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07章 出了名的車多
  第二天是周六,宋妤是被兩個孩子給親醒的,她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這樣溫情的叫醒服務了,她睜開眼睛,剛想把兩個寶貝摟過來抱一抱,就聽甜甜說:“媽咪起床了,靳叔叔來了。”

  宋妤頭皮一緊,這么早?

  她立刻起來洗漱。

  甜甜已經去衣帽間給她準備好了運動服。

  “寶貝,你也太貼心了。”宋妤夸獎。

  甜甜聳肩:“媽媽,我只是不好意思讓靳叔叔等太久。”

  宋妤:“……”

  她倒是誠實。

  宋妤下樓,看到靳仲廷一身運動服,正在院子里陪成成踢足球,宋妤從來不知道,靳仲廷竟然連足球都踢得這么好。

  一顆足球被他顛來倒去,竟像是長在他腿上一般聽話。

  成成在陽光下開懷大笑,看起來前所未有的開心。

  其實成成在腿受傷后,一直都比較排斥各種運動,什么足球籃球羽毛球,他都不喜歡,有時候在電視上看到別人玩,他都會直接關掉電視,小孩子雖然嘴上不說,但心里很敏感,所以宋妤從來沒有給他買過這類的玩具。

  “足球哪里來的?”宋妤問家里的阿姨。

  “靳先生帶來的,說是去巴西出差的時候從那里帶來的禮物,送給成成,成成起初還不要,但靳先生帶著他去院子里玩了一圈,他好像愛上這顆足球了。”阿姨欣慰地說,“這位靳先生很有耐心,帶著成成玩,一個動作能反反復復教他好幾遍。”

  宋妤不說話,看著成成那么開心,她的心里當然也是感觸頗多。

  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女孩成長中需要父親給予安全感,而男孩,則需要父親用男人的思維和方式帶領他成長。

  爸爸這個角色,其實真的很重要,但是,宋妤也不想,因為孩子而去接受靳仲廷。

  以前在國外,她并沒有那么多糾結,但自從回國重新遇到靳仲廷之后,她心里糾結的情緒太多太錯綜復雜了。

  “媽媽,你看,這是靳叔叔給我帶的禮物。”甜甜拿著一盒巧克力過來,一邊偷瞄宋妤的反應一邊咽口水,“我可以吃嗎?”

  “你覺得呢?”甜甜前段時間發現了蛀牙,看牙的時候每回都哭得整個醫院都震動的程度,“你不怕看牙醫你就吃吧。”

  “可靳叔叔說,如果一天只吃一顆,吃完立刻去刷牙漱口,那就沒關系。”

  “你不怕麻煩?”

  “不怕。”

  “行,那你就吃吧。”宋妤說。

  “耶,謝謝媽媽!”甜甜抱著巧克力沖去了自己的小房間。

  宋妤發現,靳仲廷去國外出一趟差,不僅兩個孩子有禮物,連家里的保姆阿姨都個個有小禮物。

  籠絡人心這一塊,算是被他拿捏得死死的了。

  那怎么她沒有?

  宋妤正這么想,靳仲廷和成成踢完球進屋了。

  “媽媽。”成成大汗淋漓,“足球真是太好玩了,我太喜歡靳叔叔送我的禮物了。你看,這上面還有巴西球星的簽名呢。”

  “靳先生真是有心了。”宋妤皮笑肉不笑,“謝謝你給大家都準備了禮物。”

  “也不是大家,媽媽你就沒有。”成成補刀。

  宋妤忍著脾氣,默念親生的親生的,同時,恨恨地瞅了靳仲廷一眼。

  靳仲廷立刻說:“誰說你沒有,你也有,只是剛才下車的時候拿不下了。”

  他說著,折回車上去拿。

  靳仲廷給宋妤準備的是巴西的咖啡。

  巴西的咖啡還是很有名的,據說,在很多人的眼里,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咖啡,一種是巴西咖啡,另一種是其他咖啡。

  宋妤的確每天早上都有喝咖啡的習慣,也不知道靳仲廷是怎么知道的。

  “謝謝了。”宋妤說。

  “客氣。”

  *

  宋妤喝了咖啡,吃了個蔬菜三明治,短暫的休息后,就被靳仲廷帶進了臨時布置的健身房。

  這些健身器材都是靳仲廷托朋友國外進口而來的,宋妤光是看著,好多連怎么使用都不會。

  幸虧靳仲廷是專業的。

  甚至,他還買來了體測儀,先測了宋妤的體脂率后,再針對宋妤的體脂率給她制定了專屬于她的訓練計劃。

  “靳總,健身教練不會是你的副業吧?”

