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01章 收律師函的就是你
  楊一心被宋妤這樣當面懟,有點下不來臺。

  她撇了撇嘴,帶著女兒走開了。

  “來,甜甜,媽媽給你換衣服。”宋妤把甜甜帶進更衣室。

  甜甜明顯心情受損,趁著更衣室無人,她抱住宋妤:“媽媽,我好難過,楊阿姨為什么要這樣說你?她又不了解媽媽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說話傷害你?”

  “甜甜,不要難過。”宋妤蹲下來,與女兒平視,“你聽媽媽和你說哦,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總有那么一些人,他們說話是全憑自己主觀意識來的……”

  “什么是主觀意識啊?”

  宋妤看著甜甜,忽然意識到這話對孩子而言有點深奧,于是改口:“總有一些人,說話是不過腦子的,他們根本不管自己說的話是對還是錯,更不會在乎自己的話會不會傷害別人。這樣的人很自我,但我們又沒有辦法避免這個世界上有這樣的人存在,所以呢,我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保持本心,無論何時,都不要被這些人影響。”

  甜甜似懂非懂,但她還是摟著宋妤的脖子,親了親她的面頰:“媽媽,你放心,我會像哥哥一樣保護你的,如果楊阿姨再胡說,我一定會去打她,讓她閉嘴。”

  宋妤笑起來,心里暖暖的:“寶貝,你不需要去打她,打人是不對的哦,我們最正確的做法就是不要去理會她。聽媽媽的話,任何時候,都不要因為這些人,失去我們自己的體面。”

  甜甜點點頭:“只要媽媽不難過,我就不生氣。”

  “真是媽媽的小乖乖,來,媽媽給你換衣服。”

  宋妤給甜甜換上了走秀的旗袍,旗袍白底印花,花色復古,映襯得甜甜更像是一個白瓷娃娃。

  “媽媽的寶貝真漂亮。”

  哪怕時隔五年,宋妤看著甜甜的時候,還會時不時感慨,自己怎么就生了這么個漂亮的小娃娃出來,真是不可思議。

  宋妤自己也換上同樣花色的旗袍,然后帶著甜甜去化妝。

  化妝師都是先給小朋友化妝,因為小朋友的妝容相對簡單,比較省事。

  甜甜化妝的時候,宋妤實在覺得可愛,就拍了一張側顏,發了朋友圈。

  靳仲廷第一時間點贊,然后評論:“走秀是今天?”

  宋妤假裝沒看到,沒有回復。

  大概三分鐘后,靳仲廷的電話就直接打過來了。

  宋妤想到那天夜里的那個吻,就不想接,但靳仲廷實在鍥而不舍,打了一個有一個,宋妤覺得自己的手機都快要被他震得沒有電了。

  她只能接起來。

  “喂?”

  “走秀是今天?”

  “對。”

  “在哪?”

  “為什么要告訴你?”

  “我想看我女兒表演,我從來沒有看過女兒表演,以后我不想錯過她任何一次成長。”

  他一口一個“我女兒”,聽得宋妤腦殼疼,宋妤覺得,自己再不注意點,女兒也許真的要被他搶走了。

  “你說什么?”

  “我說我想看我女兒表演。”

  “喂喂喂……這邊信號不太好,我聽不到你說的話,掛了啊!”

  宋妤直接掛斷了電話。

  “……”

  靳仲廷看著被匆匆切斷的電話屏幕,頭上直冒黑線,宋妤裝得也太假了,一點都不像,什么沒有信號,分明就是不想讓他去!

  “查一下,錦城今天哪里有親子走秀活動。”靳仲廷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機,撥了助理的內線。

  “是。”

  助理很快就查到了,因為“云創”這次活動聲勢浩大,無論是營銷還是廣告投放都花了大價錢的。

  “靳總,查到了,‘云創’今天在十里殿有一場親子走秀,旗袍主題的。”

  “云創?”

  “對,就是小范總的品牌。”

  *

  甜甜化完妝后,化妝師就招呼宋妤坐下。

  “你們母女顏值也太高了吧!”年輕的化妝師看著宋妤的素顏底子,忍不住感慨,“寶貝像個洋娃娃,媽媽則像是畫里走出來的美人。”

  “謝謝。”宋妤禮貌回應。

  化妝師手很巧,很快就給宋妤化好了底妝。

  “媽媽。”坐在一旁玩ipad的甜甜忽然站起來,走到宋妤身邊,“媽媽,小姐姐她們都在那里玩積木,她們讓我過去一起玩,可以嗎?”

