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70章 要生了
  沈千顏低頭,觸到靳仲廷的目光,這男人深沉的眼眸里,難得露出這樣滾燙炙熱的情感。

  她沒有猶豫,也不需要猶豫。

  他們的第一次婚姻是揠苗助長,而離婚后又走到現在這一步,是水到渠成。

  “好。”沈千顏回答。

  靳仲廷勾唇一笑,起身將錦盒里碩大的鉆戒戴到她的無名指上。

  “喔喔喔……”

  臺下的掌聲更響了。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段明錚為首的那群人又在起哄,甚至連親哥宋寧遠都在跟著他們的節奏鼓掌。

  靳仲廷擁住沈千顏,大大方方地低頭吻住她。畢竟是在底下車庫接吻上過頭版頭條的兩個人,這種場合,小case而已。

  “喔喔喔……”

  求婚將生日酒會的氣氛推到了高潮。

  有人真心為這對新人高興,有人則暗自嘀咕,從此靳家和宋家強強聯合,要想在這兩家的商業版圖里分點蛋糕,難上加難了。

  酒會結束后,沈千顏和靳仲廷一起回孤月山莊,因為宋長德給沈千顏準備的別墅還在裝修中,暫時不能入住。

  兩人在車上,一路十指緊扣。

  沈千顏那閃亮的鉆戒,在勞斯萊斯的星空頂下熠熠生輝。

  “你怎么知道我手指的粗細?”沈千顏摸了下戒托,尺寸竟然神奇到剛剛好,一絲一毫都沒有多。

  “你睡覺的時候量的。”

  “什么時候?”

  “你來巴黎找我的時候。”

  那幾天,他們可以說天天都在酒店的床上纏綿,沈千顏每一次都是累得昏昏沉睡,靳仲廷就是趁著她睡著,悄悄拿準備好的戒指測量尺測量的。

  拿到尺寸后,他命人在巴黎拍了一顆6.6克拉的鉆戒,因為6月6日是她的生日,那時候他還不知道這個日期是孤兒院的工作人員隨便給她定的生日,這枚戒指光制作就花了一個多月,正好,趕上今天,和她珠光寶氣的禮服不能更般配。

  沈千顏沒想到,到了孤月山莊,竟然還有驚喜。

  她一進門就看到了滿室的玫瑰和精心準備的燭光晚餐。

  “你怎么還準備了這個?”沈千顏問。

  “求婚成功,當然要慶祝。剛才人太多,現在才是真正屬于我們的二人世界,我們兩個慶祝。”

  靳仲廷牽起沈千顏的手,將她送到桌邊,替她拉開椅子,帶著她落座,然后,打開黑膠唱片。

  那是一首很舒緩的歌,淡淡的曲調,讓人覺得身心愉悅。

  沈千顏不得不感慨一聲,這男人太會了。

  靳仲廷給沈千顏倒上紅酒,兩人的高腳杯“叮”的一聲,目光對視,一切都在不言中,飲下半杯酒,靳仲廷就起身過來,攬起沈千顏的腰肢,抱著她去客廳中央跳舞。

  沈千顏以前不會跳舞,經歷了和靳仲廷互相踩腳的尷尬后,她后來專門去學過一段時間,現在已經能跟上靳仲廷的步伐了。

  “有沒有發現,我們越來越合拍了。”沈千顏驚喜道。

  “是。”靳仲廷湊到沈千顏的耳邊,“而我們越來越合拍的,不止跳舞。”

  “還有哪里?”

  “床上。”他輕輕在她耳邊吹氣。

  說罷,吻住了她。

  那一晚,帶著求婚成功的喜悅,兩人纏綿得比以往更盡興。

  ……

  *

  第二天中午,沈千顏去了靳家。

  她之前答應了給老太太食療,但因為老太太狀態一直沒有恢復,所以這個計劃暫時擱置了,上周,老太太出院了。

  沈千顏正好過來看看她,然后給她定食譜。

  她一進門就碰到小慈,小慈立馬迎過來。

  “少奶奶少奶奶!”她一臉興奮。

  “怎么了小慈,有什么開心的事情嗎?”

  “我看到你昨天被少爺求婚了!”小慈比她這個當事人還開心,“恭喜你啊少奶奶。”

  “謝謝小慈。”

  “對了,我還有一件開心的事情。”小慈神神秘秘地湊到沈千顏耳邊,輕聲說,“少爺昨天和我說了,等再過段時間等老太太的身體恢復一些,就把我調回孤月山莊照顧你。少奶奶,我又可以回去了!”

