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95章 就看他什么時候出手了
  靳仲廷的車就停在路口,他把宋妤抱上車,開到了附近的二十四小時藥店,給她買了活血化瘀的噴霧。

  他握著宋妤的腳踝,正準備給她處理,卻被宋妤一腳蹬開了。

  “我自己來。”宋妤一把奪過那噴霧,對著腳踝處的腫脹輕輕噴了一圈。

  車廂里瞬間都是藥味兒。

  宋妤動了動腳踝,疼痛感瞬間被清清涼涼的感覺壓了下去。

  “好了,可以送我回店里了嗎?”

  “店里的事情交給凌風。”靳仲廷正色道:“他會把所有一切都處理好的,你不用擔心。”

  “那幾個人絕不能放過!”

  宋妤很生氣,現在的孩子,追星追得一點分寸感都沒有,再怎么樣,也不能為了偶像做出違法的事情來吧。

  而且,他們知道所謂偶像的真面目嗎?

  “嗯。”

  “不行,我還是不放心……”

  “沈千顏!”靳仲廷從駕駛座上回頭看她,“很晚了,你回去休息,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會解決的,你聽話好不好?”

  宋妤靠回座椅上,想到店里那亂糟糟的樣子都覺得無從下手,既然靳仲廷愿意處理,那就讓他去收拾爛攤子吧。

  靳仲廷開車把她送回了城南的別墅。

  路上,宋妤打開手機,發現網上那些亂七八糟的熱搜都已經撤了,那些亂七八糟的p圖也已經一張都看不見了。

  靳仲廷甚至特地為此開了一個社交賬號,親自下場辟謠。

  “本人從未與姚雪煙女士有過男女之情,請廣大網友切勿信謠傳謠。”

  網友看到靳仲廷的賬號紛紛表示震驚。

  “確定是靳仲廷本人?”

  “天了嚕,靳仲廷出來辟謠了,說從來沒有和姚雪煙談過戀愛,那之前的那些緋聞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誰在撒謊啊?”

  “姚雪煙敢不敢出來當面對峙?”

  “如果靳仲廷真的從來沒有和姚雪煙談過戀愛,那姚雪煙這一波操作也太可怕了吧!”

  “美人心計,禍水東引,宋妤實慘!”

  “……”

  靳仲廷這樣常年出現在財經新聞里的人物忽然現身社交網絡辟謠八卦,可信度還是很高的,畢竟,這樣分分鐘上百萬的大佬,實在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和網友玩虛招。

  網上的輿論開始有所反轉。

  清醒的路人開始慢慢摸到了姚雪煙的那點心思,她可不就是故意賣慘,想往宋妤身上潑臟水嘛!

  “你讓人撤熱搜了?”宋妤問。

  靳仲廷點頭。

  “那為什么不連之前的那些照片也一起撤了?”

  網上那些中傷宋妤的圖都撤了,但是,當年沈千顏和靳仲廷的同框照卻是一張都沒有撤,還在熱帖上高高掛著,底下的一眾網友喊著“好配好配”。

  “可能是公關漏了。”靳仲廷說。

  其實是他不讓撤,說實話,他不但沒讓撤,還偷偷存了很多的圖,因為這網上的很多同框圖,他都沒有見到過,看到了,勾起無數回憶。

  “那你們的公關心可真夠大的,一張兩張漏了也就算了,這成片成片地漏,和不公關有什么區別?”

  而且,靳仲廷自己的賬號竟然還給這組照片點了贊,這不是正主帶頭嗑cp拱火嗎?

  靳仲廷沉默了幾秒,輕聲辯駁一句:“這些照片也沒怎么樣。”

  “是沒怎么樣,但我先生看了會不舒服,所以麻煩你還是撤了吧。”宋妤說。

  靳仲廷一聽原來她是在顧念尹牧新的感受,頓時醋意飆升。

  “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還沒有他呢。”

  “但現在有他了。”

  “那都是以前的照片,是我們真實存在過的回憶,他要是介意,那就讓他自己找人去撤,反正我不撤。”

  宋妤看他側顏線條緊繃著,像是和誰賭氣的小孩,渾身都散發著一種蠻不講理的幼稚。

  “過去都已經過去了。”

  “在我心里還沒有過去。”靳仲廷捏緊了方向盤:“沈千顏,既然你這么在乎他,你為什么要回來?”

