  兩人匆匆走出酒店,奔向醫院。

  母親是氣火攻心暈倒的,沒什么大礙,已經轉到了普通病房。

  沐沁漪剛走出電梯,就看到父親沐梟站在走廊里。

  “漪漪,你來得正好。”沐梟看了眼手表,“爸還有事得先走了,你在這里照顧你媽。”

  “你就這么著急嗎?”沐沁漪生氣。

  剛才家里的阿姨說了,母親靳巧心之所以會暈倒,是因為和父親吵架,他倒好,把自己老婆氣暈了,也不哄也不照顧,甚至連病房都不進,轉頭就要走。

  “爸真的有事。”

  “你有什么事情比媽的健康還重要?”

  沐梟猶豫了一下,輕聲道:“你弟弟在發燒。”

  沐沁漪冷哼:“是我記錯了嗎?我怎么記得我是獨生女?哪里來的弟弟?”

  “漪漪!你別鬧小孩子脾氣了,快進去看著你媽,我真擔心她一時沖動做出什么極端的事情來。”

  “你如果真的擔心她,就不會在外面搞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氣她!”

  沐梟不耐煩了:“有完沒完,連你都要開始找我茬了是嗎?”

  說完,直接轉身就走了。

  沐沁漪看著父親冷漠的背影,氣得拳頭都硬了。

  她深呼吸,調整了一下心緒,才推門走進病房。

  靳巧心已經醒了,靠在床頭,望著窗外的梧桐樹出神。

  “媽。”

  沐沁漪走到母親身邊,這幾年,母親老的很快,臉上的皺紋和頭上的白發且不說,當初野心勃勃的一張臉,如今也只剩下苦相。

  女人在婚姻里幸福不幸福,看臉就可以一清二楚。

  “他走了?”靳巧心問。

  “嗯。”

  “干什么去了?”

  沐沁漪猶豫了一下,不想替父親遮掩,直接說:“他兒子發燒了,趕回去看兒子。”

  靳巧心垂眸:“真是沒良心,他就盼著哪天把我氣死。”

  “媽,你知道他想氣死你,你為什么還要留在他身邊被他做賤,離婚吧。”沐沁漪有點恨鐵不成鋼,“都這么多年了,你還沒有看清楚這個男人的心嗎?他要是心里真的有我們母女,他就不會做這么多傷害我們的事情。”

  靳巧心不說話。

  “你仔細想想,我長這么大,他在家里幾天,是不是兩只手都可以數完?你還在等他回心轉意?還是舍不得沐太太的位置?”

  “誰稀罕他的心,誰稀罕沐太太的位置,我就是恨他,我就是不甘心!”靳巧心憤憤的,“我這一輩子都被他毀了,到最后還是要成全他和那個狐貍精嗎?我真的不甘心,反正我都這樣了,我就跟他耗著,我……”

  “媽!你清醒一點好不好?你現在也不過才五十幾歲,人家七老八十還在離婚追求新生活呢!”沐沁漪抓住靳巧心的手,“我讓你離婚,當然不是讓你拱手退出,而是讓你把屬于你的東西全都奪回來,不讓那小三和我爸好過,你看著,我爸要是一無所有了,那小三還會不會對他死心塌地。”

  “可是公司那么多賬,那么多的事,一下子要分割……”

  “這你有什么好擔心的?又不是要你拿著算盤去沒日沒夜地分割財產,有律師啊,律師會幫我們爭取的。”

  “我的意思是,萬一你爸破罐子破摔,撂挑子的話,公司的事情怎么辦?”

  “公司的事情你別著急,這段時間我會去公司。”

  “你不拍戲了?”

