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50章 綁架
  宋妤得知楊天樂和凌風確定戀愛關系的時候,凌風已經正式入職君安集團一周了,這一周靳仲廷頗為傷感,雖然凌風走之前,把最像自己的陳宇安排在了靳仲廷身邊保駕護航,可靳仲廷仍覺得自己失去了左膀右臂,有些不太習慣。

  宋妤勸他:“人家是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總不能在你身邊一輩子打光棍吧。”

  靳仲廷點頭,道理他也懂。

  “凌風最終走上了我和一樣的道路。”他感慨。

  “什么道路?”宋妤好奇。

  “討好老丈人的道路。”靳仲廷說罷,又補一句,“我比凌風壓力更大,因為我還有兩個小祖宗。”

  這兩個小祖宗可比大人難搞多了。

  宋妤笑起來,安撫道:“慢慢來,成成和甜甜最近已經愿意和你交流,這是很大的進步了。”

  “我期待著他們喊我一聲爸爸。”

  “早晚會的。”

  宋妤和靳仲廷通完電話就出門去了,最近她都在忙著裝修新店,昨天新到了一批桌椅,和她設計圖上的色差太大退回去重做,來來回回搞得她生氣且頭大。

  所以她決定自己去盯一盯,順便去家裝市場買一些小擺件,到時候放在店里妝點一下環境。

  忙碌了一上午之后,安西晚約她吃午餐。

  兩人在附近的廣場上見了一面,吃完午餐宋妤又陪安西晚逛了逛,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碰到了費雅雅和一個男人在逛街。

  費雅雅是靳文博的前妻,自從她和靳文博離婚后,宋妤沒有再見過她。

  不過前段時間倒是聽說過她的消息,傳言她再婚了,再婚的丈夫是個比她小好幾歲的弟弟,可能是因為那男人年輕又帥,惹人紅了眼,所以各種各樣的傳言都出來了,最離譜的,是說那男人是夜店的頭牌,費雅雅每次去都要點他,久而久之,兩人就生了感情,為了和這個男人結婚,費雅雅和家里對著干,差點斷了父女關系……當然,這只是版本之一,誰也不知道具體是個什么情況。

  費雅雅身邊的男人長得高高瘦瘦,白凈文氣,和靳文博完全不是一個風格的,看起來是個正經人。

  宋妤對費雅雅點點頭,正要與她擦肩,就聽費雅雅把她叫住了。

  她還是喊她沈千顏。

  宋妤轉頭去看她,不知道她們有什么可聊的,當初她剛嫁進靳家,費雅雅和靳文博的婚姻已經是雞飛狗跳模式,她們雖是妯娌,但當時并沒有任何接觸,現在見面,點頭打招呼已經算是留情面了。

  “你好。”宋妤看著費雅雅,“請問有什么事情嗎?”

  費雅雅對她身邊的男人使了個眼色,男人見狀走開了。

  宋妤更是奇怪,有什么話還需要支開現任丈夫說的?

  “怎么了?”

  “靳文博出獄了,你知道嗎?”費雅雅問。

  宋妤搖頭:“不知道,我沒有關注過他的消息。”

  “你沒有關注他的消息,他卻在關注你的消息。”費雅雅說,“他前兩天剛出來,就來找我要錢,我沒給,他就揚言要讓我們都好看,這個我們里面,有你和靳仲廷的名字。我今天叫住你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提醒你一下,這人比之前更瘋了,你們要小心。”

  *

  宋妤上了車,回味了一下費雅雅的話,心忽然就開始“突突”急跳起來。

  照理,靳文博能減刑提早出獄,說明他已經洗心革面了,可是按照費雅雅所說,這人壓根就沒有悔過之心,看來,所謂的洗心革面不過是他的偽裝。

  他如果真的要打擊報復,那靳仲廷和宋妤肯定在他的名單首位。

  宋妤覺得不安,她打了個電話給靳仲廷。

  靳仲廷正要去開會,但他還是耐心聽了宋妤說完自己的擔心。

  “這樣吧,我讓陳宇帶人過去。”靳仲廷說,“這段時間就讓他保護你,幼兒園那邊,讓他也安排人手,好不好?”

