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65章 孤兒配野種
  沈千顏在靳仲廷的懷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她想,能在傷心難過的時候得到這樣一番話,已經是她的幸運,她不應該再奢求更多。

  “你不去公司嗎?”她調整好情緒,換了個話題。

  “去過了,擔心你,就過來看看。”

  “我沒事了。”沈千顏擦干臉頰的淚,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對了,那個章小凡有說出誰是幕后指使她的人嗎?”

  “暫時還沒有。”

  凌風他們軟硬皆施,但也沒有用,章小凡自己也不知道指使她的男人叫什么,而且那個男人很謹慎,每次見她都戴著口罩、墨鏡和鴨舌帽,她甚至沒有見過對方的真容。

  現在,凌風他們正打算從那人給章小凡匯款的路徑開始查起,不過沒有那么快,因為對方匯款時很謹慎,這匯款路徑簡直可以用九曲十八彎來形容。

  “有消息我會通知你。”

  “好。”

  “你早點睡覺,我先回去了。”靳仲廷在沈千顏的額上落下一個吻。

  沈千顏伸手攥住靳仲廷的衣角,勾勾繞繞地纏在指間,輕聲地問:“你還要回去嗎?”

  “怎么?想我留下來?”

  沈千顏不語。

  靳仲廷勾唇,靠過來按住她的后腰,讓她貼著自己。

  “是不是想我留下來?”

  “是。”

  沈千顏平時并不算黏人的女朋友,但今天心情不好,的確很希望他能留下來陪她。

  靳仲廷聽到她肯定的回答后,低頭攫住了她的唇,他吻得不疾不徐,輕輕挑開她的唇瓣,去吮她的小舌。

  他的手探進浴袍,緩慢地劃過沈千顏的敏感帶,沈千顏被他撩得很渾身酥麻,忍不住想要往他身上蹭。

  靳仲廷卻沒有讓她得逞,他悄無聲地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只余舌保持著與她的勾連。

  沈千顏感覺身上熱而難耐,只求被更多的愛填滿,她更主動地去勾靳仲廷的脖子,沒想到,他直接往后退了一步,連吻都戛然而止。

  “唔……”他的突然抽身讓沈千顏空虛地嚶嚀,“怎么了?”

  “我得回去了。”靳仲廷抽了兩張紙巾,淡定地擦拭著指尖的水漬。

  沈千顏一愣,這男人簡直了,前戲演得那么逼真,現在只差臨門一腳,卻告訴她他要回去了?

  “你耍我玩嗎?”

  “怎么敢?”靳仲廷湊到沈千顏的耳邊,輕聲說:“我只是聽你的話。”

  “聽我的話?”

  “是你告訴我的,男人縱欲過度危害大。”他一本正經,“那篇文章我讀完了,我覺得挺有道理。”

  “靳仲廷!”

  他笑起來,終究于心不忍,走過來抱著她安撫。

  “乖,我真的有事。”

  靳仲廷在國外出差的這幾天,老太太的情況不太好。今天他請了方煜文的伯父去給老太太面診,等下,他得陪著方伯父一起去醫院。

  “奶奶這次怎么會病得這么嚴重?”

  “年紀大了,再加上之前有基礎病,沒辦法。”靳仲廷看著沈千顏,忽然想到一件事,“過兩天是奶奶生日,她一定要回家讓大家陪她一起吃個飯。你和我一起回去,好嗎?”

  沈千顏猶豫了一下。

  她之前也去過靳家,不過那時候,是以靳仲廷妻子的身份,現在她已經和靳仲廷離婚,再去靳家,會不會有點尷尬?

  “過去都已經過去,現在一切重新開始,你是我女朋友,我們交往之后還沒有見過家長,這次回去,就當跟我一起回去見家長了。”

  沈千顏想了想,也對,總要邁出那一步的。

  “好。”

  *

  老太太生辰在月頭上。

  靳仲廷早已貼心地準備好了禮物,沈千顏只要跟著一起去就可以了。

  老太太生辰,往年都會操辦得很盛大,但今年老太太重病,醫生只放人三小時,允許她回家吃個便飯,所以一切從簡。

  靳仲廷和沈千顏到靳家的時候,大廳里已經坐滿了人,沐沁漪和宋寧遠也在。

  宋寧遠看到兩人進門,朝他們點了點頭。

  沈千顏看到宋寧遠,還有點不太自然,自從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沈千顏總是無法坦然地去面對宋家父子。

