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98章 魚上鉤了
  靳仲廷把成成點的餐端過來,順手把買的兩個公仔遞給他。

  “一個給你,一個給甜甜。”靳仲廷雖然沒有養過孩子,但也知道,一個家庭里有兩個孩子,就絕對不能顧此失彼,一定要做好端水大師,如果他不買甜甜那一份,沒準成成回家之后,還得再打一架。

  “謝謝。”成成拿著公仔,愛不釋手。

  這位靳叔叔不僅帥,而且還很細心,成成對他的好感度再加一成。

  “不客氣,快吃吧。”

  成成看了眼宋妤,像是在做最后的確認:“媽媽,那我吃啦?”

  宋妤點點頭:“吃吧。”

  “耶!”

  成成拿起一個漢堡,風卷殘云,像是餓了好幾天似的。

  “慢點!”

  “慢點!”

  宋妤和靳仲廷異口同聲道,說完,兩人互相對視一眼,宋妤發現,靳仲廷眼里是和她一樣不帶遮掩的寵溺。

  這種寵溺,宋妤只在哥哥宋寧遠的眼里看到過,其他男人,包括尹牧新,追她時嘴上說著會把兩個孩子當成自己的小孩,但是,親生和非親生終歸是有壁的。

  “你也吃點。”靳仲廷把一份雞米花遞到宋妤的面前,“折騰半天,也該餓了。”

  宋妤搖頭:“我減肥。”

  “你還減肥?”

  “嗯。”

  靳仲廷不解,她都這么瘦了,還減哪門子肥?

  “靳叔叔,你猜媽媽有多少斤?”成成在旁問。

  “成成。”宋妤看兒子一眼,“這有什么好猜的?”

  “猜猜嘛。”成成笑,“看靳叔叔眼力價怎么樣?”

  “我猜,九十斤左右。”靳仲廷說。

  “那到底是左還是右?”成成很較真,“不許那么模棱兩可的。”

  “左,八十八八十九那里。”

  “哇!靳叔叔你好厲害啊!”成成朝靳仲廷豎起大拇指,“我昨晚剛看到媽媽上稱,就是八十八斤。”

  靳仲廷笑了笑,畢竟前幾天才剛上手抱過,那軟乎乎的手感,直到現在都似乎還留在他的掌心里。

  這些年,她一直都是這樣的身材,人很纖瘦,哪怕生了兩個孩子,也絲毫沒有影響她的形態,腰肢盈盈一握,但該有肉的地方有肉,一點都不含糊。

  “八十八斤還減?要減成皮包骨頭才滿意?”

  宋妤不語,一旁的成成已經迫不及待地解釋:“媽媽不是胡亂減肥,是過幾天她要帶妹妹參加一個時裝秀,媽媽和妹妹都要走秀,媽媽怕穿不下裙子,所以這幾天控制一下飲食。”

  “你話好多。”宋妤看了兒子一眼。

  成成撓撓頭,“嘿嘿”地笑,他現在對靳仲廷好感倍增,自然不希望這位靳叔叔對媽媽有一點點誤會。

  “什么秀?”

  “是旗袍秀哦。”成成一臉得意,“媽媽穿旗袍的樣子可美了。”

  “我可以去看嗎?”靳仲廷問。

  “不可以。”宋妤直接拒絕,她沒走過秀,本來就顧慮頗多,要是靳仲廷再去現場,估計她會更緊張,“那天是工作日,靳總應該沒有那么閑。”

  “今天也是工作日,你看我不是挺閑的?”

  宋妤:“……”

  對哦,今天也是工作日,可這位總裁大佬竟然坐在肯德基里陪孩子吃漢堡,真是匪夷所思。

  “成成,你知道秀辦在哪里嗎?”靳仲廷眼見宋妤攻略不下來,轉頭去看成成。

  “知道,子龍大酒店。”

  “好,那叔叔到時候和你們一起去。”

  “好。”

  宋妤:“……”

  怎么就沒有人問問她的意見?

  *

  靳仲廷和宋妤母子在肯德基用餐的畫面,被網友拍下來,傳到了網上。

  全網都覺得驚訝,這個節骨眼上,靳仲廷非但沒有避嫌,竟然還這么明目張膽地帶著母子兩去肯德基這樣人員密集的地方用餐,顯然是完全不介意被人拍到。

  難道靳仲廷真的是想給宋妤的孩子當后爸?