  “誰讓你過去一起玩?”

  “喏,就是楊阿姨家的那個小姐姐,她剛才朝我招手了。”甜甜說。

  宋妤轉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墊子上,一群化完妝的小女孩蹲在那里玩積木,楊一心的女兒開開站在外沿,正看著甜甜,那樣子是像在邀請甜甜過去玩。

  “好的,你去吧,不能吵架,不要搶東西,玩具要分享哦。”宋妤一貫不主張將大人的矛盾上升到小孩,畢竟,小孩子大多都是純真可愛的。

  而且,她看得出來,甜甜也非常想要去合群,去和她們一起玩游戲。

  “知道了媽媽。”

  甜甜開心地朝那群小女孩飛奔過去。

  “你女兒性格真好啊,軟軟的,甜甜的,和她的名字一樣。”化妝師有點羨慕,“我真希望自己能有一個這樣的女兒。”

  “你還年輕,以后肯定會有的。”

  宋妤一邊和化妝師聊著天,一邊從鏡面里觀望著甜甜。

  甜甜一過去楊一心的女兒開開就牽住了她的手,帶著她就融入了那群小女孩,現在,甜甜正和她們一起用積木搭著一個漂亮的城堡。

  見甜甜玩得開心,宋妤也就放了心。

  “宋妤姐,閉一下眼睛,我要給你化眼妝啦。”化妝師說。

  “好。”

  宋妤配合得閉上了眼睛。

  眼妝大概是整張臉最復雜的妝了,宋妤在化妝師的指揮下,時而睜眼,時而閉眼,沒跟上對觀望甜甜的狀況。

  等到化妝師化完宋妤的眼妝,她睜開眼再次朝鏡面望過去的時候,發現甜甜已經不在那些小女孩的中間了。

  宋妤心里一個“咯噔”,趕緊起身,朝那些孩子過去。

  “小朋友們,有沒有看到甜甜?”

  幾個小孩面面相覷,有的甚至不知道誰是甜甜,她們彼此之間并不相熟,也就是彩排的時候一起玩過,除了玩得很好的朋友,彼此根本不知道彼此的姓名。

  “沒有。”

  “沒看到。”

  “……”

  所有人都在搖頭。

  宋妤看向楊一心的女兒:“開開,你呢,你看到甜甜了嗎?”

  “我也沒有看到。”小女孩一臉冷漠,和剛才把甜甜叫過去時那熱情和善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可是我看到你們剛才手拉手出去了誒。”其中一個小朋友指著開開說,“而且我聽到是你叫甜甜去的。”

  宋妤目光一凜,再次看向開開:“開開,你說實話,甜甜到底在哪兒?”

  “我怎么知道啊!剛才我叫她是和她一起去上洗手間的,可是等我上完洗手間出來,她就不見了,根本沒有等我啊!”開開說著還翻了個白眼,“一點都不義氣。”

  那模樣,好像真的是甜甜拋下了她一樣。

  *

  宋妤一刻不敢停留,趕緊跑去洗手間方向。

  女士洗手間很寬闊,宋妤敲著門,每一個隔間都找了一遍,就是不見甜甜。

  她想到之前在游樂場的時候甜甜忽然不見發生的驚險一幕,整個人瞬間不好了。

  “甜甜!甜甜!”

  宋妤在會場里穿梭,仔仔細細地找了個遍,可就是不見人。

  這酒店的整一層,主辦方都包了下來做活動,里里外外,空間非常大,再加上今天人流密集,進進出出的,除了工作人員,還有提早到的嘉賓,一眼望去,人從眾,要找到一個孩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lily姐。”宋妤找到主辦方的工作人員,“我女兒不見了,你能不能請酒店的工作人員幫忙找一找啊。”

  “什么?孩子不見了?”負責統籌的lily是個戴著眼鏡的中年女人,她一臉不耐煩,“你怎么連個孩子都看不住啊,今天這么大的活動,大家都忙得腳不著地的,誰有空幫你找孩子啊。”

  “拜托了,我怕孩子會有事。”

  “在里面能有什么事啊!”lily不耐煩地朝宋妤揮揮手,“你自己去找吧,小孩子調皮沒準在哪個房間里躲著呢。別來煩我啊,我一堆事兒呢,沒空給你找女兒。”

