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89章 上門找虐
  “舅舅最好了。”甜甜奶聲奶氣道,“在我心里舅舅是第一名。”

  尹牧新走到甜甜面前,有點吃醋道:“那我呢?”

  “牧新叔叔第二名。”

  尹牧新聳肩:“好吧,第二名也不錯了,你那舅舅,的確沒有人可以比。”

  宋妤換下外套,戴上了圍裙。

  “你們先玩,我去做菜。”

  家里有廚師,但像生日這種特殊的日子,宋妤都會親自下廚。

  “需要幫忙嗎?”尹牧新跟進來,“我雖然不會做菜,但是打打下手洗洗切切應該用得到。”

  “不用了,你去休息吧。”

  尹牧新的事業在國外,這次是特地飛回來給孩子們過生日的,雖然孩子不是他親生的,但其實,他和宋寧遠一樣,把這兩個小家伙放在心尖上疼。

  “宋小姐,你是真傻還是假傻,聽不出來么,我哪里是真想來幫忙,我其實就是想和你多相處一會兒。”尹牧新走過來,靠在廚臺邊,幫她擇菜。

  “牧新……”

  宋妤最怕尹牧新對她表露出愛意,她根本不想談戀愛,當初和尹牧新領證,也是兩人各取所需,尹牧新是為了躲避上司之女的死纏爛打,而她,則是為了讓孩子們有一個完整的家。

  那時候他們就說好了,彼此絕不動心,絕不談情,是尹牧新,在相處的過程中被宋妤的堅韌和善良打動,漸漸無視約定,時不時表白一下,讓宋妤無比困擾。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說了。”尹牧新比了個閉嘴的姿勢。

  “那你出去,你在這里影響我。”

  “好吧,我就是討你嫌了。”他故作委屈,但也不給宋妤壓力,乖乖聽話走出了廚房。

  尹牧新剛走出廚房,就聽到外頭門鈴響了。

  “是誰來了呀?”兩個小孩一齊抬起頭來。

  “我去看看。”

  尹牧新走到門口,看了眼監控,愣住了。

  門外站著的人竟然是剛才在蛋糕店遇到的靳仲廷。

  “誰啊?”宋妤看尹牧新站在門口一動不動,覺得奇怪。

  “你自己看。”尹牧新說著,側身給宋妤讓了條道。

  宋妤完全沒有預料會在監控里看到靳仲廷的臉,他怎么跟來了?

  “叮咚叮咚!”門鈴又急促地響了兩聲。

  宋妤沒辦法,也不能裝作沒有人不開門吧。

  她拉開了門。

  靳仲廷手里提著兩份禮物,從宋妤一笑。

  “我想了想,孩子們既然是今天生日,禮物最好還是今天給,過了今天,再好的禮物都不合時宜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人還是提著禮物來的,宋妤當然不能拒絕。

  “謝謝。”

  宋妤正要伸手去接禮物,就見靳仲廷的手往后一撤:“不請我進去?”

  自己找上門來還非要進去,怎么這么厚臉皮?

  “靳先生,今天是我們的……”宋妤原本想說今天是他們的家庭日,話還沒說完,就聽到身后傳來奶聲奶氣的叫聲。

  “靳叔叔。”是甜甜跑出來了,她看到靳仲廷,滿臉開心,“靳叔叔,你是來陪我們過生日的嗎?”

  “是的甜甜,生日快樂。”

  靳仲廷把給甜甜準備的那份禮物遞給她。

  “哇哦,謝謝靳叔叔。”甜甜雖然已經收禮物收到手軟,但靳仲廷帶來的高科技玩具她并沒有見過,這瞬間引起了她的好奇,“靳叔叔,你能進來陪我一起玩嗎?”

  “當然。”

  靳仲廷說著看了宋妤一眼。

  宋妤見甜甜極力邀請,也不想拂了孩子的興致,她順水推舟對靳仲廷發出邀請:“靳先生請進,今晚就和我們一起吃飯吧。”

  “好,打擾了。”

  *

  靳仲廷進屋,把另一份禮物給了成成,成成嘴上說喜歡,但完全沒有甜甜熱情。

  “坐吧,靳先生。”尹牧新一副男主人的做派。

  “好。”

  靳仲廷坐下和尹牧新聊了幾句,一切正如凌風調查的那樣,尹牧新在國外是個小有名氣的醫生,去年在倫敦創立了自己的診所,事業風生水起。

  他和靳仲廷是完全不同種類的人,他幽默又文雅,滿是張弛有度的情商,相處起來不會讓人感覺到一點點壓力。

  靳仲廷身為男人,也會被尹牧新的魅力折服,他完全可以理解宋妤為什么會嫁給他。

  “靳叔叔,你能不聊天了嗎?”甜甜過來拉他,“陪我玩一會兒吧。”