  宋長德后來也來過店里幾次,每次來都會給沈千顏帶點小禮物,那都是小女孩喜歡的玩意兒了,沈千顏其實早已經過了玩這些東西的年紀,但是,每次無人看見的時候,她還是愛不釋手。

  只是,那句“爸爸”和“哥哥”,她無論如何都喊不出口。

  宋長德和宋寧遠也不逼她,他們都知道,她需要的是時間。

  一屋子的人,看到沈千顏的表情都是諱莫如深,沈千顏也無所謂,她早就知道靳家內部是個什么情況,今天跟著靳仲廷過來,也不過是賣了老太太的面子走個過場。

  “千顏來啦。”靳老太君看到沈千顏,頓時眉開眼笑。

  “是的奶奶,祝你生日快樂,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沈千顏把靳仲廷準備的禮物送上。

  “好好好,你有心了。”老太太開心地將沈千顏拉到身邊來,“其實你能來奶奶已經比什么都開心了。”

  靳天佑張張嘴,想說什么,被老爺子一個眼神堵了回去。

  今天畢竟是老太太的生日,而且她身體抱恙,誰要是還敢不識趣惹她心情不好,那簡直就是畜生。

  “既然人到齊,那就吃飯吧。”老太太說。

  一行人上了桌,大家所有話題都圍繞著宋寧遠和沐沁漪這對新人展開,一來是兩位老人家實在寵愛沐沁漪這個外孫女,討論這樣喜慶的話題,能哄兩位老人開心,二來是宋氏現在風頭正勁,能和宋家結姻親,所有人都覺得面上有光。

  “寧遠打算什么時候和我們漪漪定下來?”沐沁漪的母親靳巧心趁著有娘家人撐腰,開始對宋寧遠旁敲側擊。

  “我隨時都可以,不過漪漪還小,一切要隨她意。”宋寧遠回答的得體又給足了沐沁漪的面子。

  沐沁漪雖然已經有了男朋友,還是最煩被催婚。

  “媽,你這么著急干什么?我還想多談兩年戀愛呢。”

  “媽也不是著急,就是給你倆提個醒,戀愛結婚了也可以談的。”

  “照你這節奏,要是真結婚了,肯定又要催我們生小孩,反正戀愛生了小孩也可以談的。”沐沁漪口無遮攔。

  所有人都笑起來。

  “好了好了不著急,漪漪還小呢,寧遠也正是忙事業的時候,他們小兩口自己的事情,就讓他們小兩口自己商量決定。”靳騫打圓場。

  老爺子出面護人了,靳巧心當然不敢再催。

  “說起來,仲廷看起來更像是好事將近吧。”靳天佑那張嘴,無論如何也是閑不住的,“仲廷把千顏帶回家,是打算復婚了嗎?”

  靳仲廷正在給沈千顏夾菜,聞言,放下筷子說:“我們不打算復婚。”

  所有人都一愣,包括沈千顏本人都愣住了,然后,就聽靳仲廷又補一句:“過去的那段婚姻已經結束,我們現在已經是全新的開始,和普通的情侶一樣,談戀愛,了解彼此,等時機合適的時候,我們會結婚。”

  雖然還是復婚的意思,但靳仲廷說了這么多,解釋這么多,沈千顏就覺得那和潦草的復婚是不一樣的。

  她也能感受到他對他們這次復合的態度有多嚴謹和真誠。

  “好浪漫啊。”沐沁漪捧場王。

  老太太聞言也開心:“當時把你們兩的緣分硬牽起來,其實我心里也有諸多顧慮,如今看你們甜甜蜜蜜,我也放心了。”

  桌上所有人都其樂融融的樣子,只有徐靜禾皮笑肉不笑。

  每當靳家有什么重大的聚會,她就會無比想念她那在監獄的兒子靳文博,憑什么所有人都和和美美,她的兒子卻要在牢里過著非人的生活?

  而且,家里兩個老的好像完全已經忘記了他們的長孫,呵,難道這就是人走茶涼?

  她絕對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絕對!

