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91章 把老板賣了
  宋妤看了眼那份親子鑒定報告,她知道,紙早晚包不住火,但她沒有想到,一切會暴露得這么快。

  既然藏不住了,她也不想藏了。

  “靳仲廷,沈千顏已經死了,我現在是宋妤,你在這里和我糾纏不清,是想讓我再死一次,你才滿意,對嗎?”

  她一個“死”字,直戳靳仲廷的命門。

  他怎么舍得她再死一次?

  如果六年前的一切再上演一遍,如果眼前的她再一次消失,他會徹底崩潰的。

  “那你承認你是沈千顏了,對嗎?”靳仲廷進門時冷若冰霜的眼此刻微蓄起水光,無數情緒在眼底翻涌。

  “是,我是沈千顏。”宋妤看著他,“但那又怎么樣?六年前我還沒有死的時候,你已經選擇退婚,和我劃清界限,如今又在我面前裝什么深情?”

  六年前的退婚,他有他的苦衷。

  “當時是爺爺以你為要挾,逼我退婚。”靳仲廷恨不能把心掏出來給她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你。”

  “是嘛?當時你已經是靳氏的掌權人,你還需要看你爺爺臉色行事?說到底,還不是連你都不相信我,覺得我是害死你奶奶的兇手!”

  宋妤已經很久沒有想起這些往事了,她不去想的時候尚能保持平靜,但這層塵封往事的窗戶紙一旦被捅破,她就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

  六年前的無助和委屈,再一次涌上心頭,但好在,如今的她已經不是當初的她,她再也不會被這些情緒擊垮,也再也不會相信眼前這個男人惺惺作態。

  “我從來不相信你是害死奶奶的兇手。”

  這六年間,雖然沈千顏已經名義上死亡,但靳仲廷從來沒有停止尋找真相,只是,隨著老太太和沈千顏的離世,很多場景已經無法被完整復述,靳家那些女眷,又一口咬定是沈千顏下毒,使得他尋找真相的道路越來越難走。

  宋妤看著靳仲廷如此堅定的眼神,有一瞬間,都覺得自己的心又要軟了,但她不斷地提醒自己,一個坑里不能踩兩次。

  “你的相信來得太晚了,如果當初你能表現得像現在這么堅定,我也許都不會‘死’。”

  當初,如果不是她對他已經毫無留戀,宋寧遠提出要把她送出國,她也不會答應得那么干脆,她或許還有勇氣留下來,尋找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

  只要他相信她,再難的關,她都愿意去闖一闖。

  但他沒有,他放棄了她,所以,她也放棄了自己,選擇了逃避。

  “千顏,現在一切都還來得及。”靳仲廷眼神的眼神里重新燃起希望,“只要你還活著,一切就都來得及。”

  “六年了,有些事情或許還來得及,有些事情,已經來不及了。”宋妤完全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態,“我現在已經結婚,和你再也回不去了。”

  “那孩子呢?兩個孩子,他們算什么?既然你已經不愛我了,為什么要生下我的孩子?”

  靳仲廷是在今天上午拿到親子鑒定報告的,看到報告的結果,他一個人在辦公室里忍不住流下了眼淚,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在做一場不可思議的夢,以為自己失去了一切,卻在某一瞬間發現自己其實什么都沒有失去,不僅沒有失去,還默默得到了更多。

  他和沈千顏竟然有了寶寶!

  這無論是放到六年前還是現在,都值得他落淚。

  “孩子來到我的生命里,我覺得是緣分,我舍不得打掉他們,所以選擇留下,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與孩子的父親是誰毫無關系。”宋妤淡淡地說,“他們現在跟我在一起也很好,希望你不要去打擾他們的生活。”

  靳仲廷見宋妤要帶著孩子劃清和他的界限,眼神里流露出危險的信號。

  “沈千顏,無論你要和誰在一起,我必須要回我的孩子。”

  “你憑什么?”宋妤聽到靳仲廷要搶孩子,整個人都慌亂起來。

  “就憑,他們身體里流著我的血!”

