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05章 被架空了
  胡瑾知難而退,找了個借口走開了。

  甜甜轉頭,對靳仲廷眨了下眼。

  靳仲廷真是服了這個鬼靈精了,小小年紀,大人的心思全被她拿捏了。

  兩人正準備休息一下,繼續參加下個項目,就見一群人匆匆往主席臺方向涌去。

  “快去看看,那里好像有人暈倒了!”

  “誰啊?”

  “不知道,好像是一個媽媽,跑完四百米就暈過去了。”

  靳仲廷和甜甜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見一個小朋友跑過來說:“甜甜,你媽咪暈倒了。”

  “我媽咪?”甜甜立刻彈跳起來,轉頭看向靳仲廷,小臉一垮:“爸爸,媽媽暈倒了!”

  “別著急,我們去看看。”靳仲廷嘴上寬慰著甜甜,其實自己心里也很著急,他快速抱起甜甜,往主席臺方向沖。

  主席臺那里圍滿了人,宋妤躺在地上,白皙的臉頰被曬得通紅,成成正趴在宋妤身邊大哭,一邊哭一邊喊:“媽媽,你不要死!媽媽你不要死!”

  眾人手足無措,有人打120,有人拿傘給宋妤遮擋陽光,也有人蹲下去寬慰成成:“小朋友別哭,你媽媽應該是平時缺乏鍛煉,剛跑了四百米引起血壓上升,頭暈之后就暈倒了,一般去醫院檢查一下,不會有大問題,你別太難過。”

  甜甜看到媽媽倒在地上,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媽媽!媽媽!”

  兩個孩子從出生開始,宋妤就一直陪在他們的身邊,像個超人一樣無所不能,他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么無措的時刻。

  靳仲廷還算冷靜,他拉住成成:“成成,你先別哭了,告訴我,媽媽之前有過暈倒這種情況嗎?”

  成成搖頭:“從來沒有。”

  靳仲廷了解了情況,把宋妤抱起來,放到主席臺后的陰涼處,抬高了她的雙腿,放低頭部,保證大腦的供血供氧。

  如果之前沒有發生過,那就說明應該不是什么心源性的老毛病,一般來說,宋妤暈倒肯定是劇烈運動后大腦血液灌注下降引起的,通過頭低腳高就可以改善大腦供血,改善暈倒的癥狀。

  果然,沒一會兒,宋妤就清醒了過來。

  “媽媽!”

  “媽媽!”

  兩個孩子看到宋妤醒來,趕緊撲過去,一左一右地將她抱住。

  “媽媽,你沒事吧?”

  “媽媽,你好點了嗎?”

  宋妤緩了緩,感覺腦袋里的眩暈感漸漸消失了。剛才,她跑完四百米,一開始還好好的,可停下來之后,忽然一陣頭暈目眩,她極力想站穩,卻忽然眼前一黑,整個人栽倒在草坪上。

  “媽媽沒事了。”宋妤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嚇到你們了?”

  “嗯。”

  “沒事,媽媽就是缺乏鍛煉了。”宋妤有點不好意思。

  靳仲廷去買了一罐功能飲料:“先喝點。”

  “謝謝。”

  宋妤剛喝了一口飲料,就見救護人員匆匆趕來。

  “人呢?”醫療救護隊的醫生問。

  “是我。”宋妤趕緊舉手,紅著臉說:“抱歉抱歉,辛苦你們跑一趟,我已經醒了!”

  醫生松了一口氣:“沒事就好,不過我們還是建議你去醫院做個詳細的檢查,畢竟,暈倒這種事情可大可小。”

  “好好好,今天是孩子們的運動會,我先陪孩子們參加完運動會,明天就去醫院檢查。”

  “嗯,自己注意休息一下,別再劇烈運動了。”

  “好。”

  眾人見宋妤沒事,都散開了。

  靳仲廷去支付了救護車的出車費用,回來看到兩個孩子抱著宋妤不肯撒手。

  “媽媽,要不你還是回家吧。”成成想到剛才媽媽忽然暈倒的那一幕,都覺得后怕。

  “是啊,媽媽,萬一你再暈倒怎么辦?”

  “不會的啦,媽媽哪兒有那么脆弱。”

  “可你剛才就好脆弱,哥哥都以為你要死了。”甜甜說著眼睛里就冒出了淚花,“如果我們沒有媽媽該怎么辦?”

