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92章 羊入虎口
  宋妤打不通靳仲廷的電話,下班后,她直接去了孤月山莊。

  六年了,宋妤對錦城很多的記憶都模糊了,唯獨回孤月山莊的這條路,像是被刻在了骨子里一樣深刻。

  哪怕不用導航,也依然可以精準無誤地在每一個岔路口找到方向。

  孤月山莊還是老樣子,唯一的變化是門口那塊空地重新修整過,變成了玫瑰花林,給這個地方憑添了一絲浪漫。

  宋妤走到門口按門鈴,應門的是一個年近五十的管家。宋妤沒有見過他,但是,他看到宋妤的那一秒,明顯愣了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熟人。

  “請問你找誰?”管家面帶微笑,看著宋妤。

  “我找靳仲廷。”

  “靳先生今天不舒服,正在樓上休息。”

  宋妤以為管家是要以靳仲廷不舒服的理由謝絕她登門造訪,卻沒想到,他一側身,竟然對她比了個“請”的手勢,讓她進門。

  “我去通報靳先生,我想,他看到你,應該會開心。”

  “你認識我?”宋妤覺得奇怪。

  “我不認識你,但我見過你。”管家將宋妤一路引進大廳,隨手指了指柜子上的一張照片,“照片中的女士,應該是你對吧?”

  那是六年前的沈千顏,站在絢爛的煙花里,身后摩天大廈巨大的電子屏幕隱隱一行字:“祝沈千顏&靳仲廷戀愛52天快樂!”

  照片里的沈千顏笑得很燦爛,那的確是她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和靳仲廷陷入熱戀,每一天都在靳仲廷制造的驚喜和浪漫中度過,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宋妤有一瞬夢回當年,但她很快清醒,那不過是假象,那假象困住了當年的沈千顏,卻無法再困住現在的宋妤。

  “靳先生時常對著這張照片出神,一站就是很久,所以,我也格外留心照片上的人。”管家溫和地看著宋妤,“今天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認出來了。我想,你一定是對靳先生非常重要的人。”

  宋妤不知道該怎么對一個陌生人解釋曾經的過往,當然,也沒有解釋的必要。

  “麻煩你幫忙去叫一下靳先生,我有事找他。”

  “好,你請坐,我去請靳先生。”管家說。

  “有勞。”

  管家上了樓,沒一會兒,靳仲廷就下來了。

  他穿著煙灰色的居家服,面容憔悴,看起來,是真的病得不輕。

  管家是個極會看眼色行事的人,他走到靳仲廷身邊,對靳仲廷說:“靳先生,我女兒今天回來,我下去想休假,回去給她做一頓晚餐。”

  “好。”

  靳仲廷答應得爽快。

  宋妤也不傻,她知道,管家是在給他們創造單獨相處的空間,否則,主人正生病的時候,他怎么可能會請假?

  其實真沒必要,因為她一點都不想和靳仲廷單獨相處。

  *

  管家離開后,偌大的孤月山莊,就只剩下了靳仲廷和宋妤。

  “喝點什么?”靳仲廷問。

  “不用了。”宋妤說。

  靳仲廷無視她的拒絕,從冰箱里拿出氣泡水和飲料放在她面前,讓她自己選。

  宋妤拿了氣泡水。

  “吃點什么水果?”

  “不用了。”宋妤干脆拒絕,“我不想和你耗時間了,我還要回去陪孩子。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靳仲廷,以后別再派人跟著孩子,別再打擾他們的生活,你這樣,會嚇到他們的。”

  “我只是想看看他們,都不行?”

  “不行。”

  “沈千顏,你是不是太霸道了?我是孩子的父親!”靳仲廷微慍,“如果我想,法律也會支持我要回他們。”

  “孩子和你沒有感情,你強行把他們帶回你的身邊有什么意義?”

  “感情可以培養。”靳仲廷看著宋妤,“想當年,我和你也沒有感情,后來不也好好的?”

  “誰和你好好的?”

  “你不和我好好的?你怎么會懷上我的孩子?”

  宋妤無語,他可真會東拉西扯,這兩者有什么關系嗎?