  網友一通分析之后總結:他超愛。

  姚雪煙看到靳仲廷和宋妤母子在肯德基這條爆料之后,差點氣炸。

  她原本是利用自己和靳仲廷的緋聞,借著網暴這把刀解決宋妤,可是沒想到,這次的網暴直接挖出了她已經離婚的料,這簡直就像是在給宋妤做嫁衣,非但沒有達到預想的目的,而且還讓靳仲廷和宋妤走得更近。

  眼看姚雪煙又要發瘋砸東西,小菲將門口的一個快遞拿到了姚雪煙的面前。

  “雪煙姐,你的快遞。”

  “是什么?”

  “我不知道,要我拆嗎?”

  姚雪煙正想說“拆”,忽然掃了一眼那薄薄的紙袋,腦海里閃過一個可能,她立馬奪過小菲手里的快遞,說:“我自己來拆,你先出去吧。”

  “好。”

  小菲走到門口,姚雪煙立馬又補了一句:“記得關門。”

  “好。”

  小菲離開后,姚雪煙趕緊把文件袋撕開。

  果不其然,里面又是一沓奇奇怪怪的照片。自從上次姚雪煙收到靳家老太太的遺照之后,她就一直格外謹慎,她知道,給她寄照片的人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她的,但奇怪的是,她留了心眼后,那人卻再也沒有什么多余的動靜了,直到今天,再次出現。

  文件袋里的照片不是老太太的遺照,但恐怖程度比起遺照有過之而無不及。

  姚雪煙一看,直接將照片甩在了茶幾上,心跳瞬間就變快了。

  那竟然是一組三氧化二砷的照片,說是照片,其實就是網上關于砒霜的百度百科截圖,有人把這些截圖都打出來,給她寄了過來。

  什么意思?

  那人想表達什么,難道,當年是她主謀策劃殺害靳老太太的事情,已經泄露了?

  姚雪煙終于忍不住,給徐靜禾打了電話。

  “我們得見一面了。”她對徐靜禾說。

  “又怎么了?”

  徐靜禾不太樂意,最近她得到消息,靳文博在監獄里表現良好,有提前出獄的可能,她決定給兒子創立一個公司,好等兒子出來交給他打理,他們母子就可以開始新生活了。

  她忙得很,懶得和姚雪煙有過多牽扯。

  “當年的事情,好像已經有第三個人知道了。”姚雪煙說。

  “什么?”徐靜禾手里的咖啡差點灑出來,如果讓人知道當年是她們害死了靳老太太,那她豈不是要去坐牢?

  兒子靳文博那邊剛有一點希望,她就要被關到牢里去,那他們母子豈不是永遠都不能生活在一起了。

  不,她決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她還想和兒子團圓呢。

  “你怎么知道?”

  “電話里說不清楚,我們見一面吧。”姚雪煙說。

  “好。”

  *

  成成回家就把靳仲廷買的公仔給了甜甜,甜甜得知靳仲廷竟然帶著哥哥去吃肯德基,吃醋不已。

  “你們為什么不叫我?”甜甜難過。

  “當時你還在上課呢。”成成解釋。

  “那你們可以等我放學了帶我一起去啊!”甜甜小嘴一耷拉,看向宋妤,“媽媽也偏心,明明說好我和哥哥都不許吃油炸食品的,卻帶著哥哥一個人悄悄地去。”

  “寶貝,媽媽不是偏心,今天真的是事出有因。”宋妤拉著甜甜耐心地解釋,“今天哥哥在幼兒園里做了很勇敢的事情,你看,哥哥都受傷了,媽媽是為了給哥哥獎勵和安慰,所以才帶他去吃得肯德基。”

  甜甜看了眼哥哥身上的傷口:“哥哥為什么會受傷?”

  “沒事了,這件事情靳叔叔已經解決了,你不需要知道。”成成說。

  甜甜一聽,頓時眼淚嘩嘩地流:“哼,你們三個搞小團體,不僅不帶我去吃肯德基,還不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以后都不和你們好了。”

  “好好好,我告訴你發生了什么事情。”成成最怕妹妹來哭唧唧這一招,他把幼兒園有人講媽媽壞話的事情告訴了妹妹,然后,著重描述了他是如何暴打郭子陽這一環節。

  甜甜聽到哥哥這么勇敢,忽然也就釋懷了為什么哥哥能去吃肯德基這個獎勵了。

  “哥哥真棒,如果我知道的話,我也一定和你一起打那個壞蛋的!”甜甜義憤填膺,“所有說媽媽壞話的人都是壞蛋,我要和哥哥一起保護媽媽。”

  “你不用出手,什么事都交給我。”成成拍著胸脯,老氣橫秋道:“我是小男子漢,你和媽媽是女生,我會保護你們的。”

  宋妤聽著兩個寶貝的對話,心里暖融融的,兩個孩子就是她的天使,無論發生什么事情,只要有他們,她都覺得無所畏懼。

  “好了,你們兩個快去睡覺了。”宋妤說,“甜甜,今天的肯德基沒帶你算是媽媽的疏忽,媽媽保證,下次一定補償你,好不好?”