  靳巧心以前看不上沐沁漪在娛樂圈里混著,覺得肯定混不出什么名堂,可沒想到,這些年沐沁漪很拼很努力,前段時間,更是一舉摘得了含金量很高的影后桂冠。靳巧心的那些朋友原本因為沐梟出軌都看輕靳巧心,可沐沁漪得獎之后,那些人又主動貼上來,各種溜須拍馬,讓靳巧心感覺倍有面子。

  她頓時覺得女兒做個明星也挺好的。

  “這段時間正好休息沒接戲,我先幫你把離婚的事情搞定了再說。”

  靳巧心想了想,既然女兒這么支持她,那她也沒什么好怕的了,這種煎熬人心的日子,她也過夠了。

  “好,那就離婚!”真下定決心的這一刻,靳巧心忽然感覺一陣前所未有的輕松。

  “嗯,我會去找律師商量的。這段時間,你先別表現出什么來,該和我爸吵就和我爸吵,該和我爸鬧就和我爸鬧,千萬別讓他看出來你要離婚,我會和律師搜集他出軌的證據,到時候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好,知道了。”

  “當然,你吵歸吵,鬧歸鬧,千萬別入心了,這樣的男人,不值得你為他生氣,氣壞了身體他又不會心疼,還得是你自己遭罪。”

  “嗯,今天他的表現已經讓我徹底死心了,我再也不會和他置氣了,這種人,我就當他死了。”

  *

  沐沁漪離開醫院就開始聯系律師。

  律師姓魏,叫魏秋明,之前幫她處理過名譽訴訟的案子。

  說起這個魏秋明,沐沁漪和他合作的過程有點戲劇化。

  大概是三年前,那時候沐沁漪剛拍完一部關于抵制虐待小動物的電視劇,在劇中飾演反派的她,被全網狙擊,黑得體無完膚。

  那段時間,是沐沁漪入行之后壓力最大的一段時期,出門被罵被扔礦泉水瓶這都已經是小兒科了,她的住所和工作室,更是頻頻收到血書。

  沐沁漪幾乎每天都崩潰失眠,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就是那個時候,魏秋明通過微博聯系她,說可以幫她解決這些問題。

  沐沁漪走投無路,也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相信了魏秋明。

  沒想到,魏秋明真的在短短一周內,憑借自己的手段,幫她平息了網絡暴力,不僅如此,在網上帶頭黑她,給她寄血書嚇唬她的人,全都被魏秋明提告,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他幫自己解決了這么大的一個麻煩,沐沁漪當然是感激萬分,她約他私下見了面,請他吃了飯,兩人很快成為不錯的朋友。

  沐沁漪也問過他,當初為什么愿意站出來幫她,魏秋明說,因為他是她的粉絲,很喜歡她的作品。可當沐沁漪又問他喜歡自己的什么作品時,他卻一部都答不上來。

  這人明顯不對勁,在沐沁漪的追問下,他終于承認,不是自己喜歡她,是魏秋明有個朋友很喜歡沐沁漪,舍不得看沐沁漪被網絡暴力,所以請他來幫忙。

  那天的飯局結束后,魏秋明還問沐沁漪要了好幾張簽名照,說要帶回去送給朋友。

  一切都說得通了,沐沁漪也沒有再懷疑什么,畢竟,魏秋明確確實實幫了她。

  后來,沐沁漪在娛樂圈闖蕩,每次遇到困難,也都是魏秋明伸出援手。沐沁漪覺得不太好意思,便提出要見一見魏秋明的好朋友,實現對方的追星夢,算是感謝他幫自己送來一個得力助手。

  魏秋明一口答應,結果第二天就垮著臉跑來告訴她,他那位朋友已經移情別戀,喜歡上了別的女愛豆。

  ……

  沐沁漪和魏秋明約了明天上午見面。

  第二天上午,沐沁漪直接去了律所。

  魏秋明正在開會,他的助理讓沐沁漪在魏秋明的辦公室稍微等一會兒。

  這是沐沁漪第一次來魏秋明的辦公室,她左看看右看看,忽然看到了魏秋明辦公桌上的一張合照,照片中,魏秋明和兩個男人并肩站在一起,三個青年意氣風發,渾身都是蓬勃的干勁兒。

  這明顯是一張有些年歲的照片了,可沐沁漪還是一眼就認出來,站在照片c位的,是宋寧遠。

  宋寧遠和魏秋明是好朋友嗎?

