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72章 買兇殺人
  段明錚臉上的表情是那樣的堅定,沒有一絲遲疑。

  安西晚被他的氣勢壓下去,一時竟不知道該怎么反駁。

  “你胡說什么?”

  “我胡說,親子鑒定總不會胡說。”

  “你去做親子鑒定了?”安西晚完全沒有料到段明錚會這樣做。

  “是的。”段明錚沉了一口氣,“女兒那么像我,我不可能不懷疑。”

  安西晚見瞞了這么久,還是被段明錚發現,不由有些慌張。

  “孩子是我的,你別想搶!”

  “為什么你會覺得我要搶孩子?”段明錚實在不理解,“孩子是我們兩個人的,我們兩個一起好好地陪她長大,不好嗎?”

  “陪她長大?”安西晚眼眶一紅。

  她不想哭的,她原本沒有那么脆弱,可能是生完孩子體內激素的急劇變化讓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你外面那么多鶯鶯燕燕都夠你忙的,你有時間陪孩子?”安西晚瞪著段明錚,“婚姻里不忠的是你,你沒資格和我們談未來。”

  “我什么時候對你不忠了?”段明錚委屈。

  “你還想耍賴,就連我破羊水的那一刻,你還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安西晚冷哼,“你不會是忘了吧,你的手機,落在哪里?”

  段明錚想到了那天,他和靳仲廷出去吃飯,那家餐廳是他的前女友開的,他的手機落在了店里,那女人撿到了也不還給他,還偷偷接了安西晚的電話,也不知道說了什么,惹得安西晚那么生氣。

  他回去拿手機的時候,已經警告過了那女人,不要再作這些破壞他人家庭的妖了。

  “那是我落在餐廳了,仲廷可以為我作證。”

  “落在餐廳了會是女人接的?”

  “那餐廳是我前女友開的……”

  安西晚簡直翻了個白眼,這種還有這種巧合?

  “我發誓,我進去之前絕對不知道這餐廳是她開的,如果知道,我絕對不會進去。”

  而且,正經算起來,那女人也算不得什么正經的前女友,他們只是偶爾一起搭伴出去玩的酒搭子,段明錚甚至連接吻都沒有和她接過,也不知道那女人為什么對他那么大的怨念要故意接他老婆的電話挑撥離間。

  “晚晚,我承認我以前有點爛桃花,但其實你不知道,很多桃花,是我故意想惹你吃醋,雖然方式用錯了,但還是希望你能信任我。”段明錚拉著安西晚的手,“我已經改過自新了,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沒有出軌,沒有對婚姻有過半點不忠。”

  他的身他的心,全都是屬于安西晚的。

  安西晚表面不動聲色,但心里已經因為段明錚的這番話而變得柔軟,誰都有過去,她也有過去,只要他對婚姻保持忠誠,感情可以慢慢培養。

  “看你表現。”安西晚說,“如果你敢亂來,我和女兒絕對離開你。”

  “我保證不亂來,我會用余生證明,我有多愛你和女兒。”

  *

  靳仲廷求婚后,就開始馬不停蹄地準備婚禮。

  盡管他很忙,但還是每一個環節都主動參與進來。

  媒體記者經常拍到他和沈千顏出入婚慶公司,這些甜蜜的報道,常常讓姚雪煙忍不住抓狂,她在家里摔過幾次東西,也在劇組甩過臉子。

  助理小尼現在看到這種報道都覺得怕了。

  “姐,你今天還要去靳家嗎?”小尼問。

  姚雪煙靠在保姆車后座的座椅上,她剛結束一個雜志封面的拍攝,今天的攝影師是個大咖,拍攝要求極多,她一圈配合下來臉都笑僵了,眉眼間盡是疲態。

  “去。”

  “你這么累了還要去嗎?”

