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84章 去她墳上多哭幾場
  宋妤說完這話,就在小區門口招攬了一輛出租車走了。

  靳仲廷以為這句“有空了通知靳先生”大概率是她敷衍他的托辭,沒想到,過了一周后,她真的通過助理來約他。

  助理來請示,說有位宋小姐來約您吃飯,請問是否需要排進您的行程?

  靳仲廷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宋小姐?”

  “是的,她說她叫宋妤,和您之前說好的。”

  靳仲廷這才想起來:“排進行程。”

  “是,可是……”

  “說。”

  “可是宋小姐說她只有周三有空,周三那天,是姚小姐的生日,姚小姐已經來過好幾個電話,想和您一起共進晚餐。”

  “禮物讓人事安排,晚餐推了。”靳仲廷冷冷道。

  “是。”

  姚雪煙原本以為,靳仲廷再難約,她生日那天總會給她面子,可沒有想到,靳仲廷根本沒有打算給她面子。當姚雪煙接到靳仲廷助理那邊回過來的電話時,她委屈得差點哭出來。

  “為什么?他那天沒有空嗎?”

  助理滴水不漏:“那日靳總有其他重要的行程,時間上有了沖突,實在抱歉姚小姐。”

  “什么重要的行程?”姚雪煙窮追不舍。

  “抱歉姚小姐,靳總的行程我不方便透露。”

  姚雪煙還想問,助理搶先一步說了句“那就不打擾您了,再見”,掛了電話。

  “啊!啊!”姚雪煙一揚手,直接掀翻了放在化妝臺上的一個眼影盤,眼影盤“啪”的一聲落地,各種顏色混雜在一起,烏糟糟一片。

  化妝師嚇了一跳:“雪煙姐,是我哪里做得不夠好嗎?”

  “滾出去!”

  化妝師不敢忤逆,壓著情緒往外跑。

  姚雪煙助理聞聲跑進來:“雪煙姐,怎么了?”

  “生日的通稿準備好了嗎?”姚雪煙問。

  “準備好了。”

  “把靳仲廷那一部分刪掉。”姚雪煙以為靳仲廷肯定會陪她過生日,早早讓工作室的人準備好了兩人甜蜜慶生的營銷文章,沒想到,靳仲廷會這么無情。

  “啊?”

  “啊什么啊?耳朵聾了嗎?”

  “哦。”

  助理也挺委屈,自從慈善夜那晚之后,姚雪煙的脾氣越來越暴躁,時不時沖她發火已經成了常態,要不是這份工作薪資還可以,她才不要繼續干下去呢。

  姚雪煙一個人坐在化妝間里,一停不停地扣著指甲,整個人陷入一種無法控制的焦躁之中,當然,她的焦躁并不僅僅是因為靳仲廷拒絕了她的邀約,還有更奇怪的事情。

  昨天夜里,她收到了一個信封。

  信封里是都是早已過世的靳老太君的照片,其中一張,還是去靳老太君墓碑上拍來的遺照。

  姚雪煙一打開看到,嚇得差點吐出來,她一揚手,瞬間,整把照片都從她手上散開,掉落滿地。

  她永遠忘不了那一幕,滿地的老太太盯著她,那種感覺完全不是“恐怖”兩個字可以形容的。

  這明顯不是單純地捉弄那么簡單,給她寄照片的人是知道什么?

  姚雪煙想起當年,當年索了老太太命的那包三氧化二砷其實是她給徐靜禾的,她以徐靜禾和靳天佑的奸情為要挾,要徐靜禾為她除掉了老太太,并且放出老太太更傾心她做孫媳婦的言論,老太太的死成功阻止了靳仲廷和沈千顏的婚事,也讓沈千顏差點身陷牢獄之災。

  只可惜,最后沈千顏葬身火海,死得一了百了,那案子成了無頭懸案。

  姚雪煙后來仔細想過,讓沈千顏這樣死去真是便宜她了,她不應該讓她死的,她就應該讓沈千顏被判罪伏法,讓靳仲廷恨她,而不是就那樣死去,正因為她那樣死了,她才成了靳仲廷永遠抹不去的朱砂痣。

  這件事情,一直只有她、徐靜禾兩個人知道,怎么會有人忽然給她寄老太太的照片暗示?

  姚雪煙扣著自己的手指,摳破了皮都沒有察覺。

  難道是徐靜禾那個老娘們那里出了什么幺蛾子?