  *

  春里順利開業,宋妤原本心情不錯,但因為靳仲廷最后來鬧的這一場,她美好的一天徹底被破壞。

  宋妤沒想到,靳仲廷會這么快就發現兩個孩子的身世,甚至不要臉地想要搶孩子。

  這兩個孩子,可是她懷胎十月,九死一生才生下來的。

  宋妤永遠記得自己生寶寶的那天,臘月十二,天氣冷得滴水成冰,她提前破水和見紅,毫無防備,家里也沒有別人,她只能忍著害怕,強作鎮定地打電話安排司機送她去醫院。

  產程很長很長,她躺在產房里,感覺自己因為疼痛已經生生死死無數回。

  宋寧遠和宋長德趕來陪產,兩個男人都很緊張,畢竟,當年宋妤的母親就是因為難產而死的。

  他們都默默祈禱宋妤和孩子們能平安從產房里出來。

  可偏事與愿違。

  宋妤在生產途中,出現了羊水栓塞。

  羊水栓塞,致死率極高,完全就是在產房里和死神搶人,若不是那日的主任醫生臨床經驗豐富,提前發現了宋妤情況不對勁,全力搶救,那么宋妤和孩子,都可能殞命……

  幸運的是,宋妤和孩子們都逃過了一劫。

  從那之后,兩個孩子對于宋妤的意義,更加特殊,他們是真正一起經歷過生死的,靳仲廷算什么?

  他充其量,不過是提供了一顆質量還算不錯的精子而已。

  宋妤回到家,甜甜和成成還沒有睡覺,兩個人還在客廳里,握著畫筆發愁。

  “怎么了寶貝們?”宋妤笑著朝他們走過去。

  兩個孩子就是宋妤的能量站,無論她在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只要回家,看到他們,她再糟糕的心情都能變得愉悅。

  “今天幼兒園老師布置了畫畫作業,可是我和哥哥都不太會畫。”甜甜說。

  “這么難嗎?老師布置了什么樣的作業呢?”

  “老師的題目是《我的爸爸》。”

  宋妤的笑容僵在唇角,難怪兩個孩子這么難以下筆呢,他們長到五歲,父親在他們的人生里,一直都是缺失的角色,哪怕后來她和尹牧新領證,但宋妤始終沒有教孩子們喊尹牧新爸爸,也沒有特意去可以灌輸他們這個觀念。

  因為她覺得,原生家庭的遺憾,并不是非要去強行圓滿,如果太過刻意,忽略了孩子們的感受,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

  “寶貝們,這個題目真的有點為難你們了,媽媽這邊呢,可以給個小小的建議,不如呢,你們就把牧新叔叔作為參照,去勾勒你們心中爸爸的形象,你們覺得怎么樣呢?”

  成成點點頭,甜甜顯然有不同的想法。

  “媽媽,我可以以靳叔叔作為參照嗎?”甜甜問。

  成成聞言,翻了個白眼:“為什么要以他為參照,他和我們又不是很熟!”

  “對啊甜甜。”宋妤溫聲地勸,“如果你實在不知道該怎么下筆,其實你也可以照著舅舅的樣子畫。”

  “可我就是喜歡靳叔叔!”

  宋妤看著甜甜這一臉堅決的樣子,不免想起剛才的靳仲廷,這兩個孩子,成成與靳仲廷是長得相像,甜甜和他,則是性格如出一轍,而且,甜甜和他還一見如故,有種天然的親密,難道女兒真的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

  “那么甜甜,媽媽和你做個假設,假設靳叔叔是你爸爸,他要帶你走,你是會選擇媽媽呢還是會選擇爸爸?”

  甜甜想了想:“我就不能媽媽爸爸一起選嗎?為什么別的小朋友都能同時擁有爸爸和媽媽,而我卻只能二選一呢?”

  宋妤被問住了。

  現在的小孩子,思維和邏輯完全不可小覷。

  是啊,為什么不能同時擁有呢?

  “好了,快畫畫吧。”成成對妹妹隔三差五犯花癡的行為很無語,“你要是那么喜歡那位靳叔叔,那你就去找他吧,反正,無論如何,我都選媽媽!”

  宋妤感動地親了兒子一口:“謝謝成成!”

