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75章 重點嫌疑人
  靳家所有女眷,就這樣看著坐在最前面的靳老太太忽然往后仰倒在地,嘴眼口鼻全都流出了鮮血。

  “啊!!!!”

  尖叫聲此起彼伏,連自稱可以見到鬼怪的法師都被嚇了一跳。因為初見面那句“血光之災”是他瞎說的,只是為了嚇嚇老太太,讓她這次過來再多掏點錢罷了,沒想到,他一句胡說的話竟然靈驗了。

  所有人都倒退著往后躲,根本沒有人敢靠近正抽搐著的老太太。

  “奶奶!”沈千顏克制著自己的恐懼,一邊撥打電話叫救護車一邊朝老太太靠過去,可還沒等她走近,老太太忽然緊閉起眼睛,停止抽搐,一動不動了。

  “媽!”

  靳巧心哭喊著,朝老太太撲過去。

  法師也終于壯著膽子過去,探了探老太太的鼻息。

  “沒氣兒了,已經死了。”法師說,說完,故作深沉地嘆一口氣,“我就說,她有血光之災,血光之災是難以化解的。”

  “你閉嘴!”靳巧心瞪了法師一眼,“我媽來時明明好好的,怎么到你這里才兩天就會七竅流血,一定是你對我媽用了什么巫蠱之術。”

  “靳女士,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講,靳老太太是我的金主,我怎么可能害她自斷財路。”

  “報警!我不信你說的,快報警!”

  屋里亂糟糟的,有人報了警,有人通知了靳家人,哭聲和喊聲交織在一起。

  沈千顏完全不敢相信發生在自己眼前的這一幕,她連做夢都沒有想過,這次北風林之行會讓老太太喪了命。

  警察比靳家人先趕到現場,因為報警的時候靳巧心口口聲聲說是母親被人謀殺了,所以,連同法醫一并來到現場。

  法醫初步檢測后,說是食物中毒。

  “食物中毒?老太太這次來可是自帶廚師的,她沒有吃我們提供的飯菜,靳女士,這下你可不能再誣賴我了吧!”

  法師嚷嚷著。

  靳巧心的目光瞬間轉向沈千顏:“是你?我媽的飯菜都是你做的,是你下了毒?”

  “姑姑,你說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會傷害奶奶?”沈千顏沒料到事情走向會越來越離譜,一瞬間突然有種大事不好的預感。

  老太太昨天吃了這里的飯菜吐了之后,后面三餐都是沈千顏做的,除了沈千顏做的食物,她根本沒有吃過其他東西,如果真的是食物中毒的話,沈千顏嫌疑最大。

  果然,警察看向沈千顏:“你給老太太做了什么吃?”

  “素三鮮小粥。我沒有下毒,粥廚房里還有,不信你們可以去查。”沈千顏說。

  警察對他的手下使了個眼色,手下立刻去廚房取證,包括沈千顏早上熬得粥和老太太用過的碗勺,都被當成物證放進了一次性的物證袋中。

  “尸體先運走,現場所有人都要跟我們回警局接受調查。”

  沈千顏她們剛走到警車邊,靳家的人已經聞訊趕來了。

  靳天佑跑在最前頭,哭著喊“媽”,靳仲廷跟在靳天佑的身后,一臉凝重,他先看到了沈千顏,想走過來問一下沈千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卻被警察一把攔住。

  “不許和嫌疑人交談!”

  嫌疑人三個字讓靳仲廷愣住了。

  沈千顏不住地搖頭想解釋,卻被警察推進了警車,鎖上了車門。

  *

  在場的所有女眷都被帶到了警局。

  沈千顏作為重點嫌疑人,等所有人口供都錄完了,才有警察進來審訊她。

  “沈千顏?”

  “是。”

  “死者馮金華的粥是你做的?”

  馮金華是靳老太君的本名。

  “對,是我做的。”

  “為什么投毒?”

  “我沒有。”

  “還狡辯!”警察將手里的文件摔在桌上,“你沒有投毒,那砂鍋里怎么會檢測出三氧化二砷?”

  “什么三氧化二砷?”沈千顏一臉疑惑,“我根本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東西?”

