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62章 查崗
  彈幕開始齊刷刷地討伐章小凡。

  有之前認識章小凡的也出來揭穿她:“這個章小凡就是我們這里的一個廚師,她奶奶的確姓蘇也會下廚,但是,老太太做的最多的就是在別人的婚宴或者喪事的時候給主廚打打下手,一輩子沒有走出過她的村子,還國宴圣手呢,老太太可能連國宴是什么都不知道,章小凡還真敢吹。”

  章小凡并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眾矢之的了,她只記得,那個給她錢的男人教過她,如果被揭穿,一定咬死不承認。

  于是,章小凡大著膽子說:“唐老先生,我想請問一下,您上一次吃蘇老的菜是什么時候?”

  蘇玉奉去世已經十來年,再加上她去世之前已有多年沒有和唐九洲見面,要是具體算起來,兩人至少有十五年以上沒有見面了。

  唐九洲當然知道章小凡這么問的用意,但他還是回答如實回答:“我們很久沒有見面了,少說也有十五年了。”

  “十五年了。”章小凡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那唐老先生您真是好記性,都這么久了,竟然還沒有忘記蘇老做出來的味道。”

  這話明顯是在質疑唐九洲。

  “是的,我能記住。章小姐可能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是刻骨銘心,想忘都忘不掉的。”

  “我不是要質疑唐老先生,只是想起我爺爺,年紀比唐老先生還年輕幾歲,那嘴巴都已經嘗不出味道了。”

  章小凡話落,彈幕都在生氣了。

  “為什么她還要死鴨子嘴硬!”

  “太煩這個女人了,快點拉下去,她不配和唐老先生搭話。”

  “可是,章小凡說的也挺也有道理的啊,直播間在場的網友們,就問問你們能不能十幾年如一日的記住一個味道!”

  “水軍來了,章小凡給你多少錢一條啊,賺錢帶上我唄!”

  “就是,說唐老味覺不靈的人想想看,如果唐老只是投機取巧,那也不可能三次都猜對吧!”

  彈幕吵得不可開交。

  “能不能來一記絕殺,讓章小凡和她的水軍徹底閉嘴!”

  沒想到,唐九洲真的有留一手。

  他從椅子上起身,站到直播鏡頭前。

  “廣大的各位觀眾,其實不瞞大家說,今天就是不吃這兩位大廚做的菜,我也能找到誰是蘇玉奉的外孫女。很多年前,我去蘇山村見老友時,曾見過蘇玉奉的外孫女,我們兩個人還合過影。”

  唐九洲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張老照片,照片中,是年過半百的唐九洲,他手里牽著一個小姑娘,兩人對著鏡頭笑得很燦爛。

  這照片中的小姑娘五官清秀,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

  “這張老照片又能說明什么?”章小凡還在嘴硬,“照片里面的小女孩這么小,誰能知道她長大后會是什么樣子?”

  “這么漂亮的女孩,就算吃了豬飼料,也不可能長成章小凡這樣五大三粗的模樣吧。”

  “樓上的,以貌取人你禮貌嗎?”

  唐九洲點點頭:“當年的孩子現在長什么樣,我的確不清楚,但大家請看。”

  唐九洲指著照片上女孩的手腕,她的碗骨上有一片小小的陰影。

  “這女孩手上有一塊胎記,這胎記,別說十五年了,哪怕再過十五年,想必都不會褪去吧!”唐九洲看著沈千顏和章小凡,“請你們二位把衣袖卷起來,誰有這塊胎記,誰就是蘇老的外孫女。”

  章小凡完全沒有想到前戲搞得這么轟烈,最后還有能將她捶死的決定性的一出,她可以嘴硬死不承認自己的味道不如沈千顏更像蘇老,反正網友又嘗不到。可胎記這件事情,但凡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她搪塞不過去啊。

  “她慌了她慌了!”

  “快卷袖子啊!”

