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93章 挖墻腳
  宋妤想,都送到這里了,也不差這幾步了。

  她跟著靳仲廷下了車,看他四平八穩地走進大廳,心想,這下總沒事了吧?

  “我走了。”

  “等等。”靳仲廷再次將她攔住,“我餓了。”

  “靳仲廷,做人別太過分。”

  “把我兩個孩子生下來,卻沒有告訴我,過分的到底是誰?”靳仲廷揉了下太陽穴,他的頭真的還有點暈,“給我下碗面吧,我要吃陽春面,不是在春里吃得那種味道,我要以前的味道。”

  “我……”

  “你不做,我就和你搶孩子。”

  得,他算是抓住了她的軟肋,徹底拿捏住她了。

  “先說好,這真的是最后一個條件了!”

  靳仲廷點點頭,不置可否。

  宋妤走進廚房,用最快的速度給靳仲廷下了一碗面,這面的味道肯定比那天在春里味道強多了,但至于是不是六年前的味道,宋妤也不敢保證,因為這六年來,她沒有在給任何人做過陽春面。

  甚至,她很刻意的,去忘掉關于陽春面的一切記憶。

  宋妤把面端到餐桌,順手給靳仲廷拿了雙筷子。

  “好了。”她說,“你慢慢吃吧,我要回去了。”

  “陪我吃完吧。”

  “你剛才明明都說下面是最后一個要求了。”

  “這不是要求。”

  “那這是什么?”

  “是請求。”

  餐廳的燈光照在靳仲廷的身上,落下一個孤獨的影子。

  宋妤看著他,覺得此時此刻,靳仲廷的身上沒有一點大佬的氣質,更多的,是難以形容的寂寥。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坐下來,鬼使神差般的,聽從了他的話。

  靳仲廷見宋妤坐下,笑了笑,開始低頭吃面。

  宋妤沒有問他味道怎么樣,他也沒有說,兩人似乎都在享受這一刻的靜謐。

  一碗面很快見底。

  宋妤想,他吃得這么快,味道應該是他想要的味道。

  “你最近還是很忙嗎?”宋妤開口。

  “嗯。”

  “公司的事情很多?”

  靳仲廷抬頭:“你在關心我?”

  “我只是問問。”宋妤把玩著手邊餐巾紙盒,“你知道養一個孩子要花費多少精力嗎?要投入多少時間嗎?”

  “你覺得我養不好他們?”

  “你所謂的好,和我心里想的,和孩子們要的,或許不一樣。”宋妤說,“你很有錢,物質和教育一定能給到頂配,但孩子們現在最需要的是陪伴,是安全感的建立。你現在忙得連你自己的身體都顧不好,怎么可能有時間照顧好他們?”

  “如果他們在我身邊,我肯定不會這么忙了。”靳仲廷放下筷子,“沈千顏,我現在之所以這么忙,是因為我無法面對空下來的自己,一旦我的思想空下來,我滿腦子都是你,都是過去。”

  宋妤不語,心里無端地升起惆悵,她以為自己早就不在乎靳仲廷了,可聽到他這么說的時候,她還是會有一點點難受。

  “過去已經過去了。我不是當年的我,你也不再是當年的你。”

  “我對你的心從來沒有改變。”

  “無論如何不變,這中間已經相隔六年,沒什么能逃過時間。”宋妤看著靳仲廷,“我希望,你不要再來打擾孩子們的生活,給孩子們留一點體面吧。”

  靳仲廷沉默。

  他忽然覺得,橫亙在他們之間的,是比死亡更沉重的東西。

  *

  兩個人正沉默,門鈴響了。

  宋妤最先回過神來:“我得走了。”

  靳仲廷沒再攔她。

  “你要不要看一下是誰?”宋妤說,“我現在這樣開門出去,會不會有什么不方便?或者,我可以往側門走?”

  孤月山莊有很多暗門,宋妤是知道的。

  “你是做賊來的嗎?”

  “我是怕我在這里引人誤會。”

  “能誤會什么?”

  “誤會……你給人做男小三。”

  靳仲廷被她的腦回路折服:“我是睡你了?還是對你做了什么越界的事?”

  他只是吃了她一碗面而已,沒那么過分吧?

