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86章 長得那么像他
  深夜,輸液室里空無一人。

  靳仲廷選了一個門后無風的位置坐下。

  “我來抱吧。”宋妤說。

  “不用了,我來。”

  “她還挺重的,你一直抱著手也會酸。”

  “小看我?”

  靳仲廷一個常年擼鐵的男人,還能抱不動一個小不點?

  宋妤見他執意要抱著,也不和他搶了,她拿出體溫計,給甜甜量了一下體溫,體溫38.5,比從家里出來時已經降下來一些了,但仍然不能掉以輕心。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第一袋水掛完后,甜甜在靳仲廷的懷里沉沉睡去,小臉蛋蹭著靳仲廷的西裝,口水也流到了他的衣服上。

  宋妤拿出紙巾,給靳仲廷擦了擦:“抱歉,外套到時候我會送去干洗。”

  “沒事。”

  也許是因為聽到兩人說話的聲音,孩子在靳仲廷臂彎里動了動,輕輕喚了聲:“媽媽。”

  “媽媽在。”宋妤伸手,對靳仲廷說,“還是我來吧,她和你不熟悉,沒有安全感。”

  靳仲廷見孩子在他懷里扭來扭去,的確不安穩,點頭把孩子還給宋妤,孩子手上打著吊針,兩人交接的時候小心翼翼。

  宋妤準備先去摟孩子的后背再慢慢接過來,結果一伸手,直接覆住了靳仲廷的手背。

  肌膚相觸,兩人都瞬間抬頭看著對方,四目相對,靳仲廷眼神灼熱,宋妤沒表現出什么情緒,神色如常地挪開了手。

  甜甜到了媽媽的懷里,睡夢中似感受到了媽媽的味道,整個人頓時放松了許多。

  靳仲廷看著這一大一小,覺得兩個人有種相依為命的既視感,心中有個疑問忍不住問了出來。

  “孩子的爸爸呢?”

  “死了。”宋妤淡淡地說。

  靳仲廷:“……”

  難怪,孩子都病成這樣了還不見人。

  “抱歉。”靳仲廷說。

  “沒關系。”

  靳仲廷不說話了,雖然宋妤臉上沒有多少悲傷的神色,但他還是怕說錯了什么觸到她的傷心事。

  兩袋水掛完天都已經蒙蒙亮了。

  靳仲廷把母女兩送回家后,回了孤月山莊小睡了三個小時,等他醒來,手機里已經躺了好幾個未接來電。

  都是老爺子靳蹇打來的。

  自從老太太去世后,靳仲廷很少回靳家,逢年過節,不得不回的場合才會回去一下,露個面,又馬上離開。

  靳老爺子也很少找他,兩個人半年說不到一句話。

  今天忽然找他是什么事?

  靳仲廷剛想把電話打回去,就見老爺子發來一條信息。

  “立刻回來!”

  一個感嘆號,足見事情重大。

  靳仲廷雖然這六年間幾乎已經全權掌控了靳氏,但這點面子還是會給老爺子的,畢竟是長輩。

  他去公司之前,先回了一趟靳家。

  靳老爺子正坐在客廳里等著他,這六年,老爺子過得不算舒暢,盡管老太太去世沒多久他就續弦再娶,娶的還是比他小二十歲的老婆,但新娶妻的快樂沒持續多久,他就又重病了一場,病愈后,老爺子就變得疑神疑鬼,性子越發怪異,脾氣也很暴躁。

  *

  “爺爺。”

  靳仲廷剛開口,就見老爺子甩過一沓照片來。

  照片里全是靳仲廷和宋妤在一起的畫面。

  “解釋一下。”靳蹇冷冷地說。

  靳仲廷撿起其中一張照片看了一眼,是昨夜在醫院里的時候被偷拍的,他抱著甜甜,甜甜靠在他的肩頭,宋妤站在他們的身后,正伸手幫甜甜擦拭眼角地淚痕……單看畫面,他們真像是溫馨的一家三口。

  他默默地把照片收起來。

  “我沒什么好解釋的。”

  “還沒什么好解釋的?”老爺子氣得直拍茶幾,“你是不是忘了六年前你奶奶怎么死的了?”

  靳蹇的大動靜把正在二樓睡覺的徐靜禾給驚醒了,她披了外套下來。

  “爸,你干什么這么生氣,小心氣壞了身子。”徐靜禾忙過來扶住了靳蹇的胳膊,輕輕地晃了晃他。

  “你看看這個孽障!”靳蹇指著靳仲廷,“你看看他又和誰在一起了?”

