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53章 流量密碼
  羅江河最終被沈千顏說服,當即報了警。

  警察趕到店里的時候,玉膳樓正是客流高峰。店里的客人看到有警察進門,都嚇了一跳,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

  沈千顏趁機在廣播里通告:“玉膳樓尊敬的各位顧客,近幾日有同行在外惡意抹黑玉膳樓,說玉膳樓的菜之所以這么吸引人,是因為我們在菜里加了料。在此,我嚴正聲明,這絕對是無中生有、惡意抹黑,玉膳樓作為百年老字號,一直以來有口皆碑,我們絕對不會做出這樣毫無道德底線的事情來,今天,我們已經報警,希望警察先生們能抓到惡意抹黑玉膳樓的人,也歡迎警察先生為玉膳樓的每一位顧客調查取證,如果玉膳樓真的有問題,我們愿意承擔一切法律責任。”

  此話一出,大廳里的顧客都議論紛紛,有顧客掏出手機,將沈千顏發言的視頻和警察上門的視頻都錄了下來,發到網上。

  沈千顏先發制人這一招還是有點效果的,至少,在輿論這一塊,她牢牢地掌握了主動權。

  網友基本上都選擇相信玉膳樓。

  “如果真的心里有鬼,怎么可能會主動報警招來警察呢?敢這么做就說明玉膳樓真的行得正坐得端。”

  “潑臟水的同行也是夠惡心的,菜品上贏不過玉膳樓,就在背后使這種手段。”

  “沈千顏還蠻颯的,每次玉膳樓有危機,都是她第一時間站出來,巾幗不讓須眉大概就是她這樣的。”

  “我喜歡吃玉膳樓的菜,但并沒有上癮的感覺,有些同行真的大可不必造這樣的謠,消費者又不是傻子。”

  “就是說,玉膳樓百年老字號,又不是路邊攤,搞這些小手腳。”

  “……”

  警察在后廚里里外外搜羅了一圈,并沒有找到所謂的“料”,警察走時,還將客人吃剩的菜都打包走,去局里化驗,結果當然也是沒發現什么可疑。

  無論外面傳得多么邪乎,警察一出手,公信力也就有了。

  網上很多的大v和美食博主都紛紛出面幫玉膳樓說話,其中最有影響力的就是前段時間在網上批判過玉膳樓的秋山饕客陳秋山先生了。

  陳秋山直言:“玉膳樓一直都是以手藝取勝的,如果非要說往菜里加了什么東西,那肯定是大廚的手藝。”

  對于陳秋山,很多網友不買賬。

  “前段時間罵的是你,現在夸的也是你。”

  “翻來覆去一張嘴,就看錢給夠沒有唄。”

  “以前覺得秋山饕客是最中肯的美食博主,現在看來,也不過拿錢辦事。”

  “……”

  陳秋山被誤解,很不高興。

  他也是個暴脾氣,直接就上線懟起了網友。

  “我雖然收廣告營銷費,但我并不是來者不拒,并不是每一家的餐廳的錢都會收,要想往我口袋里塞錢,也是有條件的,那就是菜一定得好吃。”

  “我之前抨擊玉膳樓,是因為玉膳樓那段時間的菜品味道的確下滑了,我是個實事求是的美食博主。”

  “我一直覺得玉膳樓的菜味道很特別,這味道與國宴圣手蘇老做出來的味道很相像。”

  網友:“呵呵,連國宴圣手蘇老的名號都搬出來了,越說越夸張,就仗著我們沒有吃過蘇老做的菜唄。”

  陳秋山立刻發了個起誓的表情:“蘇老是我最崇敬的一位大廚,我絕對不會拿她的名號開玩笑。”

  *

  陳秋山提到了“國宴圣手蘇老”的名號之后,玉膳樓又漲了一波客流量,這些客人年紀普遍偏大,都是當年嘗過外婆手藝的老人了,而這些老人,年輕時也大多都是跺跺腳都能影響錦城gdp的人。

  外婆去世后,這些人都很懷念她的手藝,得知玉膳樓的廚師能做出和蘇老類似的味道,大伙就一窩蜂地朝玉膳樓涌來。

  果然,陳秋山沒有騙人,玉膳樓的很多菜都有當年蘇老的風范。

  于是,越來越多的人向沈千顏打聽,玉膳樓的廚師和蘇老到底有什么淵源。沈千顏眼看網上“國宴圣手”這個tag出現的越來越頻繁,就知道這一切終究是藏不住了。

  恰好,之前鄭祁柯參加的那檔美食綜藝上線,沈千顏在接受采訪的時候統一回復了大家的疑問。

  “國宴圣手蘇老是我的外婆,外婆離世之前,曾將手藝悉數傳給我,后來我自己也收了徒弟,玉膳樓的大廚都是我的徒弟培訓出來的,所以,味道上會有一個傳承。”

  綜藝節目播出后,沈千顏的采訪視頻也在全網傳播,越來越多的顧客好奇“國宴圣手蘇老”的手藝到底是個什么味道,大家都慕名前來品嘗,玉膳樓的客流量再次暴漲。

  耀食府大概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處心積慮設的局,最后竟然變成了玉膳樓的流量密碼了。

  眼看玉膳樓外面天天排起長隊,耀食府卻門可羅雀,沈明耀簡直要被氣得噴出一口老血來。

  這個沈千顏到底是什么體質,為什么每一次遇到棘手的問題都能化險為夷?而且國宴圣手蘇老怎么就成了沈千顏的外婆?

  沈千顏的外婆,那不就是程玉梅的媽?程玉梅嫁進沈家那么多年,怎么從來沒有聽她提起過自己的媽是國宴圣手呢?程玉梅那個人,要是有這么硬的家庭背景,她能在沈家逆來順受這么多年?

  沈明耀越想越奇怪。

  其實不止沈明耀奇怪,連程玉梅都不知道,自己的母親竟然這么厲害,她小的時候,只知道母親燒菜挺好吃的,村里有點什么事,都會請她媽去掌勺,但也僅此而已。后來她出去上學,高中、大學都不在母親身邊,嫁人生子之后更是與母親不常聯系,因為每次程玉梅和母親打電話,母親都要問她什么時候把沈千顏接回身邊,母親雖然知道沈千顏不是她親生的女兒,但母親經常說的一句話是:“你把她抱來了,你就得像個母親一樣對她負責。”

  程玉梅最煩母親說教,所以和母親聯系得越來越少。

  早知道母親手藝這么厲害,當初她就該把沈君成也送到鄉下去一起學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