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99章 訛上她
  宋妤掛了電話,坐在車里耐心地等消息,她希望,錄音筆能錄到決定性的證據就好了,雖然這樣得來的證據可能無法作為法庭上的供證,但至少能先在網絡上揭穿姚雪煙和徐靜禾的真面目,亂了她們的陣腳。

  “仲廷,謝謝你招待我們一家吃了這么豐盛的大餐。”

  一道洪亮的男聲從宋妤微微敞開的車窗里傳進來。

  宋妤正靠在駕駛座上小憩,聞聲睜開了眼睛。

  不遠處的過道上,靳仲廷帶著一對中年夫婦和一個年輕的女生正往宋妤車這邊的方向過來。

  中年夫婦中的妻子顯然有一點外國血統,氣質有別于一般的華人,看起來洋氣又漂亮。那位年輕的女生應該是中年夫婦的女兒,她的混血氣質相較于她母親而言沒有那么明顯,但也像個洋娃娃一般,讓人眼前一亮。

  “你們遠道而來,理應我做東,應該的。”靳仲廷對中年男人笑得客氣。

  “今天時間太趕,下次你到我們新買的莊園里來玩一天,我讓我老婆烤羊肉給你吃,我老婆烤得羊肉,那是俄羅斯風味和中國風味的融合,簡直一絕。”

  “好,改日一定登門拜訪。”

  四人走到一輛大g的前面,正要上車,男人忽然想到什么,轉身將自己的女兒推到靳仲廷的面前。

  “伊娃,你不是一直想要加上仲廷的聯系方式,和他一起探討任何經營企業嗎?今天你們也認識了,不如相互交換個聯系方式吧,以后交流聯系也方便一點。”

  被叫做伊娃的年輕姑娘紅著臉看著靳仲廷:“靳先生,可以嗎?”

  “可以。”

  靳仲廷大大方方地掏出手機,調出自己的微信二維碼給伊娃,伊娃如獲至寶,立馬拿出手機掃一掃,將靳仲廷添加上。

  “靳先生,請問你每天什么時候空一點呢?”伊娃眨巴著眼,晶亮的瞳仁里寫滿了對靳仲廷的崇拜,“我想和你聊天的話,挑什么時段不會耽誤你工作呢?”

  “你有什么問題可以直接發信息留言,我看到會回復。”

  “好,謝謝。”

  幾個問題來回,明明是正常對話,但伊娃的臉已經紅得像是染了霜的蘋果,隔得老遠,宋妤也看得出來,這混血姑娘明顯是喜歡靳仲廷的。

  伊娃的父母看起來也非常想要撮合女兒和靳仲廷,伊娃的父親拍了拍靳仲廷的肩膀,笑著說:“我女兒還沒有談過戀愛,純情得很,看到像仲廷你這樣優秀的男士,臉都燒得要滴血了。”

  “伊娃還小,倒也不急著談戀愛。”靳仲廷說。

  “哪里還小,也二十四歲了。”伊娃的母親看著靳仲廷,用略微蹩腳的中文說:“我們都喜歡女兒能找靳先生這樣英俊又沉穩的男士托付終身,這樣我和她爸爸,也就不用擔心了。”

  靳仲廷忽然反應過來,文森夫婦今天特地把女兒帶過來和他聚餐,原來還有相親一重意思。

  “爸媽,你們別說了。”伊娃看靳仲廷臉色微變,趕緊打斷父母的話,“好好的說這個干什么?”

  “這不是給你和靳先生牽牽紅線嘛,萬一你和靳先生能湊一對,我和你爸就放心了。”

  伊娃的臉更紅了,她趕緊拉開車門,鉆進車里,甚至顧不得和靳仲廷告別。

  “害羞了害羞了。”伊娃的父親笑:“那仲廷,你們先手機上聊著,我們改日再見。”

  “好。”靳仲廷禮貌道。

  大g駛出了停車場,靳仲廷才轉身。

  宋妤立馬低頭,在車里貓起腰,避免被靳仲廷看到。好一會兒,外頭沒了動靜,她以為靳仲廷已經走了,結果一抬頭,發現靳仲廷穩穩地立在她的車窗邊,淡淡地看著她。

  “我天!”

  宋妤被嚇了一大跳。

  靳仲廷敲了敲駕駛座的車窗玻璃,示意她把車窗降下來。

  宋妤不想理他,他又敲了敲。

  “干什么?”宋妤無奈降下車窗,沒好氣地問。

  “你在這里干什么?”

