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54章 一生一世
  靳仲廷醒后,成成和甜甜開始每天都要來醫院,夜里也要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寧愿窩在病房的沙發上,也不愿去宋家了。

  病房里每天嘰嘰喳喳的,兩個孩子原本對靳仲廷不冷不熱的,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后,就開始爭相對他示好。

  “爸爸,我喂你吃葡萄怎么樣?”

  “好啊,謝謝成成。”

  成成靠在靳仲廷的床邊,將一串洗凈的葡萄摘下來,剝了皮挨個塞到靳仲廷的嘴巴里,一旁的天天見狀,連忙跑過去。

  “爸爸爸爸,那我講個故事哄你睡覺好嗎?”

  “好啊。”

  靳仲廷來者不拒。

  “那你想聽什么故事呢?”

  “你講什么我聽什么。”

  “那我給你講一個《賣火柴的小女孩》吧。”

  “好。”

  “這是一個十分寒冷的冬天,雪下得越來越大……”甜甜聲情并茂地講著。

  靳仲廷看了眼宋妤,朝她挑了下眉,顯然十分受用兩個孩子的照顧。

  宋妤見自己也插不上手,就坐到了沙發上,打開手機處理工作,最近她不在店里,店里的工作都是羅宇在幫忙打理。

  她一有空就會和羅宇打視頻通話,看店里有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發生。

  宋妤怕自己打電話會吵到孩子們和靳仲廷,就推開玻璃門走到了陽臺上。

  靳仲廷明顯聽到電話那頭是個男人。

  宋妤和誰在視頻?為什么要到陽臺上去視頻?

  醋意彌漫,讓他面對兩個孩子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了。他真想下床去看看,可惜,他還不能下床。

  “爸爸,你怎么了?”甜甜看出來靳仲廷不對勁。

  “是啊爸爸,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嗎?”

  成成和甜甜明顯緊張起來。

  “爸爸沒有不舒服。”靳仲廷說。

  “沒有不舒服就好。”兩個孩子松了一口氣,“爸爸你要是覺得不舒服就告訴我們,我們馬上去給你叫煜文叔叔來。”

  “不需要去叫煜文叔叔,不過爸爸的確需要你們幫一個忙。”

  “什么忙?”

  “去幫爸爸看看,媽媽在給誰打電話。”

  “好。”

  兩個孩子像是得了什么重要的指令,立刻跑到陽臺的門邊,貼著玻璃門側耳認真地聽。

  當然,他們什么都聽不出來,只聽到媽媽偶爾說話的聲音,但也聽不出具體的內容。

  “怎么樣?聽得到嗎?”靳仲廷輕聲地問。

  兩個孩子都搖頭。

  就在這時,宋妤恰好一轉頭,看到了玻璃門后的兩小只。

  她掛了電話,推開門,走進來:“你們兩個在干什么?”

  “沒……沒有。”

  “還說沒有呢,這明顯就是在偷聽媽媽打電話。”

  宋妤想要蹲下來去抓人,成成和甜甜趕緊飛奔回靳仲廷的床邊,想要尋求靳仲廷的庇護,卻發現病床上的爸爸早已經閉上了眼睛佯裝睡覺。

  這這這?

  有點父愛,但不多。

  “是爸爸讓我們聽聽你在和誰打電話的。”兩小只見爸爸裝睡,立刻選擇放棄聯盟。

  宋妤走到靳仲廷的床邊,掐了他一把。

  靳仲廷知道瞞不住了,只能睜開眼睛。

  “怎么?躺了幾天,信任都躺沒了?”宋妤沒好氣地瞪他。

  “不是信任躺沒了,是自信躺沒了。”靳仲廷拉著宋妤的手,“真怕你被別人搶走。”

  “要是真想和別人跑,我還等你醒來干什么?”

  也是。

  她這么多天衣不解帶地照顧,足以見她的愛有多深。

  靳仲廷相信,哪怕他再一次變成植物人,宋妤都不會離開他的。

  “爸爸你要是怕媽媽被別人搶走,那就趕緊把媽媽娶回家唄。”成成說。

  靳仲廷可不正在盤算這件事情么,現在兩個孩子和他也解開了誤會,宋長德也和他冰釋前嫌,他和她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阻礙,他只想盡快恢復健康,給她一個盛大的婚禮。

  *

  靳仲廷為了盡快恢復健康,每天復健都很認真。

  宋妤雖然忙,但也天天都抽時間來陪他復健,靳仲廷很依賴宋妤,方煜文經常看到靳仲廷走著走著,就像八爪魚一樣黏到宋妤的身上。

  每當這個時候,身為單身狗和主治醫師的方煜文都要現身“斥責”靳仲廷。

  “這位病人,你好好復健行嗎?我把你救回來,不是為了被你喂狗糧的!”