  網友都盯著鏡頭。

  沈千顏先卷起了衣袖,果然,她皓白的手腕上,有一塊像櫻花一樣的胎記。

  章小凡卷不卷袖子都已經沒有那么重要了,除非,她手上有一模一樣的胎記,否則,她是不可能再混淆視聽了。

  “章小姐,不知道你還有什么要講呢?”唐九洲看著章小凡,神態從容。

  章小凡當然什么都說不出來了,她垂頭站立,姿態看似已經知錯,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正在懊惱的是那筆還未到賬的尾款泡湯了。

  “我不知道是誰指使你這么做的,但作為長輩,我還是奉勸你一句,年輕人,靠自己的雙手賺干凈錢才是最重要的。”

  唐九洲這話說完,直播就被切斷了。

  一場鬧劇,水落石出,像是很好的收了尾,又像是根本沒有收尾,網友都意猶未盡,但屏幕漆黑,剛才的熱鬧煙消云散。

  天域山莊。

  唐九洲沒有再和章小凡多說一句話,而是示意管家將人帶出去。

  管家知道,老爺子最不喜歡坑坑騙騙的事情,像章小凡這樣的人,若換了平時,絕對舞不到老人家的跟前來。而現在,哪怕她在老人家眼前多一分鐘,都會惹他不快。

  “章小姐,這邊請。”

  管家保持著最后一絲得體,將章小凡帶出別墅。

  這場直播聲勢太大,量老爺子平時再低調,別墅門口也引來了很多人。這些人都準備充分,雞蛋和西紅柿一袋子一袋子提著。

  章小凡剛走出大門,一個雞蛋和一個西紅柿就朝她同時飛過來,雞蛋碎在她的額角,遺憾的是,西紅柿太硬,竟然毫發無損地落地,章小凡被砸得頭暈暈的。

  “你們干什么?”她覺得不可理喻,這些人這么閑嗎?看熱鬧還不夠,竟然還親自跑來現場羞辱她!

  “騙子!”

  “不要臉!”

  “……”

  更多的雞蛋朝著章小凡飛過來,她雙手向上環抱著頭,只想快點逃離這里,但她沒料到的是,這件事情的關注度太高了,從此之后,她走到哪兒,都將帶著“騙子”的帽子。

  她為了那幾萬塊錢,貪圖了眼前的臉利,葬送的是她往后人生的所有平靜。

  *

  直播的鏡頭關了,章小凡也請出去了。大廳里的工作人員摩拳擦掌準備撤設備。

  唐九洲讓工作人員緩一緩,都先出去。

  工作人員得令,立刻往外走。

  沈千顏還站在原地,老爺子過來,上下打量她一眼,只說了一句:“很好,出落得比從前更水靈,手藝也傳承得不錯,不枉玉奉悉心栽培你,她要是泉下有知,該瞑目了。”

  “謝謝唐老先生。”

  “留下一起吃個飯吧。”唐九洲說。

  “好。”

  沈千顏為了表達對唐九洲的感謝,提出由她烹制今晚的晚餐。

  老爺子很高興,時隔這么多年,他以為自己再也吃不到曾經熟悉的味道,這場鬧劇,倒是讓他因禍得福了。

  晚餐就沈千顏和唐九洲兩個人。

  老爺子話不多,沈千顏也不敢隨意搭話。

  吃到中途,唐塵回來了,他看到老爺子坐在餐桌前,激動地跑過來擁著他爺爺的肩膀,差點喜極而泣:“爺爺,您終于有點胃口了?”

  不怪唐塵大驚小怪。

  唐九洲八十高齡,表面看著還挺精神的,其實身體情況并不樂觀。尤其,他前段時間剛做過切胃手術,手術之后,胃口時有時無,有時候一連幾天都吃不下一碗大米飯。

  “我還沒死呢,你眼淚花花的干什么?”老爺子推開他的手,“一股子煙味,快去洗澡。”

  “誒誒誒,這就去,您多吃點啊。”

  唐塵一溜煙就跑上了樓。

  沈千顏想夸一句祖孫兩感情真好,順便再謝一謝他們今天大費周章的幫助,可她還沒開口,卻聽老爺子先問了一句:“你和唐塵在交往嗎?”

  “啊?”沈千顏一口水差點噴出來,“您為什么會這樣認為?”

