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94章 婚內出軌
  宋妤剛回到家沒多久,就接到了姚雪煙助理小菲的電話。

  “宋小姐,我考慮好了,我愿意放棄現在這份工作,為你效力。”

  宋妤驚訝:“這么快就決定了?”

  “對,姚雪煙每天對我惡語相向,拿我當出氣筒,這日子我早就過夠了。”小菲也誠實,“說實話,我一直忍著不辭職,只是因為我需要這份工資,我其實恨死她了。”

  “好,謝謝你信任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郁小菲。”

  “好的,小菲。我知道你現在迫切想辭職,但你可能沒辦法那么快辭職來我這里,因為我還需要你留在姚雪煙的身邊一段日子。”

  “你要我幫你監視她?”

  “對,這段日子委屈你留在姚雪煙的身邊,我給你雙倍的工資。”

  小菲原本是鐵了心地要離開姚雪煙的,但一聽這雙倍的工資,又猶豫了,她父母弟弟都是吸血鬼,拿走了她所有積蓄,她現在居無定所,很需要錢,這也是姚雪煙敢對她拳打腳踢的原因之一,因為姚雪煙斷定她不敢放棄這份工作。

  “小菲,你覺得怎么樣?如果你還需要時間考慮,我可以給你時間,或者,你覺得錢不夠,也可以提。”

  “我不需要時間考慮,錢也足夠了。”小菲是個實在的女孩子,并不貪心,“我答應了。”

  “好,接下來,我需要你每天給我匯報姚雪煙的情況。”

  “知道了宋小姐,我現在就可以和你匯報。”

  宋妤想說倒也不用這么急,但小菲已經開始在電話那頭匯報了起來:“剛才姚雪煙從靳先生那里出來,也不知道是又受了什么氣,上車就開始發瘋。真的,我從來沒有見過脾氣這么差的女明星,人前裝得溫婉善良,說話軟聲軟氣的,好像螞蟻都不敢踩,其實背地里壞得拿刀殺人都可以試一試。”

  “拿刀殺人?”宋妤立刻警覺起來,“小菲,你是不是知道點什么?”

  “沒,我就是這樣一個比喻,我在她身邊這么久,早就看透了她的心,她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那種人。就是因為她這么壞,她才活該,活該得不到靳先生的愛。”

  宋妤的心“咯噔”了一下,心里的疑惑,也忍不住問了出來:“小菲,這些年,姚雪煙和靳仲廷在一起過嗎?”

  “才沒有呢,靳先生怎么可能看得上她?這些年,她和靳先生的緋聞傳得有鼻子有眼的,不知情的人都以為她要嫁入豪門,其實,那些新聞通稿,都是姚雪煙自己花錢買的,她就是想借著靳先生的光,讓人吹她捧她,她特別虛偽特別勢利眼特別惡心。”小菲恨不能一股腦把自己的所有情緒都宣泄出來。

  宋妤不語,腦海里閃過靳仲廷的話,他說,這些年,他身邊從來沒有過其他女人,難道,都是真的?

  他真的像是苦行僧一樣過了六年?

  “對了,宋小姐,還有一件事情我要提醒你一下。”

  “什么?”

  “剛才姚雪煙還問我有沒有拍你進孤月山莊的照片,我猜她是想對你做點什么,你要當心了。”

  “好。”

  *

  小菲猜得沒有錯。

  姚雪煙的確是在憋大招了,在被靳仲廷明確拒絕的一周后,她作為戀愛觀察員參加了一個戀愛綜藝,在演播室里,她和一群明星說起自己的感情狀況時,語帶哽咽地透露,自己曾經以為可以修成正果一段感情,被有心之人截胡,現在自己深受情傷,精神狀態很不好,醫生診斷她有嚴重地抑郁傾向,讓她停工修養,但是,她拒絕了,因為第一她不能耽誤劇組的進度,第二是她覺得自己不能沒有了感情還放棄事業。

  她一邊說一邊紅了眼眶,淚水盈在眼里,欲落不落。

  演播室里的嘉賓紛紛給她遞紙巾,勸她一定要調整好心態,不必為一個男人影響自己的星途,下一個更乖。

  她搖搖頭,說自己這一次被傷得太深,很難再開始下一段感情,她覺得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去碰愛情了。

  “#姚雪煙戀愛被截胡#”

  “#姚雪煙重度抑郁傾向#”

  “#姚雪煙#”

  “#姚雪煙情傷#”

  “#姚雪煙說再也不會碰愛情#”

  “#姚雪煙戀愛腦#”

  “……”

  這個戀愛綜藝播出后,姚雪煙一連上了七八個熱搜,她在綜藝中紅著眼說出那段話的視頻被剪輯出來,瘋狂轉載。

  底下的評論都在心疼她。

  “美女長得這么美都沒有逃過愛情的苦,更何況是我們這些普通的女孩子,好可憐,出軌的男人都該去死一死。”

  “雪煙獨美,以后專心搞事業吧!”