  說罷,她扭著腰肢去化妝室了。

  宋妤見她不愿幫忙,趕緊往外跑,她打算自己去找酒店的工作人員,看能不能調一下內場的監控。

  她剛跑出走廊,就撞上了一個堅硬的胸膛。

  “抱歉。”

  宋妤道了個歉,著急越過來人,卻被那人拉住了手腕。

  “急著去哪?看都來不及看我一眼?”是靳仲廷的聲音。

  宋妤抬眸,看到靳仲廷一身裁剪合身的條紋西裝,戴著金絲邊眼鏡,滿是“衣冠禽獸”的雅痞感。

  她的心一沉,孩子不見了,宋妤忽然有種不知道該怎么和他交代的內疚感,明明,她根本不需要對他產生內疚的,可看到他的那一秒,她的體內下意識地就涌起了這樣的感覺。

  “甜甜不見了。”宋妤顧不得那么多,趕緊說,“你快讓人去找!”

  她知道,靳仲廷肯定比她辦法多。

  這種時候,肯定是找孩子要緊,也沒有那么多矜持和界限了。

  “甜甜不見了?”靳仲廷眉頭一皺:“什么時候的事情?”

  “就半個小時之前,我想去找酒店的工作人員調監控,但監控是內部資料,我沒有認識的人,不知道找誰好。”

  “你別急,我來處理。”

  宋妤聽他這么說,心瞬間安定下來。

  靳仲廷打了一個電話,電話掛斷之后,他抓住了宋妤的手,將她往電梯口拉。

  “可以調監控嗎?”

  “嗯,去樓下安保辦公室。”

  “好。”

  宋妤亦步亦趨地跟著靳仲廷的步伐,完全沒意識到靳仲廷正牽著她的手。

  此時此刻,他們不過是一對急著找孩子的平凡父母而已。

  兩人到了安保辦公室,保安隊長已經在等著了。

  “靳總。”

  “監控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內場,半個小時前的監控已經調出來了。”

  宋妤連忙走到屏幕前查看,果然,甜甜是被開開帶出去的,兩個小孩子去了洗手間方向,但是,洗手間的區域有一段監控盲區,畫面里只看到開開和甜甜進去,然后,就只看到開開一個人出來,不見甜甜了。

  “其他區域的監控在查了嗎?”靳仲廷問。

  “在查了靳總,但是因為場地實在太大,查找需要一點時間。”保安隊長看著畫面里的開開,“如果能讓這個小朋友自己說出來,那效率就可以加倍。”

  宋妤也是這么想的,她根本等不及去查監控,轉身原路奔回樓上。

  “宋妤,你要干什么?”靳仲廷忙跟上來。

  宋妤一言不發,沖進候場區,撥開人群,找到楊一心母女。

  “甜甜呢!我問你甜甜呢!”宋妤看著開開,忍不住提高了聲響,“你把甜甜藏哪里了?”

  “你干什么!”楊一心一把護住女兒開開,“你有什么毛病啊。自己的女兒看不住丟了,來找我女兒撒什么潑!”

  “是她把甜甜帶出去的!”

  “她一個孩子能把你女兒帶到哪里去啊。瘋狗一樣吠什么啊!lily啊,這人怎么回事啊?她要是嚇著我女兒,等下的秀我們可不走了啊!”楊一心對著lily威脅道。

  “大姐,你有沒有搞錯啊!你的女兒還沒有找到嗎?”lily踩著高跟鞋朝宋妤奔過來,“我的天吶,那等下的秀怎么辦?你們身上的服裝還能不能展示啊!”

  lily只關心她的秀能不能繼續。

  “不能找到就讓她把衣服脫下來,大不了我和開開幫你走雙趟咯。”楊一心說。

  “那怎么行啊?最后一個環節是要一起出場展示旗袍的。”lily擠著眼窩,對宋妤沒好氣地說,“你們兩個真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不不不,說繡花枕頭還抬舉你們了,你們就是兩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啊,我告訴你們,這場秀要是被你們搞砸了,云創一定讓你們律師函收到手軟!”

  “這場秀無限推遲,甜甜什么時候找到,秀就什么時候開始。”靳仲廷從門口進來,冷著臉護到宋妤身前,看著lily道,“還有,注意你的言辭!否則,收律師函的就是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