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76章 真兇是誰
  凌風很快就把這法師帶到了靳仲廷的面前。

  北風林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好像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一看到靳仲廷,就信口開河道:“靳總印堂發暗,愁云密布,最近恐遭人生大低谷。”

  “閉嘴!”凌風喝止了法師的話,“少在這里神神叨叨的,問你再說話。”

  凌風根本不相信這法師能通靈,當初靳仲廷出事的時候,這法師對老太太一通忽悠,卻根本沒有算出來,靳仲廷的傷早已痊愈,所謂植物人只是裝的。

  “是。”法師知道靳家這些男人多數都不信他,只有那些女人好忽悠。

  “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都說一遍,一個字都不要漏掉。”靳仲廷說。

  “是。”

  法師按照自己的記憶把靳家人到北風林之后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著重提了自己一眼就看出老太太會有血光之災的事情,這是他最近開口必吹的牛。

  靳仲廷更在意的是法師后面那句話,他說,徐靜禾聽到老太太會有血光之災這句話后,直接摔碎了一個茶杯。

  徐靜禾的反應為什么這么大?

  還有一點很可疑,徐靜禾去北風林的第二天,就說公司有急事要回去處理,提前離開了,她是真的有事嗎?

  靳仲廷知道,在靳家,徐靜禾最忌憚的就是老太太,老太太說什么她都不敢忤逆,而這次,她明知道去北風林對老太太意義重大,竟然也敢提前離開,真是奇怪。

  “凌風,去查一下徐靜禾那幾天的行程。”

  “是。”

  靳仲廷還以為找到了突破口,可凌風查過之后,發現徐靜禾那邊一切都很正常,并沒有明顯的端倪。

  出事那天,她的化妝品公司的確突然出現了很大的麻煩需要她本人回去解決,這一點徐靜禾沒有說謊。

  “派人先跟著她一段時間。”靳仲廷說。

  他總覺得徐靜禾一定有問題,同去北風林的這些人之中,如果說有誰一定會對老太太下手,那動機最深的,就是徐靜禾。

  老太太和靳家的其他女眷關系都不錯,唯獨和徐靜禾死不對盤,婆媳兩明里暗里都不知道鬧過多少次矛盾了,而徐靜禾對沈千顏,也因為靳文博怨念頗深。這次老太太突然出事,等于給徐靜禾清掃了一個死敵,如果能趁機把沈千顏也拉下水,那簡直就是一石二鳥。

  “是。”

  凌風走后沒多久,靳仲廷的手機就響了。

  是靳蹇的電話,老爺子讓靳仲廷立刻回靳家一趟。

  靳仲廷掛了電話,就去了靳家。

  老太太突然以這種方式去世,讓整個靳家都陷入了悲痛之中,宅子里入目皆白,仆人們都換上了黑衣,一切死氣沉沉。

  靳仲廷直接去了老爺子的書房,靳天佑也在。

  “爺爺。”

  老爺子點了點頭。

  靳仲廷看著爺爺靳蹇,一夜之間,就像是老了好幾歲,滿頭的白發有些長了,亂糟糟的,憔悴不堪。

  老爺子靳蹇年輕時闖蕩在外,很少回家,對這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妻子沒有多深的感情,直到老了病了,才知道老伴在身旁照顧有多讓他安心。

  這次老太太突然離世,對靳蹇的打擊也很大。

  *

  “尸檢報告什么時候能出來?”靳蹇問。

  “明天出來。”

  “嗯,尸檢報告出來后,就準備舉辦葬禮。”

  這話是對靳仲廷和靳天佑兩人說的。

  靳家如今沒有長子長孫,只有靳天佑和靳仲廷這個小兒子和小孫子可以挑大梁了。

  “是。”

  老爺子看了靳仲廷一眼,忽然問:“宋家的婚事,你準備什么時候去退?”

  靳仲廷微怔:“爺爺,我不打算退婚。”

  “你還不打算退婚?那女人殺了你奶奶!”靳蹇瞪著靳仲廷,“你腦子到底怎么想的?這女人就這么好?”