  “好,謝謝媽媽,愛你哦。”

  “媽媽也愛你們,快去睡吧。”

  “好的,晚安媽媽。”兩小只異口同聲地說。

  宋妤正準備去洗澡休息,她的手機響了,是小菲打來的。

  這么晚了,小菲不會無緣無故地打電話來的,肯定是有急事,宋妤立馬接起來。

  “喂,小菲?”

  “宋妤姐,魚可能上鉤了。”小菲說。

  “真的?怎么說?”

  “今天我把快遞交給姚雪煙之后,她自己悄悄拆了快遞,然后一整天都變得惶惶不安。剛剛她和我說要睡了,讓我先下班,我下班后在外頭等了一會兒,就見她自己開車出去了。”

  姚雪煙平時走到哪兒都要人簇擁著服侍著,喝口水都恨不得要人喂,如果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情,她絕對不會撇下小菲,肯定要拉著她加班在旁伺候,更不可能自己開車出去,要知道姚雪煙自從當了明星后,那駕照就像是廢了一樣,離了司機寸步難行。

  “車上的定位追蹤器還在嗎?”宋妤問。

  那是她讓小菲早前就裝在姚雪煙車里的,為的就是今天。

  “在。”

  “好,你把定位給你,你下班吧。”

  “宋妤姐,你要自己去嗎?”

  “嗯。”

  “那你小心點。”

  “知道。”

  *

  宋妤把兩個孩子托付給保姆后,就跟著姚雪煙的定位追蹤器,一路跟著姚雪煙的車往城郊的方向去。

  姚雪煙的目的是楓葉山莊。

  那是錦城比較高端的一處山莊,里面吃喝玩樂所有設施一應俱全,是很多達官顯貴和明星的心頭好,因為它進入的門檻不低,私密性也極強。

  姚雪煙的車在楓葉山莊的停車場停下后,她在車里打了一個電話,通完電話才神色鬼祟地先行進入楓葉山莊的內部。

  宋妤坐在車里,壓著腦袋,盡量隱匿自己的身影,不被姚雪煙看見。

  好在,地下停車場車多,姚雪煙根本沒有注意到她正悄悄觀察著她。

  姚雪煙上去沒多久,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也駛進了停車場,宋妤認得那輛車,那是靳文博的車,靳文博入獄后,他的車就一直由他媽媽徐靜禾在開。

  這么說來,姚雪煙今天約的人是徐靜禾,魚真的上鉤了。

  宋妤看著徐靜禾全副武裝地走進楓葉山莊,立刻撥通了宋寧遠的電話。

  “哥,我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宋寧遠似乎已經睡了,聲音聽起來有點啞:“說。”

  “姚雪煙進了楓葉山莊,她今天約了徐靜禾見面,工作人員肯定認識姚雪煙,你讓他們盯緊姚雪煙進哪個包廂,等工作人員進去服務的時候,在包廂里放一支錄音筆,我想知道他們的聊天內容。”

  “好。”

  宋寧遠辦事向來干脆利落,對宋妤也是有求必應,宋妤對哥哥很放心,而且,她知道哥哥絕對有能力做到她剛才交代的事情,因為,這些年楓葉山莊幾經易主后,它現在的幕后老板,就是宋寧遠。

  沒一會兒,宋寧遠就把電話打回來,說錄音筆已經順利放進去了。

  “你現在自己跟著在那里?”宋寧遠問。

  “對,我跟過來看看。”

  “你一個人可不能輕舉妄動,萬事安全第一。”

  “我知道啦哥,我現在惜命得很,畢竟,我還有兩個寶貝要養呢。”

  “你知道就好,你要是自己胡來,交代了小命,可別指望我替你養孩子。”宋寧遠冷冷道。

  宋妤笑起來,她知道哥哥就是嘴硬心軟,要是她真的有事嘎了,哥哥絕對會把兩個孩子當成親生的照顧一輩子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