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10章 給大師算一卦
  總統套房的大床上,竟然整整齊齊地鋪滿了靳家老太太的遺照。

  “怎么了雪煙姐?”

  小菲沖過來,見狀,也被震撼到了。

  “天吶,這是什么啊?”小菲不知所措,“雪煙姐,這個老奶奶是誰啊?到底是誰在整蠱我們?我還是把酒店的工作人員都叫過來吧!我覺得這個惡作劇也太惡劣了。”

  “閉嘴啊!還輪不到你來教我做事!”姚雪煙開始瘋狂地咬著自己的指甲。

  她把之前發生的詭異事情一樁樁一件件地串聯起來,最后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靳家的那個老太婆冤魂不散,找她報復來了。

  一定是這樣的!一定是這樣的!

  畢竟,這些怪事就是從她那天去了墓園之后開始的!

  老太太一定不滿她害死了她,卻還在外人面前和她裝情深的樣子。

  “雪煙姐,這上面還有字呢。”小菲掀了其中一張照片,發現照片的背面真的有字。

  上面寫著:夢里見。

  姚雪煙嚇得突然嘔了起來。

  “嘔……嘔……”

  “雪煙姐!”小菲立馬把垃圾桶拿過來。

  姚雪煙對著垃圾桶大吐特吐。

  她一邊吐一邊想起那日對媒體說過的話,她說,老太太曾托夢給她,沒想到,這下真的靈驗了。

  “把這些照片都給我收起來!收起來!”姚雪煙還沒吐完,就著急忙慌地說。

  “好。”

  小菲趕緊把照片都收了起來。

  “雪煙姐,你沒事吧?”小菲給她拿了礦泉水和紙巾。

  姚雪煙漱漱口后,人似乎清醒了一點,但是,她眼神還是虛晃的,一副恐懼到了極致的樣子。

  “雪煙姐……要不,咱還是再換個房間吧。”小菲提議。

  “不換了,就在這里。”姚雪煙現在堅信自己是被鬼纏上了,既然是被鬼纏上了,那換到哪里都一樣。

  “可我……總覺得這里瘆得慌。”

  “閉嘴。”姚雪煙喝了小菲一聲,“我已經煩死了,你給我閉嘴。”

  小菲抿抿嘴,不敢說話了。

  兩個人就在總統包間的沙發上坐了一整夜,小菲是姚雪煙不讓她睡的,為了兩倍工資,沒辦法,但姚雪煙也不睡。

  半夜,小菲實在好奇:“雪煙姐,你不睡覺嗎?”

  “別管我。”姚雪煙沒好氣地道。

  她現在哪里敢睡?萬一她睡著了,那老太婆真的到夢里來找她索命,那還了得?

  第二天一早,天剛亮起來,姚雪煙就給徐靜禾打了電話。

  “我們再見一面吧。”姚雪煙對徐靜禾說。

  其實那日去墓園的時候她們已經見過了,但是,那時候姚雪煙已經很久沒有收到奇怪的快遞了,她還以為這件事情算是過去了,所以,徐靜禾問她的時候,她還告訴徐靜禾沒事了,可沒想到,現在竟然發生了比之前恐怖和詭異千百倍的靈異事件。

  “發生什么事了?”徐靜禾感覺到姚雪煙的語氣有點不對勁。

  “見面說吧。”

  “行,約哪里?”

  “老地方。”

  *

  姚雪煙和徐靜禾說的老地方是楓葉山莊。

  宋妤故技重施,得到了她們的聊天錄音,她從錄音里得知,姚雪煙已經快被發生在自己身邊的各種怪異事件嚇得崩潰了,她希望徐靜禾可以幫忙找個靠譜的法師,來化解這些事情。

  徐靜禾推薦了當年北風林的法師。

  “當年老太太在的時候,就格外相信這個法師,無論是靳仲廷出事還是靳家大大小小的各種怪事,這位法師的確出力不小。”徐靜禾對姚雪煙說,“不過最讓我大受震撼的,還是老太太去世之前,那位法師一見到老太太,就直言老太太會有血光之災。你說,這種程度,是不是真的算是通靈了?”

  “你有這位法師的地址嗎?”

