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52章 主動報警
  逛到最后,中介都有些不太高興了。

  “你們到底是誰住啊?”

  “我。”沈千顏說。

  “我就說嘛,明明是女士你住,但這位先生意見好像有點多哦。”中介雖然是笑瞇瞇的,但言語之中已經表露出不耐煩了。

  靳仲廷倒沒和中介一番見識,他轉頭對沈千顏說:“錦弘之星的房子還可以,離你工作又近,你可以考慮那里。”

  沈千顏還沒說話呢,中介已經在一旁陰陽怪氣地道:“錦弘之星那邊的房子租金很貴的。”

  靳仲廷轉頭,淡淡地看了中介一眼,就這毫無波瀾的一眼,不知怎的,就讓中介愣住了。

  天吶,難怪他剛才一直覺得眼熟,這不是財經新聞里那個動動手指就影響錦城房價的男人靳仲廷嘛!

  “靳……靳先生?”

  靳仲廷點了下頭。

  中介立刻說:“我……要不我去聯系一下我們經理?”

  “不用了,你先去忙吧。”靳仲廷說。

  “好好好,那我就不打擾二位了。”中介慌忙開溜,他還以為就沖他剛才的那個態度,左右都得飯碗不保,沒想到,靳仲廷還挺寬容的。

  沈千顏看著中介離開的背影,想把他叫回來,卻被靳仲廷一把拉住。

  “去錦弘之星看看。”

  “靳總,我預算有限。”

  錦弘之星是錦城最高端的樓盤之一,沈千顏現在身上資金有限,沒必要把錢都花在住房上面。

  “我有個朋友常年定居國外,有套房子一直空著,他前段時間剛想轉租,租金不貴,帶你去看看。”

  “真的?”

  “嗯。”

  靳仲廷的表情認真,一點都不像是在說謊。

  沈千顏將信將疑,但還跟著他去了錦江之星,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高端樓盤之所以高端,就是有任何人進入小區就要愛上的配套設施和服務,更何況靳仲廷帶她去看得那套房子還有正中沈千顏審美的裝修風格。

  不夸張地說,所有一切簡直就像是為她量身定制的。

  “喜歡嗎?”靳仲廷問。

  沈千顏坦白地點點頭。

  可是,這樣的房子,再便宜也便宜不到哪里去吧。

  “這房子租金不便宜吧?”沈千顏猶豫,“我預算有限。”

  “你預算多少?”

  沈千顏報了一個數字。

  “你預算多了。”靳仲廷一本正經的,“我這朋友只要你預算的四分之三就愿意租。”

  “這房子……不會發生過什么不好的事情吧?”沈千顏小心翼翼地問。

  最近奇聞怪誕的新聞看都了,她不免有點害怕,這么好的房子這么便宜出租,不會是發生過兇案什么的吧!

  “你在想什么?”靳仲廷扶額,“我的朋友不差錢,反正空著也是空著。”

  “不差錢還出租?”

  “我看你也不想租,算了吧,再去看看別的。”

  靳仲廷說著作勢要走,沈千顏立馬把他拉住。

  “租租租,我租。”

  沈千顏知道,這么好的房子這么便宜的價格,過了這村就沒有了這個店,而且她看過這么好的,應該也看不上其他普通公寓了。

  “好,你可以盡快搬過來了。”

  “不用簽合同?”

  靳仲廷怔了幾秒,點頭:“當然要簽,我會盡快讓……我朋友把合同發給你。”

  “好。”

  *

  靳仲廷這位朋友傍晚就把租房合同發過來了,沈千顏簽完合同就開始搬家,她的東西不多,還是那兩個行李箱。

  不用半天,就都收拾好了。

  靳仲廷想來幫忙,沈千顏直接拒絕了,因為實在沒有什么值得幫忙的地方。

  之后幾天,靳仲廷多次找借口想要上門,沈千顏都拒絕了,直到月底,沈千顏因為夜里吹空調過頭得了感冒,半夜發燒發了條朋友圈,靳仲廷忽然拎著藥上門,她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靳仲廷無中生友,這房子就是靳仲廷的。

  “騙我好玩嗎?”沈千顏站在臥室門口,身上披了毯子,因為感冒鼻子不通氣,像是被水泥封了鼻,只能發出嗡嗡聲。

  靳仲廷手里拿著一杯沖泡好的感冒藥:“先把藥喝了去睡覺,其他事晚點說。”

  “我就想現在說。”

  “抱歉,是我騙了你,但這是個善意的謊言。”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你現在燒得厲害,聽話,先吃藥。”

  沈千顏還想理論幾句,可又實在沒有力氣,而且,就算理論贏了又怎么樣呢,她這幾天置辦了很多東西,總不能再搬一次家吧,那可不是兩個行李箱的事情了。

  她乖乖喝了藥,腦袋里暈暈乎乎的,就去睡覺了,也沒管靳仲廷,等她一覺醒來,廚房里粥香四溢。

  靳仲廷給她熬了粥?