  “抱抱雪煙寶寶,寶寶不哭,我們都在!”

  “真的是清醒又堅強,這么善良的女孩子為什么要遇到渣男和渣女!”

  美女落淚,我見猶憐。

  大家都知道,姚雪煙口中那段以為會修成正果的感情,男主角是靳仲廷,畢竟,姚雪煙出道這么多年,情史一直都很干凈,她唯一的緋聞男友,就是靳氏集團的負責人靳仲廷。

  姚雪煙癡守在靳仲廷身邊多年,前段時間,兩人好事將近的新聞更是甚囂塵上,粉絲們一度以為能吃到兩人的喜糖,可沒想到,這么多年的感情,竟然被有心之人截胡了!美女白白蹉跎了最好的六年時光!

  這誰能忍?

  姚雪煙的粉絲一片沸騰,連普通的路人粉見她這樣,都紛紛為她抱不平。

  大家開始拿出福爾摩斯的放大鏡,全網地毯式搜索那位破壞別人感情的心機女是誰,然后,宋妤這個名字很快就被扒出來。

  星芒慈善夜,宋妤和靳仲廷同臺領獎,靳仲廷攙扶著宋妤下臺,兩人交談的照片立刻被傳得到處都是。

  “宋妤小三”這個詞條,緊接著沖上熱搜。

  粉絲都是百分之百肯定的態度,一致認定宋妤就是破壞了姚雪煙和靳仲廷感情的心機女,為什么呢?

  因為在星芒慈善夜那一天,姚雪煙還開心地坐著靳仲廷的車參加活動,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還表示有好消息會公布,也就是說,那一天,姚雪煙和靳仲廷的感情還沒有出問題。

  偏就在靳仲廷遇到宋妤之后,姚雪煙出席活動時候的情緒就不對了,被問到感情問題,更是躲躲閃閃,還有知情粉絲透露,姚雪煙在她的生日見面會上,以身體不舒服為由提前離場,其實被扒出來是去捉奸。

  *

  宋妤一下子就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互聯網時代,大家對“小三”、“愛情長跑被截胡”這種狗血劇情,都非常感興趣,更何況,男女主角一個是豪門繼承人,一個是女明星,兩人的身份更是為這段桃色新聞增添了一絲神秘感。

  吃瓜路人紛紛加入,這件事情的流量快速飆升。

  營銷號和各大博主為了蹭一蹭這件事情的熱度,都主動去起底宋妤的身份,想挖出一點猛料,好給自己的賬號引流。

  這不扒不知道,一扒還真有料。

  宋妤這個女人,長得也太像靳仲廷的已故前妻沈千顏了吧?

  想當年,靳仲廷和沈千顏被全網磕cp的時候,被留下了很多照片,網友稍微一扒,互聯網的記憶瞬間全部蘇醒。

  “靳仲廷和他的前妻真的是郎才女貌啊。”

  “這樣一對比,姚雪煙和靳仲廷真的沒什么cp感。”

  “哇咔咔,這樣的顏值放在一起也太好嗑了,只可惜,女方紅顏薄命。”

  “樓上的,你們別歪樓了,沈千顏和靳仲廷是官配,但宋妤可不是,人家是小三,大家別被帶偏啦。”

  “就是說啊,網友吃瓜能不能稍微帶點腦子,別只看臉。”

  “只看臉的可不是網友,是靳仲廷吧。看來他還是忘不了前妻啊,所以現在找的這個宋妤完全就是宛宛類卿。”

  “難怪姚雪煙癡守六年都沒有攻下靳仲廷,這個宋妤才出現幾天就把人擠走了,原來是贏在臉上。”

  “……”

  姚雪煙看著網友關注的點漸漸偏移,又放了一個大招。

  她直接在網上放出了宋妤已經結婚生子的猛料。

  這一下,網絡再一次大震。

  “#宋妤已結婚生子#”

  “#宋妤腳踏兩條船#”

  “#宋妤婚內出軌#”

  “#宋妤老公是誰#”

  這些熱搜下面,緊跟著鍵盤俠和水軍對宋妤的謾罵。

  “這女的有點東西,不僅搶別人男朋友,還是婚內出軌,倫理道德在她眼里,到底算什么呢?”

