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64章 縱欲過度
  一晌貪歡。

  沈千顏隔天又是飽覺到中午才醒,這次,她睜開眼睛靳仲廷還在床上。

  暖融融的陽光透過紗窗落在地板上,窗外就是海浪的聲音,一切都舒服讓人流連忘返。

  沈千顏的雙手在薄被下攬抱住靳仲廷精壯的腰身,臉在他胸膛上微微蹭著。

  “真想永遠生活在這里。”她感慨。

  靳仲廷低頭吻了下她的發心:“玉膳樓不要了?工作不要了?”

  “不要了。”

  他笑起來,哄得逼真:“好,那靳氏我也不要了,我們就在這里養老好不好?”

  “好啊。”

  兩人相視一笑,緊擁在一起,享受著片刻的安謐。

  一個小時后,在這里養老的愿望就隨著兩人的一前一后響起的手機鈴聲而幻滅。

  靳仲廷接到的是公司的電話,昨天開會之后,他提出要合作方換負責人,對方很重視,今天立刻有新人過來對接,希望靳仲廷的法國之行結束之前再見靳仲廷一面。

  對方新負責人非常有誠意的表示:“靳總,我就在您下榻的酒店大廳等您,希望中午能一起用餐。”

  靳仲廷下樓去應酬。

  沈千顏也接到羅江河的電話,問她什么時候回去。

  章小凡的事情剛剛結束,余熱未消,店里很多問題都要等著她回去解決。

  “羅叔,我今天就回去。”

  掛了電話,沈千顏起床開始收拾行李。

  靳仲廷昨天把她唯一的長裙給撕裂了,沈千顏對著行李箱犯了難,她今天穿什么好呢,昨天夜里,某人對她為所欲為的時候,完全忘了有裙擺長度這條三八線要遵守,她身上的吻痕創歷史新高。

  而她偏覺得這次是來度假,帶的都是些平時不會穿的漂亮小短裙。

  實在不行的話,得用遮瑕了。

  沈千顏剛把化妝包里的遮瑕膏翻出來,靳仲廷回來了,他手里提著一個非常精致的黑色紙盒,上頭綁著同色的蕾絲蝴蝶結,看起來就像是一份神秘的禮物。

  他把盒子遞給沈千顏。

  “這是什么?”

  “打開看看。”

  沈千顏解開蝴蝶結,打開蓋子,看到里面有一條貝母白的裙子,很簡潔的款式,但看著高級又大方。

  “剛經過街口的時候看到這條裙子,覺得很襯你。”靳仲廷說著,拎起裙子的帶子,走到沈千顏身后,“試試?”

  “嗯。”

  她接過裙子,正準備去洗手間,被靳仲廷一把扣住。

  “我什么沒看過?”

  沈千顏微微一怔,靳仲廷已經伸手撥下了沈千顏睡衣的袋子,櫻粉的睡裙自她身上滑落,她白的宛如珍珠,只是這顆珍珠上到處都是靳仲廷留下的痕跡。

  “這么嚴重?”某人做了壞事,竟然還一副無辜的樣子。

  “你不知道?”

  “我的錯。”

  他過來擁住她,替她套上裙子,拉上后側的拉鏈。

  是很舒服的料子,穿在身上,如墜云端的絲滑感,而且裙擺很長,半遮住小腿,露出她線條完美的腳踝。

  “好看嗎?”沈千顏提著裙擺原地轉了個圈。

  “好看。”

  “你好像有點敷衍。”

  “真的好看。”

  “多好看?”

  他從后抱住她,輕聲在她耳邊說:“好看到我想再破壞一次的程度。”

  沈千顏趕緊推開他:“我們還要趕飛機。”

  靳仲廷的吻已經落下來了。

  “飛機不用趕,我們幾點到,它幾點飛。”

  他早就安排好了,回程是靳仲廷的私人飛機。

  沈千顏退一步:“那裙子……”

  “不會弄壞。”

  ……

  *

  飛機落地的時候,靳仲廷打開手機,手機里有很多信息涌進來,微信置頂是沈千顏,正坐在他身邊的人,也給他發了消息。

  她又在玩什么?

  靳仲廷好奇地打開,一打開,他的眉頭就蹙成了小山。

  “沈千顏!”

  “嗯?”沈千顏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看著他,“怎么了?”

  還好意思問他怎么了?