  徐靜禾撿起地上的其中一張照片看了一眼,嚇得瞬間又把照片丟下。

  “這……這不是沈千顏嗎?她不是死了嗎?怎么又……”

  “你問問他!我讓他解釋一下,他竟然還說沒什么好解釋的。現在是翅膀硬了,我這個當爺爺的說話也不管用了。”靳蹇氣得幾乎喘不上氣。

  “爸,你別這樣,醫生說了你不能生氣,你忘了你上次怎么暈倒的了?”徐靜禾像哄小孩一樣哄著,“你聽話,氣壞身子最后受苦的可是你自己。”

  前段時間老爺子住院,都是徐靜禾忙進忙出,老爺子對大兒媳的付出看在眼里,從那之后,徐靜禾說話他還是愿意聽一聽的。

  “我遲早被氣死。”靳蹇沉了口氣,語調稍微緩和了些,但面色還是氣憤:“這六年來,靳家誰不知道,這小子還在記著那個女人。他不談戀愛也不結婚,是要我大兒子絕后是吧?”

  “爺爺,我沒有說過我不結婚。”

  “那你現在是怎樣?要結婚了?給人當后爸?找個和沈千顏長得一模一樣的來膈應我?啊?”

  “我和她的關系不是你想的那樣。”

  按照宋妤那性子,就算他愿意讓她做沈千顏的替身,她也絕對不會妥協。

  當然,在他眼里,沈千顏就是沈千顏,誰都無法做她的替身。

  “既然你和她沒有關系,那你趕緊相親結婚生孩子。”老爺子往沙發上一坐,“文博進去了,什么時候出來都不知道,你要是在這么耗著,真要你爸絕后才滿意嗎?”

  靳仲廷沒想到,老爺子把他叫來竟然是催婚的,簡直不可思議。

  “爺爺,我暫時沒有這個打算。”

  “你還沒有打算?你要幾歲才開始打算?”靳蹇看了眼徐靜禾,“靜禾,后媽也是媽,現在家里也沒別的女眷幫著張羅這個事情,你得上心,幫著物色一下,看看哪家千金合適,趕緊給他定下來。”

  “爸,我覺得那位女明星姚雪煙就不錯。”

  “女明星就算了,名利場里的交際花,進不了我們靳家的門。”

  “爸,你也別太挑了。”徐靜禾看了眼靳仲廷,“仲廷也不是什么年輕小伙子了,而且他還結過婚離過婚,后面又訂婚又死人的,你以為哪家名門正經的閨秀還會看上他?這位姚小姐呢,媽生前也很喜歡的,總是來給媽唱戲哄媽開心,也算有孝心。她和仲廷青梅竹馬,兩人知根知底的,挺好的。”

  “既然這樣,改天約著見見。”

  “好。”

  靳仲廷聽到他們的對話,略顯無語。

  “我的終身大事,就不勞家里費心了,我會自己看著辦的。”靳仲廷說完就走。

  老爺子在他身后氣得直扔抱枕:“看看!看看!什么態度!靳仲廷,我警告你,誰進家門,我都不可能讓那個長得像沈千顏的女人進家門!”

  *

  靳仲廷從靳家出來后,原本是要去公司的,可車子開著開著,就去了宋妤城南的別墅。

  昨天雖然是第一次見到甜甜,但是靳仲廷很喜歡這小丫頭,感覺很投緣,所以,他還是不放心,想來看看。

  今天庭院里正好有園丁過來打理花園,大門敞開著,靳仲廷剛下車走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孩子放肆的笑聲。

  能笑得那么大聲,想來燒一定是退了。

  靳仲廷微微放了心,正準備離開,一顆足球忽然從大門里飛出來,正好落在靳仲廷的腳邊。

  他下意識地一腳踩住了。

  “啊,我的球!”

  一道稚嫩的童聲先傳出來,緊接著,一個小男孩從屋里飛奔出來。

  “你好,你踩著我的球了!”小男孩跑到靳仲廷面前,昂頭看著他,禮貌地說道。

  靳仲廷在看清楚小男孩的容貌時,瞬間像是被電流擊中,徹底失去了反應。

  他腦海里思緒紛飛,各種回憶涌上心頭,最后,竟然不合時宜地想起了段明錚,想起段明錚的女兒出生時,他抱著孩子不停地向他確認孩子是不是很像自己,那時候,靳仲廷覺得段明錚就是赤裸裸在炫耀。

  可這一刻,他忽然就明白了段明錚的心情。

  因為他真的也很想抱起這個孩子,讓滿院子的園丁幫忙看看,孩子是不是和他長得很像?

