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69章 求婚
  宋寧遠摸了摸沐沁漪的頭,輕聲哄“這不沒事嗎?”

  沐沁漪看看宋寧遠,又看看沈千顏,問:“嫂子,你呢,你也沒事吧?”

  “我沒事。”

  “大家都沒事就好。”

  “等等。”靳仲廷在旁蹙眉,“我們之間的輩分,可能要重新捋一捋了。”

  另三人一愣,隨即都笑起來。

  “是啊,等我出院,正式地捋一捋。”宋寧遠說。

  宋寧遠在醫院住了一個月,沈千顏幾乎每天都會去醫院看他,連帶靳仲廷都是每天下了班第一件事情就是往醫院跑。

  靳仲廷是去醫院陪沈千顏的,但別人不知道,還以為他和靳仲廷也有不尋常的關系。

  坊間甚至有了的傳言,說靳仲廷和宋寧遠一攻一受,先前的婚姻和戀情都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

  明明是離了大譜的新聞,但還真有人相信。

  靳仲廷和宋寧遠的顏值放到一起,頓時吸引了一波cp粉嗑生嗑死,cp粉還給兩人的組合取了一個名字叫“遠靳cp”,宋寧遠的遠,靳仲廷的靳,諧音梗,遠近。

  兩人的桃色新聞快速傳播,嚇得宋氏和靳氏的公關連夜加班降熱度。盡管兩邊公關及時出面,但還是架不住一些人圈地自萌。

  網文作者寫起了以靳仲廷和宋寧遠為原型的小說,有p圖技術高超的網友,甚至還把靳仲廷和宋寧遠p了n多版本的同框照,各種系列都有。

  這些照片,成了沈千顏和沐沁漪每天的歡樂源泉。

  “今天我的經紀人來問我,是不是很難過?”沐沁漪一邊模仿經紀人嚴肅的表情,一邊說,“我還奇怪怎么了,她問我是不是被渣男騙感情了。她說她看到網上的新聞了,宋寧遠不喜歡女人,喜歡男人,我一定是被騙了,她還勸我,要想開點,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靳仲廷和宋寧遠面面相覷,沈千顏笑得直不起腰。

  “為什么這么離譜的傳言都有人相信。”宋寧遠這個大直男實在不解。

  “因為就是有人閑得慌。”靳仲廷冷冷道。

  “到底怎么才能澄清緋聞?”

  “總有辦法。”靳仲廷瞟了沈千顏一眼。

  沈千顏只顧幸災樂禍,沒有意識到這一眼是什么意思,直到下樓的時候,他忽然在地下停車場摟著她吻得風生水起,沈千顏才知道他所謂的辦法是什么辦法。

  狗仔明顯在跟拍,看到這一幕瘋狂按下手里的快門。

  沈千顏被吻得渾身酥軟,靳仲廷把她塞進了車里,駕車離去。

  狗仔還想追,被靳仲廷的賓利甩得老遠。

  第二天,錦城各家報社的娛樂版面都是靳仲廷和沈千顏在地下車庫纏綿擁吻的照片,記者的標題也都很刺激,什么“禁欲系靳總為愛化身狼狗”,“靳氏總裁地下車庫直接開火,力證自己愛女不愛男”。

  宋寧遠也沒閑著,他出院那天,直接公布了和沐沁漪的戀情。集團總裁和當紅小花的組合,也是狠狠吸了一波流量。

  “遠近cp”瞬間被拆,cp粉原地落淚,但宋家卻是喜氣洋洋,宋長德尤其高興,因為這一下,不止女兒回來了,女婿和兒媳也全都有了著落。

  *

  宋寧遠出院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帶著沈千顏去看望母親。

  宋夫人名叫何韻,在最美好三十幾歲離世,墓碑上年輕的面龐和沈千顏真的很像,她是那么好看,如果現在還在世,那現在一定是個溫婉的富太太。

  “阿韻,女兒回來了,你在天有靈,可以安息了。”宋長德撫著墓碑上的照片,溫聲低語。

  沈千顏看得出來,父母之前的感情一定很好,哪怕如今陰陽相隔,父親看著母親的眼神都是充滿愛意的。

  “顏顏,給媽媽上柱香吧。”宋寧遠將香點燃,遞給沈千顏。

  沈千顏跪倒地上,為母親磕了三個響頭,這才是她的母親,用一命換來她一命的母親,如果她還在世,那一定會是這個世界上最愛她的人。

  “媽,我是顏顏,以后我會常常來看您。”

  沈千顏說著,落下兩行淚。

  宋寧遠和宋長德兩個大男人在旁看著,也悄悄紅了眼眶。

  從墓園出來后,宋寧遠和宋長德帶著沈千顏去這附近的農家小院吃飯。

  吃飯的時候,宋長德忽然說:“顏顏,這個月月底,爸想給你辦個生日會。”

  “我生日已經過了。”沈千顏說完,才意識到宋長德的意思,“你是說,我真正的生日嗎?”