  “你還吃得進狗糧?”宋妤看著方煜文,“你現在不也是狗糧的制造者嗎?”

  宋妤之前就覺得方煜文和裴恩媛之間的氣氛怪怪的,她猜想兩人不是談過就是正在談,果然,昨天她到醫院的時候,就聽到護士之間在討論,說方醫生和新來的心理醫生裴恩媛走得很近,前兩天還有小護士在樓道里撞見方醫生把人壓在墻上親呢。

  師弟和師姐,小狼狗和御姐,這樣的組合,想想都帶感。

  方煜文撓了下頭,有點不好意思。

  “噓,小嫂子,別聲張,正在追,這不還沒追到嘛。”方煜文輕聲說。

  方煜文和裴恩媛是大學同學,裴恩媛大方煜文一屆,當年入學的迎新大會上,方煜文對裴恩媛一見鐘情,之后就開始窮追不舍。

  裴恩媛沒有抵住方煜文猛烈的攻勢,點頭答應和方煜文交往,兩人在大學里談了兩年多的戀愛,一直到裴恩媛畢業后去了國外,兩人異地,感情慢慢出現裂痕。

  當然,這裂痕也不是誰背叛誰,只是距離太遠,又隔著時差,兩人的快樂和不快樂都不能及時給予情感地回饋,漸漸也就失去了分享欲。

  兩人自然又和平地分了手,沒留什么遺憾和仇怨,再見也是朋友。

  這些年,他們各自也都有過新的戀情,但都無疾而終。

  方煜文沒想過他們還能再相遇,直到前段時間父親告訴他,他面試了一位非常出色的心理醫生,要他準備準備給新同事接風洗塵,他才發現,裴恩媛竟然來了他們的醫院。

  明明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面,沒有聯系,可不知道為什么,再見面的第一眼,方煜文再一次感受到了當初校園里一見鐘情的那種悸動。

  于是他再一次想法設法地滲入裴恩媛的生活,打聽她現在的感情狀況,在得知她依然單身后,他欣喜若狂,感覺看到了希望。

  可裴恩媛對他很冷淡,她說她不想和院長的兒子傳出緋聞,讓別人以為她是走后門進來的醫生。

  方煜文有點抖m屬性,別人越是不搭理他,他越是來勁。

  這不,前幾天在樓道里沒忍住把人強吻了,他挨了一巴掌后,裴恩媛至今沒拿正眼看過他。

  “你也有今天。”靳仲廷看熱鬧不嫌事大。

  “可不,我也算是遇到對手了。”方煜文嘆氣,“不過,這一次,我能深切地感覺到,就是這個人了,我絕對不會再放她走。”