  “這件事的真相還不知道,誰也不能給她扣上‘殺人犯’的帽子。”靳仲廷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不相信沈千顏會對奶奶下毒手。

  在他的眼里,奶奶愛護沈千顏,沈千顏敬重奶奶,她們兩個的感情很好,也正是因為這樣,沈千顏才會在奶奶出院后提出幫奶奶食療。她肯定沒有想到,這個決定會讓她身陷囹圄,背上殺人犯的枷鎖。

  “你還在為她開脫!”靳天佑冷哼了一聲,“現在所有證據都指向她,你還想要什么樣的真相?靳仲廷,你可真是個白眼狼,我媽在世的時候有多疼你,這種疼愛甚至超越了我們每一個人,可你呢,在她去世后,竟然還想要娶殺害她的兇手?錦城其他的女人是死光了嗎?你是不是要所有人都來看我們靳家的笑話?”

  靳蹇看了眼情緒激動的靳天佑,對小兒子說:“老二你先出去。”

  “爸!”

  “出去!”

  靳天佑沒辦法,恨恨離開。

  書房里只剩下了靳蹇和靳仲廷,祖孫兩每次單獨相處氣氛都不輕松,而今天,更是沉重。

  “這婚不管你想不想退,都必須得退,由不得你。”靳蹇開口就是壓迫。

  “我的婚姻我做主,爺爺請不要插手。”

  “靳仲廷!你難道真的沒有心嗎?你還記得你剛到靳家的時候,是誰處處護著你,要不是你奶奶哭著求我讓我多培養培養你,你以為你會有今天嗎?”

  “我愛奶奶,我不會放過害奶奶的兇手,但我知道,不會是沈千顏。”

  “現在不管是不是她,都得退婚!錦城那么多雙眼睛看著,我們靳家得先擺出態度,不然,外頭這些人,還真以為靳家好欺負!”

  “我不退婚。奶奶剛去世,我們會把婚禮推后,直到守喪期結束!但退婚絕對不可能!如果退婚,就相當于連我都不相信她,連我都要將她推進深淵!在真相出來之前就落井下石,對她來說不公平!”

  “嘭!”

  老爺子抄起一個茶壺就朝靳仲廷砸了過來,靳仲廷的臉上瞬間被拉開了一個鮮血淋漓的口子。

  “你這個孽障,處處為他人著想,靳家的立場你可曾想過?自你來到靳家后,靳家出了多少事,你爸你大哥,全都沒有落下好結局!現在連你奶奶都被你找的女人害死了!你難道就沒有過一絲的愧疚?”

  “爺爺,如果你非要這么說,那我也沒有辦法了。總之,我會盡快找出殺害奶奶的兇手,給奶奶一個交代。”

  靳仲廷說著要走,靳蹇手里的拐杖一揚,拐杖抵住了靳仲廷的胸口。

  “靳仲廷,我最后再和你說一遍,退婚。”老爺子繞到靳仲廷的身側,威脅道:“否則的話,我可不能保證沈千顏會不會在里面出點什么事情。”

  “爺爺!你不能傷害她,我也不會讓你傷害她!”

  “你現在是覺得我年紀大了,不中用了,還是覺得自己能耐大了,不怕我了?”靳蹇陰冷一笑,“我雖然老了,但這點能耐還是有的,如果你想看,我可以證明給你看。”

  *

  靳仲廷退婚的消息,是李想告訴沈千顏的。

  沈千顏聽到的一剎那,覺得宛如晴天霹靂,明明前兩天還在說相信自己的人,怎么轉眼就放棄她了?

  “李律師,你說的是真的嗎?他昨天不是還讓你給我帶話,說相信我的嗎?”沈千顏被關了三天,本來意志就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這個消息對她的打擊可以說是毀滅性的。

  原本,他的信任他的支持就是她堅持下去最大的動力,可現在,她還能靠什么去支撐?

  “我是聽宋總說的,宋總都氣炸了!”

  今天宋寧遠差點把靳仲廷給打了。

  “宋總原本讓我不要告訴你,但宋小姐,我覺得這件事你還是提前知道的好,越早知道,越有心理準備。”

  沈千顏不說話,整個人的情緒肉眼可見地低落下去。

  “宋小姐,你也先別難過,我也有好消息帶來。”

  “什么好消息?”