  “當代潘金蓮。”

  “說潘金蓮的,都有點侮辱潘金蓮了,這明明比潘金蓮更臭不要臉。”

  “這種女人三觀不正,根本不配當媽!她的孩子,最后都不知道要被她教成什么樣子呢!”

  “孩子的親爹是誰?建議宋妤的現任去做個dna鑒定,別被戴綠帽子不說,還喜當爹,替別人養娃,那真是純純冤大頭了。”

  網友不僅花式開罵,還花式p圖,把宋妤p成各種水性楊花的樣子,要多浪蕩有多浪蕩。

  *

  楊天樂最先發現網上的這場大型鬧劇,她看到熱搜后,立馬給宋妤打電話。

  “宋妤姐,我看你最近這幾天還是先避一避風頭吧,這些人喪心病狂,我看他們肯定很快就會把春里的地址都扒出來的。”

  楊天樂話音剛落,就聽到樓下大廳里傳來“嘭”的一聲巨響。

  此時已經晚上十點,店鋪剛打烊,員工已經回去了,宋妤原本打算卡完最后的賬本也下班的,但這突如其來地一聲響,徹底嚇到了她。

  “宋妤姐,你沒事吧?”電話那頭的楊天樂嚇得也不輕,“你在哪兒?是不是在店里?還有其他人在嗎?覺得不對勁的話就趕緊報警!”

  “沒事樂樂,我下去看看。”

  “你一個人嗎?別下去,先報警,萬一他們傷害你怎么辦?那些腦殘粉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我知道了,我會看情況的,你別擔心,我先掛了,晚點再說。”

  宋妤拎著包下樓,看到大廳里的落地玻璃被人用大石頭砸出了一個大窟窿,大門口,還被人噴上了火紅的油漆,明晃晃的“小三”兩個字橫在最顯眼的位置。

  搞破壞的幾個人還在,他們正舉起手里的另一塊石頭,打算對春里的另一面玻璃下手。

  “你們干什么!”宋妤呵斥一聲。

  幾個人年紀都還挺小,看起來也就初高中的樣子,他們原本以為店里已經沒有人了,才敢這么大張旗鼓地下手,沒想到,宋妤還在,他們瞬間嚇得扔下東西就跑。

  “別跑!”

  宋妤想去追,但腳上的高跟鞋實在不給力,才跑兩步,就崴了腳,等她脫掉高跟鞋,再抬眸,那些小兔崽子早已經跑得沒影了。

  她回頭看了眼店里的狼藉,沉沉地嘆了一口氣。

  這才開張幾天呢,就攤上這樣的事情。

  宋妤報了警,坐在店里等警察,但她先等來的,是靳仲廷和凌風。

  原來剛才楊天樂怕宋妤有事,直接打電話給凌風,讓他聯系靳仲廷,畢竟,所有事情都是因為靳仲廷而起,他得負這個責。

  靳仲廷知道宋妤在店里出事,立刻趕了過來。

  “沒事吧?”靳仲廷上下打量著宋妤,她赤著腳坐在門口,眉頭緊鎖,整個人和身后的玻璃窟窿一樣,看起來有點狼狽。

  “沒事。”

  “你的腳?”

  她的腳踝已經腫得雞蛋大了。

  “沒事,扭到了而……”

  靳仲廷不等宋妤說完,直接打橫將她抱了起來。

  “你干什么?”宋妤蜷在一起,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抗拒著他的公主抱,“你放我下來!”

  她一邊掙扎一邊向四周張望,這個節骨眼上,她和靳仲廷什么都不做,都已經被全網蕩婦羞辱,要是被人看到靳仲廷抱著她,那豈不是她的祖宗十八代都要被罵開花?

  好在,這個點附近已經沒什么人了,不然,剛才那么大的動靜,早就引起了圍觀。

  “帶你去買藥處理一下腳。”靳仲廷說。

  “不用了,店被砸成這樣,我報警了,我還要在這里等警察。”

  “交給凌風。”

  凌風點頭:“是的,宋小姐,這里交給我。”

  宋妤還想說什么,靳仲廷已經抱著她大步流星地往他的車邊走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