  沈千顏雖然早就過慣了自己收拾家務的日子,但還是被小慈的快樂感染。

  “奶奶最近怎么樣?”

  “出院后精神狀態還可以,但就是胃口一直不太好。什么都吃不下,看到不喜歡的,還會吐呢。”

  “奶奶人呢?”

  “現在在后園里。”

  “我去看看。”

  沈千顏說著就要走,小慈忙把沈千顏拉住了。

  “等下少奶奶。”

  “怎么了?”

  “那個姚雪煙在呢。”小慈噘嘴,“老太太回家之后的這一個星期,她天天來,每天變著花樣給老太太唱戲逗她開心,也不知道是真孝順,還是打著其他的主意。”

  “你看出她打什么主意了?”沈千顏逗小慈,“怎么看出來的?”

  “少奶奶,我好歹在孤月山莊和穆萊茵斗智斗勇過,姚雪煙打什么主意我能看不出來嗎?昨天我看到她經過少爺以前睡的那個房間時,在門口站了很久呢,一臉的癡情相,誒,只怪少爺太迷人,幸虧我有男朋友,不然啊,很難不保證我也對少爺著迷。”

  沈千顏笑起來,點了點小慈的額頭:“幸虧你有男朋友,不然,我還不敢讓你來孤月山莊照顧我呢。”

  兩人聊了一會兒,沈千顏還是去了后園。

  姚雪煙今天是特意打扮過的,臉上涂了很厚的油彩,身上穿得也是戲服,大概是為了讓老太太更入戲才這么精心打扮的。

  “奶奶。”沈千顏叫了聲,老太太還沒轉頭,姚雪煙已經警覺地轉過頭來了。

  “千顏,你來啦。”老太太朝她招招手,“快過來。”

  沈千顏走過去,姚雪煙沖她大方一笑:“恭喜啊,恭喜沈……哦不,應該稱呼你宋小姐才對,恭喜宋小姐和仲廷訂婚。”

  “謝謝。”

  姚雪煙逢場作戲,沈千顏也能逢場作戲。

  “千顏來了就和我一起聽戲吧。”老太太發出邀請。

  沈千顏還沒說話呢,姚雪煙先不同意了:“奶奶,我忽然想起來我等下還有點事情要去處理,今天可能唱不了了。”

  老太太有點失望,但也很快表示理解:“行行行,你先去忙你的,這幾天你天天來陪我這個老婆子,耽誤了不少工作吧,真是有心了你這孩子。”

  “應該的奶奶,我明天還來,老時間。”

  “好。”

  老太太看著姚雪煙犯起了嘀咕,她以前一直以為這姚雪煙喜歡靳仲廷,所以才天天跑來她這里獻殷勤,可昨天靳仲廷和沈千顏求婚的事情幾乎傳遍了錦城,姚雪煙已經沒有機會了,怎么明天還來呢?

  難道,這孩子只是單純地看她這老太太寂寞所以好心來陪她解乏嗎?

  *

  沈千顏按照醫生的醫囑和老太太自己想吃的東西,兩相結合,給老太太定制了一個專屬于她的菜譜。

  她把菜譜給了管家,讓他每天按菜譜去采購新鮮的食材。

  沈千顏從靳家出來已經有些晚了,她剛走出家門想去開車,看到她的車邊停著一輛奔馳保姆車。

  保姆車邊倚著姚雪煙。

  這女人不是說有事情要去處理嗎?怎么還在這里?

  沈千顏走過去,剛打開自己的車門,姚雪煙過來,按住了她的車門。

  “怎么?”沈千顏看著她,心想剛才裝得挺好的人,這會兒變臉倒是挺快。

  “是不是很得意?”

  “什么?”

  “仲廷向你求婚,是不是很得意?”

  沈千顏不想理會她這么無聊的問題,想要推開她的手,卻反被她再次攔住。

  “宋小姐應該知道,仲廷是靳家的私生子。對吧?”

  “你說這個干什么?”沈千顏瞪了姚雪煙一眼,“我們兩個關系應該還沒好到可以聊這種八卦吧?”

  “你知道就好了,這些年,仲廷在靳家很不容易,剛來靳家的時候,他連住的都是照不到光的房間,他為了向上爬,無所不用其極,才那么快爬到了如今的位置。”

  “你說這些到底想說明什么?”沈千顏完全猜不透姚雪煙的意圖。

  “我說這些是為了告訴你,你以為他是愛你才娶你嗎?他不過是為了鞏固他的商業版圖而已。”

  沈千顏笑起來,這是她聽過最離譜的挑撥離間。

  “好的,謝謝你的告訴,我知道了,現在可以讓我走了嗎?”