  她跟著姚雪煙去過靳家幾次,覺得那個老太太對姚雪煙也沒有多熱情,純粹只是為了白嫖她唱戲而已,她常常替姚雪煙覺得不值。

  “靳總都快要結婚了,我覺得你這樣純屬就是浪費精力。”小尼嘀咕。

  “快要結婚,那就是還沒有結婚。小尼,我不想那么快放棄,我還想要抓住最后的希望,再試一試,萬一,還有轉機呢。”

  小尼不說話了,她在姚雪煙身邊那么久,最清楚姚雪煙對靳仲廷的感情,可以說,這些年,姚雪煙就是靠著對靳仲廷的執念,在水深火熱的娛樂圈里堅持下來的,她始終希望自己能爆火,能站到足夠的高度,配得上靳仲廷,配得上靳家。

  姚雪煙在車上補了個覺,稍稍回血后,又熱情洋溢地出現在了靳家老太太的面前。

  “奶奶,我又來啦。”姚雪煙揚著笑臉,絲毫不見疲態。

  老太太見姚雪煙每天都來陪她,心里說不感動也是假的,說實話,就連自己那些親生的孫子孫女們,都沒有姚雪煙對她上心。

  “雪煙啊,你要是忙,也不用天天來。”老太太心里過意不去。

  “沒事的奶奶,我最近也沒有那么忙。”

  “工作不順?”老太太立馬說,“如果是工作不順,我讓老二去給你打個招呼。”

  老二是靳天佑,靳天佑手上有一家娛樂公司,在娛樂圈有點話語權,很多別人拿不到的資源,靳天佑都有辦法弄到。

  “不用不用。”姚雪煙雖然心動,但怕被老太太誤會自己每天過來是有所圖,趕緊拒絕,“我不想給小叔添麻煩,也不想背后被人說開后門。奶奶,我想靠自己成功。”

  老太太不由對姚雪煙刮目相看。

  說實話,要不是靳仲廷已經有了沈千顏,她對這個姚雪煙也挺滿意,雖然不是什么名門千金,但勝在自己努力,而且和靳仲廷青梅竹馬,兩人也算知根知底。

  “你是個好孩子。”老太太說著想起來,“對了,前兩天奶奶出去的時候,相中一個翡翠手鐲,覺得挺適合你。”

  老太太對家里的傭人使了個眼色,傭人立刻拿過來一個盒子。

  盒子的翡翠成色極好,一看就價值不菲。

  “雪煙,你試試。”

  “奶奶,這么貴重的禮物我可不能收。”

  “怎么不能收?你天天來陪我,花的還不是工作的時間,我給你錢就見外了,挑個禮物,希望你喜歡。”

  姚雪煙架不住老太太的熱情,將手鐲套在手腕上試了試,這手鐲的顏色襯得姚雪煙的手愈發的白皙。

  “看看,與你多配。”老太太說。

  “那就謝謝奶奶了。”

  *

  小尼見老太太送姚雪煙貴重的禮物,還算有點良心,稍稍消了些怨氣,但姚雪煙卻并不高興,老太太用禮物來還她人情,說明還是把她當成外人。

  那沈千顏天天來給老太太做菜,也不見老太太有什么過意不去,那是因為她把沈千顏當成孫媳婦,當成自己人。

  姚雪煙給老太太唱完戲后,心不在焉地去一樓的洗手間卸妝,走到雜物間門口的時候,她忽然聽到里面喘粗氣和呻吟的聲音,這一聽就是男女在尋歡作樂。

  她愣住了。

  這大白天的,誰在雜物間里面亂搞?

  一開始,姚雪煙猜想是靳家的那些傭人,畢竟,靳家傭人那么多,男男女女同一個階層在一起工作,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產生感情也很正常,但轉念再想想,靳家的傭人應該沒有那么大的膽子。

  那么,就是靳家的人?

  姚雪煙悄悄躲在門背后,通過門縫觀察著雜物間的動靜,她想著,守株待兔,沒準能有什么意外的收獲。

  約莫二十分鐘左右,靳仲廷的小叔靳天佑先從里面走出來。

  他摸著自己一絲不茍的發型,舔了舔唇,心滿意足地朝大廳方向走去。

  姚雪煙意外,靳天佑的太太是賈家的千金,名門之后,家教禮儀那是一絕,她怎么會和靳天佑在雜物間里做這種事,難道,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尋求刺激?中年夫妻的情趣?

  很快,姚雪煙發現自己錯了,因為從雜物間里走出來的人,不是靳天佑的妻子,而是靳天佑的大嫂,也就是靳仲廷的后媽徐靜禾。

  這兩人竟然是偷情關系!

  姚雪煙感覺自己的三觀都要碎了,她思索幾秒,覺得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讓徐靜禾為自己所用的機會。

  “阿姨。”姚雪煙從洗手間里走出來。

  徐靜禾剛做完茍且之事,忽然聽到身后有聲音,嚇得一個激靈,但她很快恢復了鎮定,面色平靜地轉過臉來,看著姚雪煙。

  “我當是誰在這里呢,原來是雪煙啊,又來給老太太唱戲?”

