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04章 喊爸爸聽聽
  宋妤以為甜甜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她真的把靳仲廷喊來參加她的幼兒園運動會了。

  周三那天晚上,宋妤一下班回家,甜甜就沖過來,興奮地對宋妤說:“媽媽,靳叔叔答應我來參加運動會了。”

  宋妤錯愕:“你是怎么聯系上他的?”

  她都沒有給甜甜聯系方式,而且甜甜也沒有自己的手機。

  “今天樂樂阿姨來家里看我們,我是借了樂樂阿姨的手機聯系的靳叔叔。”

  “樂樂阿姨有靳叔叔的聯系方式?”

  “沒有,但樂樂阿姨有凌風叔叔的聯系方式,我先給凌風叔叔打了電話,然后凌風叔叔又給靳叔叔打電話說了運動會的事情,靳叔叔一口就同意了。”

  宋妤真沒想到,靳仲廷竟然這么閑,這運動會來來去去,至少得一整天,他這樣的總裁日理萬機才對吧。

  其實,還真叫宋妤想對了。

  靳仲廷這“一口同意”背后,不僅是國內各個部門之間協調再協調,甚至連國外的各部門,都受到了影響。因為原本那一天,靳仲廷是要飛國外考察的。

  大家實在不知道,這段時間靳總怎么這么任性,前幾天上著上著班忽然就翹班了,今天又突然把計劃了很久的國外行程推后了。

  突然這么不按常理出牌,靳總是談了任性又善變的女朋友嗎?

  只有靳仲廷自己知道,甜甜的戀愛沒有談起來,但就是突然多了兩個小祖宗要去寵要去哄。

  幼兒園的親子運動會是在周五。

  周五那天早上,靳仲廷一大早就來家里接他們。

  “靳叔叔!”甜甜一看到靳仲廷,就興奮地朝她飛奔過去。

  成成雖然比較矜持,但看得出來,眼里也是盛滿了開心。

  宋妤跟在最后,手里提著大包小包,是孩子們的水壺、帽子和備用的衣服,另外,她還準備了一些水果。

  靳仲廷見狀,走過去將她兩手的東西都接了過來。

  他今天穿了黑色的運動服,挺拔修長,宋妤正好穿了白色的運動服,更巧的是,兩人的運動服還是同一個品牌的最新款。

  “哥哥,你快看,媽媽和靳叔叔兩個人像什么?”甜甜挑挑眉,小臉蛋上都是賊兮兮的笑。

  “像黑白無常?”成成困惑。

  “呸呸呸,什么啊!”甜甜伸手掐了哥哥一把,“你怎么說話的呢,明明是像穿了情侶裝的小情侶。”

  成成恍然大悟:“你這么一說,還真挺像的。”

  “你們兩個別胡說了,快上車吧。”宋妤催促道。

  “好的。”

  兩個小家伙一溜煙爬上車。

  宋妤看著靳仲廷,說:“謝謝你愿意抽時間來參加孩子的運動會。”

  “你開口,我能不來么?”靳仲廷側身靠向宋妤,“不過你嘴上說著讓我離孩子們遠點,心里好像不是這么想的。欲擒故縱?”

  “我開口?”宋妤奇怪,明明是甜甜請他來的,怎么就變成了她開口?

  “甜甜說是你讓我一定要來的!”

  宋妤轉頭去看甜甜,小家伙正悄悄伏在半降的車窗后面聽他們說話。

  “甜甜!”

  甜甜假裝什么都沒有聽到,默默地關上了車窗。

  宋妤:“……”

  這小家伙真是要反!

  *

  車子開到幼兒園門口,因為今天小班運動會,幼兒院里格外的熱鬧,隨處可見小朋友牽著爸爸或者媽媽的身影。

  進入幼兒園,宋妤就去了成成的班上,甜甜則拉著靳仲廷去了她的班上。

  靳仲廷這顏值,屬實有些拉風了。

  班上不少小朋友的媽媽,都朝靳仲廷看過來,議論紛紛。

  甜甜覺得請靳仲廷過來參加她的運動會真是太有面子,靳仲廷的顏簡直就是花癡們的天堂。

  甜甜的班主任胡瑾是個剛大學畢業的小姑娘,甜甜身邊的靳仲廷,瞬間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記得,甜甜剛轉過來的時候,甜甜的媽媽宋妤來學校填過入園資料,其中家庭情況那一欄,宋妤明明填的是單親,那這個魅力十足的男人是誰?