  “對,你是五月生的,當年我在你的襁褓里寫清楚了你的生辰,你不知道嗎?”

  沈千顏搖搖頭,她并不知道,她現在的生日是六月六號,大概是孤兒院孩子太多,工作人員弄丟了寫著她生辰的紙條,所以給她選了一個數字聽起來很吉利的日子做生日吧。

  “沒關系,以后就改過來。”宋長德說,“這次生日會我想多請一些人,搞得熱鬧些,讓大家都知道,你是宋家的孩子。”

  有宋家這道保護屏障,以后敢欺負沈千顏的人會更少。

  沈千顏自然知道,父親和哥哥做什么決定,都是為她好,她沒有意見。

  生日會的請帖,安西晚是第一個收到的。

  安西晚都震驚了。

  “什么?你是宋家的女兒?你真的是宋家的女兒?真的嗎?”

  沈千顏無語:“要不要把親子鑒定拿來給你看一下。”

  “好啊好啊,我真怕是一場夢。”

  沈千顏扶額,不過也不怪安西晚會有這么大的反應,想當初她也震驚了很久。

  “天吶,這就是典型的我的閨蜜是真千金系列爽文啊。”安西晚拉著沈千顏的手撒嬌,“顏顏,我和你商量個事兒。”

  “什么事兒?”

  “等我小孩出來,讓ta認你做干媽吧。”

  “好啊。”沈千顏本來也挺喜歡小孩子的,自己暫時還沒有孩子,那就先rua安西晚的,畢竟大家都說,孩子還是別人家的最好玩。

  “太好了,我的寶貝一出生就攀上了靳家和宋家兩個大家族,這不就是贏在起跑線上嘛。”

  “孩子姓段,已經是出生就贏在起跑線上了。”

  錦城之內段家已經屬名門望族,段家的孩子,出生即羅馬,很會投胎了。

  安西晚嘿嘿地笑:“當然是贏得越穩固約好啊。”

  *

  生日會的禮服是從意大利定制過來的,禮服到的那天,沈千顏特地早下班了兩小時去試穿。

  沈千顏一進店里,就聽到二樓傳來爭吵聲。

  “你們什么意思?是覺得我不夠格穿你們家的婚紗是嘛?”是沈曉茹的聲音。

  沈千顏上了樓,看到沈曉茹正叉腰站在一件婚紗禮服前頭,大罵工作人員。

  “我試穿是什么意思你們不懂嗎?我試穿就說明我喜歡這件婚紗,我想要這件婚紗,你們轉頭就給了別人,懂不懂先來后到?懂不懂做生意啊?”

  “您是試穿了,但您當時也沒有定下來,所以……”

  “所以什么?”沈曉茹上前一步,看了眼工作人員的名牌,“蔣小雅,我問你所以什么?所以你一個小小的店員,就可以不問問我,就把我看中的婚紗給別人是嘛?你知道我老公是誰嗎?你不想在錦城混了是嘛?嗯?”

  那個被喚作蔣小雅的年輕工作人員都快哭了。

  “對不起女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沒打電話再向你確認一下是我不好。”

  工作人員都道歉了,沈曉茹還死抓著不放,繼續破口大罵。

  沈千顏轉頭看了眼身邊的另一個工作人員,問:“怎么回事?”

  “那位沈小姐,之前來我們店里試穿了好幾件婚紗,既沒說看上哪一件了,也沒有付定金讓我們預留哪一件,昨天有個顧客來,一眼看中了她之前試穿過的其中一件婚紗,就付錢訂了,今天沈小姐過來,知道了這件事情,就開始發瘋。”店員有點生氣,“其實她也不是真的喜歡那件婚紗,純粹是心情不好拿小雅出氣,因為我聽說孟家那位少爺是四婚,已經決定不辦婚禮了,不辦婚禮就根本用不到婚紗,她還要訂婚紗干什么呢?純粹找茬。”

  沈曉茹的確是因為在孟家受了氣沒地方撒,跑到這里來出氣的。

  前幾天她因為辦婚禮的事情又和孟州鬧了一下,沒想到孟州竟然直接扇了她一巴掌罵她不懂事。

  呵,這個狗男人竟然對懷孕的妻子家暴,更可氣的是,沈曉茹自己權衡了一下,發現自己根本不想離開他。

  離開孟州就意味著自己先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費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會沒有爸爸,那她豈不是要變成全錦城的笑話?