  那么問題來了,眼前這個小男孩,到底為什么長得這么像他?

  “叔叔!你是誰啊!你踩著我的球了!這是我媽媽給我買的新玩具,我都還舍不得踩呢!”小男孩劍拔弩張地質問他。

  靳仲廷反應過來,他蹲下去,看著小男孩問:“你媽媽是誰?”

  小男孩張嘴正準備回答,轉念一想,媽媽說過,不要隨隨便便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給陌生人,立馬改口道:“我為什么要告訴你?你好奇怪啊!為什么在我們家門口,還搶我的球?”

  “你媽媽是不是宋妤?”靳仲廷問。

  “誒?你怎么知道?你認識我媽媽嗎?”小孩子不禁詐,隨便一下就承認了,完全忘了剛才自己還謹慎的像個大人。

  靳仲廷聽他承認,更不知該如何反應了,他一直以為宋妤只有一個孩子,原來,她有兩個,而且,是一男一女,女兒長得像宋妤自己,而兒子,竟然長得那么像他。

  為什么?

  他心里好不容易壓下去的那些猜想,又開始浮上心頭。

  “我認識你媽媽,我是她的朋友。”靳仲廷蹲下來,抓住小男孩的胳膊,問他:“寶貝,我問你個問題,你爸爸呢?”

  小男孩正要回答,就聽到身后有人在喊:“成成,你跑去外面干什么?”

  是宋妤的聲音。

  靳仲廷和成成兩人回頭,看到宋妤從屋里出來。

  因為照顧了女兒一夜,宋妤穿著睡衣,頂著黑眼圈,頭發隨意地綁著,看起來和原本的精致形象相距甚遠,但也正是因為這絲不修邊幅,讓她看起來更有真實感。

  之前,靳仲廷一直覺得她是從夢境里來的人物。

  宋妤抬眼看到靳仲廷正蹲在成成面前,嚇了一跳,她趕緊飛奔過來,一把抱起兒子,按在懷里。

  “你怎么來了?”

  “你這么緊張干什么?”靳仲廷淡淡地看著宋妤。

  “我沒有緊張,我只是……”

  “只是什么?”

  “沒什么,只是覺得奇怪,今天是工作日,靳先生你應該很忙才對。”

  “我來看看甜甜,她怎么樣了?”

  “謝謝靳先生掛心,她已經退燒了,現在正在玩具房里和阿姨玩得起勁。”

  靳仲廷聞言,松了一口氣。

  “我可以進去看看她嗎?”

  “不用了吧,小孩子感冒發燒也是要傳染的,要是把病毒傳染給你,耽誤了你工作就不好了。”

  “我沒那么弱。”

  宋妤看著靳仲廷,見他執拗得奇怪,以他的情商,肯定聽得出來她不想讓他進去,可是,他非要和她硬著來。

  “成成,你先進去陪妹妹玩。”宋妤放下兒子,拍了拍他的小腦袋道。

  “那我的足球……”

  “媽媽等下給你拿進來。”

  “那好吧。”

  成成折回去跑進了屋。

  門口只剩下了宋妤和靳仲廷。

  “靳先生,我很感謝你昨晚對甜甜的照顧,等她痊愈之后,我會帶她去感謝你,今天就算了吧。”

  “這就是你要對我說的?”靳仲廷盯著宋妤,那眼神陰鶩,像是要吃人。

  “不然呢?我該對你說什么才對?”

  靳仲廷上前一步,抓住宋妤的肩膀:“你到底是誰?”

  宋妤冷靜地拂落靳仲廷的手:“我是誰,你沒調查過?”

  她的語氣帶著滿滿地嘲諷。

  靳仲廷沉默。

  的確,慈善夜第一次見面之后,他早就讓凌風徹底調查過宋妤,可是她的身份和背景都做得很完美,完全找不到一絲漏洞,無論怎么調查,她都是宋妤,一直定居在國外的宋妤,在她的履歷上,根本找不到和沈千顏的人生重疊的痕跡。

  “靳先生,我知道你還心存僥幸,希望我和你的前妻有千絲萬縷的關系,但抱歉,我真的不是你的前妻。”

  宋妤說完,轉身要走。

  靳仲廷上前一步,直接自她身后一把將她緊緊抱住。

  “我知道是你,無論你怎么否認,我都知道是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