  “有。”徐靜禾說,“不過聽說他最近這段時間去了外地,可能得過段時間才能回來。”

  “我不能等了,再等下去我要瘋了。”

  “那也沒辦法,像他們這種人,生意緊俏得很。”

  “無論他在哪兒,花多少錢,我都要插個隊。”姚雪煙說。

  宋妤比姚雪煙先一步找到了這個法師。

  其實這幾年,這法師混得一點都不好,他的巔峰時期,就是當年隨口說中老太太死亡結局之后的那一年。

  那一年無數達官顯貴上門來讓他看風水,解決各種大大小小的怪異事件,他靠裝神弄鬼坑蒙拐騙賺得盆滿缽滿,可之后,因為他沒有再出現一次像說中老太太之死那樣的神力,相反,很多宅子內的小問題他都解決不好,他的名聲開始變臭,生意也逐漸凋零。

  什么生意緊俏,什么去外地出差,都是他編出來的,為的就是營造出一種自己很忙的假象,騙娶徐靜禾的信任。

  畢竟,老太太這個大金主去世之后,他就把徐靜禾當成了自己的下一個目標,可惜,徐靜禾在靳家沒有什么話事權,唯一能照顧他生意的,就是給監獄里的兒子做做法,讓他早點出獄。

  沒想到的是,做法沒多久,靳文博真的因為表現良好可能會被提前釋放,這個巧合讓徐靜禾對法師越發信任。

  宋妤找到這個法師的時候,他剛去一戶人家超度亡靈回來,上躥下跳,忙死忙活,一天也就六百塊錢。

  這日薪對賺過大錢的法師來說,簡直連塞牙縫都不夠,關鍵是,那家人還這不滿意那不滿意的,質疑他的能力,讓人火大。

  法師正心情不爽,看到宋妤口罩墨鏡帽子全副武裝地找上門來,更沒好氣。

  “在我面前裝神秘,是不是有點魯班門前耍大刀的意味了?”法師沒好氣。

  “是的,平時應該都是別人找大師來算卦,今天我想給大師算一卦。”

  法師見宋妤的開場白這么新穎,好奇心被勾了起來。

  “你倒是說說看。”

  宋妤摘了墨鏡,露出一雙藍綠色的眼眸,其實她只是戴了藍綠色的美瞳而已,但在這神秘氣質的烘托下,在法師看來,這眼睛充滿了玄機,深不可測,絕對就是高人。

  “我能算出來,法師接下來要飛黃騰達了。”

  法師瞇了下眼,雖然這種話他平時也經常說來坑別人,但是到了自己這里,也是聽得一陣舒心。

  “怎么個飛黃騰達法?”

  宋妤見法師上鉤,對法師說:“麻煩法師把手相給我看一下。”

  “還要看手相?”

  “對,面相只能看出個大概,但手相卻能看出具體細節。”

  法師展開手掌,把手伸過來給宋妤看。

  宋妤盯著法師掌心的紋路許久,輕聲問:“法師,如果沒看錯的話,你六年前有過一次事業的巔峰。”

  此話一出,法師徹底愣住了。

  掐算掐算時間,六年之前,不正是他誤打誤撞說中靳家老太君去世的時候嘛,那時候,的確算是他事業的巔峰,這都算得出來?

  法師已經被震撼到了,但表面還是不動聲色。

  “然后呢?”

  宋妤故弄玄虛地沉吟了片刻,說:“接下來,你將再一次迎來事業的巔峰期。”

  “是嘛?和六年前一樣?”

  “不,如果這一次你能把握住門道,那你的事業絕對比六年前更輝煌。”

  法師將信將疑:“你能不能再說具體一點?”

  “天機不可泄露太多。”宋妤賣起關子,“我就這么和你說吧,如果沒有算錯的話,接下來幾天,將有一個很有名氣的女性來找你化解身上的怨孽,而她身上的怨孽,和六年前助你登上事業巔峰那件事情有關。”

  和六年前的事情有關,這么說,又是靳家老太太的事?

  “就這樣?”法師問。

  “對,我現在能透露的天機只有這么多,你先等著,如果接下來幾天有人來找你,證實了我今日和你說的這些話,那你再聯系我,我會告訴你,怎么樣才能抓住機遇,再次飛黃騰達。”

  宋妤說完這些話,戴上墨鏡,轉身離開。

  法師對這個故弄玄虛的女人仍有諸多懷疑,他并沒有把她的話太過放在心上。只是沒想到,三日后,真的有人找上門來了。

  來人戴著墨鏡口罩和帽子,也是全副武裝的樣子。

  怎么呢?這些人組團來忽悠他是吧?