  沈千顏胃里空空,聞著粥香,餓得不行。

  她爬起來,套了件睡衣,走到廚房,看見靳仲廷正站在鍋子前,腰上系著她新買的格子圍裙,手里拿著手機,手機里播放著如何熬粥的視頻。

  聽到腳步聲,靳仲廷轉過頭來。

  “你起來得正好。”他有些為難地指著鍋子,“我想給你煮個皮蛋瘦肉粥,但不知道這皮蛋和瘦肉該什么時候放才對?”

  可能是生病的人比較脆弱,也比較容易感動。

  沈千顏見他這樣,莫名有種幸福感在洋溢。

  “不用放了,我就想喝點白粥。”她走過去,掀開鍋子看了眼,鍋子里的米已經爆開了花,粒粒柔軟,就像是她的心一樣。

  “好,那可以喝了。”

  靳仲廷給她盛了一碗粥端到餐廳,沈千顏剛一坐下,他的手又探過來了,冰冰涼涼,覆在她的額頭上很舒服。

  “燒退了。”

  “嗯。”

  “還有哪里不舒服嗎?”靳仲廷打量著她,因為發燒,她的眼里濕漉漉的,瞳仁晶亮如珠。

  “喉嚨有點痛,頭還是暈。”

  “那等下再吃一次藥。”

  沈千顏“嗯”了聲,低頭喝了口粥,白粥熬得正是火候,甜甜的,她一口氣喝了一碗。

  靳仲廷見狀,滿是寵溺地一笑:“再來一碗?”

  “不用了。”

  當她豬啊。

  沈千顏起身,想順手把碗洗了,靳仲廷立刻過來,把碗搶了過去。

  “我來,你去休息。”

  沈千顏想說什么,靳仲廷的手機響了,他按下了接聽鍵,將手機夾在耳朵和肩膀處,一邊聽電話一邊洗碗。

  不知是誰打來的,也不知道對方說了什么,只見靳仲廷洗碗的動作一頓,過來幾秒后,才聽到他說:“你先過去處理,我等下過去。”

  *

  沈千顏走到客廳里,打開了電視機,她忙得很久沒有追劇了,也不知道看什么,胡亂換了幾次臺后,就見靳仲廷從廚房里走了出來。

  “藥已經拿好了,放在餐桌上,你再過一個小時左右可以服第二次。”他坐到沈千顏身邊,“我有點事情要去處理一下,你吃完藥早點休息。”

  “好。”沈千顏點點頭,客氣道:“謝謝。”

  靳仲廷蹙眉,不知怎的,就不滿意了。

  “對我需要說謝謝?”

  “不需要嗎?”

  “不需要,多余。”他的手搭著沙發的靠枕,朝沈千顏靠近,“不如來點實在的。”

  沈千顏還沒反應過來,他的吻已經落在了她的唇上。

  也許是顧念她還是個病人,他吻得很輕,溫柔繾綣間引誘著她自己開啟唇瓣,與他唇舌糾纏。

  沈千顏直到被他吻得透不上氣來,才突然想起來,她還在感冒。

  她推開了靳仲廷。

  “我在感冒,會傳染給你的。”

  “傳染給我更好。”

  “嗯?”

  “傳染給我,你就好了。”

  沈千顏臉頰微紅,感覺體內的熱度又翻涌起來,也不知道是燒又反復,還是長久壓抑的欲望被他那個吻再次喚醒。

  “你不是還有事情要去處理嗎?”她隨手撈了個抱枕擋住自己起伏的胸口,平順了呼吸后催促他,“快去處理你的事情吧。”

  靳仲廷笑了下:“好,等你身體好了再說。”

  再說……再說什么啊?