  當年,她懷上孩子純屬意外。她記得,他們之前的每一次親密都會做好安全措施,唯獨最后一次,她以為隔天就會來姨媽,是很安全的安全期,可沒想到,她那段時間因為晚上睡不好內分泌失調,排卵周期早已紊亂,那個月的姨媽根本不準。

  她就那樣懷上了孩子。

  所以,女孩子,在親密關系的時候一定要要求伴侶做好安全措施,沒有絕對的安全期,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不要讓自己身陷萬一。

  “靳仲廷,算我求你,你就當我已經死了行不行?”宋妤軟下陣來,無論什么時候,孩子永遠是她的軟肋。

  是她疏忽,讓靳仲廷發現了孩子們的身世,她現在已經懊悔得不行。

  “你怎么能說出這么狠心的話?”靳仲廷一步一步靠近宋妤,“當你死了?你說得容易,可我整整嘗試了六年,都做不到。”

  她死了,他的心也就死了。

  “你不要再說這種越界的話來撩撥我,我已經嫁人,你也有了新生活,我們之間有不可逾越的屏障。”宋妤沉一口氣,“我不想讓孩子變成我們感情的犧牲品,這六年來,他們寸步不離我,如果你真的要帶走其中一個,我會瘋掉的。我離不開他們,他們也不能離開我。”

  “那我呢?”靳仲廷步步緊逼,把宋妤直接逼到沙發邊,“當年的我一樣也離不開你,你還不是把我拋下,留下一個死訊。你想過我的感受嗎?”

  宋妤撇開了頭,他們靠得太近了,再近一點,兩具身體都要貼到一起。

  她想,靳仲廷簡直瘋了,難道他真的不顧道德底線,連她是人妻的身份都無所謂了嗎?

  “靳仲廷,你別耍無賴……”

  她話音未落,靳仲廷已經靠在了她的身上。

  兩人驟然相貼,宋妤甚至能聞到他洗發水的味道,還有他衣服上沾染的中藥的味道,兩種味道混合在一起,莫名的讓人覺得危險。

  “靳仲廷!你瘋了!”

  宋妤用力去推他,才發現他的頭靠在她的肩頭,一動不動的,而且,傾覆在她身上的力道越來越重。

  “靳仲廷?”

  “……”

  “靳仲廷!你怎么了?”

  “……”

  “喂,你別嚇我!”

  宋妤來回推搡了幾次之后,才確定,靳仲廷是暈倒了。

  *

  宋妤趕緊打電話給凌風。

  “凌風,靳仲廷暈倒了,你立刻聯系方煜文來孤月山莊。”

  “是。”

  宋妤掛上電話,才意識到自己和凌風兩個人的對話太過自然,一如當年,想必,凌風也早就知道了她是誰。

  方煜文很快趕來,帶著救護車和幾個醫護人員。

  他一進門,看到宋妤,揉了揉眼睛。

  “我沒看錯吧?小嫂子?”

  宋妤沒有否認,只是說:“你先看看他怎么回事?”

  畢竟是暈倒了,這事兒可大可小。

  “好。”

  方煜文帶來的人把靳仲廷帶上救護車,準備送去醫院做詳細的檢查。

  宋妤跟著出來,卻沒有跟去醫院的意思。

  “你不走?”方煜文看著她。

  “我不去了,我還有其他事。”宋妤知道,有方煜文在,靳仲廷絕對不會出事的。

  “你必須去。”方煜文語氣嚴肅,“他在你面前暈倒的,等下很可能還需要你協助治療,你不去,我們找誰問情況?”

  宋妤一聽,也有道理,立刻跟著上了車。

  好在,靳仲廷去醫院檢查了一圈之后,并無大礙。

  “勞累過度。”方煜文看著病床上的靳仲廷發出“呵呵”兩聲,“這年頭,也只有他這個身價過百億的老總,還會因為勞累過度暈倒了,你說,他圖什么呢?名利和權勢,他都已經有了,他還圖什么?”

  宋妤聳肩:“我怎么可能會知道?我又不會讀心術。”

  “也對,你肯定不會知道,他圖得是借工作麻痹自己,圖得是讓自己沒有分秒的空余去想念一個早就已經去世多年的女人。”方煜文瞧宋妤一眼,“當然,這個女人很有可能是詐死。”

  宋妤不語,她只是覺得奇怪。為什么所有人都要在她面前提一嘴,來證明靳仲廷對她有多深情。

  “既然他沒事,我就先走了。”

  “誒,你別走。”方煜文拉住了她,“你走了誰照顧他啊?”

