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68章 因禍得福
  *

  沈千顏被上車的兩個大漢蒙上了眼睛和嘴巴,她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了,她只感覺到出租車在兜轉,約莫大半小時的車程后,車子停了下來。

  周圍靜悄悄的,但遠處似乎又有鼎沸的人聲遠遠傳來。

  她判斷自己沒有離開市區,剛才車子只是在故意繞路,想要混淆她的視聽。

  “快走!”身后的大漢推了一下沈千顏的背。

  沈千顏被迫往前,腳下的觸感不是水泥地,而是鵝軟石。

  “快走啊,磨磨蹭蹭干什么?”

  大漢對她一步一停的速度很不滿,直接上手攥住了她的胳膊往前拉。

  沈千顏最終被帶進了一個很空闊的地方,她雖然看不到,但聽著腳步聲和風聲就能感覺到,她猜測是一個倉庫。

  大漢把她帶進來就不管她了。

  過了一會兒,有人過來,意外竟然是個女聲。

  “你就是沈千顏?”女人問她。

  沈千顏嘴巴被布蒙著,自然發不出聲音。

  “把她嘴巴上的布取了。”

  “是。”

  大漢過來,粗暴地將她嘴巴前的布條扯掉。

  “你是誰?為什么把我帶來這里?”沈千顏忍不住問,雖然她知道女人肯定不會回答她。

  果然,女人笑了一聲,根本不理會她的問題。

  “聽說你有《萬宴譜》?得到這本食譜,就能做出可以媲美國宴的菜?”

  這女人竟然也是為了《萬宴譜》來的,沈千顏吃不準,她是不是和朱耀平一伙的。

  “我和朱老板說得清清楚楚了,沒有《萬宴譜》這種東西。”沈千顏有意套話,想要看看女人是否認識朱耀平。

  “朱老板是誰?”女人驚詫,“已經有人找過你了?”

  女人說完,看了眼門口正朝這邊走過來的朱耀平。

  朱耀平對她豎了下大拇指。

  沈千顏沉默,女人不知道朱老板是誰?到底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裝作不知?她這驚訝的語氣,倒挺像是自然反應,不是裝的。

  “無論多少人找我,我都是那句話,沒有《萬宴譜》,網上都是空穴來風。”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女人走到沈千顏的手邊,手撫了一下沈千顏的臉頰,“姐妹,我勸你乖乖聽話,我這人沒什么耐心,要是惹急了我,我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話落,沈千顏感覺到有一把尖刀抵住了自己的脖子。

  “你自己想清楚,是命重要,還是《萬宴譜》重要。”

  沈千顏被這涼涼的刀尖驚起一身雞皮疙瘩,她嚇得都不敢喘息,而正是這靜默的幾秒,她聽到有腳步聲靠近,又有人來了。

  來人穿得是皮鞋,有一點微跟。

  沈千顏想到剛才的朱耀平,朱耀平偏矮,為了讓自己在人群里看起來高大一些,他見人的時候就會穿男士高跟鞋,不是很夸張的那種高跟鞋,但足以讓他的身高看起來不那么沒有威嚴。

  “朱老板,你來了。”沈千顏決定再炸一炸。

  因為除了朱耀平,她想不出還能有誰會為了《萬宴譜》來綁她。

  *

  朱耀平愣了一下,倉庫里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沈千顏怎么會像是能看到一樣,難道是剛才蒙眼睛的布條沒有蒙好嗎?

  這幾秒的寂靜讓沈千顏證實了自己的猜測,眼前的人肯定就是朱耀平。

  “你胡說什么?什么朱老板馬老板的?你只需要說出《萬宴譜》在哪兒就可以了,其他不用多廢話!”拿刀的女人氣道。

  女人的惱怒更加證實了沈千顏的想法,人只有再被看穿的時候,才會惱羞成怒。

  “朱老板,你何必呢?我都說了,沒有《萬宴譜》,你這樣把我綁來,也得不到根本不存在的東西。”

  沈千顏話落,感覺眼下一松,擋在她眼前的布條滑落。

  果然,站在她面前的是朱耀平。

  “沈總真是好聰明,只可惜,女人還是傻一點好命,像你這樣的,最后結局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朱耀平湊到沈千顏面前,捏住她的下巴:“我最后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不說出《萬宴譜》的下落,我一定讓你死無全尸。”

  “朱老板要為了虛無縹緲的東西沾上人命?那豈不是得不償失?”