  “不會的啦,媽媽肯定會陪你們很久很久的。”宋妤攬緊兩個孩子,“今天是你們幼兒園的活動,一年也就這么一次,媽媽不想讓你們留遺憾,媽媽就在這里看著你們。”

  “那哥哥那邊還有一個跳高項目怎么辦?”甜甜問。

  “我來吧。”靳仲廷說。

  “可是你不是還要去我們班參加跳繩嗎?”

  “我可以兩邊兼顧。”

  “爸爸你好厲害啊!”甜甜忍不住吹起彩虹屁。

  “爸爸?”成成似乎對這兩個字有點敏感,他抬肘撞了撞妹妹,“為什么叫靳叔叔爸爸?”

  “因為靳叔叔今天來參加我的運動會,是我的‘一日爸爸’,所以我今天就喊他爸爸啦。”甜甜湊到宋妤和成成面前,神秘兮兮地又補一句:“最重要的是,我們班主任胡老師好像對靳叔叔有意思,我喊他爸爸,就幫媽媽解決掉了一個情敵哦。”

  宋妤內心os:“我真是謝謝你了,我可沒要你幫我這個忙。”

  “那我也喊靳叔叔爸爸吧。”成成興奮,“畢竟,他接下來也要來我們班參加我的項目了。”

  “好啊好啊,那我們一起喊吧。”

  “爸爸!”

  “爸爸!”

  宋妤:“……”

  她可不可以再暈倒一次?

  靳仲廷簡直心花怒放,他迅速進入角色:“寶貝們,爸爸等下一定會加油的,看爸爸給你們拿金牌。”

  宋妤內心os:“你可就吹牛吧,等下看你怎么打臉。”

  誰能想到,靳大佬竟然真的是個十項全能,在兩個班來回跑的情況下,竟然還能拿下各個項目的第一。

  宋妤原本是想看他被打臉的,可到最后,忍不住真心實意地給他加油,為他贏下比賽而興奮地鼓掌。

  這該死的魅力,真是潛移默化,“殺”人于無形之中。

  “媽媽,爸爸真帥,對吧?”甜甜在旁擠眉弄眼的。

  宋妤不說話,她這一口一個爸爸的,叫得她耳朵疼。

  “頒獎啦頒獎啦!”成成在主席臺那邊興奮地朝甜甜招手。

  “來啦!”

  甜甜一溜小跑過去。

  靳仲廷牽著兩個孩子去臺上領獎,鮮艷的五星紅旗下,兩個孩子的笑臉從未有過的燦爛。

  宋妤悄悄舉起了手機,拍下一張照片。

  *

  回家的路上,兩個孩子抱著靳仲廷贏來的金牌愛不釋手。

  宋妤看得出來,他們從來沒有這樣高興過,她的心里隱隱高興,也隱隱難過,沒有能給孩子們健全的家庭,她終歸是有一點遺憾的,只是平時這遺憾都藏得很好,不輕易冒出來,只有在這樣的時候,會悄悄爆發。

  “現在感覺怎么樣?”靳仲廷一邊開車,一邊從后視鏡里瞥了眼宋妤,“還覺得暈嗎?”

  兩個孩子快樂過頭,差點忘了今天媽媽暈倒的事。

  聽靳仲廷關心媽媽,他們立刻也摟住宋妤的胳膊關心她:“媽媽,你還好嗎?”

  “我沒事了。”宋妤說。

  休息一下,已經完全回血了。

  “明天我陪你去醫院檢查一下。”靳仲廷說。

  “不用了,我覺得已經好了,根本不需要再做什么檢查。”宋妤道。

  去醫院一來一回,起碼又得要半天,她沒有那么多空閑,今天能抽出一天時間已經很不錯了,她相信靳仲廷一定也是一樣。

  “去檢查一下吧,放心些,還有一點比檢查更重要,那就是你真的得運動了。”靳仲廷問,“要不要給你推薦健身房和教練?”

  “不用,我沒時間。”

  宋妤也不是沒有想過鍛煉,可當初在國外報了兩三個健身房,兩三個產康,最后都沒有堅持下去。

  “沒時間不是借口。你現在沒時間鍛煉,以后就得花時間去醫院看病。”靳仲廷一副健身教練地口吻,“時間都是擠出來的,只要你有心,總能擠出來。”

  “每天在店里忙得一停不停,休息的時間就想在家陪孩子。”

  “那你可以在家里鍛煉,房子那么大,布置個健身房也不是難事。”

  宋妤還想和靳仲廷對抗一下,兩個孩子已經站到了靳仲廷那邊。

  “媽媽,我覺得爸爸說得對,你真的該鍛煉了,你要是再不鍛煉,你的骨頭都要生銹了。”甜甜說。

  “還爸爸爸爸的,一天爸爸已經結束了。”宋妤提醒。

  “哦,好吧。”甜甜不情不愿地改口,“靳叔叔說得對。我和哥哥也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你不是說要陪我們很久很久嗎?只有擁有健康的身體,才能陪我們很久很久啊!”

