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96章 成成打架
  事實證明,尹牧新這一步走得非常有遠見。

  因為就在靳仲廷澄清和姚雪煙緋聞的第二天,部分網友又開始找茬:“就算姚雪煙和靳仲廷沒有交往,那宋妤還是有夫之婦吧,她和靳仲廷曖昧不清,那也是踩了道德的底線啊!”

  這時,尹牧新公布離婚的視頻,就派上了大用場。

  磨刀霍霍準備再次將宋妤釘死在十字架上的網友,再一次被迫放下了屠刀。

  人家都離婚了!

  這靳仲廷未婚,宋妤未嫁的,都是單身,談個戀愛怎么了?

  網友了沒了辦法,最多,也只能酸一聲,宋妤還不是沈千顏的替身?靳仲廷愛的可不是宋妤,而是宋妤那張和他前妻一模一樣的臉。

  宋妤根本不在乎網友怎么酸她,倒是靳仲廷,得知宋妤和尹牧新已經離婚的消息,高興瘋了。

  他拿著手機,將尹牧新這段采訪看了整整三遍,然后,直奔春里。

  宋妤正在檢查店里新換上去的玻璃,凌風辦事真的很給力,昨天店里被砸,凌風連夜讓人把落地玻璃換下來,現場被收拾得干干凈凈,今天一早過來,絲毫看不出事故發生過的跡象。

  她甚至都要懷疑,昨晚發生的那一幕是不是夢。

  宋妤正伸手去擦玻璃上的污漬,視線里忽然多了一張臉。

  是靳仲廷。

  兩人隔著玻璃,靜靜相望。

  宋妤在國外這些年,中式的、西式的帥哥遇見了不少,但像靳仲廷這樣輪廓分明,眼神充滿故事感的,屬實稀有,這六年,歲月似乎繞開了他這張臉,只雕琢了他的氣質,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一絲痕跡。

  “你怎么又來了?”宋妤問。

  話落,才想起他們隔著玻璃,他應該聽不到她的話。

  可是,靳仲廷卻像是讀懂了她的唇語,張嘴回了她的話。

  “因為想你。”

  四個字。

  口型清晰。

  宋妤假裝聽不懂,翻了個白眼走到別處。

  靳仲廷從門口繞進來。

  店里的工作人員認出他來,這不是上一次在店里為難宋妤非要吃陽春面的男人嗎?怎么又來了?

  “先生,你好,請問幾位?”店員上前攔住了靳仲廷。

  “兩位,給我一個包廂。”

  “好。”店員在平板上查看了一眼二樓的包廂使用情況,對靳仲廷說,“先生,208,我安排人帶你上去。”

  “不用了,我自己安排。”

  靳仲廷話落,直接走到了宋妤的面前,扣住她的手腕,往二樓上拉。

  “你干什么?”宋妤被嚇了一跳,但為了防止驚動其他顧客,她還得配合著跟上靳仲廷的步伐跟著他往樓上走。

  “208,我不熟,你帶路。”

  “店里有的是工作人員可以為你帶路。”

  “我就要你。”

  “你排面真大,每次來都要老板親自為你服務。”

  “你不看看我是誰?”

  他可是靳仲廷,去任何一家餐廳,別說他指定要老板服務,就算他不說,老板都送上門來要為他服務,偏宋妤,是個硬骨頭的老板,給她機會她都不要。

  *

  宋妤本著“客戶是上帝”的原則,把靳仲廷一路帶到208,為他打開包廂的門。

  “靳先生,請進,我讓服務員過來給你點菜。”

  “你來。”

  “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宋妤盡量給好臉,“靳先生也不能這么霸道吧,我開門做生意,迎的不是你一個客戶。”

  靳仲廷才不理會她說什么,直接把宋妤拉進包廂,關上了包廂的門。

  “你干什么?”宋妤今天穿一條低胸的裙子,見靳仲廷關上門,她下意識地護住了胸口,“靳先生,我們是正經餐廳,不提供別的服務,你自重!”

  靳仲廷笑了一下,順勢打量了宋妤一眼。

  她今天一條黑色的長裙,除了胸口的位置有點勾人,其他部位還是挺保守的。

  “別的服務?是什么服務?”