  “沾上人命?”朱耀平笑了一下,“沈總可能不相信,人命對我來說,就如草芥,實不相瞞,我手上的人命,數都數不清,從沒有人能抓到證據審判我?所以啊沈總,多你一條命,又如何?”

  沈千顏覺得朱耀平說的大概率是真的,她忽然有點害怕。

  “說不說?”朱耀平已經失去了耐心,他握住了那女人握刀的手,將刀尖更用力地抵過來,沈千顏感覺到自己脖子上的皮膚沁出了血,“沈總要是不說的話別怪我真不客氣了!”

  “嘭。”

  門口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

  “誰?”朱耀平警覺地回頭,“虎子!”

  門口守門的虎子沒有應聲。

  朱耀平對身后的另一個壯漢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去門口看看。

  壯漢得令,走到門口,剛探出腦袋,就被一雙手卡住了脖子,只聽“啪”的一聲,壯漢就倒地不起。

  “誰?”朱耀平忙喊人,“快來人!”

  倉庫里的幾個大漢和那個持刀的女人都護到了朱耀平前面。

  門后走出來一個男人,男人身披月光,一時看不清臉,只看到一個高大挺拔的影子。

  “宋總?”朱耀平咽了口口水,“宋總,你怎么還沒走?”

  “把人放了。”宋寧遠淡淡地看著朱耀平,“我剛說了,如果她要是掉一根頭發,我都絕對饒不了你!朱總好像記性不太好,這就忘了我的話?”

  “宋寧遠,你看看這是哪里?你想單槍匹馬把人帶走,也得問問我的手下同不同意。”朱耀平冷哼了聲,對手下發號施令,“上!”

  宋寧遠當過兵,是個練家子,這些壯漢對他來說,沒有那么難對付,他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半的壯漢全都打趴下了。

  可再怎么樣,他們到底人多勢眾,且有沈千顏作為人質在手上,宋寧遠頻頻因為沈千顏而分神,背上挨了好幾棍。

  “把人帶走。”朱耀平拉上沈千顏,想要撤。

  宋寧遠察覺到朱耀平的意圖,轉身往他們這邊跑過來,一留神,又挨了一棍。

  沈千顏看到宋寧遠被打,心里已經難受得像被什么啃噬,但她不敢出聲,怕讓宋寧遠更分神。

  朱耀平見宋寧遠已經體力不支,正要得意,倉庫門口忽然“唰”地停下一輛車。

  車上跳下好幾個穿著黑色制服的男人,為首的正是靳仲廷。

  靳仲廷一行人加入了戰局,戰局很快扭轉,幾個壯漢七零八落地躺了一地。

  朱耀平見局勢不對,連忙跪地求饒。

  “宋總靳總,我錯了我錯了!”

  “放開她!”靳仲廷厲聲道。

  “好好好,我放我放!”朱耀平對那拿刀的女人使了個眼色,女人松開了沈千顏。

  沈千顏以為一切都結束了,正要朝靳仲廷走過去,身后的女人不知忽然又發什么瘋,刀鋒一轉,再次朝沈千顏刺過來。

  “小心!”

  旁邊的宋寧遠恰好看到這一幕,立刻挺身撲過來,擋住了凌厲的刀尖。

  “哥!”

  *

  宋寧遠倒地,鮮血直流。

  女人還想逃,直接被靳仲廷上前一腳踹翻,奪下了手里的刀。

  凌風一行人圍上來,將女人和和朱耀平控制住。

  “快叫救護車!”靳仲廷對凌風說。

  “是。”

  “哥……”

  沈千顏抱著宋寧遠,渾身沾滿了他的鮮血,整個人顫抖著,不知所措。

  救護車和警車很快趕來。

  凌風把朱耀平一行人送去了警局,沈千顏和靳仲廷跟著救護車去了醫院。

  一路上,沈千顏緊緊握著宋寧遠的手,看著宋寧遠被推進手術室,她強撐的理智終于瓦解,眼淚不住地掉下來。

  靳仲廷過來擁住她,無聲地給她力量。

  宋長德很快聞訊趕來醫院,平日里叱咤風云的男人,此時腳步明顯凌亂,滿身都是尋常父親得知兒子受傷的慌張。

  沈千顏更是內疚,都怪他,不然宋寧遠也不會受傷。

  宋長德在手術室門口徘徊了一圈,看到沈千顏眼眶通紅,滿臉愧疚的樣子,他立刻走到沈千顏面前安慰她:“別擔心,你哥命大著呢。他以前上戰場的時候,還挨過子彈呢,子彈擦著他的心臟過,那才是真正的兇險,可就這樣,你哥都活下來了,他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絕對不會有事的。”