  “等人。”

  “等誰?”

  “反正不是等你。”

  她的語氣有點沖,隱隱聽出些不快。

  靳仲廷猜想她不快的原因,或許與剛才的伊娃有關:“你看到了?”

  “什么?”

  “剛才那一家三口。”

  “那么大三個人在眼前晃悠,我當然看到了,我又不瞎。”

  “文森先生是我父親生前的一位老友,之前對我有過很大的幫助。他們一直生活在國外,前幾天回來錦城探親,我知道后,請他們一家吃頓飯,盡地主之誼。”他把來龍去脈說得清清楚楚。

  “你向我匯報做什么?關我什么事?”

  “不關你的事,那你生什么氣?”她一張臉氣鼓鼓的,就差把生氣兩個字刻在額頭上了。

  “誰說我在生你的氣?”

  “不是我,那你在生誰的氣?”

  他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宋妤難以招架,正準備關上車窗,車窗卻被他一手掌住了。

  “你聽我說完。”靳仲廷的手搭著宋妤的車窗,耐心地解釋,“我不知道文森夫婦想把女兒介紹給我,剛才吃飯的時候,他們全程都沒有提,我只是把伊娃當成恩人的女兒,所以,她提出要和我交換聯系方式的時候,我才沒有拒絕。”

  “別拒絕啊,人小姑娘混血又漂亮,看起來溫溫柔柔的性子也好,你要是真能娶到她,那簡直是你的福氣。當然,最重要的是她年輕,年輕好生養啊,我看她再給你生個五六個有外國血統的混血寶寶,肯定不成問題。到時候,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就別來和我搶了。”

  “沈千顏!”

  “我叫宋妤!”

  “宋妤,你吃醋是不是。”他嘴上問著是不是,用的卻是篤定的口氣。

  “誰吃醋了?”宋妤簡直要笑出來,“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家也不缺這一口醋錢,我為什么要來吃你的醋?”

  “那我只是和她交換個聯系方式,你連我和她生幾個孩子都想好了,這不是關心在意我是什么?”

  “我才不是關心在意你,我是在意我的孩子,你只要別來和我搶孩子,你和別的女人生一個足球隊我都不在意。”

  “我不和別的女人生,我只想和你生。”

  “靳仲廷!”宋妤雖然不至于像那個伊娃那樣臉皮薄,但也架不住靳仲廷這樣直球出擊,“你走開,別耽誤我等人!”

  宋妤覺得自己根本辯不過靳仲廷,她也不想和他爭辯了,她只想他快點走開,別耽誤她的正事。

  “到底是誰,讓你來了這里還要在車里等?”靳仲廷問。

  “你別管,管好你那年輕的妹妹就可以了。”

  “你看,你還說你不是吃醋?”靳仲廷揚起一抹笑,“剛才的話題都翻篇了,你還不停地提起她,不是在意是什么?”

  宋妤真想扇自己一巴掌,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行行行,我在意你我關心你,我吃你的醋,我見不得你和別的女人好,行了吧?”她直接擺爛。

  靳仲廷見她破罐子破摔,還想說什么,宋妤忽然坐直了身子。

  “你先別說了,上車。”宋妤對靳仲廷說。

  “嗯?”

  “快上車!”她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一拉,“快點!”

  靳仲廷感受到她的急切,立馬拉開后座的車門,坐上車。

  “彎腰,別露出你的頭。”宋妤又交代一聲。

  “到底怎么了?”

  宋妤不出聲,只是盯著電梯方向,靳仲廷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看到了姚雪煙和徐靜禾正并肩過來。

  這兩個人,什么時候好到可以一起來楓葉山莊聚會的程度了?

  姚雪煙和徐靜禾兩人邊走邊張望著,也不說話,各自走到各自的車邊后,拉門上了車,兩輛車一前一后地駛出了車庫。

  宋妤這才直起身子。

  “你等的人是她們?”靳仲廷問,“你在跟蹤她們?”

  “你別管。”

  “為什么?”

  “以后你就知道為什么了。”宋妤說著,要推門下車。

  靳仲廷趕緊拉住她:“你是不是在查當年的事情?”

  “你放開我,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宋妤想要推開靳仲廷的手,卻被他抓得更緊。

  “宋妤,你就不能對我說點實話嗎?無論你在做什么,有我支持,難道不比你一個人孤軍奮戰更好?”