  唐九洲從沈千顏的反應中也料到是自己猜錯了,他道了個歉,解釋道:“第一次見他為一個女孩子這么費心,還以為他談戀愛了。”

  說著,又補一句:“老大不小了,也沒見帶個女朋友回來。”

  沈千顏笑起來,再厲害的影帝,回歸家庭,一樣是個愛操心的爺爺。

  “千顏有男朋友了嗎?”唐九洲又問。

  “有了。”

  “挺好挺好。”老爺子嘴上說著“挺好”,其實有點失望,如果沈千顏單身,撮合她和自己的孫子,倒是美事一樁。

  沈千顏從天域山莊出來已經很晚了。

  玉膳樓的群里在慶祝勝利,想必玉膳樓在這一場直播中吃盡流量的紅利。但沈千顏卻有一點累,這一天,謊言與現實,人情與恩情,都把她壓得筋疲力盡,她現在大腦一片空白,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靳仲廷的懷里靠一靠。

  她掏出手機,發現靳仲廷半小時前給她打過電話,那個時候她正全神貫注地陪唐九洲和唐塵祖孫兩聊天,沒有注意到開了靜音的手機。

  沈千顏上車后,立刻給靳仲廷打回去。

  他接得很快,好像手機就在手里。

  “你打來的正好,我正準備開飛行模式。”靳仲廷說。

  “你在哪兒?”

  “飛機上。”他長話短說,“恭喜你打贏了這場仗,本來想和你慶祝一下,但國外的項目臨時出了問題,需要我過去盯一下,等我回來。”

  沈千顏一默。

  他問:“不高興了?”

  “沒有。”

  “那怎么了?”

  “就是很想抱抱你。”

  這下輪到靳仲廷那邊沉默,過了會兒,她聽到他沉穩的聲音傳來:“我更想你。”

  *

  沈千顏臨時起意,決定飛到國外去找靳仲廷。

  玉膳樓的危機已經度過去,她可以暫時地給自己放個假。而這次的事,靳仲廷功不可沒,她覺得得飛過去親自說一聲謝才算有誠意。

  沈千顏聯系了凌風,打聽來了靳仲廷具體行程,然后馬不停蹄地回去收拾行李,訂飛機票。

  她緊隨靳仲廷之后落地。

  凌風把靳仲廷的酒店地址連同房間號發給她,且保密工作做得極好,幫著她一同制造驚喜。

  沈千顏深夜趕到酒店,以“客房服務”為由敲開靳仲廷房門的時候,他還微皺著眉,顯然是對酒店毫無時間規矩的“客房服務”很不滿。

  “surprise!”

  靳仲廷看著沈千顏穿著風衣從門后突然跳出來,微怔了片刻,眉頭就松開了。

  “你……”

  “是我啊,怎么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她像個要抱抱的小孩,朝他伸出兩邊胳膊。

  靳仲廷眸色一深,情緒像是海底翻涌而來的浪,清清楚楚地寫在了眼里。他直接伸手,攬住了沈千顏玲瓏的腰肢,將她摟進房間里,按在門上深深地吻住。

  “喂喂喂!等一等,我的行李箱還在外面呢。”

  她敲打著他的胸口。

  靳仲廷不管,吻到了自己盡興,才松開她,開門把剛才遺忘在外面的行李箱拉進來。

  “你怎么來了?”靳仲廷還是很驚喜,感覺像是在做一場不可思議的夢。

  國外原本順利的項目,因為合作方忽然換了負責人而出現了問題,他臨時被拉過來處理,一路都在打電話,合作方推諉拉皮讓他不爽,人很疲憊,心情也不佳,但所有一切,在開門看到她的那一瞬間,煙消云散。

  “查崗啊。”沈千顏說。

  靳仲廷轉身,胳膊一展,比了個歡迎的手勢:“隨意。”

  他住的房間很奢華,東邊的落地玻璃,望出去就是無邊無際的海和椰林,沙灘在夜色下隱匿,月光溫柔而神秘。

  沈千顏參觀了一圈他的房間,這個房間的裝潢每一個點都在她的審美上,她很喜歡。

  “怎么樣?查到什么嗎?”靳仲廷跟在她的身后。

  沈千顏聳聳肩:“查崗結束,無異常。”

  靳仲廷笑起來,又過來抱她。

  “國內的事情剛解決,怎么不休息一下?”他低頭看著她,她飛機上卸了妝,整個人素著一張臉,但皮膚狀態很好,除了眉宇間那一點小小的疲態。

  “因為想你。”沈千顏踮腳抱著他的脖子,“而且,你不是說你也很想我嗎?”

  靳仲廷點點頭:“是很想你,但舍不得你飛來飛去受累。”

  “不累,看到你就不累了。”

  他的懷抱,就像是她的港灣,她抱到他的那一刻,整個人身心都歸于寧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