  靳仲廷笑了一下:“當你是夸我了。”

  可不就是夸他嘛!宋妤以前在國外找的那些健身教練,都遠沒有他來的專業。

  第一天,靳教練還算手下留情,給到的強度不算大,主要是做了有氧,又帶著宋妤練了肩和腰。

  宋妤的腰自生完兩個寶貝之后,就一直不太好,肩膀也早就落下了職業病,今天跟著靳仲廷鍛煉之后,她既有種任督二脈被打開的舒暢感,又覺得渾身酸痛,練到最后,她都覺得自己腿抖了。

  “好了嗎?”宋妤覺得自己快受不了了,她現在只想去沙發上葛優癱一會兒。

  “等下。”

  靳仲廷在地上鋪了一張海綿墊,對宋妤說:“躺上去。”

  “干嘛?”宋妤抱胸警覺。

  這孤男寡女的,他讓她躺到墊子上是什么意思?

  “你在想什么?”靳仲廷見她雙頰泛紅,就知道她腦袋里肯定塞滿了黃色廢料,“我能在這里睡了你不成?”

  宋妤瞪他:“誰說我在想這個?”

  “那你在想什么?”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靳仲廷懶得和她爭,指了指墊子重復道:“躺上去,我給你放松一下肌肉。”

  原來是放松肌肉啊。

  宋妤承認自己有點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她聽話地躺到墊子上,就見靳仲廷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根“狼牙棒”,開始半跪在宋妤身邊,對她渾身的肌肉開始了一番堪比“搟餃子皮”似的騷操作,宋妤一開始還覺得舒服,直到靳仲廷漸漸用力,她受不住,開始痛得喊出聲來。

  “啊!”

  “啊啊啊啊!”

  “你輕點!”

  “你弄疼我了!”

  “對,就這樣輕輕的,這樣好舒服!”

  “嗯……啊……”

  靳仲廷有些無奈:“你確定要這么叫?”

  宋妤緩了緩神,才意識到靳仲廷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天,她的這些臺詞真的也太曖昧了,這和叫床有什么區別?

  “反正孩子們聽不懂。”

  小孩子的思想可沒有大人那么污穢,他們肯定聽不出這些話里別的意思。

  “孩子聽不懂,但家里還有別人。”靳仲廷提醒,“你悠著點。”

  客廳里。

  成成和甜甜其實在宋妤第一聲“啊”喊出口時,就以為媽媽出了什么事,想要跑進健身房看看。

  本來家里的保姆阿姨也不攔住他們,甚至還和他們一起走到了健身房門口想要確認宋妤的安危。

  可緊接著,她就聽到宋妤那些曖昧的叫喊聲。

  阿姨連忙一把將孩子們攔住。

  “怎么了?阿姨?”

  “我看,暫時還是別進去打擾媽媽了。”保姆阿姨紅著臉,“你們媽媽好不容易下定決心運動,你們還不是不要進去打擾了。”

  “可是,媽媽剛才叫得好痛苦,我擔心媽媽會出事。”成成說。

  “不會出事的,你們靳叔叔不是在里面嗎,要真出什么事情,他肯定早就開門出來了。”

  “可是……可是我還是想進去看看。”甜甜不放心。

  “真不能進去兩位小祖宗。”保姆阿姨都快急死了,這種時候要是突然撞進去,那不得尷尬死?

  “為什么啊?阿姨你今天好奇怪啊!”

  保姆阿姨心想,哪里是我奇怪,分明是健身房里頭的那兩位奇怪,大白天的,做壞事就做壞事,也沒必要喊得這樣人盡皆知吧!

  “總之你們聽阿姨的話沒錯,因為呢……因為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運動小朋友都能看的。”

  兩個小朋友似懂非懂,但還是躍躍欲試。

  保姆阿姨沒有辦法了,只能對他們說:“今天還沒有看過動畫片對嗎?要不要去看一集《小豬佩奇》?或者《汪汪隊》也可以。”

  兩個孩子的注意力瞬間被轉移。

  “好耶!”

  保姆阿姨頓時松了一口氣,看來,靳仲廷的禮物也不是那么好拿的,這一波,真是全靠了她攔著!

  *

  運動結束,宋妤覺得自己四肢都在顫抖。

  “媽媽!媽媽!”兩小只見宋妤他們出來,立馬飛奔過來,“媽媽你感覺怎么樣?”