  *

  宋妤把自己的號碼留給了靳仲廷的助理,不到一個小時,靳仲廷就打了電話過來。

  “宋小姐?”

  “是我。”宋妤笑,“靳先生說要請我吃飯,可竟然連聯系方式都沒有給我,想想真是讓人懷疑你的誠意。”

  “抱歉,是我疏忽了。”靳仲廷立馬道歉,接著問:“宋小姐想吃西餐還是中餐?”

  “我都可以,靳先生定吧。”

  “好,那我訂中餐了。”

  宋妤沒想到,靳仲廷這個腹黑的狗男人竟然把餐廳訂在了玉膳樓。

  他把地址發過來的時候,宋妤有一瞬間想放他鴿子得了,但轉念再想想,既然回來了,總是要面對的。

  玉膳樓總店還在原來的地方,但這六年間曾翻新過一次,裝修保持了原來的風格,只是把一些舊東西都換掉了。

  店里大多都是生面孔,羅江河早已經退休了,唯一認識宋妤的是店長,這位店長沈千顏在的時候,她還是個店助,六年,她現在完全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

  “沈總?”店長看到宋妤的時候,手里的盤子都差點摔了,“沈總?是你嗎?”

  宋妤搖頭:“抱歉,你可能認錯人了,我姓宋。”

  店長看了看靳仲廷又看了看她,沒敢多說話,畢竟,在他們這些人的眼里,沈總早已去世多年,如今眼前這位客人看起來氣質清冷,并不是平易近人的類型,無緣無故說她像個去世之人,估計會冒犯到她,惹她不高興。

  她可不敢得罪上帝,連忙道歉:“好的,實在抱歉,是我認錯人了,二位訂包間了嗎?”

  “訂了。”靳仲廷報了包間號。

  “好,二位樓上請。”

  宋妤跟著靳仲廷上樓,也不知道是靳仲廷刻意安排,還是真就那么巧,他們一上樓梯,就看到了沈君成。

  六年時間,沈君成已經退去了青澀,如今的他穿起西裝,已經不像是當年那個偷穿大人衣服的少年了。

  玉膳樓這六年來經營得并不容易,但沈君成跌跌撞撞,也算是把父親的家業給守住了。

  “姐?”沈君成的反應可比樓下的店長大多了,他直接沖過來,一把握住了宋妤的肩膀,“姐!姐!你沒死!你回來了!”

  宋妤想推開他,但看到沈君成眼底晃動的淚光時,她微怔了幾秒,就這幾秒的空檔,她直接被沈君成給抱住了。

  “姐!我好想你。”

  沈君成以前并不是這么善于表達情感的男生,這六年也不知道是經歷了什么,忽然變得這么感性。

  “抱歉,你認錯人了。”宋妤把沈君成推開,“我已經知道了,我可能長得很像另外一個人,但我的確不是她,請你自重。”

  宋妤說完,有些不滿地看向靳仲廷:“靳先生,請問你是故意的嗎?故意帶我來這里,讓我知道,我真的長得很像你去世的前妻?”

  “抱歉,我沒有這個意思。”靳仲廷眼見她生氣,拍了下沈君成的肩膀,“我回頭找你,你先忙。”

  沈君成點點頭,依依不舍地看了眼宋妤才走開。

  靳仲廷把宋妤帶進了包間,宋妤落座時,臉上還帶著些許不快。

  “抱歉。”靳仲廷見她這樣,又道了一次歉。

  “你是故意的,對吧。”宋妤問。

  靳仲廷挺坦誠:“的確有故意的成分,因為我覺得只有這樣,才能讓你相信慈善夜那晚我是真的無意冒犯,只是你實在長得太像我們的故人。”

  “好吧,我相信了,但我再說一遍,我不是。”宋妤強調,“我有我自己的人生,我叫宋妤。”

  “好,那就重新認識一下吧,宋妤小姐。”靳仲廷朝她伸出手,“我是靳仲廷,我希望我們以后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好好相處。”

  宋妤握了一下靳仲廷的手,她發現靳仲廷和她握手時,目光又落在了她的手腕上,她趕緊撤回手。

  辛苦,她又厚涂了遮瑕。

  “靳先生好像又在檢查什么?”她冷冷地說,“你到底要試探到什么時候?這就是靳先生交朋友的誠意?”

