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85章 渾然天成的親昵
  姚雪煙的生日會辦在芬利大酒店,就邀請了二十個老粉參加。

  生日會那天,所有粉絲都喜氣洋洋的,只有姚雪煙一個人皺著眉頭,看起來不怎么沒什么興致。

  “雪煙怎么好像不開心?”

  “聽說原本是靳先生要來陪她過生日的,但臨時有事來不了了。”

  “也不知道雪煙為什么非要在吊死在靳仲廷這棵樹上,憑她的條件,找個普普通通的富豪嫁絕對沒問題啊。”

  “誒,她是真的愛他吧。”

  “……”

  老粉們都知道姚雪煙對靳仲廷一往情深,也都很討厭靳仲廷的薄情寡義,明明他們的雪煙姐姐這么美這么善良,卻始終愛而不得,天吶,仙女為什么要來人間吃這種苦?

  姚雪煙盡管心情不好,但生日會真正開始的時候,她還是換上笑臉,認真營業,和粉絲互動的時候顯得尤為親善。

  粉絲們也都很有心,還為姚雪煙寫了一首歌,在生日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幾個粉絲一起上臺大合唱,場面一度很感人,直到姚雪煙的助理從外面跑進來,手里愛馬仕的盒子。

  “雪煙姐。”助理悄悄走到姚雪煙的身旁,將盒子遞給她,“這是酒店的工作人員送進來的,說是給你的禮物。”

  姚雪煙看了眼盒子上的logo,心想這酒店還挺貼心。

  她打開看了一眼,隨即把盒子捂緊,轉頭瞪了助理一眼。

  “怎么了雪煙姐?”

  “你確定是酒店的工作人員給我的?”

  “是啊,那人穿著酒店的制服。”

  “蠢貨!”

  姚雪煙罵了一聲,然后抱著盒子往外走。

  臺上的粉絲正唱得起勁,動情處還眼淚嘩嘩的,抱在一起哭,哭完一轉頭,咦,怎么他們的雪煙姐姐不見了?

  場面一時有些混亂。

  助理急中生智,忙說:“各位粉絲寶寶,大家繼續,雪煙姐她突然肚子不太舒服,去一趟洗手間。”

  原來只是去一趟洗手間,大家紛紛表示理解,臺上的歌聲也暫停了,想等姚雪煙過來了繼續唱,畢竟,他們今天都是專程為雪煙姐姐而來,不想她錯過這感人的每一分每一秒,但粉絲不知道的是,他們感動的只有自己,姚雪煙其實早就已經離開現場了。

  她剛才收到的盒子里,裝的照片是宋妤和靳仲廷兩個人在一起的照片,姚雪煙打開盒子看到的那一剎那,人就瘋掉了。

  宋妤這個賤人,竟然真的去勾搭靳仲廷了。

  她日防夜防六年,整整六年,沒有女人靠近過靳仲廷,憑什么這個女人一出現就踩到了底線,就憑她長得和沈千顏一模一樣嗎?

  姚雪煙不甘心,她拿著照片,腦子一熱就沖去了玉膳樓,等到了玉膳樓才想到,這照片肯定不是今天拍的,她現在趕來有什么用?

  車子在馬路上打了個轉兒,正要回去,嘿,玉膳樓的大門口,還真見宋妤和靳仲廷走了出來!

  “賤人!”

  姚雪煙正要推門下車,司機叫住了她。

  “姚小姐,你真的要下車嗎?你現在應該是在酒店和粉絲慶生的人,如果被拍到在這里,會引起軒然大波的,你要冷靜,可千萬不要因為一時沖動斷了演藝之路。”

  司機的話提醒了姚雪煙。

  姚雪煙頓時清醒過來,給她送照片的人肯定是希望她看到照片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她可不能中了別人的圈套!

  *

  宋妤因為一盤折耳根,一整晚都在反胃中,明明是被邀請來吃飯的,可是,最后卻什么都沒有吃到。

  她一邊腹誹靳仲廷這個心機深沉的狗男人,一邊往外走。

  剛走到門口,她就認出了姚雪煙的車。

  回國之前,她托楊天樂在國內的人脈,早已做好了完全的功課,靳仲廷、姚雪煙、徐靜禾……這些人的基本信息,她都已經了如指掌了,為的就是能知己知彼。

  宋妤給姚雪煙寄照片只是為了讓姚雪煙不痛快一下,沒想到,姚雪煙竟然這么沉不住氣,直接從生日會活動的現場跑了過來。

  呵呵,如果支持姚雪煙的那些人知道她為了一個男人把二十位天南地北趕來給她慶生的粉絲扔在酒店,自己跑出來,不知道粉絲們會是什么感受?