  宋妤見他無所謂的樣子,一攤手:“好吧,既然你不在乎,那我也不需要考慮這么多了,我走了。”

  她從大門出去。

  門一打開,外頭站著一個很年輕的女生,這女生看到宋妤,明顯一愣。

  宋妤也一怔,心想,不會真的這么邪門,一語成讖吧,靳仲廷有這么年輕的桃花,竟然還要在她面前裝深情,簡直不可理喻。

  兩人四目相對地站了一會兒,宋妤側身,給這位年輕的女子讓路,但她站著沒動,而是回頭往車子方向看了一眼。

  宋妤這才意識到,這姑娘只是負責來敲門,真正來找靳仲廷的,是車里那一位。

  有什么人出行需要助理先行的?

  大明星唄。

  宋妤瞬間猜到了車里的人是誰,百分之百是姚雪煙。

  果然,宋妤這個念頭剛閃過,黑色奔馳商務的車門就被推開了,姚雪煙從車上下來。

  宋妤急著回去陪孩子,懶得理她,但姚雪煙顯然沒打算這么輕易放她走,姚雪煙過來,攔住了宋妤的去路。

  今天怎么這么多攔路虎?

  “請問有什么事嗎?”宋妤只當自己不認識她。

  雖然她的身份在靳仲廷這里已經暴露了,但姚雪煙并不知道她是誰。

  “你好,宋小姐。”姚雪煙沖她笑,“上次在慈善晚會上,我們見過的,我是姚雪煙。”

  宋妤打量姚雪煙一眼,搖頭:“不好意思,我臉盲,沒印象。”

  姚雪煙氣得七竅生煙,這人簡直給臉不要臉。

  “沒印象也無所謂。我只是提醒你一句,離我男朋友遠一點。”

  “男朋友?”

  “對,靳仲廷是我男朋友。”姚雪煙說得逼真,“我和他青梅竹馬,感情深厚,并不是一般人能破壞的,請你不要打他的主意。”

  “我打他的主意?”宋妤冷笑,“你可能誤會了,我對靳先生根本沒有任何非分之想,倒是靳先生,總是纏著我,令我很是困擾。”

  姚雪煙一聽,臉色更難看了。她最怕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既然姚小姐是靳先生的女朋友,那麻煩你提醒靳先生一句,不要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做人最重要的是知足。”

  宋妤說完,轉身離開。

  *

  姚雪煙看著宋妤遠去的背影,已經完全沉不住氣了。

  她踩著高跟鞋,徑直往屋里去。

  靳仲廷還坐在餐桌前,面前放著一個碗一雙筷子,看不出來他剛吃過什么,但味道應該不錯,因為他的碗已經空了。

  “仲廷。”

  靳仲廷抬眸,看到進來的人是姚雪煙,有一瞬忽然后悔讓沈千顏從大門走,她一定又誤會了。

  “你怎么過來了?”

  “我聽說你不舒服,特地和導演請了假來看看你。”

  姚雪煙走到靳仲廷身邊,伸手就要去探他的額頭,但靳仲廷一扭頭躲開了。

  “你干什么?我只是想看看你發燒了沒有,你這么介意我碰你嗎?”姚雪煙眼眶一下就紅了,她想到剛才宋妤說的那些話,忍不住就爆發了小脾氣,“我和你這么多年的朋友,你對我這樣生分,你和那個宋妤才認識幾天?你就把她往家里帶?你知道她是什么女人嗎?”

  靳仲廷忽然像是生了好奇。

  “她是什么女人?”

  “她是有夫之婦!不僅如此,她還結過兩次婚,之前那一任丈夫死了之后,她就無縫連接了現在這一任,她還有兩個孩子呢!你和她糾纏不清,就是在踩道德的底線,難道,你想拆散她的婚姻,給那兩個孩子做后爸嗎?”

  “拆散她的婚姻……”靳仲廷竟然顯出了幾分興趣,他自言自語道:“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姚雪煙以為自己聽錯了:“仲廷,你瘋了是嘛!”

  她萬萬想不到,靳仲廷已經淪落到了這個地步,他竟然想去搶人妻!

  “仲廷,你清醒一點,這個姓宋的女人她不是沈千顏,沈千顏早就已經死了!你不能為了找一個長得相似的替身,搭上自己的名聲,要是別人知道你和有夫之婦糾纏不清,恐怕連靳氏的股價都要被你影響。”

  “你懂得還挺多。”

  “這是常識。”

  靳仲廷不說話,就這么冷冷地看著姚雪煙。

  姚雪煙被他看得心慌,剛才生出來的小脾氣,也瞬間偃旗息鼓。

  “仲廷,我只是擔心你,這個宋妤,絕對不是什么善茬,拋開其他不說,她明明有老公,還來勾搭你,單從這一點看,這女人就是品性有問題。”

  “你查她了?”