  “方醫生,你可能誤會了,我今天是找靳先生有事,我不是……”

  “我不管你和他怎么回事兒,總之人是在你面前暈倒的,你就必須照顧他,直到他醒來。我下午還有手術呢,忙得很,難道要我放棄別的危重病人在這里守著他?”

  “你可以聯系他的家人。”

  “他沒有家人。”方煜文嘆氣,“小嫂子,不是我說,他那些家人是什么樣子,你應該比誰都清楚,我要是打電話去靳家說靳仲廷暈倒了,他們能高興得立馬給他訂一口棺材你信不信?”

  方煜文說得夸張,但大差也不差。

  靳仲廷和靳家的關系一直就不怎么好,老太太死后,他們更是裝都不裝了,什么都擺到明面上。

  “你留下來照顧一下他吧,我估計,他很快就能醒了,不會耽誤你太長的時間。”

  “好吧。”

  宋妤妥協了,她打電話回去給楊天樂,讓她暫時幫忙照顧一下孩子,自己得晚點回去。

  “宋妤姐,你沒事吧?”楊天樂擔心,“我就說嘛,你不能去找他,這簡直就是送羊入虎口。”

  “我沒事,是靳仲廷不舒服在醫院,我等他醒過來了就回家。”

  “他不舒服為什么要你照顧啊?他會不會是苦肉計啊?”楊天樂聲音很大,在靜悄悄的病房里,手機沒有開免提,那音量都像是開了免提。

  宋妤看了眼病床上的靳仲廷,發現他不知道什么時候睜開了眼睛。

  他醒了,想必,楊天樂剛才的話他也是聽到了。

  “樂樂,等我回去和你說,先掛了。”

  “好。”

  宋妤掛了電話,走到靳仲廷的病床邊,問他:“好點了嗎?”

  “嗯。”

  “方醫生說了,你沒什么大礙,只是勞累過度,醒過來之后緩一緩就可以出院了。”

  “嗯,謝謝。”

  “不客氣。既然你沒什么事情了,那我先回去了。”宋妤說罷,轉身要走。

  靳仲廷從病床上翹起來,一把抓住了宋妤的手腕。

  “你怎么這么沒良心?”他的聲音沉沉的,帶著一絲不可名狀的委屈。

  “你還要我怎么樣有良心?”宋妤掙開他的手,“我把你送到醫院來,又等你醒來等到現在,你還想讓我怎么樣?”

  靳仲廷想了想,說:“你送我回家。”

  “憑什么?”

  “你把我送來醫院的,現在再由你把我送回家,難道不應該嗎?”靳仲廷說得理直氣壯。

  宋妤大無語。

  這人怎么這么無賴?

  生病會讓人變無賴嗎?

  “如果我說我不呢?”

  “為什么不?怕羊入虎口?”靳仲廷看著宋妤冷笑一聲。

  宋妤就知道,剛才楊天樂的話他都聽到了。

  “你不至于。我知道你就是再饑不擇食,都不會去碰有主人的羊。”

  “既然如此,你還怕什么?怕你自己控制不住對我舊情復燃?”

  “靳仲廷!你不必對我用激將法,我對你沒有舊情,我現在只是單純的不想和你有瓜葛,僅此而已。”

  靳仲廷整了整外套,從病床上下來,站到了宋妤的面前。

  再虛弱的人,身高上還是占著優勢,他低頭看宋妤一眼,宋妤的氣場就被他壓制住了。

  “送我回去,你不送我,我就和你搶孩子。”

  宋妤不敢相信,這么幼稚的話竟然是出自靳仲廷之口。

  “我可以給你打車。”

  “萬一我路上又不舒服怎么辦?”

  “你可以告訴司機,司機會送你來醫院的。”

  “萬一遇到不負責任的司機呢?”

  “……”

  “送,還是不送?”

  宋妤沒有辦法,只能點頭。

  她走到醫院門口,叫了輛車,把靳仲廷送回孤月山莊。

  車子停到孤月山莊門口,宋妤看著靳仲廷下車,自己并不打算下車。

  “你好好休息,我直接坐這輛車走了。”

  “不行。”靳仲廷手扶著車窗,“你得送我進去。”

  “又怎么了?”

  “管家不在,萬一我在院子里暈倒沒有人發現,怎么辦?”

  “你有沒有這么脆弱?”

  “有。”靳仲廷一本正經的。

  宋妤:“……”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