  “砒霜!我說砒霜你總該明白了吧?”警察一臉嚴肅,“馮金華用過的碗上,我們檢測出了殘留的砒霜,還有你住的西廂房里,我們找到了你沒用完的毒藥,你還有什么可狡辯的?”

  “怎么可能?毒不是我放的,那個西廂房,我也才住了一天而已,西廂房里的抽屜柜子我根本沒有打開過,你們憑什么說毒藥就是我的?肯定是有人陷害我!”沈千顏據理力爭,怪她,入住之前都沒有好好檢查過,才讓兇手有了可乘之機。

  “你說的不是沒有可能。如果有人要陷害你,的確只要趁著你不注意把毒藥放進西廂房就可以了,但是,裝毒藥的袋子上有你的指紋,你怎么解釋?”

  沈千顏看了眼警察手里的透明物證袋,袋子里是個小香囊,沈千顏記得這個小香囊,她拉著行李去西廂房的時候它就掛在她的門上,她當時好奇打開看了一眼,并不知道里面裝得是砒霜,她還以為每個人的房間門口都有,是法師給她們準備的避邪小禮物,所以才拿進了屋。

  指紋,大概就是拿進屋的時候留下的。

  現在想來,所有一切,都應該是兇手給她設的局。

  “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要殺人?”警察咄咄逼人。

  因為靳家受尊敬的長輩離奇死在北風林,這消息已經不脛而走,各家記者都開始報道這件事情,且眾說紛紜,有說是疾病所致,有說是謀殺,有說是鬼怪神力……輿論徹底炸了,現在不止靳家上下在對警方施壓,甚至連官方高層都開始對他們施壓,要警局盡快調查出結果,平息輿論。

  如果沈千顏能認罪,這事兒就好辦了,人證物證齊全,根本不需要警方費什么力,如果她死不承認,那到時候受苦受累一遍遍去排查一次次挨領導罵的就是他們基層干警。

  “我再說一遍,我沒有殺人!”沈千顏知道繼續這樣對峙下去沒有任何作用,只會浪費精力,“現在,我不會再說任何話了,我要求請律師。”

  警察本想嚇嚇她讓她認罪,沒想到是塊難啃的骨頭。

  “如果是你干的,請律師也沒有用,趁早認罪,爭取寬大處理,才是你最好的出路。”

  “我說,我要請律師!”

  *

  沈千顏最終通過父親宋長德找到了錦城最好的刑事案件律師李想。

  她原本是想聯系靳仲廷讓他幫忙安排律師的,可想想,這次的受害者是他的奶奶,現在所有證據都指向是她,他們已經站在了對立面,所以,聯系了父親宋長德。

  宋長德和宋寧遠得知沈千顏惹了官司,立馬趕來警局。

  可惜,他們暫時也見不到沈千顏。

  警局外面,圍滿了記者,靳家人進進出出,每一個都面目冷峻又沉痛,最后一個被警察請來錄口供的靳家女眷是徐靜禾。

  徐靜禾在案發的兩個多小時前離開了現場,她一口咬定自己毫不知情,但話里話外又透露出最大嫌疑人沈千顏和老太太表面和氣,實際上關系并不好。

  “老太太有一個愛好,那就是聽戲。前段時間她生病之后,那位著名的演員姚雪煙小姐就天天來靳家給老太太唱戲解悶,和老太太兩個人關系非常好。靳家人都知道,這位姚小姐和我們老二仲廷曾經有過一段感情,是仲廷曾放在心尖上的人物。而沈千顏則是仲廷的現任,兩人分分合合,最近又準備結婚了。”

  “你想表達什么?說清楚點。”

  “別急警察先生,我會說清楚的。”徐靜禾繼續說,“沈千顏作為仲廷的現任,對姚小姐整日進出靳家這件事情非常不滿,她覺得老太太沒有分寸感,不顧她的感受和姚小姐走近,是故意給她這個未過門的孫媳婦兒下馬威。”

  警察“唰唰唰”地記著筆記。

  “前兩天我們出發去北風林,路上的時候,老太太還和我說,如果沒有沈千顏,她絕對會選擇姚雪煙做孫媳婦,因為姚雪煙乖巧又聽話,深得她心。這話,不小心被沈千顏聽到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因為這個起了殺心?”

