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06章 魔鬼訓練
  姚雪煙這次擔綱女主角的電影名叫《雙喜》,電影開機后,姚雪煙就在劇組騷操作不斷。

  楊天樂作為與姚雪煙對手戲最多的女二號,被折騰得叫苦不迭。她才去劇組一周,就給宋妤打了n個電話吐槽姚雪煙。

  “宋妤姐,你知道嗎?姚雪煙拍戲竟然不背臺詞,真的就在那里張嘴念一二三四,全靠后期給她配音。”

  “我沒見過她這么夸張的軋戲咖,這戲才拍幾天,她有三分之一的戲是替身給她拍的,她還有一個古裝戲和一個現代偶像劇同時段在拍攝,每天都匆匆來匆匆走,我真是服了她了!”

  “而且姚雪煙這狐媚本領也是高超,劇組里面上到導演,下到群演,個個都對她服服帖帖,就她這軋戲軋到這樣離譜的程度,導演都舍不得說她一句,還要讓我們都配合她的檔期,就像是被灌了迷魂湯一樣。”

  一周后,天天在微信上蹦跶吐槽姚雪煙的楊天樂忽然沒有了聲音,宋妤覺得奇怪,她給楊天樂撥了視頻電話過去,發現她額頭上貼著退燒貼,正躺在酒店的大床上。

  “樂樂,你病了?”

  “別提了,昨天一場下水戲,本來我都理順了,結果因為姚雪煙忽然這不行那不行的,導致我在涼水里泡了一晚上,今天就開始發高燒了。”

  “看醫生了嗎?”

  “看了,去醫院打了點滴,剛回酒店。”

  “這下我是真的得來探班看望你了,想吃什么,我給你帶過來。”

  楊天樂對著鏡頭可憐巴巴道:“我想吃點重口味的,我嘴巴里沒味兒,吃什么都是淡不拉幾的,越吃越沒胃口。”

  “哪種重口味?”

  “螺螄粉、冒烤鴨、火雞面、重慶火鍋……”

  “生病的時候吃這些合適嗎?”

  “都已經生病了,難道不是快樂最重要了嗎?”

  好像也有那么一點道理。

  “好吧,安排。”

  宋妤讓人準備好了食材,開車去了楊天樂所在的酒店。

  楊天樂燒剛退下去,人稍微有精神一點,開門看到宋妤真的提著食盒來看她,感激涕零。

  “姐妹,你也太好了!”說完,就去扒拉宋妤的餐盒,“里面裝得是什么?”

  “火鍋食材。”

  “可這里沒有鍋誒。”

  “我請了跑腿的師傅送過來。”

  跑腿師傅進不了酒店,火鍋最后是酒店的工作人員送上來的。

  宋妤和楊天樂在酒店的小餐桌上把食材都擺出來,邊聊邊涮起了火鍋。

  “兩小的乖不乖?”楊天樂問,“有沒有說想我?”

  “想,你買的零食吃完了,就開始想你了。”宋妤毫不留情地揭穿兩個小家伙的心思。

  “哈哈哈哈,真是兩個小精怪。跟他們說,等我拍完這里的戲帶他們去迪士尼玩。”

  “你別太寵了,而且,照你現在這進度,這戲得拍到猴年馬月。”

  “是啊,遇到不靠譜的同事真的太痛苦了。”

  楊天樂話音剛落,門鈴響了。

  “誰啊?這個時候過來?”楊天樂放下筷子,對宋妤說:“你等我一下,我去開門看一下。”

  “嗯。”

  楊天樂跑過去開門,一打開門,愣住了。

  竟然是姚雪煙和導演。

  *

  “導演,你們怎么來了?”

  “你因公生病,導演不放心,特地過來看看。”姚雪煙往里看了一眼,看到滿桌的火鍋食材,冷哼了一聲,“不過,你好像也沒有病得那么嚴重么?畢竟,你還吃得下火鍋這么重口的東西。”

  姚雪煙是故意帶導演來楊天樂這里串門的,因為她剛收工回酒店的時候,正好遇到前臺攔下一個跑腿,那跑腿的男人說要送個火鍋來606,姚雪煙知道606是楊天樂的房間。

  因為當初的真假珠寶事件,姚雪煙一直偷偷記恨著楊天樂,這么好的報復機會,她肯定要抓住啊。

  姚雪煙想了想,立刻心生一計,打電話給導演來捉“裝病的人”。

  她對導演說想和他一起去看一下楊天樂,畢竟,楊天樂是因為昨天那場下水戲才生病的,導演一聽,還夸她周到呢。

  結果,正如姚雪煙所料,兩人一上門就看到楊天樂在房間里吃火鍋,這臉色紅潤的,沒有一點像病人。

  導演的臉色頓時有點難看。

  楊天樂頓時有種百口莫辯的感覺,她今天打電話給導演請假的時候說的是自己高燒要去醫院打點滴,這下直接被導演看到在炫火鍋,導演該怎么想?

