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82章 已故的前妻
  “你要找誰啊?”

  楊天樂見凌風要走,倚著門框笑問道。

  凌風想起來,上次在游樂場,那位長得像沈千顏的女人就是和她在一起的。

  “請問,上次在游樂場遇到的那位女士,今天在這里嗎?”凌風問。

  “你找她呀?看她長得漂亮,喜歡了?”楊天樂狡黠一笑,“人家都生娃了,就別打人家的主意了,不如喜歡我,我單身。”

  凌風錯愕了幾秒,趕緊又說了一遍抱歉,轉身去敲下一間的門。

  楊天樂看著這保鏢被嚇到的樣子,覺得還挺好玩,她笑了笑,甩手關上了門。

  凌風和手下在后臺找了一圈,也沒有看到長得像沈千顏的女人。

  他回去和靳仲廷復命。

  “靳總,沒找到,不過,也可能是我漏了,畢竟,后臺休息室大多都是女士,我也不能隨意闖入去仔細搜查。”

  靳仲廷點點頭,他堅信自己沒有看錯,只要人在現場,他就一定能等到她再出現。

  “通知王全安,今天的會議取消,我等活動結束了再走。”

  “是。”

  “每個通道都安排人守著。”

  “是。”

  姚雪煙見靳仲廷似鋪了陣仗要找人,心里忐忑極了。

  剛才那個女人,真的和沈千顏一模一樣,到底只是長得像?還是沈千顏死而復生?

  姚雪煙再次回憶了一下當年的場景,不可能死而復生的,當年,她明明親眼看到沈千顏被捆綁了扔進火海里里,那樣的大火,怎么可能不死?就算不死,也不可能毫發無損!

  所以,這絕對不可能是沈千顏!

  姚雪煙強作鎮定,如果是有心計的女人想要借著和沈千顏相似的容顏接近靳仲廷,那么,她一定要守住了,絕對不讓這個女人得逞。

  “仲廷,我等下和你一起走吧,我有點不太舒服,頭暈得厲害。”姚雪煙佯裝不舒服。

  原本她想在這個活動上和靳仲廷合體出出風頭,而現在,她只想快點離開這里。

  “我讓人送你回去。”

  “你不走嗎?你不是有事要提前走的嗎?”

  “事情取消了。”

  姚雪煙徹底慌了,靳仲廷既然為了那個長得像沈千顏的女人把工作都推掉了。看來,這么多年,沈千顏在靳仲廷的心里還是占有一席之地的。

  這個死女人,真是陰魂不散。

  姚雪煙正心煩意亂,忽然聞到空氣里飄來一陣很獨特的清冷香氣,她自詡對各大品牌的香水都很了解,卻沒有從來沒有聞過這么好聞的味道。在這個復雜的名利場,這種味道仿佛來自遙遠的雪山之巔,出塵干凈。

  身后有人落座的聲音。

  姚雪煙一轉頭,差點驚跳起來,沈千顏竟然就坐在她的身后。也不知道是燈光的緣故還是妝容的緣故,她的臉看起來過分慘白,活脫脫的女鬼。

  “啊!”

  姚雪煙沒忍住,驚呼了聲。

  一旁的靳仲廷聞聲回頭。

  宋妤已經調整了自己的位置,剛才她是故意擦掉口紅,坐在燈光下,用滲人的角度去面對姚雪煙的,目的就是嚇唬她。

  這會兒,她正慢條斯理地打開晚宴包,從里面掏出一面小鏡子和一支口紅,將自己的妝補全。

  她的余光看到靳仲廷像被定住了一樣望著她,但她一眼都沒有去施舍他。

  *

  星芒慈善活動準時開始。

  會場的燈光隨著主持人的開場白暗下去,只余舞臺上那一束。

  靳仲廷側著身,看著他右后方的女人,那熟悉的面容和輪廓半隱在陰影里,感覺像是戴了一張暗黑的面具,顯得她神秘又危險。

  他的心像被什么緊緊揪住,呼吸都變得輕緩,他真怕這又是一場夢,她又忽然消失不見。

  “靳總?”

  舞臺上的主持人正在介紹此次活動的嘉賓,可他念完了靳仲廷的人物介紹,連cue他好幾次,靳仲廷都側著身,目光向后,完全沒有反應。

  “靳總?”主持人眼見要冷場,反應極快,他半是調侃半是玩笑地說:“請靳總身邊的姚小姐采訪一下靳總,這后面是有比您還有吸引力的好風景嗎?”