  “是的阿姨。”

  “你有心了,在這里卸妝?”

  “是的阿姨。”

  “好,那你繼續,我還有事,得去一趟公司。”

  “阿姨這么忙,還有時間回來和小叔一起尋快樂,真是時間管理大師。”姚雪煙走到徐靜禾面前,輕聲說道。

  徐靜禾的臉一下就紅了。

  “你胡說什么?什么尋快樂?我聽不懂。”

  “你怎么會聽不懂呢?”姚雪煙沖徐靜禾挑挑眉,意味深長地道:“我剛才隔著門都聽懂了。”

  徐靜禾沉默了片刻,見紙包不住,也不裝了。

  “既然你都聽到了,那說吧,你想怎么樣?”

  姚雪煙笑了笑:“既然阿姨這么直接,那我也不和你拐彎抹角了,我想除掉沈千顏,成為靳仲廷的妻子,我需要阿姨的幫助。”

  徐靜禾早就知道姚雪煙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每天來老太太面前裝乖巧裝孝順,果然是有所圖謀的。

  “我和靳仲廷,不和。”徐靜禾看著姚雪煙,“扶你成為靳仲廷的妻子,不就是給自己找個手握著我把柄的死對頭?”

  “只要你幫助我,我可以和你簽協議,保證自己絕對不會把今天看到的事情說出去。”姚雪煙說,“而且,你幫助了我,就等于是也握了我的把柄。”

  徐靜禾不說話。

  姚雪煙冷笑一聲:“阿姨,你還在考慮什么?和自己的小叔子偷情,你是不是不想在這靳家繼續生活下去了?要是這樣的話,那我無所謂,我現在就去把自己看到的告訴奶奶。”

  “別!”徐靜禾連忙制止,“我答應你!你別說出去!”

  “好。”

  “可我要怎么幫你?靳仲廷又不聽我的!”

  “這個嘛,具體怎么做,我后面會通知你,你只需要隨時待命就可以了。”

  隨時待命。

  這個戲子竟然敢這么命令自己,徐靜禾氣得冒煙,但又不敢多說什么。

  “好。”

  *

  沈千顏最近這段時間,漸漸把玉膳樓的事務交給沈君成打理,一來是她要忙著婚禮,二來,她也希望能有個人為自己分擔一些工作,結婚后,她還想拓展一下其他的業務。

  周五,沈千顏帶著沈君成去參加一個餐飲業的峰會,兩人剛一入場,就碰到了沈明耀,沈明耀見到她們姐弟兩,走過來,剛冷嘲熱諷了幾句,還沒落座,就被突然闖進會場的便衣警察給擒住了。

  “你們干什么?”沈明耀不知道對方是警察,還奮力掙扎了幾下,但很快,就被警察的手銬銬了起來。

  “我們懷疑你和一起兇殺案有關,現在請你回警局配合調查。”

  “兇殺案?你們有沒有搞錯?我怎么可能和兇殺案有關,我沈明耀堂堂正正做人……”

  沈明耀話還沒說完,就已經被警察帶出去了。

  “姐……”沈君成被嚇了一跳,“大伯他不會有事吧?”

  “不知道。”沈千顏看著沈明耀被拉走的背影,心想,估計兇多吉少,警察沒有證據,一般不太會直接上手銬。

  不過,這沈明耀其他不知道,給沈千顏使得絆子就夠裝一籮筐了。

  前段時間,凌風查到,和章小凡有資金往來的賬戶就是沈明耀的,是沈明耀指使章小凡給她潑臟水。

  沈千顏原本想等證據鏈更完整后,將這件事情公之于眾,沒想到,沈明耀直接被捕了。

  耀食府負責人在餐飲峰會上當場被帶走的事情,很快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警方那邊也很迅速地公布了警情。

  原來,和沈明耀有關的兇殺案的被害者是王奇,就是當初陷害玉膳樓的那位店長。

  沈千顏原本以為王奇這個案子已經被擱置了,沒想到前段時間凌風在查章小凡時,查到了王奇之死的新證據,凌風將證據轉交給了警察,警察很快就證實了沈明耀買兇殺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