  警察沒出聲,心里卻暗自盤算著,如果沈千顏覺得老太太是她婚姻路上的絆腳石,那這的確算是一個殺人動機。

  “還有,我們去了北風林之后,老太太還當著沈千顏的面感慨過,早知道把姚雪煙也叫來了。沈千顏當時表情就很難看,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次去祈福的都是靳家女眷,老太太會這么說,說明老太太早就把姚雪煙也當成了靳家人,把老公的前女友當成自家人,你說沈千顏會是什么感受?”

  徐靜禾的這番話,不知怎的,很快就在網上傳遍了。

  原本所有證據指向沈千顏,沈千顏就已經是眾矢之的了,如今徐靜禾又給她找了個“殺人動機”,這下,討伐她的聲音更大了。

  沈千顏一直被關著,外面的消息都是律師帶進來的,她本就不知所措,現在這樣,更是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她想為自己發聲,但此時此刻所有話筒都遞給了別人,她只有被批判的份。

  “李律師,我想問下,靳仲廷他……”

  李想知道沈千顏和靳仲廷的關系,也知道他們兩個現在的處境有多尷尬。

  “沈小姐,靳總托我帶話給你,他相信你,他現在也在到處找證據,一定會證明你的清白。”

  沈千顏聽了李想這句話,連日的壓力和委屈全都化成了眼淚,簌簌落下。

  無論別人怎么想,他相信她,就夠了。

  *

  靳仲廷最近的狀態也是糟糕透頂。

  奶奶的死對他來說,就像是一記重創。

  沒有人知道,這個小老太對他來說,意味著什么。那是整個靳家,唯一一個把他當成親人的家人,也是唯一一個真心待他好的人。

  當初他剛回到靳家時,要不是有奶奶為他撐腰,他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這樣的高度,不夸張地說,他的成功,有百分之三十是奶奶的功勞。

  前段時間奶奶生病住院的時候,靳仲廷就曾想過,等什么時候公司沒有那么忙了,他一定要帶著沈千顏和奶奶到處去走一走玩一玩。他知道,老太太表面風光,但其實也只是個孤獨的老人,靳騫一生忙于事業,以自我為中心慣了,到老生病了才知道還有個老婆,老太太從他這個丈夫那里得到的愛少之又少,可以說說體己話的女兒們都嫁出去了,各有各的家庭,一地雞毛,兩個兒子一個死一個混,根本沒有可以孝順她的人……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靳仲廷已經不是第一次體會這樣的痛苦了,而且,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過,老太太會以這樣慘烈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

  而且,她的死竟然會和沈千顏扯上關系。

  這兩個人都是他深愛的女人啊!

  “靳總。”凌風走進辦公室。

  這兩天,靳仲廷肉眼可見地憔悴了不少,平時一絲不茍,優雅貴氣的男人,從昨天開始下巴上冒出了青色的胡茬,眼白上的紅血絲也清晰可見。

  凌風不敢想象,靳仲廷是怎么樣度過了前兩個漫長的夜晚,他們都知道,靳仲廷有多愛他的奶奶,而沈千顏,也同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

  這兩個人一死一入獄,他的內心該一定有無盡的撕扯和掙扎。

  “有查到什么嗎?”靳仲廷看向凌風。

  他讓凌風去查了一下當時北風林所有在場的人有沒有誰有購買砒霜的記錄。

  “沒有。”凌風答,“每一個人我都查過了,但沒有找到我們想要的線索。”

  “那個法師現在在哪里?”

  “他已經回北風林了。”

  老太太死在北風林,法師一下子沒了金主,但他很快又開始利用老太太的死炒作,說他時隔一年后見到老太太的第一面,就預感到了她會有血光之災。結果,老太太果然隔天就命隕,而且死狀可怖慘烈。

  這一波炒作之后,據說這兩天這個法師的生意好到爆。

  “去把他帶來。”靳仲廷沉聲說,“我要見他。”

  當時在場的人中,除了這個法師,其他都是靳家的人,靳家的人如今已經一口咬死是沈千顏殺人,他只能在這個法師身上再找一找突破口。

  “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