  法師生氣,對來人說:“把帽子口罩墨鏡都摘了,否則,我拒不接單。”

  來人一聽,摘掉了臉上的裝備。

  法師看清對方的臉后,徹底怔住了,這不是當紅的女明星姚雪煙嗎?

  “你是……姚雪煙?”法師莫名興奮,他曾經看過姚雪煙主演的電視劇,對她很有好感。

  “是的。”

  “哎呀,姚小姐,你怎么來了?我這小屋還沒有接待過你這樣當紅的女明星呢,真是蓬蓽生輝蓬蓽生輝。”

  “法師,您好。”姚雪煙雙手合十,對法師鞠了個躬,裝出很虔誠的樣子,“在我對您說出我的訴求之前,我想請您答應我一件事情。”

  “姚小姐請說。”

  “我希望您能對今天見到我的事情全權保密,畢竟,我是公眾人物,如果被人知道我和怪力神說扯上關系,那一定會被有心的媒體大肆造謠宣揚,對我造成極不好的后果。”姚雪煙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畢竟,這些年我身上的爭議已經夠多了,我不想再被人造更多的謠,潑更多的臟水。”

  “那是當然了姚小姐,我也是有職業素養的,無論你是這樣的女明星,還是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只要到我這里來委托我捉鬼除妖的,我都會替他們保密。”

  “那真是謝謝法師了。”

  “客氣客氣,應該的。”

  兩人達成了口頭協議之后,姚雪煙就開始對法師說起最近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

  “那位去世的老太太,生前和我關系非常得要好,她去世之前的那段時間,我經常去陪她唱戲解悶,每年她的忌日,我也會和她的家人一起去墓園祭拜她,可今年我去過墓園之后,在我身上不斷地發生怪事,我經常聽到誦經的聲音,很大聲很大聲,可我身邊的人都說聽不到,只有我一個人能聽到,還有,我能看到有白色的類似鬼魅的小東西跟著我,洗澡時洗澡水突然變紅……最最可怕的是,老太太的遺照,會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我的身邊。”

  “你這情況很像是被怨靈纏住了。”法師立刻將她的情況往自己的專業領域靠。

  “對,我也是這樣想的,所以我經朋友介紹找到了您,不知道法師有沒有好的辦法為我化解?”姚雪煙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說實話,這些怪事發生后,我都不敢睡覺,這些天人都快熬沒了,請您一定要救救我!”

  “當然。”法師見美人如此懇切,立馬表現出胸有成竹的樣子,“你不必害怕,這種事我見得多了,化解的辦法很多,只要你把死者的信息和你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訴我。”

  “好。”

  “老太太什么時候去世的?”

  姚雪煙想了想:“大概是六年前。”

  六年前?

  這個數字讓法師頓時敏感起來,他想起前幾天來找自己的那個奇怪女人,她那天曾反復提到六年前的事情,而且還說,會有一個很有名氣的女性來找他化解身上的怨孽,姚雪煙不正是很有名氣?

  這么多重疊的信息,肯定不是巧合吧。

  “那位老太太,可是靳家人?”法師問。

  姚雪煙一驚:“法師,你也太厲害了吧!這你都算得到?”

  還真是?

  法師也是一驚,那個奇怪的女人也太牛逼了吧,竟然全都被她說中了!

  這下,姚雪煙覺得這法師真是高人啊,法師卻覺得那天那個女人真是高人啊!

  兩人各懷著鬼胎,各自打著主意。

  “法師,像這種已經去世六年的鬼魂,能用什么陣法把她徹底震住嗎?”姚雪煙小心翼翼地問。

  “你不是說,你和老太太關系非常好嗎?直接用鎖魂陣,會不會太殘忍?”

  姚雪煙一聽還真有鎖魂陣這種陣法,頓時感覺看到了希望。

  “感情好是生前,現在她都已經死了,還無緣無故地對我糾纏不清,哪里還有什么感情?請法師想想辦法,一定要把她震住。”

  “可以是可以的,但是,這個陣法比較復雜,得花些時日讓我準備一下,這樣吧,你把你的聯系方式給我,先回去,等我準備好了,再聯系你。”

  “好。”姚雪煙露出笑容,“那法師,請你一定要盡快,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好。”

  法師送走姚雪煙,立馬翻出那個奇怪的女人留下的聯系方式,撥通了她的電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