  “哎喲!”宋妤故意一腳踏空,往前趔趄半步。

  靳仲廷下意識地扶住了她:“當心。”

  宋妤看向靳仲廷,兩人離得很近,她的手肘都已經碰到了他的小腹,隔著襯衫,宋妤能感覺到,靳仲廷那小腹,還是幾年如一日的堅硬。

  “我的腳好像崴了。”宋妤說。

  剛才在里面,靳仲廷用折耳根“殺”她,宋妤原本打算,出了玉膳樓的門就和靳仲廷分道揚鑣的,但現在,姚雪煙既然來了,那當然要給她先看個好戲。

  “還能開車嗎?”

  “估計不能。”宋妤說,“正好是右腳,不能正常發力,恐怕踩油門和剎車會很吃力。”

  “那我送你回去。”靳仲廷說。

  “會不會太麻煩你?”宋妤眼巴巴地望著靳仲廷,她忽然發現,自己裝茶還挺像那么一回事兒的。

  沒準,她也有綠茶的天賦。

  “不會,舉手之勞。”

  靳仲廷扶著宋妤,走到車邊,紳士地為她打開車門,護著她的腦袋,送她坐到車上。

  宋妤上車后,隔著車窗朝著姚雪煙的那一輛車望過去。

  姚雪煙的車一直停在原地,雖然車窗緊閉,但宋妤知道,車里的人一定正在看著他們。

  是的,姚雪煙正在車里抓狂。

  她看到宋妤和靳仲廷兩個人有肢體接觸后,簡直已經到了吐血的邊緣了,宋妤崴腳這招她也不是沒有用過,可靳仲廷根本不吃這一套,平日里對她更是時時刻刻地保持距離,可現在呢,對宋妤卻如此毫無顧忌地就上手去扶她了。

  說到底,靳仲廷還是忘不了沈千顏。

  宋妤不過也是得了她那張臉地便利。

  *

  “你住哪里?”靳仲廷上車后問。

  宋妤報了地址。

  靳仲廷“嗯”了聲,就發動了車子。

  路上兩人沒什么交談,宋妤還難受著,也沒力氣說話,她一直靠在后座,忽然一抬眸,才看到靳仲廷竟然繞了個遠路,往跨海大橋那邊走的。

  跨海大橋這段路,宋妤最熟悉了。

  六年前的時候,每當她有什么不開心,她就會開車來橋上,把車窗開到最大,兜一圈之后,煩惱散盡。

  那時候她的身邊,很少有人知道她有這個習慣。安西晚是一個,靳仲廷也是一個。

  宋妤很想打開車窗吹一吹風,聞一下風里是否還是熟悉的味道,但是,她怕露餡,只能伸手觸碰車窗,隔著玻璃去感受風。

  “你怎么往這條路來了?”宋妤裝作不知,“這是哪里?”

  “跨江大橋。”

  “景色不錯。”

  “是挺不錯的。”靳仲廷打開了車窗,對宋妤說,“感受一下這里的風。”

  宋妤終于可以直白地回憶過去,她閉上了眼睛,享受著風吹過來時的那一瞬冰涼和舒爽,等她再次睜開眼睛時,發現靳仲廷正在后視鏡里看著她。

  那眼神,充滿了深意。

  宋妤抖了抖,她立馬關上車窗,佯裝不喜歡這里的風,說了句:“好冷。”

  靳仲廷眼底的光暗了下去,后半程,他沒有再說話。

  車子一路往城南的別墅去。

  快到家的時候,宋妤接到了保姆程阿姨的電話。

  “宋小姐,你回來了嗎?”

  “在路上了,怎么了程阿姨?”

  “甜甜發燒了!”

  “發燒了?幾度?”

  “39度了,她今天沒有睡午覺,所以早早犯困,就說要上樓去睡覺,我也沒有在意,剛我收拾完東西上去看她,她臉已經燒得通紅了。”

  “退燒藥喂了嗎?”