  靳仲廷簡直要吐血。

  沈千顏發來的是轉自營銷號的一篇文章“男人縱欲過度會有什么危害”。

  縱欲過度,很好。

  沈千顏觀察著靳仲廷的表情,忍不住被逗笑。

  “認真讀一讀吧。”她滿口勸誡的語氣,“你這幾天有點過分了。”

  靳仲廷:“……”

  下了飛機,沈千顏的手機就響了,她一看來電,竟然程玉梅。

  自從程玉梅揭穿了沈千顏的身世之后,兩人就沒有再聯系過,她重回玉膳樓,也都是沈君成牽的頭。

  沈千顏原本以為,程玉梅再也不會聯系她。

  “喂。”沈千顏接起來,一個“媽”字哽在喉間,怎么也發不出來。

  “見個面吧。”

  程玉梅冷冰冰地吐出這四個字。

  沈千顏原本以為程玉梅給她打電話是破冰,但從這語氣聽來,程玉梅大概從來沒有想過要和她和解。

  “好。”

  沈千顏掛了電話,神思惘然。

  靳仲廷看了她一眼,伸手握住她的手:“怎么了?誰的電話?”

  “我媽。”沈千顏脫口而出,之后意識到什么,又補了一句,“是君成的媽媽。”

  “找你?”

  “嗯,她約我見面,我答應了。”

  “要不要我陪你?”靳仲廷問。

  “不用了,你忙你的。”

  “真的不用?”靳仲廷有點不放心,畢竟,程玉梅有聯合沈家那么多人將沈千顏趕出玉膳樓的前科。

  之前他沒有陪在沈千顏的身邊,讓她被人欺負,他很心疼,這次,他不想讓她再因為沈家人而受什么委屈。

  “不用,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沈千顏拒絕。

  她覺得自己能應付程玉梅。

  “好。”

  沈千顏和程玉梅約在一家咖啡館見面。

  許久不見,程玉梅的形象有很大的改變,沈隋唐去世后,她一直在家照顧兒子沈君成,常常不修邊幅,典型的中年婦女形象,但現在,她不僅美容美發美甲,還穿得十分職業,有種要重回職場的感覺。

  “好久不見。”沈千顏不知道該怎么稱呼她,索性沒有稱呼。

  “坐。”程玉梅指了下對面的位置,開門見山道:“我這次找你來,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確認。”

  “你說。”

  “我媽留下的東西呢?”

  沈千顏反應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程玉梅所說的“媽”是指外婆蘇玉奉。

  “什么東西?”

  “你別跟我裝傻!”程玉梅生氣,“原以為之前把你放到鄉下是虧待你了,可現在想想,那真是便宜你了。交出來吧,我聽他們說了,國宴圣手有一本《萬宴譜》,得到這本《萬宴譜》的人,廚藝會突飛猛進。”

  沈千顏覺得離譜:“又不是什么武功秘籍,怎么可能得到就廚藝突飛猛進?”

  任何一項技能,都是靠學習靠日積月累地實踐慢慢精進的,想一下打通任督二脈獲得武功,那是電視劇,不是現實。

  “這么說,果然是有《萬宴譜》存在的?”程玉梅眼睛一亮。

  《萬宴譜》是她在網上看到的,之前“真假國宴圣手孫女”這件事情之后,關于國宴圣手蘇老就被網友各種神化了。

  有人說,蘇老有一本《萬宴譜》,是她多年烹飪總結出來的食譜,得到這本《萬宴譜》,哪怕是個廚房小白,也能秒變大廚。

  底下立刻有人附和:“難怪沈千顏這么厲害,難怪她一接手玉膳樓,玉膳樓的生意就突飛猛進,如果我擁有《萬宴譜》,找幾個廚師培養一下,我也可以成為餐飲界的女王啊。”

  這么說,得萬宴譜者得天下?

  網友到后面,已經完全是開玩笑的狀態了,但程玉梅卻入了心。

  她想著,原來不是沈千顏厲害,而是因為沈千顏擁有《萬宴譜》,既然這樣的話,那只要沈君成擁有《萬宴譜》,他也可以培養出自己的廚師團隊,經營好玉膳樓。

  “你說啊,是不是真的有《萬宴譜》?”程玉梅見沈千顏不說話,逼問著。

  “沒有。”

  “你剛才明明都默認有了,現在又否認,是不是想私吞?”

  “真的沒有!”

  “你就是想私吞!”程玉梅尖叫,“這東西既然是我媽的,那么繼承權自然也不在你,你給我交出來!它是屬于我兒子的!”