  全場都笑起來。

  姚雪煙干笑著提醒靳仲廷主持人正介紹到他,靳仲廷這才回神。

  “來,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靳氏集團ceo靳仲廷先生。”

  會場內掌聲四起。

  靳仲廷起身,攏了攏西裝外套,向后微鞠一躬。

  找完招呼,他的目光又落在了這個長得極像沈千顏的女人身上,她嘴角含著淡淡地笑意,目光隨著眾人一齊望向他,眼里看不到一絲情緒和波瀾,就像是看著一個初次見面地陌生人。

  靳仲廷坐下,心像是直接被剜掉了一塊。

  她真的不是沈千顏嗎?為什么感覺她就像是不認識他一樣?

  活動繼續,但靳仲廷全程心不在焉,姚雪煙則如芒刺在背,整個人像是被放在火上炙烤,后頭突然出現的這個女人,完全打亂了她的節奏和計劃。

  她到底是誰?

  一個小時時間,對靳仲廷和姚雪煙而言,都無比漫長。

  靳仲廷無數次想要回頭,但他又知道在這樣地場合失控有多不合適。

  他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克制著自己的心。

  “本次活動,我們一共籌集慈善款兩千四百七十二萬,為無數貧困地區需要幫助的家庭和孩子帶去希望。今晚,感謝各界的愛心人士。”主持人在臺上用慷慨激昂的聲音說,“接下來,是我們本次活動最后也是最激動人心的環節,頒發‘慈善之王’的獎章,有請本次活動的發起人胡薇女士為我們揭曉最終的結果。”

  其實有靳仲廷出席的慈善之夜最終結果每年都一樣,臺下的觀眾其實早就猜到了,但還是在鏡頭掃過來的時候,裝出一副期待的表情。

  “感謝今夜所有愛心人士出席活動,募捐善款,愛心不分大小,榮譽只是一種鼓勵。”胡薇打開早就準備好的手卡,“今晚,有兩位愛心人士捐款數額并列第一,所以呢,今晚我們獲得榮譽的不止是一位慈善之王,還有一位慈善女王。讓我們掌聲恭喜靳仲廷先生和宋妤女士。”

  靳仲廷起身,發現身后那位長得很像沈千顏的女人也站了起來。

  她叫宋妤?姓宋?

  “兩位,臺上有請!”

  *

  宋妤走到舞臺邊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裙擺和高跟鞋搭在一起,跨臺階有些吃力,她回頭,禮貌又不失尷尬地看了靳仲廷一眼。

  靳仲廷會意,立馬極具紳士風度地把手遞過來,給她攙扶。

  “謝謝。”宋妤挽住靳仲廷的手,娉娉婷婷上臺。

  靳仲廷一邊借力給她,一邊觀察著她的反應,她實在太淡定了,全然看不出一點曾和他相識的樣子。

  難道,真的不是她?

  那為什么會這么相像,而且都姓宋這么巧?

  靳仲廷面上不動聲色,心里已經暗潮洶涌,他完全捉摸不透,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了臺,宋妤就松開了靳仲廷的手。

  “謝謝。”

  她又道了聲謝,然后和他保持了社交距離。

  靳仲廷見她抽手,表情有一瞬失落,但很快掩住。

  兩人肩并肩站在舞臺中央,接受榮譽的畫面過于美好,惹得很多人都舉起手機拍攝,誰能不愛俊男美女呢?

  “好配啊!”

  “難得見和靳總適配度這么高的美女。”

  “是說咯,靳總身上的貴氣,一般人hold不住的。”

  “……”

  姚雪煙坐在臺下,看著臺上的兩個人,聽著臺下的竊竊私語,妒火中燒。

  這個女人就是個狐貍精,剛才上臺的時候,故意裝作高跟鞋走路不穩,要去牽靳仲廷的手,赤裸裸就是勾引。

  無論這個宋妤是不是沈千顏,此時此刻,在姚雪煙心里,她已經列入了頭號黑名單之中。

  宋妤和靳仲廷在臺上簡單地發言后下臺,下臺的時候,宋妤還沒有開口,靳仲廷已經主動把手借了過來。

  “小心,扶著。”

  “謝謝!”宋妤看向靳仲廷,對他綻開一個笑容。

  梨渦乍現的瞬間,靳仲廷的呼吸就急促起來,他甚至顧不上禮儀,反手一把抓住了宋妤搭在他胳膊上的手。

  “千顏,是你對不對?”