  話說到最后,宋長德的語氣聽出了微顫,既像是安慰沈千顏,又像是自我安慰。

  “對不起,都是我……”

  “怎么會是因為你呢,你也是受害者,這事不怪你。”宋長德拍了拍沈千顏的肩膀,“別難受,看你難受,我更難受。”

  沈千顏眼眶又熱了。

  宋寧遠舍身相救,已經讓她深受感動,宋長德強忍悲痛安慰她,更是讓她真切地感受到了父親對她的愛意。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患難見真情。

  手術經歷了兩個多小時才結束,這兩個多小時,對沈千顏來說,身心皆是煎熬,好在,宋寧遠成功脫離了危險。

  醫生說出那句“病人已經脫離危”之后,宋長德伸手抱了抱沈千顏。

  “沒事了沒事了。”宋長德語帶哽咽,“你哥哥沒事了,你可以放心了。”

  沈千顏一邊流淚一邊在宋長德懷里點頭。

  宋寧遠被送進加護病房,沈千顏回去換了身衣服,再次來到醫院,這來來回回的,靳仲廷一直跟著她。

  “我想留下來照顧他,你先回去休息吧。”沈千顏對靳仲廷說。

  靳仲廷握著沈千顏的手搖頭,今天發生的事情,讓他覺得后怕,也覺得內疚,如果他早點看到她的信息,一切也許就不會變成這樣。

  “是我沒保護好你。”他握著她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

  “你已經保護得很好了,今天要不是你和凌風他們及時趕到,后果更不堪設想。”沈千顏將頭靠在靳仲廷的肩膀上,“有時候我覺得你真的是我的保護神,每次我有危險,你總能及時出現保護我。我真幸運,不僅有你,現在還有能為我奮不顧身的家人。”

  “是不是已經打算接受宋家人了?”

  沈千顏點點頭,之前其實她也無數次想過,試一試去接納宋家父子,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多兩個親人,可每次想邁出那一步的時候,又覺得似乎缺少一點火候。

  這次的事情,是一個契機。

  宋家父子已經通過實際行動來證明對她的愛,她沒有理由再僵持不前。

  “好,也算是因禍得福。”靳仲廷摸摸她的頭,“你瞇一會兒,我來看著。”

  “你回去休息吧。”

  “沒事,陪你。”

  靳仲廷執意要留下,沈千顏也沒有再推拒,兩人在醫院里,陪宋寧遠度過了最危險的一個夜晚。

  第二天一早,宋寧遠醒了,還好,除了人有些虛弱之外,他意識很清醒。

  “哥,謝謝你救了我。”沈千顏俯身,輕輕握住宋寧遠的手。

  這是她昨晚就想好了的,等他一醒來,她就要喊他哥哥。

  宋寧遠被她這一聲“哥”叫得心都軟了,他虛弱地勾了下唇角,輕聲說:“早知道挨一刀能讓你喊哥,我一定挨得更積極。”

  “可不止挨了一刀,還有好幾棍呢。”沈千顏說。

  宋寧遠“嘶”一聲,她不提他都忘記了,她一說,他頓時渾身都酸痛起來。

  “對,還有好幾棍,那你能不能多喊幾聲哥。”

  沈千顏笑:“哥哥哥哥哥哥哥……”

  一旁的靳仲廷看著兄妹兩耍寶,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正玩笑著,走廊里傳來了急促的高跟鞋的聲音。

  “宋寧遠!”病房門被推開,沐沁漪風塵仆仆地跑進來,“宋寧遠,你嚇死我了!”

  沐沁漪一邊落淚一邊沖過去抱住宋寧遠。

  她是昨晚知道宋寧遠受傷的消息的,可當時她正在國外參加一個活動,一下子趕不回來,知道宋寧遠受傷后,她差點在酒店里哭暈過去。她的經紀人嚇死了,給靳仲廷打了好多電話,直到靳仲廷說宋寧遠脫離危險,她才算平靜下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