  姚雪煙語塞。

  是的,她從第一天見到宋妤,就立刻派人去查了宋妤的底,當她知道宋妤已經結婚生子,她的心就放下了一半。她想著,靳仲廷再忘不了沈千顏,總不至于會去和有夫之婦糾纏,誰知道,靳仲廷真的鬼迷心竅了。

  “我……我查她,也是因為擔心你。”

  “擔心我?還是擔心你豪門太太的地位不保?”

  靳仲廷從來沒有和姚雪煙正面談起過這個話題。

  這些年,隨著奶奶和沈千顏相繼去世,靳仲廷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少,姚雪煙作為他母親的徒弟,在靳仲廷心里,也算是一個值得珍惜的故人,可最近,他是越來越看不懂姚雪煙了。

  她不僅頻頻干涉他的私生活,甚至,不知什么時候和靳家的那幾位互通有無,關系搞得比他這個靳家人還好。

  “仲廷,你怎么會這么想?”

  “我想錯了?”靳仲廷走到姚雪煙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你不想嫁給我?”

  姚雪煙看著他黑亮的眼睛,頭暈目眩,徹底沉淪。

  “我是喜歡你,是想嫁給你,可我……”

  “別想了,我對你從來沒有超越友誼的情感。”靳仲廷打斷她的表白,“就算沒有沈千顏,沒有宋妤,也不可能是你。”

  *

  姚雪煙從孤月山莊出來,整個人失魂落魄的。

  靳仲廷的話,簡直就像是扎在她心口的針,他說就算沒有沈千顏和宋妤,他也不會對她有感覺。

  呵,她就這么沒有女人味?

  “雪煙姐,你沒事吧?”

  助理小菲見她這樣,忙替她拉開車門,迎她進車里坐下。

  “剛才宋妤從這座房子里出來,你拍了嗎?”

  “我……我沒拍啊,你沒和我說,所以我不知道……”

  “蠢貨,什么都要我和你說嗎?你就沒有一點自己的思想嗎?”

  助理小菲垂下眼,最近的姚雪煙就跟炸彈一樣,她在她身邊的無妄之災也越來越多,她覺得自己在姚雪煙身邊,不像是個打工的,而像是回到了舊社會,完完全全就是個出氣筒奴仆。

  “你擺個臭臉給誰看?”

  姚雪煙把手里的手機朝著小菲砸過去,小菲躲閃不及,臉頰被手機砸到,痛得悶哼了聲。

  “我出錢雇你的,現在還要看你的臉色不成?”

  “雪煙姐,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姚雪煙在靳仲廷那里受了一肚子氣,越想越憋屈,忍不住朝小菲揮了一掌,“你還敢跟我犟嘴是不是?反了!都艸他媽的反了!”

  小菲一邊默默忍受著姚雪煙的壞脾氣,一邊捏緊了手里的名片。

  那是宋妤給她的名片。

  剛才在門口打了個照面,小菲還以為宋妤就這么走了,可沒想到,姚雪煙進門后沒有多久,宋妤就又折了回來。

  她抬手敲了敲車窗玻璃,把正在刷小視頻的小菲嚇了一大跳,以為是姚雪煙這么快出來了,要是被姚雪煙抓到她上班時間看手機,那么她這個月的獎金就全都泡湯了。

  是的,姚雪煙就是這么霸道,只要她抓住一次,一次就要扣除一整個月的獎金。

  宋妤見她這么緊張,很溫柔地一笑:“我嚇到你了?”

  小菲沒吱聲,她知道姚雪煙討厭這個宋妤,姚雪煙最近陰晴不定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來自這個女人。

  “也可能不是我嚇到你了,是你心里的某個陰影嚇到你了。”宋妤的手伸進車窗里,拍了拍小菲的肩膀,“小妹妹,原諒我冒昧,但我就是覺得你挺合我眼緣的,我最近也在招助理,不知道你有沒有意向跳槽?我會給你比現在更高的薪資。”

  小菲徹底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就是想問問你,要不要換一份工作,為我效力。”宋妤遞了一張名片給她,“你考慮一下,如果有意向的話,隨時聯系我。”

  小菲剛才還覺得,這個女人好可怕,竟然這樣明目張膽地挖墻腳,但現在,她忽然覺得,哪怕去地獄工作,都比待在姚雪煙身邊更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