  他的掌心火熱,眼神更是火熱。

  宋妤假裝被嚇到,她茫然地看了眼鏡頭方向,對靳仲廷說:“靳先生,大庭廣眾之下,你在干什么?”

  靳仲廷還握著她的手不肯松。

  “靳先生!”

  宋妤又喚,雖依然輕聲,但語氣已經加重了不少。

  靳仲廷這才反應過來,他松開手:“抱歉,無意冒犯,但宋小姐長得實在像我已故的前妻。”

  “是么?”宋妤冷冷一笑,那表情似乎是在說這理由真蹩腳。

  “宋小姐,我說的是真的,你真的和我的前妻長得一模一樣。”

  “上周,有個男人在街上把我攔住,還說我長得像他走失的妻子,我是大眾臉?”

  “我不是這個意思。”

  兩人一來一回地說著話,再臺下的人看來,他們完全就是熱聊狀態。

  “靳總好久沒有和一個人表現出這么相談甚歡的樣子?”

  “不會一見鐘情了吧?”

  “天,原來再冰山的男人,在喜歡的人面前也會變成話癆。”

  “……”

  姚雪煙都快氣瘋了。

  *

  “先下去再說。”

  靳仲廷重新握住宋妤的手,熟稔地就像是曾握過千萬次。

  宋妤本能地想推開,但一抬眸看到姚雪煙那幾乎要噴火的眼神,又沒有推開。

  兩人下了臺。

  靳仲廷根本不顧這么多眼睛和鏡頭看著,直接把宋妤拉到了無人的過道里。

  “靳先生!”宋妤將靳仲廷的手推開,“剛在臺上,你扶我上臺,我還覺得你是個紳士,怎么一下來,就變成無賴了?”

  靳仲廷聽得出來她語氣里的不快,但他也顧不得那么多了,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這六年他到底是怎么過來的。

  思念、悔恨、痛苦……

  他每一天都覺得像是活在煉獄之中,睜開眼是日復一日沒有她的日子,閉上眼是茫茫火海,是夢境中她撕心裂肺的哭喊。

  “宋小姐,恕我冒昧,我想問一下,你有沒有出過什么重大的意外?”靳仲廷問。

  “靳先生,初次見面,你禮貌嗎?就算是萍水相逢,你也不能詛咒我吧?”

  “你別誤會,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靳仲廷頓了一下,感覺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更冒犯,“你是不是碰到過腦袋,失憶了?”

  果然,這位宋小姐地臉色頓時變得難看。

  她頓了幾秒,走到靳仲廷的面前,仰頭望著他:“我也想知道,靳先生你有沒有出過什么重大的意外?是不是碰到過腦袋,腦殘了?”

  靳仲廷:“……”

  這伶牙俐齒的勁兒,更像沈千顏了。

  宋妤說完這句懟人的話,轉身就要走,卻被靳仲廷再一次抓住了胳膊。

  “抱歉,既然已經冒犯到你了,那我索性再冒犯一次。”靳仲廷說完,就把手順著宋妤的胳膊往下滑,一路摸到她的腕骨。

  他的掌心粗糙,劃過她細嫩的皮膚,那種酥麻的觸感讓人心驚肉跳。

  多年前那種熟悉的感覺,一瞬間就回來了。

  “你干什么?”宋妤想要甩開他的手,卻發現他抓得比什么都緊。

  靳仲廷直接將她的手腕一掀。

  她的手腕上空空如也。

  靳仲廷一下子就失去了反應。他還以為,他能看到那塊櫻粉色的胎記,他還以為,他能憑著這塊胎記確認她就是沈千顏。

  可誰知道,她沒有胎記,她真的不是沈千顏。

  靳仲廷的臉色瞬間寫滿了失落,失而復得的喜悅過后,是再一次失去的打擊,更加的痛徹心扉。

  “抱歉。”靳仲廷往后退開一步,眼神里的熱烈已經消失,“宋小姐,今晚發生的一切我很抱歉,剛才是我唐突了。”

  “都唐突完了,才意識到自己唐突?”宋妤發出一聲冷哼,“堂堂靳氏的總裁,就這點修養?”

  她說的字字珠璣,靳仲廷啞口無言,只能再次道歉。

  宋妤顯然沒有接受他的道歉,直接轉身就走。

  靳仲廷站在原地,胸口傳來陣陣隱痛。

  她不是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