  “我們找到了新的證人。”

  這個新的證人就是法師身邊的那個小男孩,小男孩說,老太太遇害的前一晚,曾看到徐靜禾鬼鬼祟祟地出現在沈千顏所住的西廂房門口。

  “這條線索很重要,現在我們就有充分的理由可以去懷疑,掛在你門口那個裝有砒霜的香囊,是不是徐靜禾掛上去的。”李想眼神堅定,“我相信,順著這條線索,一定能挖到點東西,而且,有了這個證據后,我可以申請取保候審,你暫時可以出去了。”

  隔天,沈千顏取保候審的申請批了下來。

  宋長德和宋寧遠父子親自來警局接人,把沈千顏接回了宋家。

  沈千顏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好洗了個澡,等她洗完澡下來,宋長德已經命家里的廚師準備了一桌好菜。

  “顏顏,快,多吃點!這幾天你都快瘦脫相了!”宋長德不停地往沈千顏碗里夾菜。

  沈千顏卻怔怔的,望著客廳的電視機方向出了神。

  電視機里正在轉播靳老太太的葬禮,靳家所有人都身著黑衣,在殯儀館為老太太送行。

  “著名女星姚雪煙也出現在了葬禮現場,有記者拍到,她垂頭拭淚的畫滿,想必,她與靳老太太的感情真的很深厚。”

  鏡頭一轉,電視里出現了姚雪煙與靳仲廷并肩站立的畫面,兩人都戴著墨鏡,佩戴白花,看起來有一種夫妻既視感。

  “誰開的電視?”宋長德生氣地看著客廳里的家傭。

  家傭都低著頭,誰都不敢說這電視就是宋長德自己打開的。

  “快關掉快關掉!”

  “是!”

  家傭趕緊把電視關掉。

  沈千顏默默地吃著飯,明明是山珍海味,她吃到嘴里,卻如同嚼蠟。

  “顏顏,你不用擔心案子的事。你哥已經在托人給你打點,一定會還你一個清白的。”宋長德看女兒神不守舍的樣子就心疼,“你聽話,多吃點,別身體先垮了。”

  “知道了,爸。”

  沈千顏怕父親擔心,雖然沒有胃口,但還是硬塞了一碗飯。

  吃完飯,她上樓睡了一覺。

  她已經好幾晚沒有睡好覺了,在里面一閉上眼睛,就是老太太在她面前倒地身亡的畫面,然后,是很多人朝她圍過來,罵她殺人兇手,她一路跑,那些人一路追……每天的噩夢,像是沒有止境一樣困擾著她。

  今天依然沒有睡好。

  沈千顏驚醒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她看了眼手機,是晚上九點三十,她起來洗了把臉,打開網頁,看到很多靳仲廷和姚雪煙同框的新聞圖。

  媒體的標題也很有意思。

  “兜兜轉轉,與錯的人告別,才能和對的相逢。”

  “靳家老太用死亡刪選孫媳。”

  “……”

  沈千顏看著這些奇奇怪怪的標題,想到靳仲廷突然退婚的事情,心里壓抑到了極致,她很想打電話問問靳仲廷,親自聽一聽他的解釋。

  想著,沈千顏撥通了靳仲廷的手機號碼。

  那頭久久沒有人接,就當沈千顏以為不會有人接她的電話時,那頭忽然響起一個女聲。

  “你好,哪位?”是姚雪煙的聲音。

  “我是哪位,他沒有備注嗎?”

  沈千顏知道,靳仲廷給她的手機號碼備注的是“老婆”,她曾經在他的通訊錄里看到過。這幾天亂糟糟的,他應該沒有精力去改這個備注這么無聊。

  那頭的姚雪煙似乎笑了聲:“你質問誰呢?就算他給你備注老婆又怎么樣?你現在還不是殺他奶奶的兇手?”

  “我找靳仲廷。”沈千顏并不想和姚雪煙廢話。

  “不好意思,他在睡覺,需要我去叫醒他嗎?”姚雪煙話雖這么說,但她顯然只是問問而已。

  沈千顏知道,姚雪煙是絕對不會為自己去叫靳仲廷的,而沈千顏,知道靳仲廷連睡覺都有姚雪煙在身旁,也已經失去了詢問一切的興趣。

  她掛斷了電話,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線也徹底崩塌了。

  為什么?

  為什么她每次與幸福靠近的時候,老天爺總要伸手摧毀一切?

  沈千顏埋首在枕頭里,淚如雨下。

  她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身上的人命官司,愛人離開,都讓她倍感絕望……就在她哭得不能自已時,她的手機忽然震了震。

  “想知道真兇是誰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