  胡瑾猜,或許是甜甜的舅舅,因為甜甜曾不止一次地提起過自己的舅舅很帥,是個黃金單身漢,當時胡瑾并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小孩子都喜歡吹牛,沒想到,這“舅舅”的顏值高的是她吹牛都不敢吹成這樣的程度。

  “甜甜!”胡瑾立馬迎過去,笑著對靳仲廷點了點頭:“你們來啦!”

  “是的胡老師!”甜甜轉頭對靳仲廷介紹,“靳叔叔,這是我的班主任胡老師,胡老師唱歌好聽,跳舞也美,我們班的小朋友都超級喜歡她的。”

  “看你這小嘴甜的。”胡瑾俯身刮了一下甜甜的小鼻子,對靳仲廷伸出手,自我介紹道:“你好,我是胡瑾。”

  “你好。”靳仲廷握了下這位胡老師的手。

  “你是甜甜的叔叔?”胡瑾問,沒想到,甜甜不僅有個帥舅舅,連叔叔都這么帥,他們一家的顏值也太高了吧。

  靳仲廷雖然并不想承認“叔叔”這個身份,但沒有辦法,總不能和這個才第一次見面的老師解釋他和沈千顏那錯綜復雜的六年吧。

  “是的。”他說。

  “胡老師,媽媽去參加哥哥的運動會了,我實在沒有辦法,才請了靳叔叔來當我的一日爸爸,應該沒關系吧?”

  “當然沒有關系啦。”胡瑾笑著說。

  不管是舅舅還是叔叔,胡瑾都覺得這是甜甜給她牽來的紅線,所以格外寬容好說話。

  “你們先去找位置,等下運動會加油哦。”胡瑾摸了摸甜甜的小腦袋,又對靳仲廷點了點頭,才走開。

  她本來想多聊一會兒的,但又怕這才剛見面就太過殷勤會惹人懷疑意圖,所以打算再緩緩,總之,今天一定要把這帥哥的聯系方式拿到。

  老師走開后,甜甜拉著靳仲廷去找自己的位置。

  靳仲廷對甜甜剛才的那句“一日爸爸”非常滿意,很是受用。

  “甜甜。”

  “怎么了靳叔叔。”

  “你剛才說我今天來是來做你的一日爸爸的對嗎?”

  “對啊。”

  “既然這樣的話,那不如今天你就喊我爸爸吧?”靳仲廷小心翼翼地打著商量,他又貪心地希望甜甜喊她爸爸,又怕這個提議會冒犯到孩子。

  “好啊!靳叔叔你這個提議真不錯!”

  靳仲廷見甜甜欣然接受,頓時勇氣倍增,他拉著甜甜的小手,輕聲哄:“那你別叫我靳叔叔了,喊爸爸聽聽。”

  “爸爸。”甜甜喊得爽利。

  “誒!我的寶貝!”

  靳仲廷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化開了,聽到甜甜喊爸爸的剎那,他的眼眶甚至都熱了一下,如果不是現場人這么多,他可能都會落淚。

  可他還沒來得及再感動一下,忽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靳仲廷回頭,看到宋妤正站在他們的身后,她瞪著他那眼神,簡直可以用“死亡凝視”來形容。

  她明顯是聽到了剛才的那段對話。

  “媽媽,你怎么過來了?”甜甜問。

  “媽媽早上給你和哥哥都準備了水果,剛才忘了給你。”宋妤將兩盒切好的水果遞給甜甜,對甜甜說:“拿一盒去和你的好朋友們分享吧。”

  “好的媽媽。”

  甜甜聽話地拿上一盒水果去和她的同學分享,宋妤趁著這個空檔,低下頭來對靳仲廷說:“靳仲廷,別教我女兒說奇奇怪怪的話。”

  “什么叫奇奇怪怪的話,我本來就是她爸爸。”

  “靳仲廷!”

  宋妤正要發火,甜甜轉過頭來:“媽媽,你在和我爸爸說什么呢?你是不是在欺負他?”

  “……”

  宋妤簡直要吐血,這小白眼狼算是白養了。

  靳仲廷洋洋得意,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這話看來不假,他的女兒也太招人疼了!以后,他都要抱緊女兒的大腿才好!

  *

  運動會很快開始。

  常年健身的靳仲廷在一眾發福的爸爸中間,不僅顏值出眾,運動神經也是出類拔萃。

  百米接力賽,甜甜她們那一組,因為前三棒的爸爸們表現不給力,眼看就要輸給其他班,到了第四棒靳仲廷這里,他輕松就追平了前三棒落下的距離,不僅追平,甚至力挽狂瀾,爆冷得了個第一。

  “啊啊啊啊!”