  “喂了,美林,按照你之前和我說的量喂的。”

  “好,你先幫我看著,我馬上就到了。”宋妤整個人瞬間崩了起來,甜甜一歲半的時候有過高熱驚厥史,宋妤曾親眼看到她發燒發到抽筋,口吐白沫,那一刻,宋妤的世界都像是崩塌了一樣。

  雖然很多小寶寶發燒后會有高熱驚厥的情況出現,預后也良好,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但是,作為媽媽,宋妤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陰影。

  從那之后,每次甜甜一發燒,她都會特別特別的慌亂。

  “靳先生,麻煩開快點好嗎?我女兒在發燒。”宋妤對靳仲廷說。

  “好。”

  靳仲廷的車速明顯加快了不少。

  到了家門口,宋妤說了聲“謝謝你送我回來,再見”之后,就徑直往屋里奔。

  甜甜已經燒得焉了吧唧的了,看到宋妤回來,哭著喊媽媽,聲音沙啞。

  “宋小姐,去醫院吧。”程阿姨著急地不行,“我十分鐘給她測一次體溫,退燒藥喂下去也沒有什么作用。”

  “好,先去醫院,程阿姨,成成就先麻煩你了。”

  “好,我會看好他的。”

  宋妤收拾了一下媽咪包,將孩子要用的紙巾濕巾和水杯都放在里面,抱起甜甜就往外跑。

  “等下宋小姐!”程阿姨追出來,“我忘了告訴你,你得打車去,今天賈師傅正好休息了。”

  賈師傅是家里的司機。

  宋妤沒想到這么不趕巧。

  “好,那我打個車。”

  她話音剛落,就看到靳仲廷的車還停在庭院里,見她出來,靳仲廷下了車。

  “宋小姐,需要去醫院嗎?我可以送你們。”

  宋妤沒有猶豫,就應了“好”,此時此刻,在她眼里,孩子是最重要的。

  *

  靳仲廷導航了附近的兒童醫院,對于深夜送孩子就醫這件事,他顯得很生疏,但宋妤早已駕輕就熟。

  急診掛號、闡述病情、開單、抽血、驗血,她都像是個女超人一樣,一路抱著孩子。

  靳仲廷則全程拎著宋妤的媽咪包,跟著她在醫院里來回穿梭。

  “孩子有驚厥史?”醫生看了眼宋妤,“大人小時候有過嗎?”

  “我沒有。”宋妤說。

  醫生又看向靳仲廷:“那你有嗎?”

  靳仲廷被問懵了,他知道,醫生顯然是誤會了,以為他是這個小女孩的父親。

  “我小時候有,但我……”

  “那大概率就是遺傳。”醫生打斷了靳仲廷的話,對宋妤說:“知道孩子的驚厥是遺傳父親總比不明原因的突然驚厥要好得多,這位媽媽也不用太過焦慮,孩子過了五歲神經系統發育完善之后,驚厥這種狀況就會慢慢消失的。”

  醫生噼里啪啦說了一堆,等醫生說完后,宋妤才緩緩地說:“謝謝醫生,孩子的父親小時候的確有驚厥史,但這位先生不是孩子的父親。”

  “哦。”醫生恍然,“我說呢,怎么媽媽全程抱著孩子,手都充血了,男士就像是擺設一樣。”

  “……”

  這話有夠內涵人的。

  靳仲廷轉身,對宋妤說:“我來抱一會兒吧。”

  “不用了,我抱的動。”

  “你的手都紫了。”

  “孩子會認生。”宋妤說。

  靳仲廷俯身,看著宋妤懷里的小女孩,柔聲問道:“小朋友,媽媽抱著你一路好辛苦,現在讓媽媽休息一會兒,叔叔抱好不好?”

  帥哥當前,花癡甜甜當然可以!

  甜甜主動朝靳仲廷張開了雙臂,靳仲廷接過孩子,抱在懷里,小家伙軟軟的,香香的,像是豆腐,讓靳仲廷忍不住放柔了動作和力道。

  “小朋友,我叫靳仲廷,你叫什么名字?”他禮貌的問。

  “我叫宋思甜,叔叔也可以叫我甜甜。”

  “好的甜甜,你的名字真好聽。”

  “謝謝。”

  孩子乖巧可愛,正如凌風所說,她長得實在很像宋妤,簡直就是縮小版,惹得靳仲廷心湖里泛起一陣又一陣柔軟的漣漪。

  他無法想象,如果他有這樣一個軟軟甜甜的女兒,他會珍愛到什么程度,估計,星星月亮都要為她去摘一摘吧。

  醫生最后診斷為“病毒感染”,要在醫院打點滴補液。

  宋妤交了費,準備去抱孩子,靳仲廷已經一路抱著孩子去了輸液室。

  甜甜小臉深紅,眼眶濕潤,她頭枕著靳仲廷寬厚的肩膀,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兩個人有一種渾然天成的親昵。

  宋妤走在他們兩個人的后面,看著這一大一小的背影,心里翻涌起復雜的情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