  眾人吃完飯就又去了客廳聊天,老太太說想睡個午覺再去醫院,沈千顏正好在老太太的身側,順手就扶住了老太太,說送她去房間。

  “奶奶,我看您都沒有吃什么東西。”沈千顏說。

  今天雖然是老太太的壽宴,但她幾乎沒怎么動筷子,全程都在招呼小輩們多吃點多吃點。

  “我有很多忌口,醫生放我出來都是開了后門的,我要是胡吃海喝,回去不得挨罵?”老太太笑笑,“反正我也沒有胃口,吃不下什么,看你們吃得開心我就開心了。”

  沈千顏聽得心疼。

  “奶奶,等過兩天空了,我去一趟醫院,和醫生溝通一下,看能不能給您試一試食療,改善一下胃口。”

  “你真是有心了。”老太太拉著沈千顏的手,“謝謝你千顏。”

  老太太心里感動,這個孫媳人美心善,對她這個老太婆誠心誠意,她當初真的沒有看錯人。

  *

  沈千顏看著老太太睡下,才走出房門。

  她剛穿過走廊,就看到徐靜禾朝她走來,因為之前徐靜禾就在這條走廊上對沈千顏發過瘋,沈千顏頓時起了防備之心。她原本想直接拐彎下樓避開徐靜禾,可徐靜禾卻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快步朝她堵過來。

  “你躲我?”徐靜禾仰著下巴,趾高氣昂的。

  靳文博進去之后,徐靜禾的日子并不好過,但即便如此,她還是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給旁人一點同情她的機會。

  “誰知道您這次又會拿什么潑我。”沈千顏說。

  “呵。”徐靜禾冷笑一聲,“拿什么潑你都是你應得的。”

  沈千顏見她還是這樣執迷不悟,不想浪費時間和她溝通,正打算下樓,徐靜禾卻又一次朝她攔過來。

  “你可真是心胸寬廣,靳仲廷當初和別的女人亂搞,你都能原諒他,再回到他的身邊。”

  沈千顏沉默,完全無視徐靜禾的挑撥離間。

  “你不怕他繼續重蹈覆轍嗎?我可是知道,靳仲廷有他喜歡多年的女人。”

  “白月光是嘛?”沈千顏笑了笑,“我都知道,不用您費心給我來報信了。”

  徐靜禾見她這樣云淡風輕,更是惱怒。

  憑什么她可以這樣刀槍不入!

  “明知道男人心有白月光,還要送上門來,沈千顏,你可真是廉價啊。不過也是,以前你至少還是沈家的大小姐,如今你連沈家的靠山都沒有了,一個連親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誰的孤兒,能嫁入靳家,還想要男人對你一心一意,簡直就是癡心妄想,不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忍辱負重,見好就收,至少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你挺聰明的。”

  “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忍辱負重,見好就收,阿姨,您是在說您自己嗎?”沈千顏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氣得徐靜禾頭頂冒煙。

  忍辱負重,可不就是徐靜禾現在的狀態么。

  “你和我比?”徐靜禾不屑,“我娘家至少還能為我撐腰,你有娘家嗎?你甚至連娘都沒有,孤兒和野種,你和靳仲廷可真是絕配。”

  “麻煩你說話放尊重點!”

  身后忽然傳來一道冷厲的男聲。

  徐靜禾和沈千顏都是一愣,因為他們聽得出來,這不是靳仲廷的聲音。

  兩人轉頭,看到宋寧遠和沐沁漪正站在走廊里。

  “舅媽,你這么說話,是不是也太過分了!”沐沁漪之前是聽說過舅媽徐靜禾囂張跋扈,難以相處,但她從來沒有見識過,因為徐靜禾對自己一直和顏悅色,一句重話都不敢說,若不是今天撞見徐靜禾對沈千顏說這些話,她還以為之前聽到的那些傳言都是謠言呢。

  “漪漪啊,不是的……”

  “我都聽到了!”沐沁漪皺著眉,“什么孤兒什么野種的,這種是家人之間該說的話嗎?”

  “漪漪,我承認我措辭不太好聽,但我說的都是事實。”徐靜禾掃了一眼沈千顏,“你沒看網上的消息嗎?沈千顏不是沈家的孩子,她是孤兒院里抱來的!”

  “孤兒院里抱來的又怎么樣?孤兒院里抱來的就可以侮辱她沒有娘?”宋寧遠上前一步,攬住了沈千顏的肩膀。

  這個動作讓沐沁漪眉毛一跳。

  “喲。”徐靜禾立刻換上看好戲的表情,“看不出來,宋總和這位沈小姐還有可以勾肩搭背的關系呢!”

  “我之前一直忘了和大家介紹,這位千顏小姐,是我的妹妹。”宋寧遠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