  靳仲廷沉默,過了會兒,他說:“不知道宋小姐有沒有過這樣的體驗,你曾有很珍貴很珍貴的東西,不小心弄丟后,某天又突然出現在你眼前,當你看著這份失而復得的珍貴,你是不是會患得患失地多確認幾遍?”

  “我沒有這樣的體驗,因為對我而言珍貴的東西,我絕對不會弄丟。”宋妤看著靳仲廷,“我知道靳先生是借物喻人,但是,這些話不必對我說,我覺得,你要真的這么想念你前妻的話,那就去她墳上多哭幾場吧。”

  靳仲廷:“……”

  *

  服務員陸續上菜。

  滿桌的佳肴,看得出來,靳仲廷是用了心的,因為這些菜,都是沈千顏生前最愛吃的,宋妤剛覺得心里起了一絲動容,馬上,就看到了服務員端上了一盆涼拌的折耳根。

  宋妤覺得兩眼一黑,她一直不怎么挑食,唯獨這折耳根的味道如何都接受不了,靳仲廷也是知道的!果然,這男人還是不安好心!

  他的每一步都是陷阱。

  “宋小姐好像對這折耳根很有興趣。”靳仲廷說。

  “我說了嗎?”宋妤強作鎮定。

  “你一直盯著它看。”

  “我只是覺得奇怪,為什么涼拌菜要到最后上來?”

  “可能是服務員忘了。”

  宋妤知道,絕對不可能是服務員忘了,六年之前,玉膳樓的服務員就絕對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更何況是這一直在進步的六年之后呢。

  百分之百,是靳仲廷故意的。

  “要不要嘗嘗?我覺得味道不錯。”靳仲廷說著,夾了一筷子放進自己嘴里,然后對宋妤說,“真的不錯。”

  “好啊。”宋妤為了不露餡,硬著頭皮吃了一口。

  “怎么樣?”靳仲廷問。

  “真的不錯。”她表面不動聲色,胃里已經翻江倒海。

  “覺得不錯的話,多吃點。”靳仲廷把那盤折耳根推到了宋妤面前。

  宋妤皮笑肉不笑地看著靳仲廷,如果眼神能刀人的話,估計現在靳仲廷早已經千瘡百孔了。

  “怎么了?你不喜歡?”靳仲廷看著她,“我前妻也不喜歡,如果你也不喜歡的話……”

  “喜歡。”宋妤打斷靳仲廷的話,“我特別喜歡,這味道很清爽。”

  說著,接連又夾了兩筷子塞進嘴里。

  靳仲廷看宋妤吃得起勁,心里那團迷霧又變濃了,如果連用餐習慣都如此不一樣的話,那眼前這個女人離沈千顏似乎又遠了一分。

  宋妤吃了幾口折耳根,簡直恨不能當場吐出來,這時,她的手機恰好響了起來,是楊天樂打來的。

  這姐妹真是心有靈犀,她現在太需要這個電話了。

  “抱歉靳先生,我先出去接個電話。”

  “好。”

  宋妤拿起手機直奔洗手間,沖進洗手間也顧不得接電話了,直接先嘔了起來。以前她不理解為什么會有人不喜歡香菜,直到折耳根橫空出世,她終于明白了別人不喜歡香菜是什么心情了。

  她一邊吐一邊在心里暗罵著靳仲廷這個狗男人,口是心非的男人,一邊說著想念前妻,一邊用折耳根折磨她。

  有這么想念前妻的嗎?就不怕她半夜還魂來找他嗎?

  “宋妤姐,你沒事吧?”楊天樂聽到她嘔吐的聲音有些擔心,“發生什么事了嗎?身體不舒服嗎?”

  “沒事。靳仲廷讓我吃折耳根,我怕露餡就吃了。”

  “咦,你不是最討厭折耳根了嗎?”楊天樂記得宋妤聞到折耳根地味道都要退避三舍,更何況是吃呢。

  “沒辦法,這男人太精明了,步步是算計。”

  “以后盡量不要單獨見他了。”

  “嗯,我讓你拍的照片拍了嗎?”宋妤問。

  “拍了,私家偵探剛發給我,你和靳仲廷一起上車一起下車,一起走進玉膳樓的照片,都拍了。”

  “好,洗出來,送去給姚雪煙。”

  “好。”

  宋妤直起身,從包里掏出濕巾擦了擦嘴,她今天之所以來和靳仲廷吃飯,就是為了多拍幾張照片給姚雪煙送禮的,畢竟,今天是姚雪煙的生日,生日就該“開開心心”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