  “你別想入非非,我只是提醒你一下。”

  宋妤說著就要去開門,靳仲廷從后面跟過來,連手帶門把一齊給握住了。

  “等下,我把你帶進來,只是有個問題要問你。”

  宋妤掙開他的手,和他保持一米的距離:“什么問題?”

  “離婚了?”

  “這是我的私事?關你什么事?”宋妤看著他臉上不經意間露出來的笑容,沒好氣地說,“收一收你的笑容吧,別幸災樂禍的太明顯。”

  “聽你這么說,那就是承認離婚了?”

  “是的,離婚了。”

  靳仲廷聽她親口承認,微微松了一口氣,心里的刺像是徹底被拔掉了。

  “為什么離婚?是不是尹牧新介意你和我的過去了?”

  “他不是那種人。”

  “那他是哪種人?”

  “重情重義,絕不會在我需要支持的時候離開我。”

  靳仲廷聽得出來,她這話明顯是在內涵他,她始終耿耿于懷,當年他退婚的事情,那個時候,她四面楚歌,的確是最需要人陪伴支撐和信任的時候,可是,他選擇退婚也是為了保護她。

  “沈千顏,我……”

  靳仲廷正打算再解釋一次,宋妤的手機響了。

  她掏出手機看了眼,立馬接起來。

  “喂,蔣老師你好。”

  是幼兒園的老師打來的電話。

  “你好,宋允成的媽媽,請你立刻來幼兒園一趟,宋允成小朋友在幼兒園里和人打架,把人打傷了,需要家長過來處理。”

  “打架?”

  宋妤驚叫,成成竟然在幼兒園打架?

  她印象里,成成從來沒有對誰使用過暴力,哪怕平時被妹妹捉弄,被妹妹搶玩具,氣得七竅生煙悄悄落淚,也從來沒有有過動手地傾向。

  是什么事會讓他和同學打架呢?

  “好的蔣老師,我現在馬上過來。”

  宋妤掛了電話就要往樓下跑,她今天穿了平底鞋,可是一著急邁大步,腳踝還是會有點痛。

  “怎么了?誰打架?成成還是甜甜?”靳仲廷雖然沒有聽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也聽到了個大概。

  “成成。”

  “現在要去幼兒園?”

  “嗯。”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宋妤拒絕,“你現在以什么身份去幼兒園呢?靳仲廷,請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你這樣只會攪亂我和孩子的生活。”

  靳仲廷覺得宋妤說的也有道理。

  “那我送你去。”

  *

  宋妤腳還痛著,自己開車也不方便,想想就同意了靳仲廷送她。

  兩人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幼兒園,靳仲廷在車里等著,沒有進去。

  宋妤一路瘸著腳小跑去老師的辦公室。

  辦公室里,成成和一個個頭很大的胖男孩站在一起,兩個人的臉上都掛了彩,成成看起來傷得更重一些。

  “成成!”宋妤走過去,俯身查看孩子身上的傷,還好,都是些皮外傷,而且老師已經幫忙處理過了,“你為什么和同學打架?”

  成成緊抿著唇,不說話。

  班主任蔣老師在外面接電話,見宋妤來了,立馬走進來。

  “宋允成家長來得倒是挺快。”蔣老師對宋妤的態度冷淡,語氣帶著一絲微慍,明顯是嫌棄成成給他惹事了。

  “不好意思蔣老師,我想先了解一下情況,成成長這么大從來沒有和人動過手,我想他打架一定是有原因的。”

  “等下,等子陽的家長來了再說,省得我說兩遍,浪費口舌。”蔣老師說完,轉頭對郭子陽說,“子陽,你稍微等一下哦,你爸爸媽媽都是企業家,很忙的,要把手上的工作安排好了才能過來。”

  郭子陽撇了撇嘴:“煩死了,怎么這么慢,老師,你把手機給我,我來催催他們。”

  “老師催過了,你媽媽說在路上了。”

  郭子陽這才閉了嘴。

  約莫半小時后,郭子陽的家長才到,來的是他的母親,不愧是女企業家,著裝就比旁人看著干練。

  “子陽,怎么回事啊寶貝?誰打你了!”郭子陽的媽媽一看兒子被打得臉上都掛了彩,頓時心疼地蹲下來抱住兒子,然后轉頭看向成成,“是你這個小王八羔子打我兒子是不是?”