  “你別不相信,你想一想,當初他都沒有見過你,就可以娶你,這說明什么,說明他娶誰都無所謂,婚姻只是他為了達成某種目的的媒介而已。這次他為什么忽然向你求婚,不過是因為他知道了你是宋家的小姐,想要把你把宋家當成跳板而已,不然,他為什么早被求婚晚不求婚,偏偏知道了你是宋家小姐,就開始求婚了呢?”姚雪煙有理有據的。

  “誰說他當初沒見過我就娶我了?誰說他是知道我是宋家人之后才想著和我求婚的?”沈千顏聳聳肩,“當然,我和他之間的感情不需要講給你聽,畢竟,你不是我的閨蜜,我和你關系還沒有好到這種程度。”

  “你……真沒看出來,是個戀愛腦。”

  “讓開!”

  姚雪煙還要說什么,沈千顏的手機響了。

  是安西晚的電話。

  這可真是說曹操曹操到,沈千顏剛提了一嘴閨蜜,閨蜜就來電話了。

  “喂,晚晚。”

  沈千顏剛接起電話,安西晚那頭就傳來了喘息聲:“顏顏,快來醫院,我要生孩子了!”

  “這么快?預產期不是還有大半個月嗎?”

  “羊水破了,還見了紅,肯定是要生了,你快來陪我,我害怕!”

  “好好好,我馬上來!”沈千顏顧不得姚雪煙還擋在自己的面前,一把將她推開,坐上車揚長而去。

  姚雪煙被推了一把,一個踉蹌,腳崴到了!

  “艸!沈千顏!”

  姚雪煙簡直想尖叫,她明天還有動作戲呢!沈千顏簡直就是她的克星!

  *

  沈千顏一路狂飆去醫院。

  安西晚正在婦產科的病床上等著開指,全程痛得嗷嗷直叫,看到沈千顏過來,忙抓住了她的手:“顏顏,好痛啊,我不行了,我要去剖腹。”

  醫生在旁好言勸著:“你忍一忍,開三指就可以給你打無痛了,你胎位正,寶寶體重也剛剛好,頭圍也不大,可以順產,何必去挨那一刀,以后肚子上留了疤,你想穿比基尼都穿不了。”

  安西晚一聽,比基尼都穿不了,那她怎么去海邊玩啊!

  為了比基尼,她決定再忍一忍。

  沈千顏握著她的手,目光四周尋了一圈:“段明錚呢,他沒來?”

  “別提那個狗男人,一提他我更疼了!”

  “他是爸爸,是丈夫,你生孩子他不來?”沈千顏生氣。

  安西晚眼眶一紅:“我剛破水的時候給他打電話,是個女人接的。”

  那個女人一副正牌老婆的樣子問安西晚是誰?安西晚一生氣,直接說:“我是你媽”,就掛了電話。

  所以,她根本沒有聯絡上段明錚,段明錚根本不知道她要生孩子了。

  “你等著,我去給他打電話。”沈千顏說。

  “不用了顏顏,我不想見到他。”

  “不管你想不想見,他都得來,他憑什么這么輕易就當爹了!他哪怕在外面蹲著,也得蹲到你生出來為止!”沈千顏拍了拍安西晚的手,“你乖,稍等我一下。”

  沈千顏拿著手機去給段明錚打電話,果然,又是個女人接的。

  “讓段明錚聽電話!”沈千顏說。

  “呵,你誰啊,段少還真是風流,今天都有幾個女人給他打電話了。”

  “別廢話,讓他接電話。”

  “他不在,手機落在我這里了。”

  沈千顏無語,掛了電話,又打給靳仲廷。

  靳仲廷接得很快:“怎么了?查崗?”

  “才不是呢,我問你個事,段明錚有幾個手機?他常用的手機落在別人那里了,我要找他找不到!”

  “段明錚?他在我這里!”

  “什么?”沈千顏驚,她剛聽安西晚那么說還以為段明錚指不定在哪個女人那里,沒想到竟然是在靳仲廷的那里,“那趕緊讓他聽電話。”

  “好。”

  靳仲廷的手機一轉手,就聽到了段明錚的聲音。

  “喂,靳太太這么著急找我,不怕靳總吃醋?”

  “你別貧了,晚晚要生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