  “就是啊媽媽,你不要再找借口了,我知道,你就是懶得動。”成成瞬間把宋妤戳穿。

  宋妤無話可說,孩子是最了解她的,忙只是一個理由,懶才是最大的原因。

  “靳叔叔,不如你來監督媽媽吧。”甜甜忽然提議,“我們在家里布置一個健身房,你每天來家里監督媽媽鍛煉怎么樣呢?”

  “甜甜,你說什么呢!”宋妤趕緊打斷甜甜的話,這小丫頭,完全就是引狼入室,“人家靳叔叔集團總裁,你知道集團總裁是什么嗎?就和古代日理萬機的皇帝一樣,從早忙到晚,他怎么可能有空來監督媽媽鍛煉呢!”

  “是這樣嗎?靳叔叔?”

  “是從早忙到晚沒錯,但是……”靳仲廷看著宋妤,冷笑一聲,“時間么,擠擠總會有的。”

  宋妤:“……”

  *

  當天晚上,宋妤就做了個噩夢,她夢到自己落入了靳仲廷的魔爪,每天被逼著舉啞鈴掛單杠,苦不堪言。

  早上,宋妤被噩夢驚醒。

  她一睜開眼睛,發現噩夢還沒有結束,樓下,靳仲廷真的派人送來了各種健身器材。

  兩個孩子,正熱情地迎接著靳仲廷的人,指導他們把健身器材放在樓下東邊最大且能曬到太陽的空房間。

  宋妤立刻給靳仲廷打電話。

  “靳仲廷,你玩真的是不是?”

  “當然,我很認真。”靳仲廷在電話那頭笑,“我接受了甜甜和成成的委托,當然得對你負責。”

  “誰要你負責?”

  “聽話,我現在要去機場了,記得去做個檢查,趁這兩天好好休息一下,等我回來,正好可以帶你訓練。”

  說完,電話就掛了,完全不給宋妤反駁拒絕的空間。

  宋妤一想到噩夢馬上要成真,趕緊奔下樓去想要制止靳仲廷的那些人。

  她以最快的速度下樓,卻發現器材都已經搬得差不多了。

  “唉唉唉,師傅,我沒有訂這些東西,能不能幫我搬走啊?”宋妤也知道這個要求挺為難人的,“我給你們結兩倍的工資。”

  “女士,這是靳總讓我們送來的東西,那就是給我們結二十倍的工資,我們而不敢搬走啊。”

  “可你們這也太隨意了吧,總得經過主人的同意再往里搬東西吧。”

  “我們經過主人的同意了啊。”搬東西的師傅往回指了指甜甜和成成,“我們經過了小主人的同意,而且,搬到哪個房間也是小主人告訴我們的,小主人和靳總說好的。”

  宋妤無奈,所以,她是被架空了嗎?

  算了。

  宋妤也懶得掙扎了。

  她正準備去廚房看看有沒有吃的,門外楊天樂進來了。

  “哇,宋妤姐,你這是打算要健身了嗎?是什么突然讓你開竅了呢?”之前宋妤為了幫助楊天樂減肥,經常帶她去健身房運動,但是,宋妤只是監督,自己不動。

  楊天樂好幾次想拉她一起,但就是帶不動這豬隊友,怎么忽然就這么自覺了呢?

  宋妤把昨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楊天樂眉頭一皺:“這個靳仲廷先是籠絡孩子,借著登堂入室,他很危險啊。”

  “你也覺得對吧。可沒辦法,孩子們已經徹底被靳仲廷收買了。”

  “那你打算怎么辦?”

  “先這么樣吧,只要他不搶孩子,就暫時先這樣維持平衡吧。”

  “嗯。”

  “對了樂樂,你怎么來了?”宋妤問。

  “這不馬上要進組拍戲了,有很長時間不能見面,所以我今天再過來看看你和兩個小家伙。”

  楊天樂最近接了一個大制作的戲,演女二號,戲份很足,進組周期也長。

  “我會來探班的。”宋妤說,“到時候想吃什么和我說,我給你帶來。”

  “我猜你不會想來探班。”

  “為什么?”

  “女主角被截胡了,你猜是誰?”

  “誰?”

  “姚雪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