  如果她帶著兩個孩子在國外,和尹牧新在一起,一輩子別回來,那么也許再過六年,他心里的痛就能慢慢釋懷,就能真正開始新生活了。

  可是,她回來了,讓他知道她沒有死,還生了他們的孩子,這讓他還怎么釋懷?

  “你是覺得,我就該一輩子躲在國外是嘛?”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之所以回來,是因為我不甘心,當年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沒有傷害任何人,反倒是我,被人算計,差點命喪火海。”

  “你是說,當年是有人要害你?”

  靳仲廷并不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當年沈千顏“死”在火海之后,官方的說法是她去北風林尋找證據,不小心碰倒燭臺引發火災,意外喪生。

  沈千顏去世之后,靳仲廷徹底消沉,還真沒有想過,這中間原來還有貓膩。

  “你知道是誰要害你嗎?”

  宋妤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害我的人,我一定會讓他們一個個都顯出原形的。”

  *

  靳仲廷的車子停在別墅門口。

  宋妤單腳跳下車,靳仲廷要過來扶她,被宋妤拒絕。

  “我自己進去。”

  “怕尹牧新誤會?”

  宋妤不說話,轉身一瘸一拐地進屋。

  靳仲廷站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真想沖過去像剛才那樣把她抱起來,送進屋,但理智最終勝過了邪念,無論如何,她現在是別人的妻子。

  宋妤一進門,就看到尹牧新坐在客廳里,他應該也是剛才外面回來,領帶扯開一半,整個人顯得有些疲憊。

  “腳怎么了?”尹牧新一眼就看到宋妤腳,“扭到了?”

  “嗯。”

  尹牧新立刻過來扶她:“怎么這么不小心?要不要我公主抱?”

  “得了吧,你那老腰。”

  “別小看我。”尹牧新沖宋妤眨眨眼,“男人最忌諱被人質疑腰,懂吧。”

  宋妤笑起來:“網上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

  “什么事兒?你給我戴綠帽子那事兒啊?”尹牧新嘖嘖嘴,“宋妤,男人同樣忌諱被戴綠帽子,你今天算是把我徹底給得罪了。”

  宋妤有點不好意思:“對不起啊,我也不知道網上的輿論會突然演變成這樣。”

  “沒事,反正我已經想好要怎么懲罰你了。”尹牧新說著,側身去翻找自己的公文包,最后,他從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遞給宋妤。

  “這是什么?”

  “看一下,不平等條約。”

  宋妤打開文件袋看了一眼,里面裝得竟然是一份離婚協議書。

  “牧新……”

  尹牧新看著宋妤,發現她臉上竟是不知所措的表情,他立刻伸手,摸了摸宋妤的頭:“嚇到了?”

  “不是……是你……你是不是因為這件事覺得……受傷了?”

  “不是不是,你別多想。”尹牧新趕緊解釋,“我沒覺得受傷,就是權衡之后覺得,現在離婚,對你而言是最好的選擇。”

  尹牧新今天在外出差,忙了一天,根本沒時間上網沖浪,是助理告訴他網上發生了什么事情。

  當他得知宋妤身陷輿論風暴,他第一時間掏出手機去了解事情的始末。

  助理看他上網,還有點擔心,因為網上實在有太多他被戴綠帽子的段子了,助理擔心他受不了,還勸他冷靜,先別看。

  可尹牧新根本無所謂自己怎么被嘲,他擔心的是宋妤。

  畢竟,無論哪個女人,被全網追著罵水性楊花,都受不了。

  “尹醫生,你沒事吧?”助理是尹牧新的學妹,剛畢業不久,哪里遇到過這種事,看尹牧新凜著臉的樣子,她嚇壞了。

  “沒事。”

  尹牧新也不想讓助理擔心,他原本打算回去之后再和宋妤商量對策。可當他走出開會的酒店,就有無數記者沖上來圍住了他。

  這些記者,顯然是調查過他的行蹤,有備而來的。

  “尹先生,請問你對網上宋妤小姐和靳仲廷先生的緋聞怎么看呢?”

  “尹先生,你妻子宋妤小姐真的是婚內出軌嗎?你之前有發現過她哪里不對勁嗎?”