  沈千顏不想面對程玉梅的無理取鬧,她拎起包起身想走,結果被程玉梅一把拉住。

  “沈千顏,你不過是我抱來的孩子,我養你這么多年,你非但不感恩,現在還玩東郭先生與狼那一套!你惡不惡心!”程玉梅說著,抓起桌上的咖啡就朝沈千顏潑過來。

  沈千顏猝不及防,白襯衫上瞬間暈開一大片的污漬。

  “媽!你不要太過分!”情急之下,沈千顏下意識地喊了一句“媽”。

  這個“媽”字讓程玉梅愣了片刻,但僅是片刻之后,她的臉更難看地凜起來。

  “我才不是你媽!我生不出你這樣自私自利的女兒!”程玉梅大聲罵著,“你這么自私自利,活該被親生父母拋棄!活該變孤兒!”

  沈千顏心痛得難以描述,越是曾經親近,越是相互了解的人,越知道該如何誅心。

  她不顧往來路人的注視,快步離開咖啡館。

  上車之后,沈千顏的眼淚終于忍不住流下來,哭過之后,她冷靜下來,也好,從今天之后,她再也不需要對程玉梅有任何期待。

  *

  沈千顏在車里坐了一會兒,才回家換衣服。

  她剛上樓,就看到樓道里站著一個人,那人穿著黑色的襯衫和西褲,背影高大挺拔。

  是靳仲廷。

  “你怎么來了?”這會兒應該是他的工作時間才對。

  靳仲廷過來,走到沈千顏面前,她的襯衫上一片明顯的污漬,像是被潑了什么臟東西,再看她的眼睛,她眼眶發紅,明顯哭過。

  果然,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沈家的人又欺負你了?”

  沈千顏搖頭,下意識地說:“沒有。”

  她不想讓他為她擔心。

  “那你這一身是怎么回事?”

  “咖啡不小心潑在身上了。”沈千顏說著開門進屋,雖然咖啡的味道并不難聞,但是她仍然急需洗一個澡,“我先洗個澡,你等我一下。”

  她說著放下包走進浴室。

  約莫二十分鐘之后,她穿著浴袍出來,濕著頭發從浴室里走出來。

  “過來。”靳仲廷找來了吹風機,“我給你吹。”

  沈千顏乖乖走到他身邊。

  靳仲廷打開吹風機,呼呼的暖風慢悠悠地吹出來,風力并不強勁,靳仲廷骨絡分明的長指穿過她的發間,這樣的溫柔讓沈千顏想起很多往事。

  這不是靳仲廷第一次給她吹頭發了,但上一次,他們還沒有這樣親密無間,也還沒有這樣彼此坦誠堅定。

  所以上一次她是抗拒,這一次她是享受。

  “我有時候在想,有媽媽到底是什么感覺?”沈千顏忽然很傷感地說。

  吹風機聲音很大,但靳仲廷還是聽到了,他按掉了開關,用毛巾細細地擦拭著沈千顏還在滴水的發梢,柔聲說:“母親會無微不至地給你很多愛,會在意你快樂或者不快樂,看到你加班工作會心疼,看到你還在滴水的頭發會擔心你感冒……”

  靳仲廷的聲音低沉,娓娓道來的幾句話,瞬間擊中了沈千顏內心的柔軟。

  她的眼淚忍不住又落下來。

  小時候,盡管有外婆在身邊,盡管她一遍一遍告訴自己她已經足夠幸運,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內心里對母愛的渴望有多強烈。

  可今天,曾經的母親,親手撕碎了她對“母親”最后的幻想。

  “可是……”靳仲廷來了一個轉折,“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母親,但不是人人都能獲得母愛。這是一個人的命運,命運安排好了,我們只能接受。”

  沈千顏輕聲抽泣。

  靳仲廷又一次打開了吹風機,隆隆的風聲替她掩蓋了脆弱,讓她可以徹底釋放自己的情緒。

  頭發吹干后,靳仲廷伸手把沈千顏攬進懷里,他拭去她的眼淚,緊緊將她抱住。

  “沈千顏,這世間萬物都是守恒的,你失去的東西,假以時日,一定會以另外一種方式還給你。”他吻著她的發心,安撫道,“母愛我無法給你,但母愛之外的所有,我都會用盡一生去給你,我會用我的愛,去彌補你心里的那一塊空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