  “樂樂,是誰來了?”宋妤在房間里,聽到了門口的動靜,立刻起身過來,看到姚雪煙和導演,宋妤綻開笑臉:“是裴導演吧?我常聽樂樂提起,你好,我是樂樂的營養師也是樂樂的好朋友,我叫宋妤。”

  宋妤說著,將準備好的名片遞給導演。

  導演低頭看了眼名片上的頭銜,宋妤是春里餐飲文化的創始人。

  “你說,你是天樂的營養師?”裴導演似乎對營養師這個身份比較有興趣。

  “是的,樂樂之前就是通過的我的食療瘦下來的。”

  娛樂圈的人都知道,楊天樂剛出道的時候很胖,在影視劇里也多是客串那種扮丑的角色,后來不知道怎么了,漸漸就瘦了下來,那時候,大家還都在猜測她是不是用了什么偏方,娛樂圈很多想減肥的女明星,都有意無意地向楊天樂打探過,裴導演也很好奇,因為他的小兒子就是和當初的楊天樂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小胖子。

  “今天樂樂打電話給我,說她高燒重感冒,嘴巴里沒有味道,想吃點重口味的東西,但又不能影響她的嗓子和明天拍戲的狀態,所以讓我特地準備了健康的食材和清淡的火鍋底料,來解解饞。”宋妤指了指桌上地火鍋,“這些食材都是我從春里帶過來的,樂樂還讓我給《雙喜》劇組也準備了一頓火鍋宴,不過因為人太多,鍋子運送麻煩等原因,要晚上才到,到時候導演和姚小姐都嘗嘗春里的味道,如果覺得不錯,請多多幫忙宣傳哦。”

  宋妤說得有鼻子有眼的,連楊天樂都快辨不出真假了。

  “宋總真是太客氣了。”導演一聽楊天樂和宋妤還給全劇組都準備了火鍋宴,頓時沒了脾氣,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吃人嘴軟。

  “不是我太客氣,所有費用都是樂樂掏的哦。”宋妤說著,很自然地搭著楊天樂的肩膀,輕怕了她一下,示意她配合。

  楊天樂如夢初醒:“應該的應該的,畢竟,導演和大家都很照顧我,這次又因為我生病耽誤了大家的進度,我的心里特別內疚,這頓火鍋宴就當是給大家賠罪了。”

  “那我就替大家謝謝天樂了。”裴導演捏著宋妤的名片說,“宋總,方便的話,改天我想和你探討一下食療這個課題。”

  “隨時歡迎。”

  “謝謝了。”

  姚雪煙原本打算是來挑撥離間的,可沒想到,竟反倒是給他們牽了交好的線,真是氣死個人!

  *

  楊天樂送走了導演,立馬關上門將宋妤往屋里拉。

  “宋妤姐,什么火鍋宴?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剛知道。”

  “啊?”

  “這不是看姚雪煙帶導演來為難你,我臨時想的主意嘛。”宋妤說。

  楊天樂一想也是,剛才要不是宋妤跳出來給自己解圍,那導演肯定覺得她故意裝不舒服請假,實則就是躲在房間里偷懶享樂。

  “那現在怎么辦?”

  “沒事,我來安排,你放心,搞幾桌火鍋來劇組,還難不倒你姐。”宋妤拿起自己的包,“你繼續吃著,我先回去安排,傍晚一定讓你們整個劇組都吃上火鍋。”

  “那就辛苦宋妤姐了。”

  宋妤走出楊天樂的房間,剛走過拐角想進電梯,就看到姚雪煙從走廊的另一側過來。

  “宋小姐。”姚雪煙把宋妤叫住,“這么著急回去啊?”

  “沒有著急,只是不想耽誤樂樂休息。”

  “哦,你們可真是好姐妹。”

  “當然。”

  宋妤并不打算和她糾纏,正準備離開,卻聽姚雪煙再次把她叫住。

  “宋小姐。”

  “又怎么了?”宋妤不耐煩。

  “聽說你最近和靳仲廷走得很近。”

  “我和誰走得近應該不需要和姚小姐你匯報吧?”