  “小雅。”沈千顏對那個低頭快哭泣的女生招了招手,“麻煩你過來幫一下忙,我的禮服有點重,一個人不太夠。”

  “是,女士。”

  蔣小雅像是得救一般,立馬朝沈千顏跑過來。

  沈曉茹轉頭想罵,一看是沈千顏,到嘴邊的話也止住了,這段日子,錦城都傳遍了,沈千顏是宋家的千金,同時有靳仲廷和宋家撐腰,她一下就變成了錦城最惹不起的女人。

  若是孟州還愛她,沈曉茹或許敢和沈千顏叫板,可現在,孟州不會給她撐腰,除了一些毫無背景的打工人,她根本不敢得罪錦城其他任何權貴。

  更何況,是沈千顏。

  不過說來,這個沈千顏可真好命,羨慕死人。

  *

  沈千顏生日那天,天氣晴朗。

  她穿著定制的禮服裙出場時,現場響起了一片掌聲。

  宋長德作為父親,發言時拋出了很多催淚彈,現場好多女士聽完宋長德發言,都哭了,感念宋家能找回這個女兒真的是不容易。

  沈千顏沒有發言,她不太習慣對著一群不太熟悉的人煽情,宋長德和宋寧遠也不逼她,他們只要她開心。

  讓沈千顏意外的是,那天一向守時的靳仲廷竟然遲遲沒有到,而且,他也沒有通知她自己會晚到。

  她覺得很奇怪,給靳仲廷打電話,他也沒有接。

  正當沈千顏擔心靳仲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時,就聽主持宴會的司儀說,接下來還有一個讓人驚喜的環節。

  “請宋小姐上臺來。”

  沈千顏想著靳仲廷有些心不在焉,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到安西晚推了推她的胳膊:“叫你呢,是不是還不習慣別人喊你宋小姐啊!”

  “哦。”

  沈千顏上了臺。

  “宋小姐,今天還有一份大禮要送給你,期不期待?”

  司儀夸張的語氣讓沈千顏有點不適,但她還是笑了笑,配合地說:“很期待。”

  說完這話,她在人群里看到凌風。

  凌風都來了,靳仲廷去哪里了?

  沈千顏更疑惑,也更不安。

  “來,讓我們把宋小姐的‘禮物’抬上來。”

  司儀話落,就見幾個穿黑衣服的男人抬著一個正方形的禮物盒子走了過來,禮物盒子上綁了大紅色的蝴蝶結,看起來很漂亮。

  禮物盒子放在沈千顏的面前,那盒子正好齊她腰線。

  “大家期待嗎?”司機還在渲染氣氛。

  “期待!”

  在場的所有人都很給面子。

  “好,既然大家那么期待,就有請我們的宋小姐來打開禮盒,揭曉驚喜吧!”

  沈千顏只想快點結束這一part趕緊去找靳仲廷,她漫不經心地打開盒子,看到一個黑影突然在她眼前躥起來,嚇得往后退了一步,等到站定,才看清那是靳仲廷。

  靳仲廷穿著同品牌的意大利手工西裝,戴著暗紅色的領結,看起來正式又喜慶。

  “surprise!”司儀大喊著。

  現場所有人都和沈千顏一樣驚了一下,等到看清楚盒子里的是靳仲廷后,大家更驚了,堂堂靳氏集團的負責人,竟然紆尊降貴地躲在盒子里只為給沈千顏驚喜!

  他超愛!

  “你……”沈千顏一時說不出話來,因為她看見靳仲廷手里托著一個錦盒。

  他該不會是要求婚吧。

  這個念頭剛從腦海里閃過,就見靳仲廷單膝跪了下來,一臉誠摯地看著沈千顏,對她說:“顏顏,希望你能接受這份專屬于你的‘禮物’,往后余生,讓我來保護你,嫁給我好嗎?”

  “哇哦!”

  “哇哦!”

  “嫁給他!”

  “嫁給他!”

  臺下掌聲起伏,隱隱約約聽到段明錚他們的起哄的聲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