  *

  方煜文忙著轟轟烈烈追女友,靳仲廷則正低調地策劃求婚。

  他最近恢復得不錯,方煜文說他很快就能出院了,所以靳仲廷盤算著,出院那天就和宋妤求婚。

  求婚的事情,他得到兩個孩子、老丈人和大舅子的鼎力支持,大家都希望他快點把這事兒定下來。

  靳仲廷在決定出院的前一天,和兩個孩子商量好,讓他們在家纏住宋妤,不要讓她再來醫院。

  兩個孩子積極配合,一大清早,甜甜就裝作被噩夢纏身,哭鬧著要找宋妤,緊接著又開始沉默不語。

  宋妤急壞了,以為是甜甜還沒有走出之前的心理陰影,舊疾又一次復發。

  她立刻聯系了裴恩媛,想要帶甜甜去醫院看一看,可裴恩媛說她今天休息不在醫院,讓她直接帶著孩子去她的住所。

  宋妤也沒有懷疑,帶著甜甜直奔裴恩媛的住所。

  裴恩媛耐心地開導了甜甜一天,眼看著甜甜狀態好一點,可是晚上回到家,她又抱著宋妤不肯撒手,各種哭鬧,一定要媽媽陪著睡。

  宋妤尋思著靳仲廷這兩天狀態還行,醫院也有護士幫著照顧,今天就不去醫院了。甚至,怕靳仲廷擔心,她都沒敢直接告訴他甜甜的事情,只說店里太忙走不開。

  母女倆就這樣摟著睡了一晚,宋妤很怕孩子夜里會驚醒,但甜甜睡得很香甜,第二天早上起來,活蹦亂跳,完全沒事兒人的樣子。

  宋妤看著甜甜變化這么快,雖然覺得奇怪,但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氣。

  只要孩子沒事就好。

  宋妤把兩個孩子送去幼兒園后,就回家補了個覺,昨晚戰戰兢兢一整夜,她根本沒有睡著,可她剛睡了個把小時,方煜文就來電話了,說靳仲廷在醫院出了點狀況,讓她趕緊過去。

  方煜文也不把話說清楚到底是什么狀況就掛了電話,宋妤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原本覺得靳文博這事兒已經徹底過去了,可這兩天怎么覺得后遺癥還這么多?

  宋妤急匆匆地趕到醫院。

  靳仲廷的病房在五樓,她剛走出電梯,就感覺氣氛好像不太對勁,護士們看到她,一個個都笑吟吟的,半點沒有靳仲廷狀況不好的緊張感。

  她覺得不對勁,可又不知道哪里不對勁,直到她推開靳仲廷的病房門,看到滿屋子的玫瑰和精心裝點的一切,才恍然意識到,這是一個“陷阱”。

  “surprise!”

  一群人從門背后跳出來。

  宋妤看到了許久不見的安西晚和楊天樂,父親宋長德和哥哥宋寧遠,方煜文裴恩媛以及本該在幼兒園的兩個孩子。

  這些人都穿了淺色系的衣服,來呼應這滿屋子的白玫瑰。

  宋妤曾聽說過,白玫瑰是不能輕易送人的,因為它代表圣潔和唯一的愛,代表彼此互敬互愛,攜手一生的承諾。

  靳仲廷今天以白玫瑰為主調布置自己的求婚現場,這就是無聲地宣誓。

  “你們……”宋妤驚喜地有點不做所錯。

  這一刻,她忽然意識到,女兒甜甜昨晚的反常原來也是這個計劃的一部分。

  “我們都是靳仲廷請來的親友團。”安西晚笑著說。

  宋妤看向眾人身后的靳仲廷,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裝。他的衣柜平時都是深色調的西裝為主,根本找不到一件白色的。今天這一身,是為了求婚特地讓品牌定制的。

  白色也很襯他,看起來十分減齡,這大長腿一邁,簡直和童話里走出來的王子無異。

  他捧著鮮花拿著戒指,眉目含笑的樣子,讓宋妤覺得心都快化了。

  “今天這一幕,我已經想了很多很多年了。”靳仲廷對宋妤說。

  宋妤原本是笑著的,聽到“很多很多年”這五個字的時候,忽然眼眶一熱,鼻子就酸了。

  靳仲廷慢慢地在宋妤面前單膝跪地。

  “宋妤,嫁給我好嗎?”他認真又虔誠地說出這句話。

  其實靳仲廷也知道,自己應該等身體恢復得更健康,再晚點和宋妤求婚更好,可他發現自己一刻都不愿意多等。

  方煜文也提醒過他,在病房里求婚會不會不太好。

  他思索之后,覺得病房求婚也很有意義,畢竟,這里是他重獲新生的地方,他想在這里求婚,和心愛的女人一起走出這里,然后去開始全新的生活。

  “媽媽,答應爸爸吧!”

  “答應爸爸!答應爸爸!”

  兩個孩子一臉期待地望著宋妤。

  宋妤從他們的眼神里也能看出來,他們有多么渴望一個完整的家庭。

  當然,她愿意和靳仲廷在一起,并不是因為孩子需要一個家庭,而是因為她真的愛他,是經歷風雨和坎坷之后,無比堅定的決心和愛。

  “好。”宋妤接過靳仲廷手里的捧花。

  靳仲廷知道宋妤一定會答應,可當他真的親耳聽到她答應時,這種心情依然難以言喻,他想,從這一刻開始,他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哇哦哇哦!”

  祝福的掌聲和起哄聲接連響起。

  靳仲廷為宋妤戴上了戒指,戒指是他住院的時候親自設計的,克拉的戒指,象征了一生一世。

  “抱一個。”

  “親一個。”

  安西晚他們在起哄。

  靳仲廷起身,輕輕地吻了下宋妤的唇。

  “往后余生,我會給你和孩子們一個溫暖幸福的家,我會守護你們,你們將比我生命更重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