  氣氛曖昧。

  “你趕緊走!”沈千顏把手里的抱枕扔過去。

  靳仲廷一把接住抱枕,放回原位,低頭在她額上落下一個吻,然后才離開。

  沈千顏聽到房門“噗”的一聲關上,倒在沙發里,思緒繁亂,她和靳仲廷自從上次爭吵后就一直沒有好好坐下來聊過。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他們的關系緩和了不少,之前的矛盾沖突似乎就這樣被粉飾,但她知道的,粉飾不代表消失。

  他們兩個人之間,還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沈千顏到點吃藥,吃完藥又睡了一覺,起來時感覺已經滿血復活。她化了個淡妝準備去店里,一上車,打開車載廣播,就聽到姚雪煙拍戲受傷的消息。

  “昨日,知名女星姚雪煙在拍攝一段打戲時被威亞甩脫而受傷,劇組緊急將人送往醫院,姚雪煙緋聞男友,知名企業家靳仲廷也現身醫院……”

  沈千顏靠邊停了車,在手機上搜索姚雪煙受傷的新聞圖,果然,看到了靳仲廷匆匆進入醫院的照片,照片中靳仲廷穿得西裝正是從她那里離開時穿得那一套。

  呵呵。

  沈千顏心里止不住的難過,也不知道靳仲廷是怎么做到既可以和自己溫情蜜意,轉頭又去關懷另一個女人的。

  *

  沈千顏在車里坐了片刻,決定搬家,她不想住在靳仲廷的房子里,做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那一個。

  她聯系了之前的中介,選擇了第一套看中的公寓,簽訂合同,火速打包行李,讓搬家公司過來搬家。

  搬家之后,她給靳仲廷發了一條信息:“告訴你那位朋友,房子我不租了,住不慣。”

  靳仲廷估計是沒看到信息,隔了一個多小時才打電話過來,沈千顏沒有接。

  店里一堆事情,她生病搬家又耽誤了好幾天,不能再因為自己的私事影響工作了。

  沈千顏剛到店里,羅江河就迎上來了。

  “千顏,身體好點了嗎?”

  “沒事羅叔,吃了藥已經好了。店里這兩天生意怎么樣?”

  “店里生意很好,可能就是太好了,對面又開始嫉妒搞事情了。”羅江河說的是耀食府。

  耀食府之前因為玉膳樓的風波撿了一波漏,紅火了沒幾天,沈千顏回歸搞活動之后,耀食府撿來的客源再一次被玉膳樓奪回。

  沈明耀氣瘋了,買通了玉膳樓之前的一位廚師陳黎明,在外散布關于玉膳樓不好的謠言。

  “羅叔,什么謠言?”沈千顏問。

  “那老陳現在到處和人說,玉膳樓的味道之所以誘人,讓顧客欲罷不能,是因為我們在菜里加了料。”

  這料,懂行不懂行的人都能猜出來,就是罌粟。

  “誣陷!”沈千顏生氣,“老陳好歹在玉膳樓做了這么多年,玉膳樓最難的時候也沒虧他的福利和獎金,他怎么能反手給老東家潑來這么一盆臟水呢。”

  “我聽說老陳的兒子最近因為賭博輸了不少錢,估計沈明耀給了救命錢,他才會這樣口不擇言。”

  沈千顏沉氣,現在老陳為什么到處抹黑玉膳樓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些消息傳出去將對玉膳樓將造成致命的影響。

  “我昨天晚上就聽到這個消息了,我打電話給老陳想問問他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他早就把我拉黑了。”羅江河著急,“現在該怎么辦?”

  沈千顏看了眼店里用餐的顧客,還在絡繹不絕地往里涌,這說明,這個消息現在還只是小范圍地傳播,可這樣小范圍地慢慢滲透有時候比大范圍的爆發更恐怖,因為這就像是溫水煮青蛙,一開始覺得沒事,等到驚覺時已經無可挽回。

  怎么辦?

  與其被動地當溫水里的青蛙,不如主動做那槍頭鳥。

  “羅叔,報警吧。”沈千顏對羅江河說。

  “報警?現在?”

  “對,就現在。”

  羅江河看了眼店里的顧客,有點不太認同沈千顏的決定。

  “千顏,現在店里這么多人,如果報警,警察上門,肯定會嚇著顧客,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玉膳樓做了什么壞事引得警察上門呢。”

  “羅叔,在菜里放罌粟不是小事,這樣一傳十十傳百,警察遲早要找上門的,等警察主動找上門要我們配合調查,那我們就是被動的一方了,可現在我們主動報警就不一樣了,主動報警,就是請警察來證明我們的清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