  “我也選媽媽!我也選媽媽!”甜甜撲過來,抱住宋妤,“媽媽,我也愛你,你也親親我吧。”

  宋妤一手一個摟住:“媽媽也愛你們,很愛很愛。”

  *

  當天晚上,宋妤就做了個噩夢,夢里,靳仲廷請了律師和她搶孩子,兩個孩子哭著要媽媽,但最終還是被他帶走了一個……宋妤從夢中驚醒,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靜。

  她忽然就開始后悔,早知道,她就該放下仇恨,帶著孩子們在國外一輩子不回來。畢竟,如果靳仲廷真的要和她爭孩子的話,她能保全兩個的勝算太小了。

  宋妤對此憂心忡忡,很快,她最擔心的事情也發生了。

  周五傍晚,楊天樂去接兩個孩子放學,回家的路上,她發現自己的車子被跟蹤了。

  楊天樂立刻給宋妤打電話。

  “宋妤姐,我們好像被跟蹤了。”宋妤之前和楊天樂說起過靳仲廷想要搶孩子的事情,所以楊天樂很警覺,“會不會是靳仲廷的人?”

  “樂樂,你先把孩子送到我的店里來。”宋妤的心瞬間就被提起來了,她覺得自己必須要親眼看到孩子才放心。

  “好。”

  楊天樂轉道把兩個孩子送去了宋妤的辦公室,孩子交到宋妤手上后,楊天樂又假意回到車上,那輛跟蹤他們的車就停在不遠處,顯然,是以為他們沒有發現他。

  “我倒要看看是哪個膽大包天的敢跟蹤本小姐的車。”楊天樂趁其不備,直接倒車殺到了那輛黑色的大眾旁邊。

  黑色大眾的車主還沒來得及反應,楊天樂已經跳下車,站到了駕駛座的旁邊。

  “下車!”楊天樂敲打著車窗,“你跟蹤姑奶奶干什么?”

  車窗的膜很深,望進去看不清楚司機的臉。

  楊天樂見那人巋然不動,更用力地捶了一下車窗。

  “不下車我報警了!”

  車窗緩緩降下,車里坐著的人是凌風。

  “喲,是你啊?”

  “楊小姐。”凌風朝楊天樂微微點了下頭。

  “我還以為是誰呢?”楊天樂趴在車窗上,直勾勾地看著凌風,“你干什么跟著我的車?想追我啊?”

  凌風戴著墨鏡,鏡片擋住了他眼底的情緒,但是,可以看到他的耳朵瞬間變得通紅。

  真是個不經逗的。

  楊天樂也知道,他只是個打工人,奉命行事而已,所以也沒有太為難他,只是說:“凌先生,回去告訴你們靳總,別打小朋友的主意,親情靠搶是搶不來的。”

  凌風還沒說話,就見宋妤走了出來。她臉色不太好看,之前見她,她至少還眼帶笑意,但現在,她的憤怒肉眼可見。

  “凌風。”宋妤直接喊他的名字。

  凌風有一瞬間,覺得就是當年的少奶奶回來了,盡管宋妤百般否認,但剛才直呼其名的那一瞬,他是那么熟悉。

  “靳仲廷現在在哪里?”

  “靳總他今天身體不舒服,在家里休息。”

  靳仲廷昨晚有個應酬,喝了點酒,結束已經是深夜,回到家里之后,就開始胃疼,他吃了胃藥休息,但癥狀一直沒有緩解,今天早上起來,甚至開始發燒。

  方煜文親自過去替他檢查,說是體內有了炎癥,是個不小的問題,一定要放下工作休息。

  靳仲廷這個出了名的工作狂這才遵了醫囑,放下工作,安心在家養身體。

  “身體不舒服還要派你來跟蹤小朋友?他是不是變態啊?”楊天樂心直口快。

  “不是跟蹤。”

  “不是跟蹤那是什么?”宋妤的語氣很沖,“難不成,你是在保護他們?”

  凌風看了眼駕駛座的照相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也是今天上午,靳仲廷忽然給他打電話,讓他來幼兒園拍些宋妤兒女的影像,至于這些影像到底是派什么用場,靳仲廷沒說,他也沒有問。

  “凌風,抱歉,我知道不該對你發火。”宋妤對自己的態度感到抱歉,凌風畢竟還是救了甜甜的恩人,而且,他所有的行為肯定都是靳仲廷的意思,與他本人無關,“你現在只要告訴我,靳仲廷住哪兒?”

  “宋小姐……”凌風猶豫,不知道現在是不是該把老板賣了才好,或許,把老板賣了,才正合老板的意。

  “他是不是還住在孤月山莊?”

  孤月山莊?

  她竟然知道孤月山莊?

  凌風已經確定了,宋妤就是沈千顏。

  既然是沈千顏,那還有什么不能說的?

  “是,他一直住在孤月山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