  沐沁漪正疑惑,魏秋明回來了。

  “抱歉沁漪,久等。”

  “也沒有久等,我剛到。”

  “要喝點什么嗎?我助理沒給你倒茶?”

  “是我不要,我來的時候剛喝過咖啡,現在也喝不下。”

  “好,那我也不和你客氣了。”魏秋明指了指辦公桌前的那張椅子,“坐吧,說說具體情況。”

  *

  沐沁漪把父母的詳細情況告訴了魏秋明,她其實早就想來咨詢魏秋明,只是父母的婚姻搞成這樣,她也有點難以啟齒。

  現在,真的說了出來,她的心里舒服多了。

  “如果確有證據證明你父親出軌并且與小三生了孩子,那么你母親起訴離婚,法院通常會判決離婚,并且,男方應當少分或者不分夫妻共同財產。如果男方與小三以夫妻名義同居,則還可能涉嫌重婚罪。”

  “所以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搜集證據,對吧。”

  “對,出軌證據可以是照片、錄像、錄音或者是配偶和第三者親口承認的書面材料,如果當事人位于案發現場,去捉奸的話,建議先拍照或者錄像,然后當場報警。”

  “好,知道了,謝謝啦。”

  “不客氣。”

  “你忙好了嗎?我中午請你吃飯?”

  魏秋明搖頭:“今天不行,我有個朋友等下要過來。”

  說完,意味深長地看沐沁漪一眼:“當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你也可以和我們一起吃飯。”

  魏秋明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

  助理探進頭來:“魏律師,宋總來了。”

  魏秋明起身:“寧遠。”

  宋總?寧遠?宋寧遠?

  沐沁漪感覺后背僵了一下,她沒有立刻回頭。

  “忙完了嗎?”

  的確是宋寧遠的聲音。

  “快好了。”魏秋明看了眼端坐在椅子上的沐沁漪,假裝什么都不知道,對沐沁漪說,“沁漪,過來,給你介紹一下我的朋友。”

  沐沁漪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起身。

  “寧遠,我朋友,沐沁漪,你應該認識吧,新晉影后。沁漪,宋寧遠。”

  沐沁漪和宋寧遠兩人相互對視著,誰也沒有先開口。

  “怎么了?”魏秋明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你好。”沐沁漪主動朝宋寧遠伸出了手。

  “你好。”

  兩人打了個招呼,就各自挪開了眼。

  “魏律師,既然你還有約,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改天再請你吃飯,我先回去了。”

  “好,那你慢走。”

  “嗯,再見。”

  “再見。”

  沐沁漪往門口走,沒有再看宋寧遠一眼。

  宋寧遠見沐沁漪走出辦公室,盯著她的背影看了一會兒,轉頭看向魏秋明,沒好氣地問:“好玩嗎?”

  魏秋明笑起來:“那我不給你們介紹彼此,我說什么呢?我這不也是為了緩解你們的尷尬嘛!”

  宋寧遠不說話,他的手指輕輕捻著掌心里的觸感。

  空氣里還散著那女身上的香水味,清雅曠遠,似雪山上一朵孤獨的玫瑰。

  “她又惹上什么事了?”宋寧遠問。

  “怎么?還關心她啊?”魏秋明一臉壞笑,“關心她就主動去和她破冰唄。”

  “你廢話真多,到底什么事?”

  “離婚官司。”

  宋寧遠臉上的表情徹底凝住:“離婚官司?”

  沐沁漪什么時候結婚的,他怎么不知道?難道,她早就已經隱婚了?

  “你別著急,不是她的離婚官司,是她父母。”

  宋寧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