  “……”

  記者咄咄逼人,話筒緊跟著尹牧新,就希望他惱羞成怒,講出什么對宋妤不利的話才好,可尹牧新偏不上當。

  他對著記者溫文一笑:“我今天忙了一天,都來不及上網,網上的新聞是我女朋友剛講給我聽的。”

  “女朋友?”

  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

  尹牧新不是宋妤的丈夫嗎?怎么會有女朋友?

  “是的。”尹牧新伸手,摟住了自己身旁的助理,“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我們已經交往有一段時間了。”

  助理看了尹牧新一眼,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乖乖站在他身旁,甜笑著配合他。

  “你有女朋友?那你和宋妤小姐是?”

  “我和宋妤早就離婚了。”尹牧新淡定道,“在國外的時候,我們兩個就因為性格不合協議離婚了,但我們離婚沒有鬧不愉快,至今還和朋友一樣相處。今天我女朋友告訴我她有新戀情,我心里其實是很激動的,我特別替她高興,如果網上的新聞是真的的話,我祝福她開始新生活。”

  所有記者面面相覷,都傻眼了。

  他們千里迢迢趕來,可不是為了來給宋妤洗白的,他們還以為能將修羅場升級,沒想到,戰火瞬間就平息了。

  什么婚內出軌,什么腳踏兩條船,都是子虛烏有。

  宋妤和尹牧新竟然早就離婚!

  ……

  “所以,你已經宣布了我們離婚的消息?”宋妤問。

  尹牧新點點頭:“抱歉,那一個瞬間,我腦海里閃過無數個保護你的辦法,唯一只有這個行得通。你不會怪我先斬后奏吧?”

  “當然不會。”

  她又有什么資格去怪尹牧新呢,事情發展成這樣,是她連累了尹牧新。一個男人,被全網嘲笑戴了綠帽子,想必也很窩火。

  “宋妤。”尹牧新伸手,握住了宋妤的手背,“我和你雖然是假夫妻,但是我真的很高興,人生能有一段路能和你還有兩個寶貝同行,可能你們自己都不知道,你們曾帶給我多少快樂和能量。”

  和宋妤結婚的時候,也是尹牧新最難的時候,被上司打壓,被領導脅迫,他有很多很多的身不由己。和宋妤結婚后,因為這段婚姻,他得到了宋家很多的幫助,在父母看來或許是他喜當爹,吃虧至極,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才是這段婚姻真正的受益方。

  沒有宋家,沒有宋妤,他的私人診所也開不起來,事業也不可能立得住。

  “那你還舍得和我離婚?”宋妤開玩笑。

  “當然舍不得啊,可是能怎么辦?你和孩子們,都不是屬于我的,這份幸福,本來就是撿來的,我也不能鳩占鵲巢太久,對吧。”

  尹牧新說著,朝窗外看了一眼。

  他這個角度,正好能看到靳仲廷站在車邊抽煙的畫面,雖然他不想承認,但是,他心里有預感,宋妤和孩子,最后都會被這個男人搶回去,就看他什么時候出手了。

  尹牧新不喜歡這種被動的感覺,尤其,是他清楚,宋妤對靳仲廷也并非她所說的斷情絕愛。

  宋妤不說話,雖然她知道,自己和尹牧新遲早要走到這一步,但當這一步真的跨出去時,她又莫名感傷,畢竟,這些年她和尹牧新相互扶持,比很多真正的夫妻都同心協力。

  “你也別傷感。”尹牧新拍了拍宋妤的肩膀,“之前我們在一起,是因為我們彼此都需要這段婚姻的保護,而現在,我們分開,是因為分開對我們彼此而言是當下最好的選擇。宋妤,什么時候,做什么決定,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

  宋妤想了想,也是,如果沒有這件事情的發生,她和尹牧新或許永遠沒有辦法下定決心去離婚,這樣拖著,其實對他們兩個人都不怎么好,就算她不需要,尹牧新也需要擁有新生活,他還年輕。

  “那以后,還是好朋友吧?”宋妤紅了眼眶。

  “你問得什么傻話?我們不僅永遠是好朋友,我們還永遠都是家人。”尹牧新很誠懇,這些都是他發自肺腑的真心話,“即便是分開,你和兩個寶貝,都會是我生命里的一部分。以后,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隨時都可以開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