  “感覺還不錯。”宋妤如實說,出了一身汗,身上的肌肉都放松了一遍,她覺得自己所有細胞都很爽利,“我先去洗個澡。”

  “我也需要洗個澡。”靳仲廷看著宋妤。

  宋妤瞪著靳仲廷,心想這廝也太過分了吧,就帶她運動了一下而已,竟然就妄圖想和她一起洗澡了?

  靳仲廷見宋妤表情豐富,就知道她又想歪了,立刻解釋道:“我等下要去公司,借你們客房的浴室洗個澡,換個衣服,畢竟,我剛才的運動量也不小,也出了很多的汗。”

  兩位保姆阿姨相互交換了個眼神,心想宋小姐和靳先生也太不避嫌了,竟然還敢當著兩個孩子說起剛才的“運動”。

  “好吧,那你帶換洗衣服了吧?”

  “帶了,在車里。”

  靳仲廷明顯有備而來,但人家來給自己上了免費的私教課,借用一下浴室洗個澡也無可厚非。

  “好的,阿姨,帶靳先生去客房的浴室。”宋妤交代。

  “是,宋小姐。”

  宋妤安排好了靳仲廷,就上樓去洗澡,換衣服、擼妝,等她所有一切都準備好了下來,發現靳仲廷竟然還沒有走,他正坐在沙發里,一左一右懷抱著兩個孩子翻看著什么。

  “你怎么還沒走?”宋妤脫口而出。

  靳仲廷抬眸看她。

  他換上了公干的西裝,與剛才穿著運動服指導她鍛煉的形象已經是判若兩人,這淡淡的一眼,搭配著剛運動結束的荷爾蒙的氣息,忽然讓宋妤有了心動的感覺。

  “媽媽,你怎么過河拆橋,翻臉不認人啊。”甜甜不滿,“好歹靳叔叔剛才還那么辛苦地帶你訓練,至少要留他下來吃一頓飯吧。”

  “就是啊。”成成幫腔,“平時你總教我們要講究禮儀,懂得感恩,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呢。”

  在孩子們眼里,宋妤儼然已經成了一個雙標的媽媽了。

  “媽媽不是這個意思,媽媽主要是耽誤靳叔叔的工作。”宋妤解釋。

  “沒關系,我不覺得耽誤。”靳仲廷說。

  “對啊,吃個飯有什么耽誤的?反正靳叔叔去了公司還是要吃飯的啊?”甜甜挽著靳仲廷的胳膊,說,“靳叔叔,我們繼續看照片吧。”

  “好。”靳仲廷揉了揉甜甜的小腦袋,問,“那這是你幾歲,你還記得嗎?”

  “我不記得了,但媽媽和我說過,這是我和哥哥兩周歲的時候拍的照片。”

  宋妤一驚,忽然意識到,靳仲廷想方設法地登堂入室,可能就是為了對這些奶fufu的照片下手。

  果然,靳仲廷感慨一聲“好可愛”之后,就問甜甜和成成:“我可以把你們的照片打出來,做成抱枕放在車里嗎?”

  “可以啊!”

  “可以啊!”

  兩個小家伙異口同聲道。

  甜甜想到宋妤車里的那個抱枕,立刻說:“媽媽車里也有一個印著我和哥哥照片的抱枕,靳叔叔和媽媽果然心有靈犀,連想法都是一樣的。”

  宋妤真想揭穿靳仲廷,這哪里是什么心有靈犀,這分明就是剽竊她的創意。

  “你一個未婚男人,車里放兩個孩子的照片算怎么回事啊?這不是阻擋你的桃花嗎?”宋妤試圖打消靳仲廷這個念頭。

  “我沒什么桃花。”靳仲廷說。

  “不會吧,靳叔叔那么帥,怎么會沒有桃花呢?”甜甜不相信,“連我哥都有很多小女孩給他送好吃的呢。”

  靳仲廷笑了笑,說:“真的。”

  “那靳叔叔真的是一股清流呢。”甜甜沖宋妤眨了眨眼,似乎在說,媽咪你快點把這個優質好男人抓住啊!

  宋妤無視甜甜的暗示,還想說點什么,就見靳仲廷看向宋妤問:“你能把這本相冊里的所有原片都發給我嗎?”

  “你只是想在車里放個抱枕而已,至于要這么多照片嗎?”

  “至于,因為我想每一輛車里都放上他們的照片。”

  宋妤:“……”

  錦城誰不知道,靳仲廷是出了名的車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