  “好。”

  這樣自然是最穩妥的。

  電話掛了沒多久,陳宇就帶著人去找宋妤了,都說陳宇和凌風很想,見了真人,還真有那么幾分相似,不僅長得同樣出類拔萃,連性子都是偏冷那一掛的。

  宋妤最擔心的還是孩子,所以她讓陳宇帶人去幼兒園外面潛伏著,以防萬一。

  陳宇他們在幼兒園門口守了個把月,但靳文博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他從來沒有露過面,更別提傷害孩子,這樣一來,宋妤漸漸放松了警惕。

  成成和甜甜也不愿總是被人跟著,好像顯得他們有多特殊,孩子抗議了幾次后,宋妤和靳仲廷商量,就讓陳宇帶著人暫時先撤了。

  畢竟,靳文博會打擊報復只是費雅雅的一面之詞,因為這一面之詞就開始草木皆兵,影響孩子們的正常生活,也不是宋妤希望看到的。

  但誰也沒想到的是,陳宇他們剛剛撤下,隔天孩子就出事了。

  那天是周五,宋妤店里正忙,她和父親宋長德說好了,孩子們放學后就讓保姆送去他那里,讓兩個孩子在外公家里吃晚飯,順便陪陪外公,宋妤忙完了去接他們。

  可宋長德在家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

  他給宋妤打電話,問她:“孩子你有沒有讓人送來?”

  宋妤一看表,都六點多了,孩子幼兒園放學都快兩個多小時了,怎么還沒有送到父親那里?

  她預感不好,立刻給保姆打電話,但是保姆電話已經打不通了,打了好幾個,都提示關機。

  出事了,肯定出事了。

  宋妤整個人都亂了,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聯系靳仲廷。

  靳仲廷也還在公司忙,一聽孩子不見了,立刻帶著陳宇他們去找人,陳宇聯系自己的警察師兄調來了幼兒園和附近道路的監控。

  幼兒園的監控顯示,四點多的時候,孩子的確是由保姆接走的,之后,接送孩子的車子駛過風和街,中途保姆帶著孩子下車買了甜點,再上車之后,司機就開始脫離原定去宋家的路線,駛去了河海道口

  河海道口那段路是老公路,沒有監控。

  陳宇帶著人在那一帶四處搜尋,最后找到了車,以及在車里昏迷不醒的司機和保姆。

  成成和甜甜已經不見了。

  *

  宋妤覺得自己快瘋了,在和孩子們斷聯的幾個小時里,她坐立不安,整個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樣,自責、內疚、懊悔、擔心……她不敢相信,兩個孩子如果有什么事情,她該如何活下去。

  靳仲廷和宋寧遠已經發動了所有可以發動的人脈去尋找孩子,可依然杳無音信。

  晚上十點三十分,靳文博終于主動打來電話。

  他聯系的是靳仲廷,要求靳仲廷給他準備2個億,一架直升飛機以及可以駕駛直升飛機人,送他離開錦城。

  靳仲廷一口答應,現在這種時候,別說兩億,再多的錢,只要能救兩個孩子,那就都不是事。

  靳文博還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要靳仲廷自己帶著錢過去找他。

  “可以,只要你不傷害孩子,我都可以。”靳仲廷對靳文博說,“能讓我聽聽孩子的聲音嗎?我需要確認他們是否安好。”

  靳文博根本不搭理靳仲廷,直接掛了電話。

  籌錢的期限是兩天,等錢都到位后,所有人再次陷入焦灼,因為靳文博又斷聯了。

  這人完全不按照約定所說,兩天后聯系。

  宋妤已經兩天沒有合眼,她根本睡不著也不敢睡,孩子們在哪兒?有沒有挨餓受凍?又或者有沒有受到虐待?每一個問題都在折磨著她。

  靳仲廷極力保持鎮定,在她身邊安慰著她,但宋妤看得出來,對靳仲廷來說,每一分每一秒也都是煎熬,只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拼命隱忍而已。

  宋長德更是直接病倒了,兩個小外孫被綁架,生死未卜,打擊太大,他臥床了兩天,只喝了薄粥度日。

  內憂外患,度日如年,宋妤快撐不住的時候,靳文博終于又打來電話,約了見面地址,那是一棟廢棄大樓的天臺,頂樓空闊,可以容下一架直升機降落。

  關于直升機的駕駛人員,靳仲廷也是花高價請了很多專業人員,但靳文博畢竟是毫無人性的劊子手,哪怕給再多的錢,也沒有人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冒險。

  這個時候,是凌風站出來,說他可以開直升機,陪靳仲廷一起去赴靳文博的死亡之約。

  靳仲廷感動到無法用言語形容。

  其實現在的凌風完全沒必要再來淌這一趟的渾水,他已經進了君安集團,雖然現在從底層做起,但楊晨明顯是把他當成接班人來培養,他有極其廣闊光明的未來,已經不需要為誰賣命獲取金錢,但他還是來了。

  楊天樂得知凌風的決定時,其實很擔心,但是她也沒有辦法阻止,因為她也很擔心成成和甜甜的安危,她只能支持凌風,并祈求他和靳仲廷能帶著孩子們平安歸來。

  “謝謝你,凌風。”靳仲廷除了感謝,只有感謝。

  “不必掛心靳總。”凌風很冷靜,“我最難的時候是你拉我,我有今日都是因為你。這些年你把我當兄弟,當家人,我無以為報,現在,我會盡我全力助你救回孩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