  宋妤一怔,心里的防線因為他的話稍稍松了松,但很快又恢復理智。

  “我不是孤軍奮戰。”

  她掙開靳仲廷,推門下車,快步往電梯口去。

  宋妤剛走到電梯口,手機就響了,是哥哥宋寧遠。

  “人走了。”

  “我看到了,錄音筆呢?”

  “錄音筆小游收起來了,你去找他拿。”

  “好。”

  *

  宋妤找到楓葉山莊的主管游江,拿到了那支錄音筆。

  可是,因為游江怕被發現,錄音筆放得有點遠,錄到的內容斷斷續續,并不清楚,而且,姚雪煙和徐靜禾都很謹慎,從錄到的內容聽起來,兩人說起當年的事情,都是以“那件事情”代替,誰都沒有真切提起那件事情是指什么事情。

  倒是姚雪煙,因為最近頻頻收到莫名其妙的快遞,情緒有點失控。

  “我覺得有人盯上我了,肯定有人在暗處悄悄地觀察著我。”

  “你見鬼了吧。”徐靜禾的聲音聽起來很松弛,“如果真的有人手里抓到了那件事情的證據,會只是嚇唬你而已?”

  姚雪煙不說話了。

  錄音筆“沙沙沙”好一會兒,中間兩人又說了什么,沒錄清楚。

  下一段對話是:“遺照就很離譜,我的確讓人查過快遞的出處,但就是查不到從哪里寄過來的,不會真的見鬼吧。”

  姚雪煙略帶害怕的聲音傳來。

  宋妤有些無語,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怎么會將這件事和“鬼”聯系到一起去,難道虧心事做多了的人,真的會怕鬼嗎?

  “總之你也別自己嚇自己了,再觀察看看吧,實在不行,就去找個法師做做法,超度一下。”徐靜禾說。

  不知道是之前在靳老太太身邊待久了,受老太太影響,還是徐靜禾本身也到了這個年紀,她最近也變得越來越迷信,很多現實解釋不了的問題,她都轉而去相信玄學了。

  姚雪煙嘆了口氣,錄音筆里又開始傳來“沙沙沙”的聲音。

  再然后,就是結束。

  宋妤做夢都沒想到,今天好不容易等來了機會,卻只錄到了這么離譜的內容,又是白忙活一場。

  “宋小姐,錄音筆里的內容有用嗎?”游江過來。

  宋妤搖了搖頭:“沒用,但還是謝謝你幫忙。”

  “應該的。還有這些照片,是宋總交代我拍的。”游江遞過來兩張姚雪煙和徐靜禾的同框照,“宋總說未必有用,但有備無患。”

  “嗯,謝謝。”

  宋妤拿著照片回到停車場,解鎖車子,一拉開車門,就看到黑暗的后座上一雙明亮的眼睛正看著她,像狼盯著獵物。

  “我的媽啊!”宋妤嚇得差點跌下車。

  那一瞬間,她忽然想到了姚雪煙和徐靜禾的鬼怪說,雖然她沒有做過什么缺德事,但猝不及防撞進這雙眼睛,還是嚇得丟了魂。

  “是我。”靳仲廷開了車廂里的小燈,橘色的燈光,照亮了他英俊的面龐。

  這樣的臉要真是鬼,估計也能引得凡間女子前仆后繼。

  “你怎么還沒走?”宋妤沒好氣地問。

  “我倒是想走,你給我機會了嗎?”

  剛才宋妤急著上樓去拿錄音筆,匆匆下車后,下意識地就按了手里的車鑰匙,鎖了車子。

  當時靳仲廷還在車上,還沒來得及下車,就直接被反鎖在車里了。

  宋妤反應過來。

  “不好意思,我剛才走得太急了。”她道了個沒什么誠意的歉,然后說,“你現在可以走了,下車吧。”

  “司機已經走了。”靳仲廷說,“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被鎖多久,所以讓他先下班了,你得對我負責。”

  宋妤:“……”

  好家伙,這都能訛上她?

  “你送我回去吧。”靳仲廷說。

  “我不,你自己打車,大不了,我給車錢。”

  “這里打不到車。”

  靳仲廷沒有胡說,這里還真打不到車,因為這里很偏,方圓幾公里都只有一個楓葉山莊,來的都是達官顯貴,個個都有自己的私家車或者司機,哪個出租車司機會想不開跑到這里來接單?

  宋妤掙扎了一下,把他鎖在了車里,終歸是她不對。

  好吧,那就送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