  運動場上發出一陣歡呼,不僅甜甜和班上的小朋友們激動萬分,連班主任老師胡瑾都興奮地在原地蹦跶。

  胡瑾原本對今天的運動會不抱什么期待,覺得這就是一個工作量比平時更大的工作日,甚至覺得有點厭煩,因為她今天要應對一天的孩子家長。

  可是,剛才甜甜那位靳叔叔奪冠的時候,她激動到覺得自己簡直夢回了大學時光,她覺得自己喊加油的時候,一點都不像老師,更像是一個給自己暗戀男生加油的女大學生。

  這種久違的感覺讓她想到了自己的初戀。

  真是太美好了!

  “來來來!各位爸爸辛苦了!”胡瑾拿起四瓶礦泉水走過去,先把三瓶分給了其他孩子的爸爸,最后才走到靳仲廷的面前。

  “甜甜叔叔,你也太厲害了吧,我剛才都以為我們要墊底了,誰知道,你一出場,瞬間就把局勢扭轉了。”胡瑾發自內心的興奮,“你都沒看到,剛才孩子們有多激動,一個個小手都拍紅了!”

  靳仲廷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啊,對了,這瓶水給你。”胡瑾把礦泉水遞給靳仲廷,見他頭上都是汗,從口袋里掏出一包紙巾,抽出一張,“真是辛苦你了,看你跑得這一頭的汗,來,我給你擦擦。”

  胡瑾說著,抬手就要去擦靳仲廷額頭上的汗。

  靳仲廷下意識地往后一撤。

  “我自己來。”他說。

  靳仲廷這些年沒有少遇到對他示好的女人,這樣看似無意的小心機,他一眼就能看透,只是,他沒有想到,甜甜的班主任竟然也這么沒有分寸感。

  “哦,不好意思。”胡瑾感受到靳仲廷氣場的變化,知道肯定是自己操之過急惹他厭煩了,忙解釋:“我看你手上有東西,所以才想著替你擦一擦。”

  “謝謝,不勞老師費心。”靳仲廷轉頭去找甜甜。

  甜甜就站在他們的身后,剛好將這一幕看在眼里,孩子雖然小,但也是個人精,為什么老師沒有給別的小朋友的爸爸擦汗,獨獨給她“爸爸”擦汗,而且,擦汗也就罷了,那嬌羞的表情,就差把“喜歡”兩個字刻在眼睛里了。

  這可不行。

  靳叔叔可是媽媽的!

  甜甜心中警鈴大作,如果她今天把靳叔叔帶來參加運動會,無意給他和胡老師牽了紅線,那不就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嘛!

  還好,靳叔叔看起來對班主任胡老師并不感興趣,畢竟,他每次面對媽媽的時候,都是一副不值錢的模樣,可剛才面對胡老師,表現得非常冷淡,完全就是“莫挨老子”的表情。

  “爸爸!”甜甜沖過去抱住靳仲廷的大腿,“爸爸你簡直太棒啦!”

  靳仲廷聽到女兒這么自然地喊他“爸爸”,開心壞了。

  他一把抱起甜甜,問:“沒給你丟臉吧?”

  “當然!你簡直太給我長臉了。”

  胡瑾看著他們其樂融融的樣子,忍不住疑惑:“爸爸?甜甜,你剛才不是說這是你叔叔嗎?”

  “胡老師,靳叔叔不是我的親叔叔哦,他是我媽媽的追求者,雖然我媽媽暫時還沒有答應靳叔叔的追求,但我看得出來,媽媽也非常喜歡靳叔叔的,靳叔叔遲早會和我媽媽在一起,到時候,他不就是我的爸爸了嘛!”

  “原來是這樣啊。”胡瑾頓時失望,她還以為,這位靳先生真的是甜甜的親叔叔呢,可他竟然已經在追求甜甜的媽媽了。

  甜甜的媽媽宋妤是幼兒園的媽媽團里出了名的美,雖然胡瑾還沒有結婚,且比帶著兩個孩子的宋妤年輕很多,但如果要她面對宋妤這樣的情敵的話,她還是沒什么自信。

  畢竟,像靳仲廷這樣氣場十足的男人,像她這樣剛畢業的愣頭青,感覺也是鎮不住的,但宋妤不一樣,歲月已經在她身上沉淀出了足以和這個男人媲美的氣場,如果是宋妤配靳仲廷的話,只會讓人想到一個詞,那就是旗鼓相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