  “宋小姐何必火藥味十足呢。”姚雪煙淡淡的,“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別做不切實際的夢,你和靳仲廷永遠不可能。”

  宋妤心想,不可能就不可能唄,好像誰稀得和他在一起似的。她現在最好靳仲廷能離她和孩子遠一點。

  可面對姚雪煙,她當然不能表現得毫不在乎。

  “姚小姐是月老嗎?紅線是你在牽?姻緣簿是你在寫?可能不可能,什么時候由你說了算了?”宋妤懟。

  “你知道靳仲廷為什么對你有興趣嗎?”

  “因為我長得像他前妻,姚小姐想說什么?我是替身?還是告訴我他只是喜歡我的顏,讓我快跑?”

  姚雪煙笑起來:“看來早就有人提醒過你,你只是個替身而已。”

  “我無所謂別人怎么說,我又不和他們過。”

  “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想告訴你的,是靳仲廷的前妻曾經害死了靳仲廷最愛的奶奶。”

  宋妤神色一滯,她沒料到,會在此時忽然聽到這件事。

  姚雪煙看到宋妤的表情變化,以為她被嚇到,一副幸災樂禍的語氣:“宋小姐或許并不在意做別人的替身,甚至還覺得自己長得像他的前妻能被他注意到是一種幸運,但我告訴你,靳家所有人都痛恨著靳仲廷的那位前妻,就憑你長著和他前妻一模一樣的臉,靳家人就不可能接納你。”

  宋妤沉默,靳家人對她的態度,她當然是知道的。

  當年,哥哥宋寧遠和沐沁漪明明是兩情相悅,情投意合,就因為出了后來的事情,沐沁漪的母親靳巧心開始極力反對沐沁漪和宋寧遠在一起。

  沐沁漪苦苦掙扎,但最終也架不住家里的壓力,和心里那一關,選擇了和宋寧遠分手。畢竟,對沐沁漪來說,宋寧遠的妹妹害死了她的外婆,就算她再如何沒心沒肺,也不可能裝作無事發生。

  宋妤看著哥哥宋寧遠因為失去愛人而痛苦,這種內疚的心情,讓她至今無法釋懷。

  “你或許覺得你是和靳仲廷在一起,靳家人對你的看法并不重要,但是,你想想,得不到家人祝福的愛情,怎么可能長久,最終,靳仲廷看著你也會覺得膈應,他終究會醒悟,會離你而去,到時候,你能剩下什么?”姚雪煙越說越來勁。

  宋妤差點被她帶進這個情緒之中,不得不說,姚雪煙很會詭辯,是個挑撥離間的好手,但好在,宋妤很快清醒過來。

  “姚小姐,你確定,是靳先生的前妻害死了她的奶奶嗎?”

  宋妤這一問,直擊姚雪煙的命門。

  姚雪煙眼里閃過一絲驚恐:“你這么問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很奇怪,靳先生從來沒有和我提起過這件事,如果他的前妻真的害死了他的奶奶,那他一定會恨屋及烏,可是,靳先生對我很好,一點都看不出恨。所以,我覺得這中間肯定有什么誤會哦。”宋妤的語氣忽然變得意味深長,“姚小姐,你說,會不會靳先生其實早就知道,害死他奶奶的,另有其人。”

  姚雪煙頓時一個字都接不上話。

  宋妤笑了笑,轉身離開,徒留姚雪煙站在原地一陣戰栗。

  難道,靳仲廷真的知道了什么?

  宋妤回到車上,和姚雪煙這一來一回的一戰,她自己也消耗不小,她在車里緩了緩神,先把劇組的火鍋宴給安排好了,才繼續考慮姚雪煙剛才所說的那些話。

  如果有朝一日,真的需要靳仲廷為她和靳家人為敵,他會不會愿意?

  宋妤腦海里剛閃過這個念頭,手機忽然震了震。

  她打開手機一看,是靳仲廷給她拍了一張飛機降落時的風景圖。

  宋妤想,這有什么稀奇的,她又不是沒有做過飛機。

  這時,靳仲廷的信息又跟過來。

  “準備好了嗎?”

  準備什么?

  宋妤直接回過去兩個問號。

  “準備好和我一起進行‘魔鬼訓練’。”

  魔鬼訓練?

  不要!不行!不可以!

  宋妤內心拒絕三連,但一想到靳仲廷大張旗鼓送去她家的那些健身器材,她就知道自己一定逃不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