  “好。”

  靳仲廷跟著甜甜去堆滿玩具的東邊,路過廚房時,看到宋妤戴著圍裙正在炒菜,這樣煙火氣十足的宋妤,溫柔又居家,靳仲廷心頭再一次悸動。

  如果今天沒有他這個外人的闖入,他們一家四口應該能擁有一個非常溫馨的晚上。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很羨慕尹牧新。

  “靳叔叔,我媽咪做菜很好吃的。”甜甜一臉驕傲。

  “真的嗎?”

  “當然了,你等下嘗嘗就知道了。”

  “好。”

  “好了,靳叔叔你坐下吧。”甜甜把靳仲廷領到自己的玩具房,“現在,我們要玩醫生游戲了。”

  “什么醫生游戲?”

  “就是我來當醫生,你來假裝病人,我給你看病的游戲。”甜甜說著,從一堆玩具中找出一個粉色地塑料盒,盒子一打開,里面全是醫療器械玩具,什么聽診器、氧氣管、輸液管……應有盡有。

  “要怎么玩?”靳仲廷完全沒有陪孩子玩這種游戲的經驗。

  “你躺下吧。”甜甜指揮道,“你躺下,說你哪里不舒服,我來給你檢查。”

  “直接躺在地上?”

  “是的,這是海綿墊子,很干凈的。”

  靳仲廷聽話地躺下。

  甜甜從盒子里翻出一頂醫生帽子戴上,走到靳仲廷身邊,假模假樣地問:“這位先生,請問你哪里不太舒服呢?”

  “胸口不太舒服。”靳仲廷配合道。

  “好的,那你躺著不要動,讓小醫生來給你檢查一下吧。”甜甜拿出聽診器,在靳仲廷的胸口胡亂探了一圈之后,判斷道:“你的心臟不太好,需要吸氧和輸液,稍等,我安排護士來給你輸液。”

  甜甜說完,就朝門口喊:“護士護士,快來!”

  靳仲廷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忍不住想笑,他剛揚起嘴角,就看到宋妤戴著圍裙跑進來。

  “你叫我干什么?”

  宋妤每次在陪甜甜玩這個游戲的時候,都是扮演護士角色,所以她已經習慣了,一聽甜甜喊“護士”就跑過來。

  “這病人心臟不太舒服,需要吸氧和輸液,請你快點幫他安排吧。”

  “可是甜甜,媽媽現在是廚師,做不了護士。”

  “做菜要緊還是救人要緊?”

  這小嘴,真是能言善辯。

  宋妤沒辦法,擦擦手走到靳仲廷的身邊。

  甜甜的玩具大多都是粉色的,靳仲廷躺在這一堆粉紅色的小物件中間,身上的霸總氣質被中和,眉眼都變得溫柔慈愛許多。

  他在甜甜面前,還真有幾分父親的樣子。

  宋妤被自己這個想法驚了一下,趕緊挪開了眼,她拿起點滴瓶玩具,蹲下來假裝要給靳仲廷打點滴。

  靳仲廷很配合地把手遞過來,不忘輕聲叮囑一聲:“輕點,我怕疼。”

  宋妤原本只是想假扎一下了事,聽到他這么說,直接實實地往他手背上來了一下。

  “誒唷。”靳仲廷猝不及防。

  “這么大的人還怕疼?”宋妤沒好氣。

  “護士小姐,你這樣的態度確定不會遭病人投訴嗎?”

  宋妤還沒說話,甜甜立刻幫腔:“就是啊護士,你怎么態度這么差,你之前不是和我說,病人身體不舒服,心情會很難受,所以醫生護士要盡量溫柔嗎?”

  “抱歉醫生,我錯了。”

  “而且,你怎么都沒有問他青霉素過不過敏,你不問就給他掛水,會出醫療事故的!”

  宋妤已經滿頭黑線了,但還是耐著性子配合女兒。

  “先生,青霉素過敏嗎?”

  “不過敏。”靳仲廷壓著笑意。

  “好的。”宋妤又報復性地往靳仲廷手背上扎了一下。

  “哎喲,怎么又扎我?”

  “不好意思,剛沒找到血管。”宋妤道。

  “護士小姐,你這技術,好像不太行。”

  宋妤看著他,莫名覺得他每一句話都有深意,她不理他,轉身離開了玩具房。

  甜甜難得遇到這么配合的病人,非常高興。

  “靳叔叔,你覺得這個游戲好玩嗎?”