  “你罵誰呢”宋妤見這女人上來就口出惡言,臉色頓時難看,“郭子陽媽媽,兩個小孩打架的原因還沒有搞清楚,你一上來就罵人合適嗎?”

  “不管什么原因,我兒子被打了,我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郭子陽的媽媽指著宋妤,“現在我要求你們給我兒子道歉!我告訴你們,我兒子從小到大都是捧在手心里的小王子,我和他爸爸都舍不得動他一根頭發,你家這個小王八羔子竟然把我兒子都打得流血了,你們不僅要道歉,還得要賠償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

  宋妤見這個女人完全無法溝通,轉頭看向蔣老師。

  “蔣老師,麻煩你說一下兩個孩子到底為什么打架,如果是宋允成不對,我們肯定道歉,也會提供賠償,如果是郭子陽不對,那么,我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肯定要追究到底!”

  “你還追究到底呢!誰給你的底氣說這種話哦。”郭子陽的媽媽陰陽怪氣的,“你知道我們子陽的爸爸是誰嗎?”

  “郭媽媽,你消消氣,宋允成的媽媽他們剛從國外回來,不知道郭爸爸的厲害,我稍后會和他們講的。”這位蔣老師明顯偏向郭子陽母子。

  “不用講了,天王老子我也不怕。”宋妤實在來氣,“蔣老師,你現在只需要把事情的始末敘述一遍就可以了,解決問題總要先了解事情的經過吧。”

  宋妤始終不相信,成成會無緣無故打人,兒子是她一手帶大的,他什么性格宋妤最清楚。

  “其實也沒什么事情,就是孩子之間吵架拌嘴,成成說不過子陽了,情急之下,就先動了手。”蔣老師著重強調了是子陽先動的手。

  “你聽聽,是不是兒子先動的手!”郭子陽的媽媽聽到老師的話之后,氣勢更強勁了。

  “我想知道他們吵架拌嘴的原因和內容!”宋妤盯著班主任,“蔣老師,請你不要和稀泥,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說清楚。”

  “媽媽,沒有原因也沒有內容,就是我想揍這小子一頓,沒別的,看他不順眼而已。”成成忽然開口。

  “嘿,你這個臭小子,你說你看誰不順眼?”郭子陽的媽媽沖過去,恨不能對著成成來一巴掌。

  “他!我就看他不順眼!怎么了?不就是仗著自己家里有幾個臭錢嗎?每天在學校里臭顯擺,說話嘴巴臭的要命,動不動就掀女生的裙子,自己肥的像頭豬,還天天在背后說這個女生不好看說那個女生不好看,阿姨,你們家這么有錢,你不能買面鏡子放在家里嗎?真的,花點錢買面鏡子吧,也好讓他好好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宋允成,你怎么說話的呢?”蔣老師喝了聲,“小孩子不可以這么沒禮貌知道嗎?”

  “蔣老師,我家孩子向來很有禮貌,但對于本身就不講禮貌的人,需要禮貌嗎?”宋妤說。

  “你這家長,怎么也這么蠻不講理?”蔣老師看著宋妤,“你剛才也聽到了,宋允成自己都承認了,是他沒有緣由先動的手,你不是說只要是你們不對,你們就會道歉嗎?怎么嘴上一套做又是另一套呢?”

  宋妤蹲下來,攬著成成的肩膀,輕聲對他說:“寶貝,告訴媽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媽媽相信你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地打人的。”

  成成緊抿著唇不肯說。

  “你說話啊!”

  “我說了,我就是看著臭小子不順眼。”成成依然嘴倔。

  宋妤看得出來,他是在有意隱瞞著什么。

  “成成,你不說,是想讓媽媽向他們道歉嗎?”

  “不要!”成成急忙攔住宋妤,“媽媽,你不要和他們道歉,他們才不配呢!”

  “那你告訴媽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是郭子陽,郭子陽他說你是公交車……”成成垂頭,“我雖然不知道公交車是什么意思,但他邊說邊笑,惡心得很。他還和我同桌說你是個壞女人,和很多很多的叔叔在一起睡覺,說我和妹妹是誰的孩子,你都不知道。”

  宋妤聽了都震驚了,這些話竟然出自一個幼兒園的孩子,這足以證明,郭子陽的家教有多么不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