  “好玩。”

  “那你以后經常來陪我玩好嗎?我哥哥他每次都不配合,讓他躺著不要動他偏要亂動,討厭得很。”

  “好。”靳仲廷看著眼前的這個小女孩,抬手撫了撫她的小腦袋,“叔叔以后一定經常來陪你玩。”

  “嗯嗯。”

  兩人又玩了過家家游戲,靳仲廷陪著甜甜過了一把角色癮,甜甜更喜歡這位靳叔叔了,她覺得靳叔叔不僅長得帥,而且超級有耐心的,除了媽媽,從來沒有人耐心地陪她玩這么久。

  *

  “吃飯了!”

  宋妤和保姆一起把菜端上桌。

  甜甜和靳仲廷坐在左邊的位置,成成和尹牧新坐在右邊的位置,宋妤卡在中間,她總覺得兩個小家伙看彼此的眼神有花火,好像暗暗在較什么勁。

  “靳先生,來,第一次一起吃飯,敬你一杯。”尹牧新端起酒杯對靳仲廷說。

  “好。”

  兩個男人碰了杯,都將杯中地酒一飲而盡。

  尹牧新還想要倒,被宋妤按住了手。

  “不許喝了,你忘了之前姜醫生怎么說你的了?”宋妤瞪他一眼,“你自己好歹還是個醫生呢,自己的身體能不能喝沒點數嗎?”

  尹牧新笑了笑,放下手里的酒瓶:“行,聽你的,不喝了。”

  兩人之間很隨意很自然的一幕,落在靳仲廷的眼里,卻像是帶了刺,讓他雙目都變得猩紅,眼神像是點了火。

  偏偏,這一餐飯下來,這種小細節還多得數不勝數,宋妤時不時給尹牧新夾一筷子菜,時不時幫他擦一下唇角的醬汁,時不時與他眼神對視……靳仲廷妒火中燒,他忽然就后悔了,自己這純屬送上門來找虐。

  他為什么要來見證他們夫妻有多恩愛?

  吃完飯,家里的保姆把蛋糕端了上來。

  兩小只許了愿吹了蠟燭,今天這簡單的生日宴就結束了。

  結束之后,宋妤和尹牧新手牽著手把靳仲廷送到門口。

  “靳先生,謝謝你特地過來給孩子們送禮物。”尹牧新禮貌說道。

  “不客氣,今晚打擾了,我先走了,再見。”

  靳仲廷完全無視他們交握在一起的手,他大步走回車上,一上車,拳頭沒忍住,“嘭”的一聲落在方向盤上。

  不過好在,今晚并不算白來。

  靳仲廷從衣兜里掏出一根細細軟軟的頭發,那是在玩具房里和甜甜玩的時候,順手從她衣服上摘下來的,靠著這根頭發,他就能知道,宋妤到底是不是沈千顏,兩個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

  送走靳仲廷后,宋妤的眼皮就開始“突突”地跳,心里總有不好的預感。

  尹牧新見她心不在焉,給她熱了一杯牛奶端過來。

  “想什么想得這么出神?”

  “沒什么,就是眼皮直跳,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別自己嚇唬自己,你就是缺覺了。”尹牧新拍了拍宋妤的肩膀,“把牛奶喝了,就去睡覺吧。”

  “嗯。”

  宋妤聽話地喝下了牛奶,準備上樓時,尹牧新又把她叫住了。

  “宋妤。”

  “嗯?”宋妤回頭看他,他今天穿著黑襯衫,顯得眼神也格外深沉。

  “你還在乎他嗎?”

  這個“他”,明顯是指靳仲廷。

  宋妤眼神閃躲了一下:“你在說什么呢?我怎么可能還對他有什么感情。”

  六年前他退婚放棄她,那時候,她對他就只剩下了恨。

  “沒有,我就問問。”尹牧新揉了下太陽穴,想起今晚餐桌上的一幕幕,宋妤雖然是他名義上的妻子,但他們平時地相處更像是循規蹈矩的朋友,很少有親密的肢體接觸。

  可今天,她頻頻在靳仲廷面前與他表現親昵,就很奇怪。

  尹牧新覺得,宋妤很可能還在乎靳仲廷,就像靳仲廷看宋妤的眼神,也明顯還帶著感情。只是,有時候當局者迷。

  “你還讓我別多想呢,你才是別多想的那一個。”宋妤說。

  “嗯,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們兩個的婚姻本身就是一場戲,你若是想終止,隨時可以終止,別有心理負擔。”

  “謝謝你,牧新。”

  “謝什么,能和你做一次夫妻,我一點都不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